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胡锡进看历史的吊诡

2021-12-29 09:19:3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谭吉坷德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中国最令人无法容忍的事情,就是在祭奠祖先时却有人来砸祠堂,侮辱你的先人。

  胡锡进就这么干了。

  12月26日,就在全国人民祭奠教员时,胡锡进发文提醒大家不要忘记这位伟人的“局限性”。

  他不是心血来潮和偶尔为之,而是在十余年的时间里,每当此时此刻,他都会去反思教员的“错误”。

  胡锡进对这位写进宪法,人民共和国最伟大的缔造者如此锲而不舍的声讨,如此毫不顾忌天理人伦,恰恰暴露了他做人的局限性。

  这需要多大的仇恨。

  胡锡进如愿以偿的翻车了。怒潮般的愤怒、质疑和骂声不知是否能够触动他的良心。当然,前提是他是否拥有这个东西。

  胡锡进微博的评论区,就是一个大型的声讨和公审现场。从这里能够看到什么叫民智已开,能够看到胡锡进引导价值判断的失败。

  天道就是人道是中国哲学里“天人合一”的根本内涵,民意滔天就是天意,而天意是不可违逆的。历史就发端于此,滥觞到今天。这是几千年来治乱兴替的逻辑起点。

  胡锡进不是不了解民众为什么如此愤怒的基本逻辑,那么他站在什么立场,代表谁的意志来挑战民心,激怒民意,应该是一个必须说清楚的问题。胡锡进是如何炼成的,搞清这一点,具有很大的时代意义。

  胡锡进指责教员的局限性,却忘记了邓小平的那句话,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卓越领导,中国革命有很大可能还不能取得胜利。他还忘记了正是教员跳出了时代的局限性,才使共产党免于中道崩殂,才能在废墟中扶起一个新中国,让一个贫弱到令人发指的国家在短短27年走在了世界现代工业的前列。

  王震说过,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了50年。其实何止50年,教员人类新文明的目光穿透了整整一个时代。他的思想、金句今天仍然是我们抵御困难最有利的武器。局限性在哪里,哪个人比他更高明,放眼全世界,找出来一个就行。

  正是教员的先见性和预见性,才带领中国重塑了世界的文明格局,我们今天所有的自信无一不是以他的历史作为地基。指责教员的局限性,不但是一种低水平的历史观,更是一种伪装起来的历史虚无主义。

  中国的胡锡进们很有特色,国企灰飞烟灭的时候拍手称快;疯狂歌颂慈禧,李鸿章、蒋介石的时候装聋作哑;资本家想要成立黄埔军校的时候视而不见。人民怀念教员,重新凝聚高于现实的精神追求的时候,胡编却投杼市虎,把冷水泼到希望上面。这仅仅是为了满足浅薄的优越感吗,我觉得不是。

  当然,这不是胡锡进一个人的问题。每当提到教员,每当看到人民重新聚拢在他的身边,很多人就会恐惧和发抖,不黑一下,比有屎憋着不让他们排泄还难受。

  几十年来,一边是一直郑重承诺要高举他的旗帜,一边是发了疯地反毛污毛,这是中国舆论场上最大的悖论。教员的敌人非常清楚,不彻底否定他,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个空中楼阁。

  于是,吉林文史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名人快读》中309位中外名人,除教员一个人犯过严重错误外,剩下的都是古今完人。

  古人讲“六经皆史”。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史论就是政论。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是历史又从来都是精英书写的。在精英社会中,最不靠谱的就是历史。这就是历史的吊诡之处。

  精英撰写历史有一个规律,那就是做得最好的一定会被骂得最惨。从孔子开始的“政治正确”就要求历史事实要服从价值观念。这个价值观念就是由儒家掌握的“道统”。

  中国历史上创造新文明的只有两个人,那就是秦始皇和教员。秦始皇建构了大一统的中华帝国,教员则以“上帝视角”带领中华民族走入了现代化的文明世界。作为永远和人民站在一起的“英雄”,教员可谓举世无双,千古一人。

  不同的是,秦始皇有“奋六世之余烈”的本钱,而教员则两手空空;相同的是,在执掌“道统”的文人眼中,他们都是妖魔化的对象。

  于是,诡异就在历史中弥漫。谁掌握了点评历史的权力,谁就掌握了话语权。

  一边是“百代皆施秦政法”,开“公天下之端”;一边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劳役天下,杀人如麻。历代皇帝都骂秦始皇,但是做起事来却无一不仿效这个“暴君”。历史就是这样双重标准、逻辑混乱、自欺欺人。

  记录历史的儒家从来不会告诉你,为什么残暴的秦始皇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秦直道、长城、郑国渠、河套屯田、灭六国、驱匈奴、征南粤那些伟大的工程;不会告诉你秦国的法治同六国相比具有无可比拟的先进性;不会告诉你六国贵族的贪婪和残暴。

