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伏牛石:粗话与称谓

2021-07-20 11:51:5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粗话与称呼原本不是一回事儿,可相当一个时期以来,二者却被特殊的机缘巧合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共产党自建党以来,凡在本党内部或由共产党建立的各种政权组织内,党员非党员之间一般都以同志相称。

  至于党内担任某种领导职务的,可以有两种称呼,一种是姓字前面加上职务,譬如“某书记”、“某部长”等;另一种主要是在郑重的会议场合或交际场合,对担任党政领导职务者的介绍往往是在担任职务后面带上任职者的名字,名字之后再加上同志。譬如“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同志”等。对党外人士,尤其是民主党派人士和社会贤达、知识分子等的称呼,一般都用“先生”相称,个别候对民主党派人士也可以以同志相称。

  八十年代,《人民日报》副刊栏里曾刊登过一篇题为《同志颂》的文章,据说作者是一位资历颇深的老革命。文章一经发表,即刻引起巨大反响,很多党内人士纷纷为这篇文章击掌叫好。文章的主要内容而今已记不太清楚了,但里面讲的一件事情却记忆犹新。文章作者好像是一位曾在隐蔽战线工作过的老同志,他说那个时候在敌后工作,大家都时刻带着一百个小心说话行事,为的是不让敌人识破自己。更多时候,明明是自己的同志却不能以同志相称,都是按照临时伪装的职业或身份相称。如果啥时候在某个极特殊场合,周围环境特别安全,在场的全是党内同志,大家便不再谨言,径直以同志相称。文中说,这难得的一刻,令所有的人都分外激动,顿感一股暖流贯穿全身。由此可见,“同志”一词,在革命战争年代那个极其特殊的环境里,是多么珍贵,多么亲切,多么郑重,多么富有深意。一声“同志”的称呼,包含着多深多高的革命友谊与崇高信仰,同时也潜伏着多大的风险与危机。因为,在敌后工作,一声不小心的“同志”称呼如被敌人闻听,招来的不仅是自己的性命之忧,更多的有可能是给党的事业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同志”这一称呼在生活里逐渐被淡化了。旧中国乱七八糟的陈旧称呼开始流行于社会各阶层之中,夜慢慢浸润到共产党的机制之内。随着个体工商业的恢复与发展,形形色色的小老板遍布城市乡村,大街小巷,老板一词成了许多个体工商户最普遍的称谓;西方影视剧逐渐译介到我国,剧里面称大小领导叫“头儿”的时髦风气也慢慢时髦到共产党的体制之内。也就是从那时起,凡是担任党政领导职务的,在非郑重场合一般都不再按照以前的称呼喊了,均以流行的新称谓取而代之。什么“老板”啦,“头儿”啦,等等,已经贯行于实际生活之中。一个单位的一把手,私底下常被属下如此称呼“咱们老板怎么怎么”啦,“咱们头儿今天去开会”啦,等。从前的党政职务称呼和“同志”一说,慢慢退居边角,不再被人提起。在非正规场合,属下对领导以“老板”、“头儿”称呼,领导不仅不反感,反倒觉得很受用,人人都满面春风顺理成章地愉快接受了。

  再后来,同志这一称呼似乎成了禁忌语,人人避而远之。谁要是不小心在哪个非正规场合用了这个词,立刻就会招来人们鄙夷或惊诧的讥讽与讪笑。更多时候,谁要是故意拿“同志”来称呼哪个人,那一定是故意在以此作噱头,招引大家发笑的。

  慢慢的,反映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影视剧里也基本不用或者少用“同志”一词了,取而代之的几乎清一色是国民党军队惯用的“弟兄”们了。近二十年左右影响最大的电视连续剧《亮剑》里面,共产党军队里的基层指挥员,言语行动一点没有章法,完全把自己混同于土匪与国军之间。剧里面的八路军团长李云龙,张口闭口不是“他妈的如何如何”,就是“老子毙了你”什么的。他的言语行为,哪还有共产党领导下革命军人的一丁点儿风范?活脱脱一个没有丝毫教养的土包子罢了。

  无组织,无纪律,无章法,我行我素,是剧中李云龙最本质的特色。他几乎从来没有在战场上高声喊过同志们,一出口就是国民党军队惯用的弟兄们。他嗜酒如命,即便在生死相搏的激烈战场上,也时刻不忘喝上一口。没有了酒,他甚至如大烟瘾发作后不吸上一口就会要命的瘾君子一样,在战斗进行正激烈关头,因为没了酒,全身瘫痪,几乎指挥不了战斗,还害得部下为他劳心劳力。编导们硬是把他传奇化神话了,似乎他就是三国演义里的孔明,料事如神,无所不能,时刻都让人莫名其妙地看到他以竟然粗鲁粗犷的言行表现抢占先机,取得意想不到的胜利。相反的是,剧里面里面的国军团长楚云飞,言行举止温文尔雅,中规中矩,严守军纪之中不失刚毅果决。我始终不明白,该剧是在歌颂八路军指战员还是在丑化八路军指战员,是在拔高国军指战员还是在贬损国军指挥员。

  李云龙不仅行为言语粗俗,而且全无组织纪律观念。剧中说他之前已经与几个团政委搞掰了,原因是原来配给他的政委不懂军事,政治工作死板教条,用李云龙自己的话说就是与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其实,这是极端不符合共产党领导下人民军队的实际情况的。言知道,一个能做到团政委的人,一定是从血与火的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人,他们的实战经验丝毫不逊于任何军事主官。在人民军队灿若星河的开国将星里面,从来就不乏军政两强之人。罗荣桓、聂荣臻、黄克诚、罗瑞卿、杨成武、萧华等,都是间或担任军事主官间或担任政治主官的的复合型人才。他们无论担任哪一类军队主官,都是硬邦邦响当当的优秀指挥员,绝不是只偏于一隅的跛脚鸭。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军魂历来都是党指挥枪,而政委又多为所在军队党的最高领导者,哪有军事主官以自己的任意率性随意逼走政治主官之说?剧中李云龙的所作所为,岂不是严重的军政乱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哪一级军队上级组织,能允许自己的队伍里有如此恶劣的情况存在?

