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用马克思理论看俄乌战争与资本力量

2022-03-21 14:47: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包海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据金融界网:为应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境内采取军事行动,西方多国决定将部分俄罗斯银行排除在SWIFT支付系统之外,并对俄罗斯央行实施限制措施。此次行动为有史以来对俄最全面的贸易封锁,相当于投下“金融核弹”,让俄罗斯“自绝于国际社会”。

  SWIFT组织的全称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成立于1973年5月,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同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和美国纽约分别设立交换中心,是目前全球最重要的跨境支付系统。有数据显示,SWIFT的服务已经遍及207个国家,接入的金融机构11000多家,系统每日处理的信息量(即报文数量)超过4200万条,俄罗斯有466家金融机构为SWIFT会员。

  俄罗斯本身是资源大国,就是靠出口石油、天然气、各种大宗商品赚钱。SWIFT制裁对俄罗斯而言是沉重的打击,俄罗斯无法继续使用SWIFT系统与其它国家进行外汇结算,与全球各国之间的贸易量显著下滑将是必然,进而严重放缓俄罗斯的经济增速,预估使俄罗斯近期损失数十亿美元,原本就不景气的经济面临雪上加霜的局面。

  那么,为什么会爆发俄乌战争?为什么西方各国联合起来对俄罗斯投下“金融核弹”?未来世界格局将会发生什么变化?对这些问题,可以根据马克思恩格斯所揭示的资本的集中规律来探讨和认知。

  一、资本集中的必然结局

  资本有其产生、发展、消亡的必然规律。资本的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的实质就是使人的劳动变成追求交换价值的可以买卖的一种商品。如果说资本主义生产是对资本而言的,即存在着资本所以叫资本主义,那么共产主义是消除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资本属性,把劳动力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还原自然界和人类世界都是无价之宝的自然属性的同创共享的和谐社会。人类之所以一定会实现共产主义,通俗讲,就是人类一定会把自己当作具有意志的人看,不再把劳动本质变成可以买卖的商品,即劳动者“不再作为物件而作为一个不仅具有劳动力并且具有意志的人出现”。

  对于资本主义消亡的过程,马克思认为:“是通过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内在规律的作用,即通过资本的集中进行的。一个资本家打倒许多资本家。随着这种集中或少数资本家对多数资本家的剥夺,规模不断扩大的劳动过程的协作形式日益发展,科学日益被自觉地应用于技术方面,土地日益被有计划地利用,劳动资料日益转化为只能共同使用的劳动资料,一切生产资料因作为结合的、社会的劳动资料使用而日益节省,各国人民日益被卷入世界市场网,从而资本主义制度日益具有国际的性质”;“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这就是人类社会总资本高度集中的必然结局。

  俄乌战争只是表面现象,实质上是北约对俄罗斯投下“金融核弹”,其目的是少数资本家在对多数资本家剥夺过程中剥夺俄罗斯的资本。之所以发达国家联合起来拿俄罗斯开刀,是因为俄罗斯“人民日益被卷入世界市场网”受阻,难以在全球范围内使“劳动资料日益转化为只能共同使用的劳动资料”。这是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内在规律即资本的集中规律所决定的。

  二、两条路径与两个杠杆

  资本是人类所共同创造出来的,资本的各种社会职能是人类所共同赋予的。只有社会大众在产生、流通、交换、分配、消费各个环节共同参与,资本才能动起来。资本属于私人拥有是虚拟的,而只有“转化为社会的生产能力”才是现实的。在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中,社会资本通过高度集中,能够使“劳动本身由于协作、分工以及劳动和自然科学的结合而组织成为社会的劳动”。

  资本是一种集中的社会力量,它有不断高度“集中”并且达到“极限”而最终“炸毁”的内在必然规律。

  对资本度集中达到的“极限”,马克思说:“资本所以能在这里,在一个人手中增长成巨大的量,是因为它在那里,在许多单个人的手中被夺走了。在一个生产部门中,如果投入的全部资本已溶合为一个单个资本,集中便达到了极限。在一个社会里,只有当社会总资本或者合并在唯一的资本家手中,或者合并在唯一的资本家公司手中的时候,集中才算达到极限。”

  可见,社会总资本的高度集中达到“极限”还很遥远。在这过程中,理解资本集中的两条路径和两个杠杆很重要。

  对资本集中的两条路径,马克思说:“不论集中是通过吞并这条强制的途径来实现——在这种场合,某些资本成为对其他资本的占压倒优势的引力中心,打破其他资本的个体内聚力,然后把各个零散的碎片吸引到自己方面来——还是通过建立股份公司这一比较平滑的办法把许多已经形成或正在形成的资本溶合起来,经济作用总是一样的。”

  对资本集中的两个杠杆,马克思认为:“竞争和信用——集中的两个最强有力的杠杆”。他说:“竞争的结果总是许多较小的资本家垮台,他们的资本一部分转入胜利者手中,一部分归于消灭。除此而外,一种崭新的力量——信用事业,随同资本主义的生产而形成起来。起初,它作为积累的小小的助手不声不响地挤了进来,通过一根根无形的线把那些分散在社会表面上的大大小小的货币资金吸引到单个的或联合的资本家手中;但是很快它就成了竞争斗争中的一个新的可怕的武器;最后,它变成一个实现资本集中的庞大的社会机制。”

