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怎样使这6亿人富起来?

2021-09-11 16:18: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5月28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说,中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据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20》公布的数字,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733元;其中收入最低的20%家庭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7380元,月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15元;收入最低的40%家庭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1579元,月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65元。这表明我国确实有40%以上的人群,其人均月可支配收入在1000元左右。这也是我们社会中的低收入人群。

  那么,怎样才能使这6亿人的收入有较快的增长呢?我认为应着重把握以下三点:

  第一,要使他们的收入增长速度高于全国居民人均收入增长速度。

  2020年6月20日新华网客户端转载半月谈网的一篇文章《怎么看“6亿人每月收入1000元”》(以下简称《怎么看》)说,“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增长,我国居民收入保持了年均8%以上的快速增长。”这就是说,这6亿人的收入增长的速度,必须达到年均10%以上。否则,高收入人群、中等收入人群和低收入人群收入增长的速度都一样,那么,这6亿人将永远是低收入者。

  ,要注重提高农民的经营性收入和职工的工资性收入。

  《怎么看》一文说,居民可支配收入具体包括4种收入来源:工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733元,以上四项收入所占的比重分别为:56%,17%,9%和18%。

  工资性收入,是指就业人员通过各种途径得到的全部劳动报酬,包括所从事的主要职业的工资以及从事第二职业、其他兼职和零星劳动得到的其它劳动收入。

  经营性收入,是指纳税人通过经常性的生产经营活动而取得的收益,即企业和个人在销售货物、提供劳务以及让渡资产使用权等日常活动中所产生的收入。其中,农民经营性收入一般指的是农村家庭经营收入,是农村住户以家庭为生产经营单位进行生产筹划和管理而获得的收入。该收入不包括借贷性质和暂收性质的收入,也不包括从乡村集体经济组织外获取的转移性收入,如亲友馈赠、财政补贴、救灾救济、退休金、意外所获等。

  财产性收入,也称资产性收入,指通过资本参与社会生产和生活活动所产生的收入。即家庭拥有的动产(如银行存款、有价证券、车辆、收藏品等)和不动产(如房屋等)所获得的收入。包括出让财产使用权所获得的利息、租金、专利收入,财产营运所获得的红利收入、财产增值收益等。

  转移性收入,就是指国家、单位、社会团体对居民家庭的各种转移支付和居民家庭间的收入转移。包括政府对个人收入转移的离退休金、失业救济金、赔偿等,单位对个人收入转移的辞退金、保险索赔、住房公积金,家庭间的赠送和赡养等。

  我认为,在以上四种收入中,要注重提高农民的经营性收入和职工的工资性收入。为什么这样说呢?

  其一,低收入群体拥有的动产和不动产很少,一般很难获得财产性收入。

  二,以打工劳动为主要职业的城乡低收入群体工资性收入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甚至是唯一来源。

  其三,农村从事农业的低收入群体,其收入主要是以家庭为生产经营单位进行生产而获得的收入。

  其四,转移性收入不可能成为低收入群体的的主要收入来源。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下面算一笔帐。

  如果全国这6亿人的低收入群体,收入要在一年内增长10%,达到人均月收入1100元即年收入13200元的水平,按前一年的不变价格计算,这一年这6亿人的收入总额要比前一年增加1200元*6亿=7200亿元。

  如果这6亿人的收入在10年内保持年均10%的增长速度,10年后人均年收入(按10年前的不变价格计算)应达到10年前的2.6倍,即12000元X2.6=31200元。10年后这6亿人的年收入总额要比10年前增加(31200元—1200元)X6亿=18万亿元。

  但是,对于低收入群体,政府所能给予的补助将是比较有限的。

  2020年,根据中央与地方预算报告,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2895亿元,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45588亿元,财政赤字6.27万亿元。据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介绍,2016—2020年,我国连续五年每年新增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200亿元,2020年达1461亿元(占当年中央财政支出总额35096亿元的4.2%)。这些资金主要用于支持“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2018-2020年共安排增量资金2800多亿元。

  假如,把2020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461亿元)全部用于补助全国这6亿人的低收入群体,人均只有243.5元,只占第一年应增加数(1200元)的20.3%。而且国家的扶贫资金不可能全部用于补助这6亿人的低收入群体。由此可见,今后全国各级政府用于扶贫解困的资金尽管会逐年增加,但能够给予低收入群体的补助也将是比较有限的。

  至于慈善捐助,对于低收入群体提高收入也是很有限的。

  据中国慈善联合会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2019年全年,我国共接收境内外款物捐赠1701.44亿元,其中,内地接收款物捐赠共计1509.44亿元。由于慈善捐助的对象很广,能够落到低收入群体手中的比较有限。即使将2019年全年接收境内外捐赠1701.44亿元款物全部分给这6亿人的低收入群体,平均每人也只有280多元,与人均年收入要比前一年增加1200元以上的要求相比,差得很多。

  由此可见,这6亿人的收入要在10年内保持年均10%的增长速度,主要靠提高农民的经营性收入和职工的工资性收入,政府补助和慈善捐助都只能起辅助作用。

  第三,只有积极探索改革城乡所有制形式,才能稳步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

  大量的情况说明,造成我国目前贫富差距较大的主要原因是劳动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过低。在农村,由于个体经营难于抵御自然和市场的风险,农民劳动性经营收入提高很慢;在城镇,由于大多数低收入群体在私营企业就业,企业大部分收入落入企业主口袋,职工工资性收入提高很慢。因此,要想稳步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就必须积极探索改革城乡所有制形式。在农村积极发展新型的集体经济,提高农民抵御自然和市场风险的能力;在城镇,巩固扩大做强国有经济,积极探索现代新型的公有制形式,从而提高劳动收入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