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随笔:疫情、全球化与民族主义的激荡

2022-04-17 17:32:51  来源: 微信公众号“历史边疆与人间问题”   作者:马门溪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疫情在全球扩散开了,从一个中国的问题上升成为了全人类的问题。中国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世界他国的困难时期可能才刚刚到来。

  从一般人的常理来讲,毕竟疫情是类似于天灾这样人类的共同课题啊,毕竟中国人自己也刚刚经历或正在经历这不行啊。作为一个大国的中国,对于他国普通老百姓尤其是小国、穷国的老百姓,难道我们不应抱着同情、悲悯、感同身受的心态吗?

  小时在农村,我常在淳朴的劳动人民身旁,听闻他们动情地对任何陌生人的不幸表达同情与关怀,甚至常因此而落泪。农民的视野与接触面的确狭窄,但他们内心是柔软、善良而富有很强的共情能力的。

  但疫情发展到目前阶段,以我在日常朋友圈的随机观察,却发现很多的人是在秀自己的优越,在批评除我之外其他国家的何其脆弱,在各种论证病毒肯定是缘起于他国等。稍微的质疑便引起强烈的反弹与谩骂,不管持什么主张的人好像都适宜被汉奸、脑残、键盘侠等负面词汇所轻松描述,继之而来的便是各种网络共同平台一言不合就进行举报的行为。

  这让我意识到,自己狂热的背后,往往隐藏对待他人与弱者的麻木与冷漠。

  这种不去辨别任何真理与谬误,而仅以是否肯定我民族、赞美我民族作为好坏评判标准的思潮,就是民族主义/国家主义。

  民族主义再往前跨一步,就是种族主义。小时一直觉得庆幸,似乎中国还没有种族主义的传统。但是随着近来年黑人或宗教有关新闻的偶尔出现,便可以偶尔在网络空间看到网友甚至是自己认识的某些同龄人,会主张某些人种的先天懒惰、某些宗教信众的先天愚昧、某些民族“自古以来”的伟大。

  读史使人明鉴。如同我粗浅的德国近代史知识所让人领悟到的,在魏玛共和国放弃居左、右之间形式上的中立、表象上的超然地位,持续多年对左翼的残酷打压后,一直被容许和放任的右翼民族主义终于壮大到无法约束的地步,从地狱爬上了人间的地平线,并首先干掉了温和的中间派,用残酷的战车为欧洲人民带来无尽的苦难。

  后来的历史也证明:这强大的超破坏性力量,既可以用于了对外的征战掠夺,也必然用于对内的残酷镇压。既为他国带去了巨大灾难,也彻底毁灭了自身。

  全球性的经济危机,仿佛驱使各大国都在重新步入这一历史趋势当中。

  作为卑微如沙粒的个体,在这浪潮中能做什么呢?

  关于未来中国历史的可能走向,强烈推荐爱读书的朋友们关注几个话题:

  1、德国、日本,一战、经济大危机到二战爆发之前的历史;

  3、韩国,1979年到90年代的历史;

  3、一本出版于1976年9月、预测苏联解体且深入分析具体原因、解释1978年后大国历史因何发生的神书。电子版链接如下:https://pan.baidu.com/s/19e-QWR8S8fIh2xPHK9L2Kg,需要极耐心、极细致、带着脑子看。如下载手速慢,可能无。

  最后,让我们回到本文最前面的那张照片。

  这个人是谁?他有怎样的命运?年轻的他的命运,昭示了怎样的社会各种力量层层演进的结局?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