  资本集中的两条路径和两个杠杆是相对配套的,即“吞并”这条强制途径需要“竞争”杠杆撬动,“股份公司”这一比较平滑的办法需要“信用”事业引领。

  只要有资本,就会有占有、管理、使用资本的人即资本家。资本家可以是个人、集体,也可以是国家、社会。恩格斯认为:“无论转化为股份公司,还是转化为国家财产,都没有消除生产力的资本属性”;“现代国家,不管它的形式任何,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的机器,资本家的国家,理想的总资本家”。俄乌战争,就是资本家之间的战争。俄罗斯、乌克兰、美国、欧盟各国等,都是资本家,是各国理想的总资本家。俄乌战争是外在表现,内在实质是西方国家占压倒优势的资本,打破俄罗斯资本的个体内聚力,然后把各个零散的碎片吸引到自己方面来。

  资本的强制“吞并”需要“竞争”杠杆的撬动,而战争是竞争的极端形式。武装战争的爆发,是长期利益竞争积压的结果。恩格斯说:“竞争是充分地反映了流行在现代市民社会中的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由于私有制把每一个人孤立在他直接的粗鄙的独特状态中,又由于每个人和他周围的人有同样的利害关系,所以地主敌视地主,资本家敌视资本家,工人敌视工人。正是由于利害关系的共同性,所以在这种共同的利害关系的敌对状态中,人类目前状况的不道德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竞争就是顶点”。在人类不道德的竞争顶点爆发战争。

  没有利益对立和冲突就不会有竞争,没有竞争就更不会有战争。对竞争的存在形式和消亡过程,马克思说:“自由竞争是私有制最后的、最高的、最发达的存在形式”;“要使各国真正联合起来,它们就必须有一致的利益”。恩格斯说:“新的社会制度将消灭竞争,而代之以联合”;“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人和人的利益并不是彼此对立的,而是一致的,因而竞争就消失了”。

  那么,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具有资本属性的历史条件下,在“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的自然发展阶段”,怎样拿到“理解全部资本主义生产的钥匙”并且“成为那个知道怎样使用它的人”?这就非常需要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和实践活动。

  三、科学应用资本运作规律

  科学社会主义也存在资本,因此把存在资本的全部现代社会,可以划分为盲目资本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两个不同的自然法则阶段。

  恩格斯认为:在马克思使自己的名字永垂于科学史册的许多重要发现中,第一点就是他在整个世界史观上实现了变革;第二个重要发现,就是彻底弄清了资本和劳动的关系。现代科学社会主义就是以这两个重要事实为依据的。他说:“这两个伟大的发现——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通过剩余价值揭破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都应当归功于马克思。由于这些发现,社会主义变成了科学,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对这门科学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出进一步的探讨”。

  可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一脉相承的历史发展阶段。由于发现了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弄清了资本和劳动的关系,社会主义才变成了科学。社会主义不是消灭资本,而是科学应用资本运作规律,对资本和劳动关系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出进一步的探讨,促进资本和劳动的关系这个“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的构成材料和旋转方式的改变,使资本的目的、实质、构成以及劳动价值评判体系和社会分配机制等发生系统性变化,最终使人类社会总资本的高度集中达到“极限”,使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具有的资本属性的“外壳”“炸毁”,从而把人类劳动力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还原自然界和人类世界是无价之宝的自然属性。

  从资本的目的和作用来看,在资本主义是盲目追求交换价值并“剥削劳动力”,而在社会主义是科学体现使用价值并“为大众造福”。恩格斯说:“资本在日益增加,劳动力在随着人口的增长而增长,科学又日益使自然力服从于人类。这种无穷无尽的生产能力,一旦被自觉地用来为大众造福,人类所肩负的劳动就会很快地减少到最低限度。”在科学社会主义时代,人类能够自觉而科学地用日益增加的社会资本和无穷无尽的生产能力为大众造福。

  从资本构成来看,可共享的科学文化将会成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成为全社会的共同财富和资本。如恩格斯所言:“正是由于这种工业革命,人的劳动生产力才达到了这样高的水平,以致在人类历史上破天荒第一次创造了这样的可能性:在所有的人实行合理分工的条件下,不仅进行大规模生产以充分满足全体社会成员丰裕的消费和造成充实的储备,而且使每个人都有充分的闲暇时间从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文化——科学、艺术、交际方式等等——中间承受一切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并且不仅是承受,而且还要把这一切从统治阶级的独占品变成全社会的共同财富和促进它进一步发展。关键在这里。”

  从资本的“引力中心”来看,之所以社会总资本必然会高度集中为唯一的单个资本,是因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因此在存在资本关系的历史条件下,遵循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的社会资本能够形成占压倒性优势,打破其他违背规律、剥削劳动形成的资本个体内聚力,然后把各个零散的碎片吸引到自己方面来。马克思指出:“资本越来越表现为社会权力,这种权力的执行者是资本家,它和单个人的劳动所能创造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资本表现为异化的、独立化了的社会权力,这种权力作为物,作为资本家通过这种物取得的权力,与社会相对立。由资本形成的一般的社会权力和资本家个人对这些社会生产条件拥有的私人权力之间的矛盾,发展得越来越尖锐,并且包含着这种关系的解体,因为它同时包含着生产条件向一般的、共同的、社会的生产条件的转化。”在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资本家是个人、集团、国家,而在社会主义发展阶段,资本家是社会。因此,在资本主义,资本家的权力与社会相对立,而在社会主义,资本家的权力与社会相统一,从而能够科学地促进生产条件向一般的、共同的、社会的生产条件转化,充分发挥资本是集中的统一的社会力量的作用。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