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子午:停诊三个月只是罚酒三杯,迫切的是扭转医疗产业化方向

2022-01-15 11:01:1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十天前,笔者发表了《西安两起悲剧背后的医疗私有化之殇》一文,比较早地注意到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分别拒绝接收一名孕妇及一名心梗患者,导致治疗延误的悲剧事件,且比较早地发现这两家三甲医院都是营利性的私营医院且背后是同一资本——西安私营医院巨头“国际医学”的事实。笔者质疑的重点方向是医疗产业化和私有化的问题,这篇文章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转发和关注。

  昨天,笔者看到了西安卫健委发布的关于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处理情况的通告,西安高新医院、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停业整顿3个月。受此消息影响,国际医学股票直接被砸至跌停板。

  看到这样的处理方式,笔者是相当地困惑和不理解。

  正如笔者在昨天谈金域医学有关区域负责人在许昌核酸检测中存在实施病毒传播危险行为事件的文章中所说的:科学技术本身是没有善恶的,关键的问题是科学技术掌握在谁的手上,为谁服务。

  同样地,在上篇文章中,笔者介绍了如下情况:

  西安近年来的“公退私进”的医疗改革,为私立医院的大发展留足了空间,让西安高新医院成了区域内的唯一三甲医院,西安国际中心医院成了国内规模最大单体医院,占尽了医疗资源的优势,这些医疗资源本身是没有“善恶”的。

  高新医院一开始作为营利性私立医院,亏损严重,被迫转非营利性私立医院,然后各方公共资源加持,获得西安交大、西安医学院、陕中医等高校附属医院及国家人事部授予的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诸多“红帽”加身,一举扭亏之后,又于2012年转回营利性质;

  国际中心医院及其前身在这些年的扩张过程中,从第四军医大西京医院等当地顶尖的公立医院挖走了不少著名医生;国际中心医院的五千多张病床还有与之配套的众多的医疗器械和设备,你可以说是“国际医学”这个大资本投资的,但是“国际医学”的钱不也是这些年从患者和西安人民头上赚来的吗?

  有个词叫“尾大不掉”,仅从床位数来看,两所三甲医院所有的医疗资源已经占到了整个西安市的差不多十分之一。

  笔者在上篇文章已经介绍了,在这些年以房地产为导向的“抢人大战”中,西安人口流入幅度名列前茅,医疗资源紧张的趋势不断加剧。西安三级医院床位早已供不应求,2019年三级医院床位利用率103.64% (2015年100.01%),长期超负荷运转。

  让两个大型三甲医院一下子停诊三个月,可真是“谜之操作”啊。想让这三个月里那些急需诊治的病人去哪里?网上已经有医生和患者出来叫苦了:

  最新的消息是允许这名医生继续在国际中心医院给患者动手术。郭树忠教授同样原本是公立医院第四军医大西京医院的著名整形手术医生。

  这么好的医疗资源、这么多的著名医生,其本身是没有“善恶”的,掌握在人民手上就可以为人民健康服务,掌握在资本手上就会首先为资本获取利润服务,就可能出现为了规避自身风险拒诊病人的罪恶。

  两所三甲医院的医疗资源是没有罪恶的,罪恶的是资本占有了它!

  正像我们批评联想的国有资产流失以及买办化问题,有人就跳出来说我们要“搞垮”联想,干嘛要“搞垮联想”呢?我们只是希望追讨流失的国有资产,将联想收回到人民手中,让它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为国家的产业战略服务;还有前不久海南要求十天内限期拆除的恒大海花岛的几十栋违规建筑的大楼,环境破坏已经不可逆了,一下子炸掉不浪费吗?把它免费或者低价赠予海南的贫困家庭不好吗?

  比起一刀切地让这两所私立大型三甲医院停诊三个月,更急迫的难道不是尽快地“公参民”,将这么好的医疗资源、这么多的著名医生重新收归人民所有,让他们重新为人民服务吗?更进一步的,西安卫健委真正应该考虑的是此轮大流行控制以后,还要不要继续限制公立医院的发展去给私立医院留够空间的做法。

  自2009年,新医改政策出台以来,西安私立医院的规模急剧增长,增幅明显高于公立医院;2019年,西安公立医院床位数为53007张,近十年来首次出现下滑;而私立医院床位数却持续增长到22316张。

  不扭转医疗产业化和私有化大方向,只是对国际医学的两所医院停诊三个月,看似严厉(是对医生和患者),实则不痛不痒、罚酒三杯(对资本)。

  笔者的《西安两起悲剧背后的医疗私有化之殇》一文发出后,有网友提出了质疑,说最后接受患者的还是这两所私立医院,前面也被公立医院直接拒绝,因此根本不关医疗私有化的事。

  这样的说法,首先并不完全符合事实,事件涉及几家医院,大约是三家私立两家公立(这个信息可能不够完整),其中一家公立医院本身就是发热病人的定点救治医院,是不能接诊普通患者的。

  其次,即便公立医院也出现拒诊的问题,我们反而更应该反思医疗产业化和资本化的问题。

  过去的医疗产业化导向的医改,导致医患关系从社会主义的为人民服务的关系转变成了市场买卖关系,从而造成医患之间的对立,医院以利润为首要目标。公立医院一度被要求自负盈亏,医生从病人身上赚的多,自己才能发到更多的工资,这导致公立医院背离了全民所有性质。此次同样出现的公立医院拒诊,表面上是官僚主义的问题,实质上同样是只为医院自身利益考虑,规避经营风险,不把患者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只是公立医院还残留有“人民医疗为人民”的道义传统,还有很多社会主义培养的“医者仁心”的好医生,还负有维系体系运行的任务和责任,做的的确会比私立医院好得多,而且也不可能赤裸裸地像私立医院那么“直奔利润”。

  笔者还注意到,有人说西安国际医学背后有国有资本占股的问题,这个问题笔者也做过了解,跟联想的问题大同小异。如果进一步挖掘“国际医学”的前身“开元投资”以及更早的“解放百货”,那又是一桩国资流失的案子,怕某些人不高兴,就不多说了。笔者在一年前写过一篇《国有资本运营与公有制渐行渐远》,讲了中南大学湘雅五医院遣散参与一线抗疫的白衣战士的事件,湘雅五医院和六医院的投资方是一家是国资全资子公司,一家是国有控股的资本企业,为了实现所谓的国资增殖,两家国资搞了一堆骚操作,还“借鸡生蛋”利用中南大学的“湘雅系”品牌去贷款投资其他项目,中南大学也不希望“湘雅系”的优质品牌砸在了国有私营的烂项目上被搞臭,最终导致两个在建的公立医院夭折。从全民所有的国营、到国有、再到所谓的“国有资本运营”,这早已经不是我们曾经熟悉的“公有制”。

  笔者对扭转医疗产业化方向的期望,绝不仅仅形式上将医院收归国有,而是期待真正的全民所有,让医疗不再是为资本(不管是国资还是民资)牟利的产业,而是回归为人民服务的公共服务事业。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