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赵皓阳:拒绝“女神节”,拒绝“女王节”,三月八日最美好的名字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2022-03-07 15:17:26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这是我去年的一篇文章,但同样是“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话题类型。看今年各大品牌搞促销滥发的短信,我手机随便截一张图就是这样的画风: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三八妇女节”起源于1857年3月8日的美国纽约纺织女工大罢工,女工们随后成立了第一个纺织女工工会。此后每年的3月8日,从纽约到芝加哥,从英国到俄罗斯,都有此起彼伏的妇女运动来纪念响应、纪念这次罢工。1921年,第二国际共产主义妇女代表会议采纳了妇女代表的建议,通过决议将3月8日这天定为国际劳动妇女节。1949年新中国刚刚成立之初,国务院就颁布规定:妇女节(3月8日)属于部分公民放假的节日及纪念日,妇女放假半天。我国历史上优秀的妇女工作者也会被授予“三八红旗手”的光荣称号。

  然而随着年代的渐行渐远,“妇女节”这一称谓也逐渐淡化。近年来在互联网电商巨头们的推波助澜之下,诸如“女神节”“女王节”“女生节”等成为大行其道,仿佛“妇女”二字已经被人羞于提起。往年京东是女神节、淘宝是女王节、小红书等平台是女生节;去年淘宝改成叫“三八节”,今年京东改成了“她的节”,虽然也避开了“妇女”二字,但也算是一种进步。但是平台虽然改了,品牌和商家依旧沿用着“女神节”“女王节”等荒诞不经的名称。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去年三月八日,主打女性超级英雄题材的《惊奇队长》在中国上映,女主角的祝词也是“女生节快乐”。虽然那次主要是国内宣发自作聪明,但是超级英雄片伪善的政治正确是一贯的,就好比《黑豹》主打黑人超英,结果里面的非洲各种固化印象,只是给弱势群体一种精神鸦片式的满足,并没有着眼于真正的平等与权益。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为什么好莱坞的政治正确是伪善的?为什么电商巨头们的女神节、女王节必须批判?为什么说这不是女性真正的平等与权益?因为妇女节的关键在于“劳动”二字。

  我之前的文章里说过,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是共产主义者天然的盟友,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资本主义父权制。

  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加强化了父权制。首先,资本主义创造了大量财富,而通过剥削工人剩余价值的财产所有者和继承者,往往是男性。其次,资本主义经济想要成功,必须将人——特别是女性定义为消费者,用消费主义去洗脑她们,让她们相信自己的价值只能通过剁手买买买、通过日益增长的物欲与消费——而不是在生产劳动中去实现。针对女性的消费主义一方面来自父权制的精神奴役,比如京东美妆的那一句广告语:“不涂口红的你,和男人有什么区别”;另一方面来自于伪女权的自我洗脑,比如“买买买才是女人独立自主的表现”“女人只有剁手才是对自己好”。最后,资本主义依靠女性作为家中的无偿劳动力,承担抚育儿女和家务劳动,来组成资本主义再生产的一部分。恩格斯一针见血地指出:“资本主义通过支付低工资来剥削男性,也通过不支付工资来剥削女性。”

  诸如女王节、女神节的促销活动与铺天盖地的广告,就是恩格斯所说的第二类问题——用消费主义捆绑女性,用消费的意义去规范女性,这些是物化女性的更高级形式。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如何理解消费主义对女性的物化,我们首先要明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践行女性权益一定要从生产中去获得?为什么“劳动”才是真正的女权,而不是看你买得起什么东西?鲁迅先生在《娜拉走后怎样》中指出,娜拉出走后的命运:要么堕落、要么回来、要么饿死。原因很简单,娜拉没有工作、没有钱,“吃饱饭才是最大的哲学”,因此她除了出卖自己的身体就是只能向“玩偶之家”低头,可见女性的工作权力是多么的重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就是这个道理。

