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对霸凌男童必须建立恐惧!对纳粹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评吴晓波之三

2021-07-13 11:18: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纳粹主义是个世界现象,但又不象共产主义那样具有世界联合性,他是世界各地存在但又不具联合性――不仅指组织上不存在联合性,思想渊源上也不一定有联系,甚至可能有冲突,有些国家或研究者把他称作“新纳粹”,以示与上世纪三十年代德国纳粹做区别。不管怎么说,既然都称纳粹,必定有内在一致性,我们怎样去看他的“内在一致性”?

  这样我们就应该回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去看,应该把当时的德国,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第三帝国”看作一个政治实体,去看该实体有何标签。以我看“第三帝国”有三大标签,作为历史记录是永远抹不去的标签:法西斯主义、种族主义、纳粹主义。也因此有些国家或研究者又将“新纳粹主义”称作“新法西斯主义”、“新种族主义”。

  法西斯主义:是指极端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及军国主义的结合体,反对民主,崇尚无条件服从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以团结铸造力量作为信条。对外军事征服与对内威权统治是他主要特征。

  种族主义:是一种自我为中心的态度,认为种族差异决定人类社会历史和文化发展,认为自己所属的团体,例如人种、民族或国家,优越于其他的团体。

  纳粹主义:纳粹是一个汉语音译,来自Nationalsozialismus的缩写Nazi,指“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第三帝国的一个政治组织。他打着“社会主义”或“工人”旗号,其实在经济上巨大的资本垄断、政治高度集权、意识形态上的一元化;“一战”战败的惩罚以及1929年世界性经济危机,使德国经济全面崩溃、社会矛盾激化,纳粹上台短短几年就扭转局面,国民经济迅速繁荣,社会面貌巨大改观――这三大垄断“功不可没”。

  因此无论哪种“新”,“新法西斯主义”也好、“新种族主义”也好,“新纳粹主义”也好,他们的交集以及这三大标签的因缘关系看,其“内在一致性”就是强烈的精英主义;主张犹太民族、斯拉夫民族、东方民族,以及一切有色人种都是多余的,他们的资源应该分配给白色人种。

  最近一期《财新时间》访谈中吴晓波说:大部分人都是无用的,因为世界不需要很多人同时思考。此言反动至极,在网络迅速传播,触犯众怒被狂扇;他也深知闯祸,连忙删帖,可已为时已晚。可事实上这并非他“一时失言”,搜索一下网络可以发现精英主义言论时常挂嘴边,比如2018年某晚会上也曾以“预测”的口吻说:2028年99%的人可能会成为无用之人,其中包括精算师、年报分析师、理财师和牙医等。收集一下这些言论其实比比皆是,正如网络上对他的评价:精英主义者是他的“固有标签”。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戴着这样的标签四处散播纳粹思想,却没人站出来制止他?确实很多情况下人们把他看作一种“文化包装下的商业行为”,认为他就冲着钱去的,不必过分在意他的言语,比如他创办的某某“付费频道”之类;另外我看还有一大原因:他就像个小男孩,看上去似乎懂事了,毕竟尚未成人,智力尚未成熟;这么多年来没人上前制止他,没人扇他的嘴巴,他还没弄懂:自由表达与攻击他人是完全两回事。

  没有制止就是纵容,就这样慢慢养成,小男孩胆子越来越大,他可能以为正在传播其他人不敢说的思想;因此我看呀,说他“一时失言”倒不如说他早有盘算要做“群体代言”,他要为精英主义群体代言,只不过今天他超越了“精英主义”而走向纳粹。

  为何“群体代言”会落在他身上,许多人看上去更像?或者他以为更有资格?这既有他个人因素,也有环境偶然因素,恐怕三两句说不清。这里我倒要强调一点: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一样,也存在“新纳粹”,这次影响之大人们不能再回避罢了。有些朋友(或研究)将纳粹与一般精英思潮或资产阶级混为一谈,看似在“批判”,实质“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是的,必须看到中国境内的“新纳粹”势力,看不见他存在,很可能将他与一般精英思潮或资产阶级混为一谈。一般精英思潮只是“人上人”意识作怪,我们许多人都有过这类意识,轻重缓急程度不同而已,资产阶级在我们这个“特色”时期更是无时无刻不在产生;中国传统文化中,血统观念强于资本法权意识,老太太一个不顺心也会“我是正黄旗”、“我有通天纹”,血统观念没落后他要伸张某种“合法性”,必然会利用他拥有的话语权来宣传纳粹意识。

  我们不必从吴晓波这个个体中去看――就这个个体,说话看上去也是有气无力,连普通男性应该具有的张力也缺,眼神卑湿、萎靡不振,怎么也没法与第三帝国纳粹那付赳赳武夫相连系起来,而应该联系我们的环境,特别“特色”以来险恶的环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刚对刚、以烈对烈!对待纳粹我从来就是这个态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必须超过他,压服他。或然我想起一件事,中国的校园霸凌为何久治不愈,经常传来校园霸凌事件,而惩治永远是这样的轻微,以至起不到惩戒作用,反而是示范鼓励。

  对这些霸凌者必须施加恐惧。校园霸凌者大都少男少女,十几岁,既懂事又不懂事,把人推下十二层就好比摔下一个玩具。你要跟他讲许多道理,他说懂了,可是理性尚未完全成熟,道理不会在他心间存在,只有建立恐惧,他才可能明白推下一个人与摔下一具玩具是不一样的。

  同样,祖籍广东梅县的浙江人吴晓波,你不必跟他讲大道理,他能写出《大败局》、《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浩荡两千年》如此作品,还有什么道理不懂?然而某种意义上他仍与那位霸凌男童一样,不对他建立恐惧,理性或者他嘴巴上常说的那个“理性”,是不可能在他身上出现的。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