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乌有水火:《中国医生》不能做抗疫封神榜

2021-07-21 11:34:5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乌有水火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抗疫和治病

  《中国医生》如果名实相符,应该叫《中国西医》,讲的是西医治疗新冠患者的故事。

  在全国百姓仍在感恩怀德的时光,它用喜闻乐见的方式,先声夺人,形成中国西医在抗疫过程中,中流砥柱的形象。

  但是抗疫是保护健康人不受感染,而医生则是发现和治疗病人。

  到今天,中国累计确诊新冠患者还不到10万。

  而中国抗疫,却保护了14亿中国人免于感染。

  抗疫之功大于治病之功,何止万倍?

  所以,《中国医生》,不能成为抗疫封神榜!

二、西医和中医

  从医学科研、教育、资源等各方面比较,中国西医落后于西方,连钟院士、张主任等都要经常到欧美进修访问。

  但是,为什么西方死人乌泱乌泱的?

  西方西医不如《中国西医》?

  试管不一样还是注射器不一样?

  呼吸机不一样还是人工肺不一样?

  和西方唯一不同,我们的医疗,有两套国家建制:西医和中医。

  而他们,只有一套。

  武汉一开始纯西医西药,结果死亡率曾高达13%。

  2020年1月27日,张伯礼院士率中医团队进驻武汉,当西医们还懵懂不知所措用什么药时,张伯礼和专家组成员第一时间开出良方,“中药漫灌”,而后武汉死亡率迅速下降!

  张伯礼还率350余名的中医医疗团队,进驻武汉市江夏方舱医院,苦战82天,用中医药的方式,治疗564名患者,全部治愈,创造了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零感染的奇迹!

  到今天,中医药已经全面应用到新冠的治疗当中。

  西医呢?1年半了,迄今为止,全世界的西医,还没有找出一款证明对新冠有针对性疗效的西药。

  什么瑞德西韦,什么羟氯喹,什么洛匹纳韦,世卫实验后声明,无效!

  武汉抗疫医院中,医护人员在给新冠患者分发中药

  2021年1月1日,中国累计确诊87093例,累计死亡4634人,2021年7月15日,中国累计确诊92183例,累计死亡4636人。

  也就是说:今年我们染疫5090人,死亡2人,死亡率不到万分之四。

  同期全球染疫1亿人,死亡220万,死亡率2.2%;

  同期美国染疫1400万人,死亡27万人,死亡率1.9%;

  也就是说:今年美国新冠的死亡率是中国的50倍!

  这是否证明了中国西医比美国西医水平高明50倍呢?

  比较一下各国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看看中国和西方是怎么治疗这个病的。

  在中国第八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治疗”中,“西医治疗”共3219字。

  这部分的内容和中国西医的老师——美国西医、英国西医、法国西医们的《方案》,不说天下文章一大抄,也是大同小异;

  而中国方案的“治疗”中,多出第七条——《中医治疗》,共2457字。

  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这是否是今年中国死亡率只有美国五十分之一的原因呢?

  我非专家,不敢断言。

  但是,《中国医生》中,只有西医抗疫,是不公道的!

  图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医疗队员在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工作。

三、中国医生和西方医生

  回头再说抗疫。

  但凡一个团体做事,其参与者,胜则争功,败则诿过,这是人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无疑,中国抗疫,举世无双,彪炳史册,是大成功的。

  中国医生,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都在这场战役中,不畏生死,冲锋在前,立下汗马功劳,这也是谁也不能否认的。

  然而,西方医生和中国医生有什么不一样呢?

  中国医学生也背《希波克拉底誓言》,中国护士也背《南丁格尔誓言》。

  中国医护重盔厚甲——西方医护也是;

  中国医护勒痕压印——西方医护也是;

  中国医护汗浸席地——西方医护也是;

  中国医护有人光荣牺牲——西方医护也是,甚至多得多:到2020年9月4日,美国就有1077个医护死亡,那时美国全国才死亡19万人,今天美国死亡62万人了,不知道又有多少美国医护死亡在抗疫第一线.......

  但是中国医生参与的抗疫成功了,西方医生参与的抗疫基本失败了。

  为什么?

  于是我想起了火神山工地上日夜不息的身影,

  想起了风雪中骑行的外卖小哥,

  想起了山东送菜的农民,

  想起了河南加工文件柜的小老板,

  想起了五天出口罩的比亚迪,

  想起了上汽大通无锡工厂赶工负压隔离车的工人,

  想起了带着红袖箍拦路验码或者送米送菜的基层干部和志愿者们........

  中国医生参与的抗疫为什么成功?

  因为他们有一个西方医生没有的大平台,

  社会主义!

四、中国官员和西方官员

  其实,有一群人,被忽略了,或者至少在平民舆论市场上,关注的不多。

  因为他们总出现在电视报纸上,行为几乎千篇一律,要么开会,要么握手,偶尔排排坐,看个晚会。但是老百姓现在又不大看报纸电视。

  他们出现在公众面前,大抵是体面的、严肃的,讲的话,播音员旁白多是“他指出”“他强调”,同期声发言,大多是“某某系统要”“我们要”“让我们”等等等等;

  和西方同行表情丰富、言辞夸张、花絮繁多的新闻比,他们的新闻,确实不好看,或者说,是最枯燥乏味的新闻。

  他们是谁呢?中国的党政官员。

  大概从中国有网络论坛开始吧,嘲讽官员颇为流行,爱翻故纸的说,这很“风骨”,爱飙蝌蚪文的说,这叫“独立人格”;

  而偶尔有人赞美一下官员呢?“马屁精”“五毛”“网宣员”,弄得发文者面红耳赤、自惭形秽。

  直到这次中国成功战胜疫情,中西绩效,一目了然了,很多人才觉得,这股风气,不公平。

  信息搜集、分析汇总、研究呈报、判断决策、方案设计、调动分工、授权确责、协调宣导、检查调整、绩效评估、汰庸擢杰.......