  娜拉的困境也是当今众多女性的困境,而结论显而易见——在消费领域永远无法解决女性权益的困境。因此鼓吹什么“女人就是要做最精致的女人”“不化妆的女人就是放弃自己”“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依然是没有脱离男权主义话语权的规范,没有掌握生产权的女性依然处在被动和弱势的地位。而当今互联网一些所谓的“女权”,更是接着女权的旗号,本质依然是要把女性“待价而沽”——只不过是要装扮的更精致一些、卖的更贵一些。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李当岐教授的著作《西洋服装史》中有这样一段描述:“(洛可可时期)女性是沙龙的中心,是供男性观赏和追求的“艺术品”和宠物。男性是殷勤地服侍女性的一种存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使女装的外在形式美(人工美)因素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为了博得男性的青睐和欢心,女人们挖空心思想尽一切办法装扮自己,这种努力主要表现在被紧身胸衣勒细的纤腰和用裙撑增大体积的下半身。由于紧身胸衣的长期使用,女性躯干极度变形,大大影响了健康,甚至缩短了寿命(据载当时女子平均寿命只有35岁)。”

  “某德国贵夫人有一段嘲讽当时男性的记录:‘男人真奇妙,看着我们那装饰得很大的下半身步行或跳舞时的娇媚动作,他们两眼发直……所以,我们必须把下半身撑得更大。’一语道出了这个时期服饰美的本质,即用这种夸张的外形强调女性肉体的吸引力和美感,洛可可时期的女性均是以此为目的来装扮自己的。”

  德国贵妇人的错觉在当今女性中也普遍存在,甚至有些伪女权以这种论调来标榜自己。男性竭力追求貌美年轻的女性,“殷勤地服侍”她们,让某些女性产生了自己是地位更高群体的错觉,认为只要(按男性审美)好好打扮自己,让更多的男性匍匐于自己脚下,就是践行了女性权利。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这个观点毫无疑问是错误的,就如《西洋服装史》中这个例子,女性纵使再漂亮再性感,也不过是“艺术品和宠物”——因为她们不掌握生产资料,她们不从事劳动生产,没有属于自己的话语权,只能把自己打扮得更精致、卖一个更好一点“价钱”。

  这个例子中还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少数女性的风花雪月、荣华富贵不能掩盖绝大多数女性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有些人看欧洲宫廷沙龙的妇女们、上海滩的小姐太太们就容易产生这种错觉,更有些或蠢或坏的人用这些举例而标榜“女权”,更是南辕北辙。第二,这些女性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健康,迎合了男性审美,可能或获得一时的利益与风光,但是年华易逝,自然价值永远是会贬值的,这样掌握生产资源的男性可以随时始乱终弃找到更年轻更貌美的女性,这也是为什么这种方式永远无法践行女性权益。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真正的女权主义永远把视角放在劳动、生产与工作中。毛主席说过:“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办到的事情,女同志也能办得到。”这里的时代不同了有两重含义:第一,新中国成立后推翻了三座大山,人民当家做主人,这里的人民当然也包括妇女;第二,生产力的发展与进步,让劳动不再仅仅依靠体力,工业革命后机器的普遍使用让妇女有了与男性平权的生产力基础。

  我在《生而贫穷》第九章里讲到了苏联穆斯林妇女是怎样摘下头巾的故事,故事的关键就在于妇女从事了劳动生产,在家庭中的地位大大提高,有了反抗压迫的底气和实力。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共和国的历史也是一部伟大的妇女解放史。《婚姻法》是继宪法之后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法律,被毛主席誉为“普遍性仅次于宪法的根本大法”。第一部婚姻法的基本原则包括废除封建的包办强迫和买卖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的利益等内容。尤其是“婚姻自由”,既包括结婚自由,也包括离婚自由,这在当时很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没有做到。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说一个模范人物:人民代表申纪兰。申纪兰奶奶堪称共和国推动男女平权最早的一代人。早在抗日战争年代,申纪兰就在西沟村参与组织建设了妇女互助组,做布鞋棉衣被褥,组织春种秋收,开展水利建设,甚至帮前线部队修理枪支,有力地支持了八路军的前线战斗。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然而新中国成立后,受封建余毒惯性的影响,妇女地位依然很低。据申纪兰奶奶回忆说:那时候妇女穿衣服,要向公婆、丈夫要,新媳妇过了门儿,三年以后每年才给八尺布;至于吃的方面,向来是男人吃好点,女人吃坏点。婆婆常对她说:“纪兰呀,咱们全指望你爹过呢,好的让他吃,咱们吃赖点吧。”

