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某医生又双叒叕被打脸,这次是自己的老本行——肝病

2022-05-17 09:09: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重楼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导读

  最新这一次,堪称打脸四重奏了。

  文/重楼

  某医生简直堪称被打脸专业户。

  从2020年1月下旬走入公众视野以来,这位大专家被打脸的点包括且不限于:

  病毒起源于武汉、武汉没必要全民核酸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为做完需要700天(不知道有混检技术)、美国医疗系统启动后检测和救治完全跟得上、虽然美国错过了最佳时机但因其最先进的医疗和科技一点儿都不用担心、纽约病例数多恰证明其医疗水平先进;

  苗的供应将远远跟不上需求因为玻璃瓶产能供不上、德尔塔专攻只打了第一针没打第二针的人、美国死掉的人不影响其平均寿命死亡是一个非常nature的事件、打过苗后与流感没啥区别+这不是大号流感、这将是最后一个寒冬+这是一次倒春寒、形成拐点条件已经逐步具备、指数上升趋势被打断、某地这波的病死率维持在0.0178%。

  哦,对了,还有“不规范写作”的博士论文。

  或许,俨然成为某地形象代言人,还是许多人口中的“爸”,无事一堆头衔,有事我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临床医生的他,并不太在乎这些所谓的“被打脸”。

  而且,以上问题所涉及的内容,除了那篇该死的论文外,涉及到公卫、疾控、工业生产、政治、数学等等,毕竟与“大专家”安身立命的肝病治疗技术不太相关,哪怕真有人认真追问,至多就是嘴瓢了以后不说了了事。

  但最新这一次的打脸四连击,那可真是妥妥地冲着“大专家”的老本行去了。

  这就是最近多国集中爆发的“不明原因急性重型肝炎”。

  截至目前,全球已经报告500多例了,其中英国超过176例,美国超过109例。

  这种肝炎不属于目前已知的甲乙丙丁戊5中的任何一种,因为没有相应的肝炎病毒被发现。

  这些患儿:1、年龄1月-16岁,大多在10岁以下;2、出现黄疸、恶心、腹痛、乏力、嗜睡和胃肠道症状(包括腹泻和呕吐),大多数无发热;3、实验室肝生化检查转氨酶(AST或ALT)明显升高。

  对此,“大专家”有着自己的判断。

  在“华山感染”公众号4月29日的推送的文章中,张主任点评如下:

  华山感染,那可是长年盘踞全国传染感染专科榜首,其现主任、“不规范写作”的大专家恰恰是国内知名的肝病专家。

  这可算是到老本行了。

  说句实话,看了“大专家”的科普,非医学专业出身的笔者是更加疑惑了。

  抛开借用“不罕见”、“超出了往年”(世卫报告为“出乎人们意料的显著增加”)之类的话术,营造出一副云淡风轻、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的氛围不谈,全文最核心的其实是下面这一句话:

  “目前推测是长时间的新冠隔离,儿童长时间没有接触过这种病毒,突然接触会产生比较严重的免疫损伤有关”。

  好像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传染病学流传的两个案例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一个是西方中世纪的黑死病,正是因为鼠疫突然进入,当地人普遍没有携带抗体,才造成大灾难,中国人长期与鼠疫共存就问题不大;另一个是印第安人,有学者提出印第安人的死因主要不是白人殖民者的大屠杀,而是因为此前长期与“旧大陆”隔绝,天花、霍乱、鼠疫等细菌病毒登陆后,就大杀特杀。

  就此,有人提出,我国应该尽快打开国门,甚至要早日“应染尽染”,因为目前我国的隔离策略,已经使得我国由“优等生”变成了全球的“孤岛”和“免疫洼地”,一旦将来放开,国外人都携带抗体,国内人在病毒冲击之下,恐怕会短时间内迎来一波规模性的死亡潮,那才是“应死尽死”。

  总之,都是“隔离”的错!

  巧得很,大专家所工作、生活的某城正处于隔离封控中。

  姑且先认为他对吧。

  只是,所谓的“隔离”,只是发现病例和疑似病例后对相关疑似区域进行隔离,压根就没有哪个国家搞全国性的长时间的人身隔离,并且对出入境人员也没针对腺病毒进行检测和隔离啊。

  另外,从时间上来看,这不明原因肝炎集中爆发是在最近的事。2022年以来,除了中朝,还有哪个国家处于某些人口中所谓的“隔离”状态?再说了,中朝与外界的互动也从未停止啊。

  尤其是报告病例数已经破百,遥遥领先的英美两国,他们难道长期处于隔离状态吗?最先上报病例的苏格兰地区,上一次封城在2021年4月,英国学校普遍性的最后一轮停课在去年1-3月间,都一年多了,还怪封城、隔离?

  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起源地、“群体免疫”的首倡国和实践国、几乎从不隔离且拥有全球最多不明原因肝炎病例数的大英,其不明原因肝炎竟然是隔离造成的。

  这该找谁说理去?

  还不如干脆说是中国“隔离”造成的算了,这起码在逻辑和事实上还要更不违和一点点。

  逻辑上说不通,这可以算是第一重打脸吗?