  后世掌握扩音器的人也不会告诉你,在教员的带领下,中国人是如何“一辈子吃了两辈子的苦,干了三辈子的活”,不会告诉你,一个东洋小国就能蹂躏14年的东亚病夫,如何在27年间成为世界三极之一的庞然大物。

  躺在他的遗产上,享受着他的福泽,不但不感恩戴德,反而常常要反思他的错误,要指出他的局限性。中国后30年经济奇迹的根本原因只有三个,那就是国企改革、圈地运动和受过教育的农民工。没有教员,哪里来的这些“改革的最大红利”。

  古今精英为什么仇恨秦始皇和教员,因为任何新文明的建立都必须打碎旧秩序,旧思维和旧文化。精英们的既得利益世界观决定他们最讨厌社会进步,任何对现状的改变都会让他们感到痛楚,都会让他们创造出大量的“伤痕文学”。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尽,东方白。”面对历史的辩证法,教员的豁达洒脱,又何尝不是对犬儒的最大嘲讽。

  胡锡进已经证明他远远落后于大众思想意识的崛起,“胡锡进式”的舆论引导似乎也走到了尽头。

  对教员的评价胡锡进说了不算,中外合流的妖魔化力量说了也不算,只有人民的评价才算数。正是人民的这种评价让胡锡进们感到惶恐,这恰恰正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从胡锡进的微博评论区可以看到,精英们垄断解释权的好日子已经走到了尽头。他们以牺牲媒体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为代价,自认为占据了主流;其实,民心在哪里,主流就在哪里。这一点他们不是不知道,正是这一点,使他们倍感焦虑和煎熬。

  胡适说过,“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胡锡进在环球时报提倡大家不要学鲁迅,要学胡适。这绝不仅仅因为他们都姓胡,根本原因是他们在精英史观上的高度一致。他们的眼中,谁嘴大,谁说出的话就是历史。

  教员的一生,在新文明的底色上面写满了拯救二字。“族谱之中,难寻半笔权贵豪门,拂袖转身,留下一个崭新中国”。为了老百姓的平等和富足。他得罪了整个旧世界,得罪了所有想骑在老百姓头上的人。他使他们的逻辑无法自洽,他使他们看到了自己“上等人”的终点。

  但是,他赢得了人民。他已经将公平二字渗透进了这个社会的血液,使中国走入了真正的平民社会。当他前瞻性的预言神一般的变成现实,他的思想和道路再一次被广大民众接受。在他伟大灵魂感召下站立起来的民众中,人民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教员属于中华民族,属于信仰他的党,属于全体中国人民。他不属于胡锡进,不属于任何派别,更不属于司马南讲的连家里的老人都掌握大量股票的人。

  我今年写过“革命是个好东西”“走进胡锡进”,对胡锡进进行过评价。知识分子应该像旷野中的路标,有了它,人们会很容易找到回家的路。但是,这不包括那些将良心依附于利益的人,不包括胡锡进。

  教员的一生,一直走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毕生都在打造无产阶级化的知识分子和知识化的无产阶级;因为他知道,只有打破横亘了几千年的知识分子和民众间的壁垒,才能最终实现阶层融合,中国才会走入真正的平民社会。知识分子如果不能将人民尊崇为“道统”的核心,中国就随时面临着重回等级社会,土豪劣绅卷土重来的危险。

  他最终失败了,其原因不是胡锡进说的“局限性”,而是知识分子对利益和权力深入骨髓的依附性。因为为底层民众说话无利可图,这些利益知识分子分别寻找到了依附的主子。老百姓没有自己的知识分子,也就没有了话语权。

  令人欣喜的是,广大青年知识分子正在觉醒。这些“人民二代”正在担负着传播教员思想,对历史正本清源的重任。在一个全面利益冲突的时代,他们以自己的学识、理性和善良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将话语权交还给人民。

  歌颂毛主席,就是宣示人民的主体地位。在人民心中,“主席”是教员的专有称谓。最真实的历史永远都写在人民的心里。他高呼人民万岁,把人民举到头上,人民就永远把他藏在心里。无论是狂风大作,雾霾遮天,霜刀雪剑,他都永远和人民站在一起,永远温暖着人民。

  实现中华民族的崛起,需要新文明的思想体系和强大的精神力量。教员不是无害化的神像,他是新文明璀璨的霞光,是高山之巅指明道路的旗帜,是暗夜中引导航向的灯塔,是给人民带来温暖的太阳。历史一定会证明,毛泽东方案才是全人类的希望。

  历史就是与现实的对话,关键是由谁来书写历史。如何让人民看到真正的历史,正在考验着很多人的视野,智慧和格局。

  【文/谭吉坷德,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稿件】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