  但是,新中国解放了妇女,妇女也平等的参加劳动生产,但在合作社中却受到了不平等的对待。妇女在生产队的共同劳动中,无论做了多少活、付出了多少劳动,在计算工作量时,习惯上两个女工顶一个男工,当时叫“老五分”,而且分数记在男姓家长的名下。

  申纪兰向合作社提出了男女同工同酬的建议,遭到了男社员的普遍反对。申纪兰就提出了给女社员也划一块地,男女进行劳动竞赛,看看谁更能干。在起初的比拼中,女社员队伍落了下风,因为平时男性认为女性不会耙地和匀粪等,只能牵一牵牲口、锄一锄田地,所以女性缺乏相关技术的锻炼。而在申纪兰的带领下,女性社员加班加点研究琢磨农活的技术技巧,反复实践改进生产方式,并一举在劳动竞赛中超过了男社员。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人民日报、新华社先后报道了西沟村申纪兰带领妇女同志战胜男同志的事迹,毛泽东主席看后非常重视,并亲自为报道写下了按语,明确指示:“在生产中,必须实现男女同工同酬”。

  申纪兰的事例很快传遍全国,也在当地获得了极大的威望。而当申纪兰参选本地干部、人大代表时,也受到了(主要来自中老年男性)的风言风语,认为妇女不应该如此抛头露面。对此申纪兰对妇女们说,当地有句俗话“好女走到院,好男走到县”,但在新社会我们好女也要“走到县”。随后,申纪兰当选了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并推动男女同工同酬写进宪法。

  在当今世界,甚至很多发达国家中,男女同工同酬都没有法律上的保障。申纪兰推动了世界妇女人口最多的国家男女同工同酬的进程,这一功绩足以在世界女权运动史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还有很多例子,比如第三套人民币中女性拖拉机手,这是人类货币历史上首次出现独立女性劳动者的形象。据设计者说,图案的原型有三个,都是当时的女性劳模。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再比如,被树立为行业典范的赤脚医生王桂珍,也是一位女性。1968年9月,《红旗》杂志刊发了名为《从“赤脚医生”的成长看医学教育革命的方向》的文章,深入报道了王桂珍等人的事迹,也第一次将“赤脚医生”作为一个正式的称谓向全国推广。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当今女性的困境可以分为两部分,一为生产领域,二为消费领域。而消费领域中的困境可以看做是生产领域的附属品——正是因为在生产领域中女性受到差别对待或歧视、难以践行权益,才只能转向消费领域寻求虚无缥缈的寄托感。伪女权在消费领域大行其道、消费主义为女性量身定制的洗脑,这些现象的根源都在于此。

  在生产领域女性的困境也可以分为两部分。第一,在工作中,女性上升通道狭窄。女性在就业升职加薪中普遍受到歧视,认为女性“就应该顾家”“太感性不适合领导岗位”等偏见根深蒂固。对于女性过于强调自然价值(年轻、美貌),而忽略了其本身的优秀。我们的媒体报道中对于事业有成的杰出女性用词也多为诸如“美女CEO”“美女教授”“90后女博士”这些字眼——无非还是年轻漂亮那一套。就连一款主打女性题材的综艺,竟然也对一位优秀女博士的相貌挑三拣四,仿佛女性的价值仅限于美貌。去年一个主打女性题材的国产综艺中,也充斥着诸如此类的偏见。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第二,在家庭中,女性的家务劳动无法得到应有的承认。家务劳动也是劳动,也创造价值,但是不会有人给女性的家务劳动发钱。而绝大多数家庭中男性不会承担与女性对等的家务劳动,“丧偶式育儿”这种说法也来源于此。这就是恩格斯所说的:“资本主义通过支付低工资来剥削男性,也通过不支付工资来剥削女性。”