  第二重打脸是关于“腺病毒感染致病”这一说法。

  这是一种假说,来自于英国卫生安全局发给世卫的报告,报告中罗列了5种有待进一步验证的“假说”:

 

  假说1:普通腺病毒感染。之所以普通腺病毒会引起如此急性重型症状,存在4种可能的共同成病因素:a. 易感性,例如疫情期间儿童缺乏对腺病毒的提前接触;b. 先前感染过新.guan或者其他感染,包括奥密克戎特有的作用;c. 与新.guan的合并感染或其他感染;d. 毒素、药物或环境暴露。

  假说2:新型腺病毒。可能独立致病也可能和上述的4个因素中的一些共同作用。

  假说3:毒素、药物或环境暴露。

  假说4:独立作用或者和其他感染共同作用的新型病原体。

  假说5:新.guan的新变异株。

  真TM精准,五种假说外加四个辅助因素,直接锁定第一种假说中的第一个辅助因素“yi.情期间儿童缺乏对腺病毒的提前接触”,并转述为新.冠隔离导致不明肝炎,更经媒体演绎为“长期隔离影响儿童免疫”。

  这究竟是安的是什么心?

  结合最近大专家所在城市的种种乱相,与大专家一贯求共存、“每天突破一点点”的立场,那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第三重打脸来自日本。

  截至本月12日,日本也报告了7例不明原因肝炎。在当天日本厚生劳动省召开的专家会议上,京都大学的西浦博教授指出,出现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病例的国家中,奥密克戎毒株感染者相对较多,这种肝炎可能和奥密克戎毒株疫情相关,今后应加强对两者之间关系的研究。

  西浦博统计了从2021年12月1日到2022年4月27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39个国家/地区的奥密克戎确诊病例数,及截止当日世卫报告的不明原因肝炎数,发现两者正相关。

  “遗憾”的是,腺病毒流行情况在上述时间上述地区,与这新出现的不明肝炎没有出现明显相关性。

  最后一重打脸,来自《柳叶刀·胃肠病和肝病学》。两位作者,Brodin是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免疫学与炎症系,Arditi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锡达斯西奈医学中心传染病和免疫学部儿科。

  该文主要内容,国内媒体昨晚和今天已经纷纷转载了,感兴趣的读者可自行查阅,这里仅提炼一下要点。

  简单讲,就是最新发现,这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可能与超级抗原相关。

  抗原,就是病原体,可以是细菌、病毒,也可以是寄生虫等等。

  正常情况下,抗原呈递细胞带着病毒碎片去到人体淋巴系统,激活T细胞和B细胞,从而产生特异性免疫。正常状态下,人体激活的T细胞在激活0.01%-0.001%左右,而超级抗原能激活20%的T细胞,新..冠的毒刺突蛋白S1具备超级抗原属性。这就会产生免疫风暴/细胞因子风暴,从而引发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和多脏器衰竭(MIS-C)。

  怀疑儿童不明原因急性肝炎是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MIS-C)的表现之一,其直接原因是在儿童的肠道内发生了持续感染。另有研究表明,奥密克戎感染儿童的特点是发热和消化道症状较重,转阴时间明显延长。

  从鼻拭子和肛拭子对照看,鼻拭子成人与儿童转阴时间几乎一样,但肛拭子儿童转阴时间要比成人长得多(成人20天,儿童35天)。

  此前就有研究表明,长的,病毒可在肠道里停留7.3个月。

  这就相当于肠道成为了一个病毒库。

  该文作者Brodin处于发育期的儿童更倾向于对病原体采取容忍性策略,以避免发生全身性炎症反应,从而给了超级抗原更大的生存空间。然后病毒在肠道内持续感染,损害肠道黏膜屏障,带有超级抗原基序刺突蛋白穿过损害的黏膜屏障大量无差别激活T细胞,进而引发MIS-C,导致肝损伤和肝细胞凋亡。

  因此,该文作者Brodin表示应该马上调查新.冠超级抗原,以及它跟各种肠道病毒(腺病毒或者其他)一起导致肝炎的可能性。

  从不明原因肝炎患者的新.冠感染情况看,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在5月13日报告了该区域16岁及以下儿童的不明原因急性肝炎病例情况显示超过七成曾感染过新.guan;另外,以色列发现的12例病例中,有11人曾在一年内感染过新.guan(做血清抗体检测,而不是病毒检测<只有感染期能检测到>)。

  至于“大专家”所吹捧的腺病毒感染假说,恰恰引发了医生和病毒学家的广泛质疑。比如,伦敦玛丽女王大学流行病学家Deepti Gurdasani就表示,英国目前还没有一名患儿肝脏活检显示存在腺病毒包涵体——这是腺病毒致病的基本要求。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打脸四重奏,够精彩吧?

  不过,哪怕是本专业,相信算命先生依然会继续掐指一算,口嗨下去。

  我们倒是可以跳出来设想一下,如果在目前的传染性、致死性和致病性条件下,我们选择了“共存”,那就是普遍有基础病的高龄老人应死尽死,青壮年反复感染之后或带着一堆长期后遗症生存或某一次感染因免疫风暴等原因死亡,儿童则被不明原因急性重型肝炎等给击倒。

  何况,这才过去了不到三年,其潜在的危害还没有真正浮出水面。

  相比其它毒株,放开之后,奥密克戎庞大的感染基数,足够所有人喝上一壶的了。

  从这个角度看,大专家的小作文精准的指向“隔离”,隐然指向“放开”,这实在是让人细思恐极啊。

     【文/重楼,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针砭药石”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