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鹏飞:我现在有一肚子问题要问

2022-01-20 16:04:37  来源: 吴鹏飞观点 微信号   作者:吴鹏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些日子,和大家一样,我也一直在思考关于疫苗的问题。其实,我和大家一样,占有的资料有限,而且都是公开的,并没有获得任何幕后的素材。最开始,出于直觉,我曾经担心疫苗研发太仓促,三期临床没做或者做得不够,因此对新冠疫苗是有些疑虑的。

  国外频频传出疫苗有副作用,不合格的消息,国外的疫苗资本家急功近利,为谋取暴利将不成熟的疫苗推向市场,更让人担心。但是,美欧国家对中国疫苗的打压,反过来又激起了我的爱国心。国内一些科学大咖,网红医生院士都为国产疫苗站台,到底还是影响了我。

  不少读者当时也批评我,说这是国家大政方针,是抗疫根本之道,吴老师不应该质疑。其实,当时网红教授们强调70%以上注射疫苗,就可以形成防疫屏障,我是有严重疑问的。因为多数疫苗的有效率也就在70%左右,两者一乘,全国还是有一半的人,没有抗感染能力。

  就算接种率达到90%,仍然有40%的国人,也就是近6亿人还是处在无防护状态,这如何才能形成集体防疫屏障呢?正当我深感疑惑时,儿子打来越洋电话,担心我的安危,劝我打一打疫苗,他说,既然十几亿针都打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我心里一热,就去打了两针。

  可是这个新冠病毒,确实非同寻常。它首先教育了自然免疫法的鼓吹者,后来又教育了鼓吹人性化封禁的方舟子之流,再后来打脸方方之流,让全世界认识到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现在似乎又在质疑打疫苗可以抗疫。下面是我的一些疑问,列出来供大家思考,不下结论。

  问题1、美国疫苗接种率超过90%,但这一次,奥密克戎赶到美国之后,之前的疫苗几乎等于白打了,美国甚至创造了惊人的一天确诊150万人的空前记录,这是不是说,打疫苗后似乎更容易感染呢?福奇说,奥密克戎将找到每一个人,是不是明确告诉大家疫苗无用?

  问题2、西安的整体接种率高达举世罕见的99.34%,可是,病毒袭来时,还是必须全城严格封禁,比起当初没有打一支疫苗的武汉,并没有减少力度、强度、难度。面对这样的结果,我们为什么没有一个专家像福奇一样,勇敢地站出来质疑疫苗的作用?政治上经济上合算吗?

  问题3、去年全国一共打了至少27亿剂疫苗,网红专家一再改口,最后说83%的人打疫苗,就可以形成集体免疫。现在他们又改口说可以减轻症状和减少死亡率,问题是世卫组织宣称,奥密克戎等演变到今天的病毒,本身致病致死的强度就大幅下降,到底谁说的更对?

  问题4、现在全国还在普打加强针,真有这个必要吗,这一打又是几亿针,经济代价太高。去年全国仅疫苗一项就耗费5400亿人民币,这钱都是医保基金出的,再这样没完没了地打下去,没有明确的预期效果,医保基金就会掏空。今后全国人民看其他的病咋办?

  问题5、中央电视台曾经专题报道,河南通许县人民医院1200名医护人员和病患,全部通过甘草干姜汤这种简单、但是又极其有效的中药方剂进行预防,再用汤糊和艾叶等中草药进行全面的消杀,做到了没有一例医务人员感染。这么简便易廉的中药方法为什么不用?

  问题6、西医花几千亿打疫苗。并没有明确效果,中医药已经验证效果的方剂,为什么不能推广一下?国家为什么不可以征求地方政府和群众意愿,在某些省、某些市、某些县不打疫苗,以地方人大决议的形式,全面推出中医药方剂抗疫,说好的文化自信、民族自信呢?

  问题7、国家对于打疫苗的政策是坚持自愿原则。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国家没有把打疫苗看成是抗疫的必须手段、终极手段、法定手段。可是在实践中很多地方是强制半强制的,有的地方孩子不打疫苗不让上学,这到底是愚昧,还是有一些势力在借用行政力量呢?

  问题8、这两天,网上又开始出现专家的意见,有些中国的专家确实有些厚颜无耻。有人居然说中国的科兴疫苗对奥密克戎有效,又在调动国人的爱国热情。问题是,中国总共才发现三四例奥密克戎患者,专家是如何得知科兴疫苗对奥密克戎有效的,你们看明白了吧?

  问题9、一些专家不是疫苗研究专家,只是临床大夫,只是网络声量高一些,却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疫苗站台,引导公众打疫苗。请问,他们的介绍真的是出于公益性,他们与疫苗生产销售方确实没有个人利益纠葛?如果他们有人拿了疫苗方的好处,是不是应该下地狱?

  问题10、谁敢站出来说,加强针肯定有效?如果谁也不敢肯定加强针的效果,对一个待下定论的疫苗,还有必要让全国人民做试验吗?为什么全世界都有疫苗注射出现副作用的报道,唯独我国一例公开报道都没有?是什么力量在压制报道不同的声音和不利的病例?

  问题11、为什么一说打疫苗的人感染死亡,就会说他基础疾病严重等等,一说没打疫苗感染死亡的人,就强调他是没有打疫苗导致重症死亡,而绝口不提他的各种基础性疾病,是什么力量,在诱导和左右所有的这些报道,总是帮疫苗说好话?

  问题12、为什么我们不能对西安这次的疫情做一个负责的统计?为什么我们不拿详实的数据,告诉人们,西安这次的感染者有多少是打过疫苗的,有多少是没有打过疫苗的,这样的数据,对于今后的疫苗研发、推介、施打,难道不是很有参考意义吗?

  问题13、为什么一说给老人打疫苗,就会出现某位老人居家未外出,结果莫名其妙感染新冠的离奇病例;一说给孩子打疫苗,新闻中就会出现小孩、甚至超低龄的孩子感染新冠病毒的罕见病例?这天衣无缝的宣传配合,真的只是一种巧合?

  问题14、我国真的可以排除有不良资本,复制国外资本在国外的勾当,为了发国难财,有意夸大疫苗作用,误导国家行政决策,利用抗疫进行不当影响,形成利益链条,用安全性、有效性、稳定性、预后性等均存在不确定性的疫苗,对全体国民进行不必要的疫苗接种?

  问题15、打疫苗需要耗费巨大医保基金,需要动用巨大行政资源,由国家统一采购,可能形成天文数字的暴利,为什么我国没有对外资介入疫苗研发、生产、流通等环节设置限制,眼睁睁看着外资攫取惊天利润,这里面是无知、无经验、无能,还是有人在玩华容道游戏?

  好了,夜已经很深了,各位读者,今天的问题就问到这里吧,如果你失眠了,可不能怪我。这些问题并不是我制造出来的,我不问,它们一样存在。因为曾经选择相信疫苗,我的反思就更为痛彻。我为自己没有从头至尾坚持对疫苗防治新冠的质疑,感到后悔,脸红。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