  所以我们的结论也很明显了,诸如女王节、女神节等商业造物,不过是对女性的异化与物化,不是女性的地位提高了、商家重视你才这样,而是女性的困境变换了一种表现方式。这种表现方式更展现为网络上的“伪女权”大行其道,只不过把上文中洛可可贵妇的想法包装成了一种更隐蔽、更具有欺骗性的语言表达出来。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真正的女权不会鼓吹不婚不育,反而认为女性有选择是否生育的自由,并且号召在家庭中践行女性权益。要求男性承担同等的家务劳动与养育子女的义务,号召女性家务劳动得到应有的尊重与认可,反对一切家庭暴力——无论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甚至有左翼女性学者(如沙伦·海斯等)号召要用母爱为代表的亲情之爱来抵御资本主义的异化。而虚假的女权肆意贬低甚至恶毒攻击组建家庭的女性,侮辱母亲,把她们贬低为“生育机器”,认为只要有女性嫁人就拖累了她们所谓的“女权”斗争,其实她们的本质同样是物化女性。

  真正的女权不会鼓吹远离劳动,反而认为只有劳动才是争取女性权益的最佳途径。要求女性在劳动中的同工同酬,呼吁女性应该拥有同等的晋升机会。而虚假的女权反而充斥着不劳而获的思想,依然把女性待价而沽——只不过打扮地更精致而已。甚至有极端田园女权认为呼吁女性参与劳动是对女性的压迫与剥削,完全本末倒置了。

  真正的女权不会鼓吹性别对立,反而相信她们与绝大多数的男性都有共同的敌人。无论是封建父权制还是资本主义父权制,绝大多数男性和所有的女性都是被压迫者,他们的利益理应是统一的。而虚假的女权以“仇男”为生意,永远把矛头对准所有的男性,甚至要求女性与自己的父亲做切割,制造普遍的焦虑、仇视与对立。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另一方面,女权主义不仅仅是对女性的要求,更是对广大男同胞们的要求。绝大多数男性也应该明白,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永远是我们的朋友,永远是与大多数男性的利益相一致的。

  男性首先应该做到的是收起自身的大男子主义习气:大男子主义者的根源源自于恃强凌弱,他们不但会歧视女性,同样会歧视老人、孩子、残疾人、穷人、同性恋、落后地区人民等等一切比他们“看起来弱”的群体,这是源自于心理学专业的结论。因此只要你不是食物链最顶端的人,你就要反对这种返租式的丛林法则价值观。然而很遗憾的是,很多人在别处受到了歧视和凌辱,反而更变本加厉地把歧视和凌辱施加与更弱者,而从未想过要反对这种价值观。比如很多家暴男在社会上唯唯诺诺,一回家就对妻儿重拳出击;他们越在社会上被踩在脚下,就越要在家中作威作福——这就是恶臭的大男子主义思想作祟的结果。

  其次应该做到的是在工作上尊重女性,在家庭上分担家务。认为女性感性、冲动、不理智而不适合担任领导岗位是错误的观点,无论在生物医学还是在心理学上都没有相关的证明,是一个教科书式的偏见。在家庭中拒绝“丧偶式育儿”,拒绝重男轻女思想,夫妻应当平等、协作、互助完成家务劳动,子女也应该获得平等的受教育权。

  《共产党宣言》里说过:“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同理,女性的解放是与全人类的解放密不可分的,在推翻父权制的过程中,每一个男女都是平等的战士。女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她们自己。

拒绝“女神节”与“女王节”,三月八日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