  就是在以上这些枯燥繁复的、公众看不见的过程中,比美欧日总和多一倍的14亿人口,平常你肥我瘦、鸡飞狗跳的千行百业,居然一夜之间步调一致,各就各位了!

  这些活谁干的?

  中国官员!

  中国官员指挥的抗疫,决策精准、行动迅速、执行有力、绩效最优,但是却有好几千人因为抗疫不力被处分了。光湖北一省,才6.8万人确诊,就处分了3000多名干部。

  而他们的西方同行,譬如美国,荒腔走板,进退失据,3500万病,62万死亡,全世界共有1.8亿人病,超400万人死亡,但是,除中国外,居然没有一位官员,因为抗疫不力被追责、被处罚!注意,一位都没有!

  一夕之间,在中国官员和中国官员的管理上,中国不如西方的鬼话,如同德国一场暴雨后,经久不衰的”油纸包“神话一样,立马破产!

  原来,我们拥有全世界最棒的官员和官员管理体系啊!

  当然,我还想说说一个大人物。

  记得那个令举世震惊的封城令吗?

  记得两座“山”拔地而起吗?

  记得武汉一夜之间,遍地方舱吗?

  记得好几个高级别大吏纷纷落马吗?

  记得一架架疾飞武汉的军机吗?

  记得医护回家时各地庄严隆重的迎接仪式吗?......

  最高决策过程我们百姓当然不清楚,但是从他数年表现出的行政风格上看,肯定是这些大事的最关键因素。

  自然,展示在公众面前的,他行礼如仪,说话,也是宏观总体。

  但是老百姓习惯从结果推导原因,官家说法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们不说这些年国权固、吏治肃、极贫脱、科技兴、军容壮、山水清、经济稳等等的大事。

  就说突如其来的抗疫这一件事,他能雷厉风行地择优劣,察贤愚,决进退,公奖惩,古今中外,又有几人?

  看看世界最惨重的三国吧:特朗普驱魔,博尔索纳罗游行抗疫,莫迪提倡喝牛尿。

  一人兴邦,一人丧邦,稻盛和夫不余欺也!

  教员曾经断言: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所以啊,社会主义大平台假如是抗疫成功的大前提的话,那么中国官员就是抗疫成功的决定因素。

  而这个大人物和绝大多数中国官员都来自同一个组织:

  中国共产党!

五、国士和国家

  自然,《中国医生》不过是一部电影,既非抗疫工作总结,也非政府工作报告,没有理疫由要求它包罗万象、面面俱到。

  但是虚构一个患者喝中药转重症的情节,这个不好。

  我不知道这部电影在创作过程中,谁顾问指导过,我只知道钟南山院士和张文宏主任,首映临场。

  作为商业机构,博纳影业乘着题材热度,拍个戏,赚点钱,这无可厚非。

  而作为对抗疫有突出贡献的钟院士,和在抗疫过程中说过正能量话的张主任,拍拍手,捧捧场,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电影中这段近乎污蔑诽谤中医的桥段,无关能力,只关乎真假,不知在场的两位是否因为同时瞌睡,而未得见闻?

  其实,中医西医之争,已经100多年了。再过100年,恐怕也停不下来。

  如果仅仅是门户之争,或者学理之争,其实,都没有什么关系。

  然而,很多年了,西方医疗集团,通过教育、传媒、艺文乃至组织网络传播队伍,全方位诋毁打击中医药,以致相当一部分老百姓,转化成了反中医斗士。

  有人说,市场经济嘛,西医西药企业,争夺中医中药的市场,很正常啊。

  但是70年前,那位目光如炬、烛照万里的教员认为:“中医问题,关系到几亿劳动人民防治疾病的问题,是关系到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独立和提高民族自信心的一部分工作。”

  而这几年,西方衣冠楚楚的绅士们,撕掉温文尔雅的面具,肆无忌惮地用各种手段,意图摧毁中华民族的尊严、意图摧毁中华民族的独立、意图摧毁中华民族的民族自信心!

  中医药,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成分。

  此时,中西医之争就不是简单的市场竞争问题了。

  其实,平心而论,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还很肤浅幼稚,具体到医学领域,不管西医的检测设备多复杂,也不管其医疗器械多智能,就其理论依据而言,和中医一样,都属于经验科学范畴。

  西医几百年的经验,中医几千年的经验,都是人类的文化财富。

  本次新冠疫情,中医药不负众望,对抗疫做出了有目共睹的巨大贡献,中医药也走进了不少国家的抗疫战场,正是一次走向世界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也是中华文化自信的源泉。

  但是不管主观目的为何,客观上,《中国医生》对中医药走出去,提供了负面声量。

  好在中枢智珠在握,同期在央视上映了《苍生大医》,算对《中国医生》偏颇的平衡。

  此时此刻,我们非常希望钟南山院士,能客观理性地为中医药,说句公道话。

  因为虽然张伯礼也是院士,钟院士“共和国勋章”,张院士“人民英雄”,但是从网络声量上讲,钟院士比张院士,高得太多,甚至,有不小的国际声望。

  在钟院士出现的视频或者新闻评论区,网民们感慨最多的四个字是:国士无双!

  国士者,国之俊秀栋梁也。身,为国尽能,心,为国尽忠。

  值此中华文化和异族文化刀光剑影之时,愿钟院士和张院士金戈铁马,奋发蹈厉,所向披靡,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此时,你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中国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