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复工复商”的真实答案

2022-05-16 16:49:08  来源: 微信公众号“ 灰鸽叔叔”   作者:灰鸽叔叔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

  刚才,上海的新增病例数已经降到了三位数,显然还将继续降下去。

  昨天领导在发布会上说,“5月16日起推动复工复商”,大概半小时后,就有外地的朋友“祝贺”我,说你看,终于可以安排上班了。新闻里头,上海的商店里都有不少人了。

  我就有点哭笑不得。

  一直到下午,另一位朋友在朋友圈里的抱怨,倒颇符合我的心声:

  “5月16日起”的这个“起”,其实和杂货店里“本店全场三折起”的“起”差不多——当然,有这个“起”总比没有好一些。

  昨天晚上在视频号里直播连麦,作为首批复工的工业类企业,老朋友土豆谈了谈自己的复工经历,为了让外地的朋友明白,我们就直接聊了几个关键点:

  比如,大家可能听不懂什么“工作区域闭环管理”,那我们就用大白话说:“在单位”和“在家”是二选一的,你要去上班,那就不能回家。

  比如,大家可能听不懂什么是“重点企业”,我们就告诉大家“重点”在企业总数中所占的比例;

  听完之后,大家就会明白,如果没有单位食堂、单位宿舍,如果家里有老人孩子要照顾,“复工”实际上是一件很不友好的事情。

  再加上部分社区非常抵触的心态,比如土豆就遇到社区说“我不知道有什么复工的通知”——

  你就知道“起”字的压力非常大。

  昨天下午,不少大型商场询问各家店长“开店可能性”,大家的回复差不多都是这样的:

  不是“不想复工”,而是真的“复不出来”。

  大家不可能都带着七天的内裤睡到店里,也很难从社区拿到通行证。就算硬着头皮开了店,没有顾客,只能加速倒闭。

  所以,先别看到新闻,就“恭喜恭喜”。问问具体的上海人,他们会给出更真实的答案。

  2

  于是就有朋友宽慰说,哎呀,这也没关系,耐心等一等,大家的需求是积压的,复业是很快的,说不定会“报复性反弹”。

  我说这也太心灵鸡汤了。有些需求,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正如网上的分析,我三个月没理发了,就算解封了,也不可能一个月理三次。

  更何况对许多企业来说,Q1是一个年单的执行季,没了就是没了,对应的业务早就拨到了其它城市的企业里。

  就拿我来说,我是一个典型的乙方,业务规模可以缩得很小,最小的单元模块就是写稿子写脚本。大家可能会说“哇,太好了,可以居家办公啊”——

  对。但请想想,是谁让我写稿子啊?大家知道不知道有一个项目是“带你去旅游”啊?

  节目都黄了,要重新立项了,原本的需求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员工已经非常给力了,奋力对接商务,剪存量视频,精神实在扛不住就跳奇奇恰恰,但大家的协同性肯定没有在一起上班时好。

  等到了上班那天,存量的需求还作不作数?很难说。它们大多因“不可抗力”被取消了。片场没法开工,赞助商没法落实,合同上有一句“协商确定”,但怎么协商,谁来协商,法人被封在家里,公章封在公司里,甲方不知道该怎么办。乙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至于五月份原本的户外营推广,618大促的文稿……

  它们都不会“报复性反弹”的。

  3

  其实,让我有些懊恼的,还有“失信”。我想,很多企业也有这样的烦恼。

  在业务上,我一直认为我和这两个字绝缘,但这次却扎扎实实地被打上了“失信”的烙印。

  从三月份起,我就认真地卡着各种防控通知安排时间,“两天后就可以了”、“五天后就可以了”、“快递下周一就能发来”……

  我以为没问题,但结果全是问题。我确实没有料到两天后还有两天,五天后还有五天,有些外地的合作伙伴说,就是等你才拖到这天,怎么你又说话不算数了呢?你这样没法入库啊,那我们只能把这个业务给其他公司了。

  明年能不能“撬”回来?我不知道。但“说话不算数”,哪怕再“不可抗力”,终究不是一个好印象。

  有些人失信,是有一堆人会帮忙解释、呼吁大家理解的;但因为他们“失信”导致的我们的“失信”,是没有人会原谅的。

  很羞愧。

  前几天,上海的媒体写了一篇《街边小店的温情与希冀藏在一张张小纸片里》,大概的意思是,“虽然停业了很久,但这些小纸片里还孕育着生的希望”,说这些店主心态很好,有信心:

  我不知道记者是否仔细看了这些图片。大家一定要仔细看,看日期,看他们曾经怀揣着怎样的信任,带着怎样的希望。

  如果记者有心,三个月后,再去一次。

  那一定会是一条更好的新闻。

  4

  可查到的补贴政策,不能说完全没用,我也接到了很多慰问电话,但总感觉杯水车薪。

  税收总得建立在营收的基础上,没营收,也谈不上税收。

  再低息的贷款也要还,没把握还,当然也不敢借。

  最令人挠头的是房租。好多亲戚都认为“租金免交”了,我只能无奈地提醒他们新闻稿里是“租赁国企物业”——到底有多少企业租在国企里——反正我的肯定不是。

  如果我找到我们公司的物业,估计就是一起抱头痛哭。

  但是,在几个群里聊聊,发现我还算幸运:

  有的企业员工数量非常大,“停摆”的人力成本和场租成本再控制也极其惊人;

  有的也遇到了和我一样的招投标问题,材料被锁在办公室,结果被外地“截胡”,金额高达一个多亿。我看着我错过的几十万,感觉都赚了;

  还有的是生物科研企业,实验室培养皿里的材料全废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心血化为乌有……

  对这些企业说“报复式增长”“顺利复苏”,说低息贷款,说税收减免……

  很难。

  更让人担忧的,是即便“恢复”之后,大家依然会活在“随时会封”的恐惧里。

  我们不可能孤立于世界生存。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

  也许就在半年后。也许就在下个月。

  有位科研类的创业者对我说,“再也不做长期的规划了”,“如果你一个研究要持续一年,中断就要重新开始,那这里显然并不适合。”

  讨论了半天,最后的共识是:挣一个月算一个月,挣一个星期算一个星期。

  “快钱”成为避险的合理选择:年租改成月租,年单改成月单,整单改成碎单,慢单改成快单,自营改成授权,分销改成类传销……

  这当然也算“自救”,但总感觉对这座城市来说并不划算。

  5

  春天早就过去了。小区外头的樱花开过,谢过。

  我没看见樱花。

  花瓣完全消失在了泥土里。

  我们只是希望,明年还能看到它开。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