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上海母女杭州“投毒”背后:人性自私的典范

2022-04-15 09:48: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这段时间,上海母女杭州“投毒”的事情引起网上一片舆论,无数人对此咬牙切齿,事情的经过看起来就很诡异!宁某某、党某某母女俩,4月5日凌晨在上海南站人工窗口花28.5元购买K1805次列车2号车厢无座车票去杭州。她们自称没有手机,无健康码和行程码,用上海南站核酸检测点工作人员的手机登录显示绿码后上车。在杭州几大人群密集的商场逛了七八个小时,最后被确诊阳性,搞得杭州这边一下子疫情爆发,警察一路追踪找到母女俩时,两人还一副嬉皮笑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就好像杭州疫情爆发跟她们毫无关系一样。

  我看了网上很多人对此事的看法,大家几乎都有种认定该母女俩是故意“投毒”,或者背后还有什么势力支持,故意扰乱中国抗疫的可能。

  的确,这对母女的行为不排除是一场阴谋的可能,但如果网上所有舆论都只看到“阴谋论”,而对更深层次的问题不加以分析研究的话,我们又能发掘出什么真相呢?怀疑一个人有作案嫌疑很容易,但能将这种嫌疑成功证实,从而深入到更深层次探究造成这个问题的根源,才是最难的。最难的问题往往才能直指事物本质,我们更应该仔细辨别。“阴谋论”猜想可以一时间抓住观众眼球,但对事情的解决没多大帮助,与其如此,还不如好好分析一下这对母女到底怎么回事,除了“阴谋论”成分,还有什么重要东西是我们最容易忽略掉的。

  如果我是这对母女,我明知道自己核酸检测呈阳性,或者即便我不知道呈阳性,只是感觉我是一名密接者,或者我所在片区疫情非常严重,极大可能我已经被传染了,却受不了国家的风控政策,一心想要自由,想要离开风控区,到外面的世界快活一段时间,我需不需要别人的指示,需不需要经过各种利弊权衡,需不需要考虑一下我所到之处其他人的死活?不需要,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自由,哪还管什么疫情传播,哪还管什么他人死活,天大地大我最大。这种心理比起别人指使我去四处“投毒”,是不是更具有可能性呢?

  我们不否认母女俩有被人利用的可能,但即便是被人利用,必然也有自己的是非判断在里面,究竟是什么让她们觉得,自己的一时享乐,远比他人的死活更重要?这恐怕才是最值得我们去认真思考的问题。“阴谋论”可以掩盖很多的人性自私,但绝不能取代人性自私才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如果只看到“阴谋论”,却没看到这些人自私自利的基因,我们就无法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今天是上海母女,明天是中海、下海母女,无穷无尽的“投毒”事件何时休?

  最近这些年,我们似乎都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不太愿意谈论思想人性问题,就好像这是个禁忌一样,反而更愿意将人性“物质化”,将思想“学识化”来看待,什么“物质越丰富,人性越向善;物质越匮乏,人性越向恶”,或者“学识越高,思想越高尚;学识越低,思想越卑贱”等等。然后以这种所谓的大概率事件掩盖小概率更恶劣的事件,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前段时间,原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先生还高谈“穷生恶”的论调,就是这种不加分析论证的顺嘴胡诌,穷是不是一定会生恶我们不知道,富是不是就一定不会生恶,上海这对母女是不是个例?我们再看一些例子就知道了。

  这些年城乡都在抗疫,贫困农村没出现什么特别大的疫情传播乱子,或者是某些人恶意“投毒”事件,反而是某些城市自诩富裕、高贵的人却屡屡出现罔顾他人生死,四处乱窜“投毒”的事情,今年是上海母女,去年一名南京老太,明明知道自己核酸检测阳性了,还到处乱窜。更进一步来说,那些国外留学的人,论学识论财富,比更多普通人要丰厚得多吧,可一遇到国外疫情严重了,什么偷渡的、隐瞒行程的、冲国家免费医疗来的等等,好一段时间就像疯了一样往国内跑,你能说这些人思想人性很高尚吗?种种事实表明,思想人性的问题,跟物质、学识基本没什么关系。

  上海这对母女什么没有?她们能在一天之内出入各大高端场所,物质自然足够富裕;她们能在各大高雅场所餐饮,学识估计也低不到哪里去,但就是这样的人,为了自己享乐,何曾考虑过他人死活?如果要论道德、论人性、论思想,这样的人又能好到哪里去呢?这些年,自从我们见证了“彭宇案”的发生之后,社会上这样的人便越来越多了,就像那位律师所说:“不是你撞倒的,你干嘛扶他?”从此以后,无数人惊呼“我们的社会道德直线倒退了几十年。”对不起,不是倒退了几十年,而是倒退了上百年,人性的麻木不仁由此死灰复燃了。

  当一个人没了任何心理约束时,他究竟能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为了自由可以四处“投毒”,为了金钱可以四处坑蒙拐骗,为了名利可以连尊严都不要了。这些似乎都已经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更何况为了规避风险选择麻木不仁,你再将这些自私自利的基因反推回去,上海母女的行为是不是更好解释了?

  所以说,上海母女杭州“投毒”这件事情,不简单是“阴谋论”的问题,更应该想想这种自私自利到骨子里的人,是怎样一步步养成的。这些年发生了很多怪异事件,每一件都无不刺痛我们很多人的内心,如果“彭宇案”发生时,律师错误言论受到了应有惩罚,这件事就不至于变成今天的样子,整个法律界也不至于丢掉应有的情理,社会正能量更不至于如此稀缺。然而,我们终究还是放任了律师的胡言乱语,放任了某些专家学者的无耻谰言,放任了这个社会谁有钱谁说了算的物质至上,最终才使一批批上海母女这种人选择了自私自利。

  我的老师曾经说过:“善激发善,社会将越来越善;恶激发恶,社会将越来越恶,这是一个正反馈机制。”回想起中学时候看的金庸武侠小说《侠客行》,主人公开场啥也不是,就是心地比较善良,没什么心眼,可到了最后,江湖中跟他接触过的各种人物、各种势力,不管善的恶的,最后都被他同化了,全都变成了向善向上的。这才是我们需要去建立的一种机制,当“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时,类似上海母女那样的奇葩自然就消亡了。

  因此,这件事情也可以说是人性自私自利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他不是唯一,也不见得最恶劣,这种事情远未结束。我们只希望,类似事情不要再听之任之了,该重拳出击的必须重拳出击,刑法不是用来当摆设的,道德的弘扬也不是用来装点门面的,这两者理应相辅相成,共同促进社会向善向上发展。

  【文/轻松笑,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