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红色卫士:毒教材插图设计师吕敬人、吴勇的“自白书”

2022-05-28 11:30: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01

  毒教材引发众怒,泰斗专家被深挖

  近日,人教版小学数学毒教材插图崇洋媚美、人物病态丑陋猥琐、故意突出儿童下体的问题引发众怒。

  其创作者吴勇的背景在网友的深扒下渐渐浮出水面,他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系书籍装帧专业,是书籍设计行业的专家,曾在汕头大学教书,是清华的客座教授,还有一系列头衔和荣誉。

  而他的老师则更为出名,是书籍设计界的泰斗吕敬人,清华的教授。什么叫做“泰斗”呢,我们看出席他书籍设计40年展览的嘉宾就知道了。

  这个吕敬人正是该版数学毒教材的艺术设计总顾问,吴勇则是他召集来负责具体工作的。而图书封面的设计者之一吕旻和吕敬人是父子关系。

  虽然网友愤怒声讨的舆论全面占领各大媒体平台,但吕敬人、吴勇等人尚未做出任何回应,只有一张不明身份的截图在网络流传,态度极其嚣张。

  中国的图书出版有着“三审三校”的严格要求,而教材的出版审定更严,为什么漏洞如此明显的毒教材能够过审而且荼毒小学生近十余年呢?

  这些图书设计界的专家泰斗为何又要玩这么一出呢,他们难道美丑不分黑白颠倒吗?

  当然,原因绝不是乌合麒麟所洗地的那样——经费不足。

  02

  破美立丑无下限,得意自夸吕敬人

  虽然这几个人暂时做起了缩头乌龟,但此前他们曾掩饰不住自己的得意姿态,写下了他们的“自白书”(其中黑色部分为引用的原文)。

  答案十分明显,这些专家不是蠢,而是坏!

  2021年,担任统编教材艺术设计总顾问的吕敬人接受采访,报道题为《吕敬人:不破不立——中小学教材设计的十年探索》

  吕泰斗说:

  “教材推出后社会上出现了各种声音,但我们还是继续按照计划把原有的三阶段设计贯彻完整”。

  这个“各种声音”当中无疑包含反对的声音,但吕敬人这帮人力排众议,继续他们原有的设计计划。

  这不是故意放毒吗?谁给他们的勇气?

  此版教材也不是粗制滥造不负责任的作品,“往往一册教材要做20稿”,而且他们还“经历了与很多参与者沟通、磨合的过程,包括出版社领导、各科室的编辑等等”,而“除内容之外的插图、图表、编辑设计等方面我们是花了心思设计的”。

  反复改动、精心设计突出小学生的丁丁和美国元素?到底是何居心?

  针对稿费低的问题,吕泰斗也做了披露,直接打脸乌合麒麟:

  出版社对于这套教材的插图选择非常重视,在挑选插图作者方面也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人教社在这十年间积累了一批作者,稿费低的问题也得到了改善。

  但花费大价钱就造出了这样的垃圾,对此我只能说:

  吕泰斗要破什么、立什么,也就一清二楚了。

  03

  吴勇毒草变香花,自白暴露真面目

  有其师必有其徒,能够编写教材,吴勇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个自我吹嘘的好机会,但他走的是“曲线救国路线”——借其研究生之口对自己大书特书,这再一次刷新了大家对于学术界的认识。得意忘形之际,暴露了他们的真实面目。

  这篇吹嘘自己导师的论文名为《人教社小学数学插图设计研究》。

  该文高屋建瓴(大言不惭)地指出,吕敬人、吴勇参与的这次教材改革“是教材设计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大改革”,而且其中最大的亮点“当之无愧的就当属教材整体设计中的插图设计了”。

  可惜吴勇只是参与数学教材的插图设计,为了吹嘘自己,作者这样写道:

  在新时代下,如何根据学生的需求设计出适合他们的教材插图、能够让他们接受的插图形式是值得我们去钻研的,尤其是对我国主流教材出版社—人教社的小学数学教材插图设计的探究。

  这不就是为吴勇量身打造的吗?

  然后作者以他的生花妙笔用几十页篇幅来讲述他们是如何将毒草变成鲜花的。

  他们知道“小学生的理解能力低、分析能力差,在小学数学教材中需要更加具体、生动的形象来支持与辅助学习”,“好的插图不但能使学生吸收知识,还能够促使他们在耳濡目染中接受艺术与美的熏陶,从小学开始就培养审美心理与品味”,所以挖空心思搞设计。

  谁敢说他们不懂呢?网友指出的问题全是精心设计!

  再如,他们十分注意细节,美国人不能错穿日本的和服。

  既然如此,为何给中国的教材掺入那么多星条旗元素呢?

  为什么又把国旗画错呢?

  细节就是体现在如何突出美国以及诱导儿童搞黄色?

  由于“名设计师吴勇的参与”,让人教版小学教材插图设计的质量有了更高层次的发展,谁也不会想到小学数学教材的插图会如此精美,不但提升了教材本身的整体美感,也让学生受益匪浅,惹人喜爱的插图们绝对会吸引小学生们的眼球……

  而且还不忘打击否定之前教材插图工作的成就:

  以当前的社会发展情况为基准,从最新版本的人教社小学数学教材来说,回顾几十年前的小学数学教材插图设计可能略显单调和笨拙。

  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估计吕泰斗看过他学生的自我吹嘘之后也会心生嫉妒吧。

  从吕敬人和吴勇的自白来看,他们的作品不仅顺利通过,而且还得到了人教社的帮助支持,这比问题教材本身更加严重。如果不是网友曝光,这些教材还将流毒多久呢?

  吴勇还在其学生的论文中写道,以往人教社插图设计不能十全十美,落后于欧美日,“这其中最大的制约因素就是制度”,要允许多家出版社竞争,这样插图的质量才能更高。

  这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

  说白了就是希望他们这些学阀资本参与教材的编制,既可以牟取暴利,又可以夹带私货,借机给学生灌输崇洋媚外观念。

  这一次毒教材的出版就是公开招标的结果。为什么偏偏是艺术设计吕敬人的儿子和学生承担了插图的设计工作呢?你们竞争的结果就是搞出这样的垃圾和毒草?

  没有群众的监督,公开招标,不就是给这些学阀大开了方便之门吗?

  现在这套毒教材已经天怒人怨了,只是不知,这些人会被从严查处吗?群众的呼声会得到怎样的回应呢?

  【文/红色卫士,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鹿林外史”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