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谁来决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2021-07-23 11:20: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生产力是社会创造生活物质的能力,可以用质量来比较,科学解析方法可以应用。不可以比较的人的组合关系,也就是通常人们说得,生产关系。人创造生活物质,一定在群体关系中,以社会形式应对自然。

  从文明社会开始到资本主义社会,所有生产关系变革都不是劳动者决定的,而是由掌握生产资料的人们、阶级决定。也就是说,由这些掌握社会物质的人,有社会地位的人群决定。欧洲封建社会变革为资本主义社会,是由第三等级的商人向贵族和国王争夺来的权力,然后奠定商品生产秩序和伦理。先秦商鞅变法,由国王统帅奴隶主进行自我革命,农奴生产方式变为自耕农劳作方式。这是历史事实,而不是由理性抽象出来的结论。

  以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力为例,任何改进离不开新生产工具,新材料,新工艺。我们可以笼统称为科学在生产社会物质上的应用,即科学技术为第一生产力。生力军是知识分子,他们的创造发明售卖给资本家。为了超额利润,资产阶级竞价争夺科学发明与技术应用。无产阶级劳动者的作用:人形的劳动工具,能自动反应,连接生产工艺和秩序。

  美国人马斯洛,发现了这种劳动者聪明才智的浪费,提出让劳动者参与生产管理活动。这个办法确实以最小代价达到高品质,高效率的生产力。理论基础:人是由肉体物质和思维意识组成,由物质需要到思维意识升华为公众精神这样五至七个台阶,从自己到为他人。六七十年代日本的资本家们也发现了劳动者参与的好处。有人说他们从马斯洛那获得启迪,有人说他们从鞍钢宪法盗窃的办法。从日美社会实践看,劳动者参与管理的天花板,就是资本的控制权,大约没有鞍钢宪法组织中劳动者权力大。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变革的主力军不是无产阶级劳动者,多数情况下,他们只是人形的劳动工具。说‘劳动者’最光荣,嘲讽多于真心认承。

  追溯历史,农奴制与封建自耕农制度变革,中国还有明确时空节点,欧洲历史难明。农奴社会与封建社会,工具也没有明确变化。这个历史时空,工具变革代表着生产力变化。而文明社会分期,却有工具制造上的明显界标,就是金属冶炼。当时文字伴随而出,工具与文字的先后不好确定。此前,是公有制,管理者与劳动者身份合一,思维者与劳动者合一,金属冶炼这个功绩说是劳动者创造的,应该不成问题。

  文明社会后,欧洲社会和生产力发展缓慢,大航海文艺复兴之前,他们称作黑暗时期。中国自公园前221年嬴政自称秦始皇,社会进入轮回,生产力发展迟缓。《共产党宣言》比较了资本主义前社会,说资产阶级创造的生产力比以往的累计还要多。从历史分析看,文明社会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谁是决定因素,这是个迷。社会学不但需要理性分析,还需要参照历史和现实感性,如此才能透彻社会,这是是马克思发现的真理。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只做抽象概念,脱离了人的现实和历史之理性,如同幽灵,辩证法如同变戏法,鬼神难明。

  政治经济研究,是人类历史研究的重要区域。制度是如何形成的,或者说生产资料所有制度的变化怎样?在文明社会分界线上,生产力为主要推动力。创造自己的生活物质过程中,劳动者的自然认知达到了一个新的飞跃,结合到工具制作,产生了金属冶炼,青铜器等金属出现。这使得生产工具可以批量产生,比以前逐个打磨石器工具,缩短了制造时间,同时大幅增加了工具量。生产力提高,社会有了富余的生活物质,使得管理与劳动分开成为可能,管理者私人占有社会富余物质成为可能。而思维意识的进步,也使得管理者私有意识和占有成为现实,被委托的公权力变为窃取占有的私权利。人的思维与劳动力结合达到一个高峰,人本质前进与异化同时产生。