  还有,这些年的抗日神剧连篇累牍,早已嚣嚷得人耳目失聪失明了。导演与编剧们真敢胡编乱造,在他们那里,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因为剧中的人物与故事情节,不是源于生活实际,而是全凭他们随意捏造。哪些东西最离奇,最荒唐,他们就敢毫无顾忌地搬到自己制作的影视中。什么生活感感艺术感统统搁置脑后。于是乎,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与人民的血浓于水关系不见了,人民群众对人民军队的全力支援不见了,人民军队的文明之师威武之师形象不见了。剧中的共产党人一个个身怀盖世绝技,穿着妖冶华丽,一色虎皮貂裘,个个涂脂抹粉,粘假睫毛,涂口红的似游侠、类土匪,像歌伎、如舞女的另类了。这些人娇娇气气淫声浪气却身怀绝世武功,灯红酒绿之下吃喝玩乐却能屡屡杀敌无数。男女调情剧分越来越多,任何危机情况之下都有时间嬉笑打骂谈情说爱。这些人物,粗话浪话废话一串串一套套,让人不知道他们心里是否还有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还有国家民族的危机存亡,还有同志战友的生死安全,还有广大民众的痛苦不幸。更让你怀疑的是,追击他们的敌人是否特意停止行动在等待他们办完私事?乱飞的子弹是否也停止飞鸣给他们预留出充足的安全时间与空间。难怪,如今的孩子一看到神剧中的八路军与解放军就心生怪念,唏嘘不已;就是大人们看了,也被剧中人物的怪异动作搞得震惊错愕。

  在中国,有一个意蕴深厚的词叫“江湖”。在江湖里,超人随处可见,怪事比比皆是。江湖高手们不仅人人皆神,而且还是超神。作为特殊文学形式的武侠小说与影视,似乎被赋予了恣意想象与随意挥洒的权利。那里面的人物有的隐约有古代某个历史人物的影子,但它绝对不是历史人物的真实面目。这世上没有谁会相信武侠小说与武侠影视中的任何人任何事是真实可信的。无论武侠小说,还是武侠影视,或许都有对人们生活的某种启示,更有对真善美假恶丑的褒赞与鞭笞。它们既有对正义的伸张,也有对邪恶的惩罚。那里面的故事情节与人物,有的是它们自身性质所允许的想象与发挥,绝没有超越规定的随意捏造。那里面的人物,即便是反派人物,也没有李云龙一般的言语行为粗俗不堪,令人生厌。令我们不解的事,今人用以反映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不少影视作品,何以一味地陷入胡编乱造的泥潭而不愿自拔呢?

  正因为这些快餐性质的影视作品挑动了人们浮躁向下的卑劣心理,以至于正义真善美好被严重遮蔽,邪恶丑陋卑劣被提为上宾。

  共产党的本质就五个字:为人民服务。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是人民军队,人民军队里的大小指战员都是人民的子弟兵。他们有崇高的理想,坚定的信仰,爱民的情怀,献身的精神。人民崇拜英雄,讴歌英雄,但绝对不相信也不赞成这世界是由个别英雄独创而成的论调。

  没有人民的支持,共产党就不可能有红军的存在,不可能有日渐发展起来的八路军新四军存在,不可能有彻底颠覆封建旧制度的数百万人民解放军存在。那样的话,中国共产党也就不可能走出所面临的一切困境,使自己的力量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最终打败内外敌人建立新中国。

  人民军队是在人民支持下发展壮大的,人民政权也同样是在人民支持下稳固强大的,共产党的各级领导都是人民的公仆,都是人民利益的代言人,都是与人民一样普通的劳动者,谁都不能把包含着旧时代消极因素的称谓随意引入到自己和自己的同志身上,因为那绝不简单是一个称呼问题,而是绝对坚定的党性原则问题,方向路线问题,党的性质变与不变问题,人民政权在手与易手问题。一旦这一点弄明白了,那些与共产党人格格不入的粗俗语言也就随之消失了。

  什么“老板”,什么“头儿”,什么“他妈的”,什么“老子”等陈腐称谓与粗俗语言,统统见鬼去吧。什么粗俗而不讲章法的李云龙,什么胡编乱扯的抗战神剧,什么充斥影视的所谓孤胆英雄,都全部远离华夏大地吧。共产党是依靠人民为了人民永远服务人民的政党,决不允许任何违背共产党性质的言语行为存在。唯有如此,共产党才能永葆本质,砥砺前行,永远成为人拥护支持的先进政党。

  那些分明包含着党性原则、阶级鸿沟、理想信仰的称呼与话语、行为与思想,应该引起各级党组织与各位共产党人的高度注意与重视了。要知道,千里之提,溃于蚁穴。

  回来,“同志”与“同志们”的亲切称谓;回来,温暖人心的文明诚恳美好语言;回来,各级领导干部们永远服务人民的公仆精神;回来,人民军队里官兵一致、军民鱼水深情的和谐友爱氛围!

  2021.7.20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