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要谨慎了!

2022-06-21 11:00: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白依依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我没有配偶,只有伴侣;我没有子女,只有干亲;目前单身,没有领证。”

  怎么着?

  神仙没有配偶,没有子女就不犯天条吗?

  坐骑又怎么处理?

  西游记里神仙佛陀坐骑才是最可怕的。

  青牛,大鹏,青狮,白象都是以凡人为食。

  他们不是神仙的配偶、子女,却也没有一个受到严惩。

  只要还有高高在上的神仙,凡人舒服不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最近出台的一个新规,是关于某部分领导干部(厅局级及相当职务层次以上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的管理规定。

  《规定》对不同层级、不同类别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分别提出了禁业要求,领导干部职务层次越高要求越严,综合部门严于其他部门。

  《规定》要求,领导干部每年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时,应当如实填报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情况,年度集中报告后新产生的经商办企业情况要及时报告。

  这一新规的原文,我没有查到,所以无法了解到底什么层级、类别对应着什么样的禁业要求,是但凡厅局级以上都有禁业要求,还是仅仅针对其中的部分人?

  不过,这倒也不影响咱们去探讨这件事儿。

  这一新规其实是与民利好的,一定程度上能够防止某些心有歪念的人通过经商搞腐.败,是从严治党,规范约束领导干部的好政策。

  只不过老百姓担忧的是,政策是好政策,就怕有些人还是钻了政策的空子,想方设法通过职权为自己谋私利。

  厅局级官员,相当于古代九品正中制中五品官级。

  最早用法律形式禁止五品官经商的是唐太宗李世民,后来的王朝按照“士农工商”的社会分工机制,也延续禁止官员经商的传统。

  官不与民争利,这是社会分工的一个原则性规则。

  可以看出,官员禁止从商历史上早已有之。

  毕竟,当掌握着官家权力的人踏足了商界,那赚起钱来岂不是如探囊取物?

  然而,随着时代发展,90年代就有一大批人不甘落寞下海经商,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尝到了经商的甜头。

  后来,官员经商似乎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儿了。

  即便有时候明面上不允许,难道私下里还不能让兄弟姐妹干吗?

  《零容忍》里关于前杭州市市委书记周江勇贪腐案件,基本都是通过他的弟弟周健勇开展的,他利用职权便利给弟弟的经商办企业等开绿灯,这点在纪录片里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以前互联网没那么发达,普通老百姓可能查不到企业的注册信息,现在什么天眼查、企查查,随便一搜都查得到相关利益人。

  真笨到拿自己配偶、子女去注册公司的,恐怕也早混不下去了。

  所以他们便想方设法通过其他渠道赚钱,完美规避了自己和配偶,子女经商这件事儿。

  因此,规定防得了利用配偶子女为渠道进行的贪.腐,却防不了利用兄弟姐妹、亲朋好友为渠道进行的贪.腐。

  对于某部分贪污腐败的蛀虫来说,文件、规定是用来制约别人,而不是制约自己的。

  怎么都有招能绕开它!

  当官的时候不能贪.污腐.败,那行,我把人情先记下,等退休了再收回来岂不完美?

  《零容忍》曝光的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富玉案的相关细节中,就说到王富玉大搞“期权式腐.败”。

  1995年至2021年,王富玉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34亿余元。为了规避监督,他选择先帮老板办事,约定等退休后再收钱。

  这种腐.败与期货交易有着相似之处,实质是避免权钱“直接”交易,不会在位时就被抓住把柄。

  由此可见,捉蝇打虎任重而道远啊。

  这些老油条总是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有人说很怀念古代的贪.污受.贿连坐制度,一官受.贿,九族流放,抄家所得,可补国库。

  然而,且不说这种连坐制度放到现在是否还具备适应性,首先企图用严刑峻法扼制贪.污腐.败这件事,在历史的长河中都从来没能根治官场的黑暗、腐.败。

  太阳底下又没有新鲜事儿,放到今天难道就能根治了?

  启用连坐制度,倒还不如启用官员财产公示,再做好群众检举的配套工作,认认真真的对待每一封检举信。

  屋子里潮湿阴暗,多生蚊虫鼠蚁。

  有人建议用药,有人建议用笼,有人建议用香,各种方法都试过,都是当时起效,时间一长,这些腌臜货就又回来了。反复如此,循环不止。

  其实只要把窗户门口打开,通风透气。再把门口那棵积年已久,亭亭如伞盖,遮住阳光的大树砍了,让阳光照进来,一切就都解决了。

  官员财产公示,2012年就在着手安排试点:

  2012年11月9日是上海代表团开放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十八大代表、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表示,要逐步实行财产公开制度。在制度上建立一套完备的、便于群众监督的办法,才是管好自己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最有效的途径。对于是否会带头公开财产的问题,俞正声表示,只要中央决定,自己很容易公开,“因为我没有多少财产”。无独有偶,同一天,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回答有关官员财产申报的问题时表示,广东也在试点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我们会继续探索。

  可直到今天,似乎也没有大范围推广,这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咱老百姓也不清楚,倒是只见着老胡蹦跶出来坚决反对。

  官员严禁从商,严禁了多年,可问题依旧存在。

  因而我们不得不思考,如果还是靠封闭式的自我监督,那是否又回到了“刀削自己的把”的怪圈?

  是不是让最广大人民群众参与进去,共同监督,才是更可靠的法子呢?

    【文/白依依,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地火依燃”,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