  自那以后到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者及其劳动能力就不再是创造历史的主力军,而是居于被支配地位。物质劳动与思维分离,劳动与享受对立,管理与劳动壁垒,这三种分离与对立是文明社会的主要矛盾和特征。生产力改进中,劳动者的作用逐步缩小,生产关系改进中劳动者没有话语权,更无决定权,生产资料掌握者(各个时期有阶级变化)决定了生产关系的变革。变革发生的时空节点,取决于掌握主要生产资料的阶级意识,他们对生产力变化的认知,怎样的生产方式才能是他们获得最大、长久、安全的利益。劳动者不但是生产力工具,还是上述变革的工具,原因在于劳动者的生活物质不由自己掌控。

  马克思揭示了社会变革的深刻本质:“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的阶级,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资料,因此,那些没有精神生产资料的人的思想,一般地是隶属于这个阶级的。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不过是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在观念上的表现,不过是以思想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因而,这就是那些使某一个阶级成为统治阶级的关系在观念上的表现,因而这也就是这个阶级的统治的思想。”(《马恩选集》1995版第一卷98页)

  《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生产力决定论和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针对德国客观唯心主义,驳斥了‘黑格尔’的思维意识决定论。上段引论是本章的后半部分,论述人们创造自己的物质生活过程中的变化,物质生产力于思维意识的交互影响。绝大多数人关注了与唯心主义的争辩,却没有深入到‘劳动创造历史’的继续。只注意了物质力的作用,并借此否定了思维意识的作用,分裂了人的双重本质,对马克思历史主义采取‘半解’,要教条不要分析过程的顾头不顾尾。

  在我看来,把马克思主义误解成唯物论,对人本质缺乏物质与思维的全面解析,缺乏现实和人类历史的认知密切相关。许多人根本就不知道‘人化自然观’,这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和《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都有表述。从哲学上看,许多人不知本体论,人与动物区别的争论意义;不了解哲学历史,马克思主义前的关键问题,把唯物论与唯心论的划分界限当成了唯一和基本的哲学问题,此外一无所知,甚至连唯物论和唯心论的定义和概念都说不清。如果从分析问题的方式看,许多人从当下的结果、切面论述问题,没有历史纵向参照比较的观点;抽象对抽象,没有把理性结合到现实感性及其过去延续。马克思主义关键的两条,社会历史和理性与感性结合,都给忽略了(理性与感性结合,毛泽东说法是理论联系实际,二者意思一样)。

  辩证法的决定因素是人,不是离开人的理性抽象概念,但也决不能把人的物质肉体与思维意识对立分离。生产力最大发挥在于思维意识觉醒的无产阶级劳动者,把物质劳动与思维集合于一身,劳动与管理于一身,劳动为自己享受。资产阶级渐渐无法掌控驾驭自己唤出的社会物质创造力。抽象概念离开现实和历史的人、社会,那就是随意组合的积木玩具,任意搭建,全看搭建者的自圆其说,没有可以评价参照的一致标准。即只有理论自洽,没有事实他洽和续洽。我们陷入决定论多年不能自拔,与我们的理性思维缺陷密切相关,脱离马克思主义两个关键特征相关。把自然科学与社会哲学混淆,不知二者界限与规范,理论功能半径。经济学家们常在科学与哲学的适用范畴上发生混乱,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攻击马克思主义现在主要是唯物论者,社会尔文主义者就是典型。以此出名的哈耶克说:自己的理论来源自然进化,符合客观规律,他们的宗教信仰也是如此。他把资本主义社会说成是自然选择,合乎天性,社会主义社会是人为选择,违背人性,违背自然进程。

  其实这套说法,在三四百年前,资产阶级崛起时对付封建统治阶级,他们的理论家就用过。总之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就应该是长久的,符合自然,符合人性,其他社会不在此列。他们夺取政权没有运用过手中的社会物质,没有利用过无产阶级劳动者;巩固政权时,没有剥削欺诈军事威胁过本国或他国劳动者。政权是造物主拉屎撒尿,机缘巧合下他们承接来的。他们是自然命运的幸运儿,科学的化身,谁比他们更能代表物质自然?这都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选择过程。他们不在乎文明社会前的两百万年历史,只在乎他们的三四百年历史还有,为此采取骗子的因果倒置理论伎俩,把人与动物并列,或者只把自己的阶级看成人类,他们对物质自然的抽象才是世界的真理,唯物论的抽象才是资产阶级崛起的精神本质。当把社会描绘成科学进程时,说得道理符合人类发展进程吗?符合人类本质发展趋势吗?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