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大声宣告:社会主义没有辜负中国!

2021-09-09 16:26:42  来源: 百韬网   作者:百韬网
点击:    评论: (查看)

  1917年,“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一声炮响,宣告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与马/克/思恩格斯的预言相左,现实社会主义国家,大都是在经济文化较落后的国家建立的。到了世纪之交,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像多米诺骨牌般,在顷刻间土崩瓦解。于是,这些国家所遭受的苦难和挫败,被归咎于在不具备建设社会主义的主客观条件下,人为地进入社会主义。照这么说,社会主义是原罪;照这么说,前苏联东欧落后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是超越了资本主义这个人类社会必经的历史阶段,因而必须倒退回去,“补资本主义的课”,无论民众在当前的资本主义进程中经受了多少的苦难和屈辱。但事实上,人类历史从来都不是在实验室里,在相同的环境下按照某条定律制造出来的。社会主义并不因为形形色色的教条主义者不肯颁发出生许可证,就会胎死在历史母亲的腹中。

  72年前1949年,在开国大典上,毛主席回到中南海后对身边卫士说的第一句话是:“胜利来之不易!”这句蕴含深刻内容的话他连续说了两遍。

  胜利确实来之不易!新中国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毛也有六位亲人为此献出了生命。

  新中国的成立,使被奴役的中华民族站起来,实现了民族独立,保护了民族工业。

  革命使被侮辱和被损害的民众第一次有了发言权,并以对平等、公正的号召,激起民众参与现代化建设的热情。

  革命政权通过把生产资料集中到国家手中,得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迅速实现工业化。

  革命意识形态有效地抵制西方文化侵略,造就了国家和民族的空前团结。

  这是先烈历尽艰辛牺牲流血换来的社会主义中国,这个国家没有官僚买办作威作福,没有政客大款仗势欺人,没有贪官污吏压迫人民,没有侵吞国家财产的窃国大盗。

  这个国家工农劳动人民不再是雇佣奴隶,被宪法确立为国家主人。人民的就业、劳动保护、教育、医疗、养老从制度上得到保障。没有失地农民和下岗工人。没有天价的医药费,没有高昂的学费。

  这个国家没有崇洋媚外,奴颜卑膝,只有发奋图强民族自尊,不会出卖国家资产,不会乞求外援外资,更不会依傍洋人,洋云亦云。

  这个国家尽管技术落后,设备简陋却增产增收,产品先进,皮带车床造出精密机械,自力更生造出两弹一星,钢铁基地,石油大庆,长江大桥,万吨巨轮,自制“歼8”,“59”诞生,运十上天。

  这个国家依靠人民白手起家建立起工农业生产体系,大寨田,红旗渠。“十大关系”,“鞍钢宪法”造福人民,生产率世界先进。

  这个国家人民当时虽然贫困,却和睦相处,物价稳定,治安上乘。没有处处强盗小偷,户户铜窗铁门。没有骄淫奢华,没有贫寒之困。

  这个国家没有尔虞我诈,物欲横流,道德沦丧,腐败蔓生。

  这个国家没有吸毒,没有卖淫。也没有二奶,小蜜,三陪小姐。

  尽管社会主义之路上有曲折,有黑暗,但它作为中国从落后走向现代化的捷径,作为对平等、正义的诉求,其价值将永不磨灭,其历史功绩将与太阳同在!

  胜利确实来之不易!然而,要巩固和发展这个胜利,更为不易。这一点,毛主席在一九四九年三月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就指出来了。他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

  新生的革命政权,面临着落后的生产方式、资本主义的所有制形式、传统文化等旧质。透过计划经济的无数缝隙,产生着由于贫穷而导致的原始积累的趋势;残余着的资产阶级性质的分配方式也就是法权,成为社会的新的分化的基础。所以毛主席说,一旦革命先锋队蜕化变质,要搞复辟是很容易的。1967年主席曾对身边的护士长吴旭君说:“我多次提出主要问题,他们接受不了,阻力很大。要是按照他们的作法,我以及许多先烈们毕生付出的精力就付诸东流了……我没有私心,我想到中国的老百姓受苦受难,他们是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众,不能让他们再走回头路。建立新中国死了多少人?有谁认真想过?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主席曾经尝试用巴黎公社的模式取代官僚政治,最终却只能寄希望于周期性整顿。

  所幸的是,经过一代代人悲壮的奋斗,我们的梦想越来越接近现实。党所领导的工人阶级、贫苦农民和小知识分子在重新经历了资本主义进程的种种苦难和屈辱之后,又回归了初心。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大声宣告:社会主义没有辜负中国!

  有一些精英宣称社会主义的产生及失败是二十世纪的遗产,不知道他们犯了拿理论来评判现实的错误。落后国家选择社会主义,并不是几个革命家的空想,而是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状态的结果。

  资本主义就像一枚硬币,有正面也有反面;人们往往只看到它灿烂的正面,却忽视了另一面。

  资本主义越是不断扩张,不平衡越是加剧,最终将全球分裂成两个世界。马克思当年预言的两个阶级的对立,随着全球化转变为世界规模。

  这两个世界联系愈来愈紧密,依赖程度越来越深,差距却越来越大。

  革命前的帝俄与其说它是与英美等国处于同等发展阶段的帝国主义国家,不如说是一个资本主义不充分发展和畸型发展的国家。中国的落后程度则更甚。

  俄国选择了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这并不因为它们的经济已经首先成熟到可以进行社会主义变革的程度,而是因为它不能再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发展了。

  在历史上,资本主义这条路,中国也是早就走过的,证明了是死路一条。

  为了实现现代化和民族自立,中华民族向西方学习,走资本主义之路,历时八十余年。可是,洋务派实行的枝枝节节的改革不行,维新派用和平的方法求全变又不行,孙中山采用革命的方法改造中国还是不行!原因是,第一,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阻碍了落后国家的现代化之路。

  有人认为,可以先做三百年殖民地,然后通向现代化;有人说,可以和平崛起。但在历史上,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发达国家的发达,是以落后国家的落后为前提的;发达国家决不允许落后国家进行工业化,与自己争夺资源和市场。在历史上,第二代工业国家即美日德意,无不是通过铁与血实现的。作为工业化第三梯队的中俄国,历史给它们的选择就更少了。

  全球化进程,在落后国家产生失衡、脆弱的社会结构,社会结构两极分化,一极是官僚资产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无论沙皇还是四大家族,都没有力量也不愿反对落后制度和外国资本,他们没有力量也不愿去推进民族现代化。另一极是政治上成熟的工人阶级,和上亿的赤贫的农民。由于资源和市场大部分已经用来满足发达的外国资产阶级,剩下的已经不足以培育出一个强大的民族资产阶级。弱小的民族资产阶级,尚且不足以维系社会平衡,更不用说完成消灭君主政体和农民遭受的半封建奴隶制的任务,在国有制统治基础上为建立社会化生产创造条件。这一历史使命,只能由无产阶级来承担。

  因为发展不平衡,这些国家就如年久失修的茅屋,摇摇欲坠。只要在世界大战的暴风雨来临,必然土崩瓦解--而大战的来临也是发展不平衡的必然。

  在中、俄等落后国家,革命虽然以社会主义命名,但历史赋予它的使命,是以社会主义的方式,来完成资本主义所不能完成的任务。这一历史发展进程是马克思恩格斯所无法预料的。生活在十九世纪的导师们从来没有也不可能为二十世纪的我们描画未来世界的蓝图。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