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决战:如何看待微博和B站上很火的卢麒元?

2021-06-21 17:48:5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决战
点击:    评论: (查看)

  直接税与社会正义

  最近微博上有人开掐卢麒元,咬牙切齿那种。尤其是一些较有名气的中产阶级以上的投资者,尤其是炒股票的和炒房地产的,也有个别做实业的。这些人及其子女属富裕阶级,有名有钱还有些才。主要是有财。对所得财富征税,那是割他们的肉,恨是正常的。除此之外,也应有体制内隐形富豪及其家族的恨,不过这些人不敢公然掐。

  卢麒元主张直接税,主张开征资本利得税、房产税、遗产税、离境税。这势必侵犯已经既得了这些利益者的利益,这些人将税收视为抢劫,其愤怒已经到了憎恨的程度,甚至于仇视的程度。不奇怪,就对财产的处理而言,当年的共产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激起多么强烈的对抗啊。税收显然不及革命激烈,革命是视压榨阶级为非法,没有商量的余地,革命之,共产之。税收,则只要你交出部分利益,算是你的贡献,你合法,社会也得到补偿。

  我不是经济学家,最初不懂得什么资本利得税。但就征收房产税、遗产税、离境税而言,我支持。多年前就有文章论及。遗产税,特别是富人遗产税,遗产规模在千万以上的,30%不为过。离境税,千万以上的,80%我都赞成。房产税,一套免,二套减,三套以上每年收他10%,我看也可以。按套数算麻烦,按人均面积算更方便。

  比例暂不定,对上述几个项目征税,多数人想必支持。少数人会反对,拼死反对。

  什么是社会主义?通俗地说就是以社会为本,多数人利益为最高诉求。当然,也不能搞平均主义。贡献大者经济上、地位上、荣誉上应当获得更高的待遇。

  不讲社会主义,讲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在名义上也讲究大同、大公、大义,讲修齐治平,与天下同乐。中国佛教大乘为主,也是这个意思。马列这种外国的共产主义中国人用起来毫无障碍,何也?绝非媚外,根本原因在于马列与中国人的心是相通的,与中国人的价值观道德观高度契合,区别仅在于西方首先进入了工商业社会。

  卢麒元其人

  对卢麒元我一直很关注,多年以前他在乌有之乡发过很多文(如果是他本人发的话)。卢麒元的文章往往晦涩,文章简约有力,内容高度浓缩,术语较多。非经济专业人士读起来有些费劲。资本利得税、超级地租,不去百度真不知道在说什么。

  卢麒元在微博上影响很大,被打压的也厉害,微博一度封了他的号。文章常常被删。微博是有立场的,或代表官方意志,或者代表美资利益。资本,都讨厌税收。一个账号如果有人专门注册账号去反对,这个人一定是有影响的,一定是影响了某方利益的。

  卢麒元对香港问题认识非常透彻。我大体上也赞同其观点。问题所以出现,往根源上看往往是经济原因。香港问题无疑有英美的歹毒设计,无疑有英美间谍特务打手的暗中参与、策划、鼓动、资助,但苍蝇不叮没有缝的蛋,香港过去二十多年治理的的确有问题啊,寄生于地产和金融,实业凋敝,高科技也不行,普通市民的确不满意。解决香港问题,除了高超的政治手段,经济上也要给出路。在这点上卢麒元是对的。

  对卢麒元的几点疑问

  卢麒元理论的全貌仍然不够清晰,我常常发现他一些观点自身相互矛盾,或与毛式社会主义也矛盾。他主张新社会主义论,给我的感觉却有些社资不分,左右不分。卢麒元本人在微博上公开批评过左派的愚蠢,说左派抓不到重点,整天鸡毛蒜皮。不客气地说,这个批评也有一定道理。大事不讲,小事纠缠个没完没了,陷入细节,被牵了牛鼻子。

  我存疑的是社资不分部分。卢麒元貌似相信“有良心的好的可制约的”资本主义,即人民参与法治完备的资本主义。他在谈对苏联国家社会主义反思的时候提到了布哈林和托洛茨基,卢麒元貌似对北欧资本主义也很欣赏。北欧资本主义很好吗?这是以他们资本主义先发,通过殖民地掘了金,后来又人口很少和科技发达,从而在世界上有一定竞争力吧?

  新社会主义实际上是“社会资本主义”吗?

  在卢麒元的术语当中有三个资本主义,一个是国家资本主义,一个是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一个是社会资本主义。对国家资本主义,卢麒元承认其历史作用。苏联早期和中国建国后都是国家资本主义。但卢麒元又认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宿命是官僚垄断资本主义,卢麒元认为现阶段最混账的是官僚垄断资本主义。须让利于社会资本主义。

  我不解的地方恰恰在这里。都讲资本主义,那么社会主义在哪里?如果国家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在有国家阶段的体现形式,那么社会主义必然变官僚垄断资本主义?这个必然性真的必然吗?那么,是不是说各种运动也无法解决?

  卢麒元认为中国的银行体系比蚂蚁金服还坏。对此我不敢苟同,当初我是反对银行改革的,改革的结果是现在银行业人均薪资非常高。中国的银行体系的确问题很大,但银行也是国家权力的象征。没有经济基础,经济基础不掌握在国家手里,如何办大事呢?如何抗疫呢?如何成为基建狂魔呢?银行掌握在政府手里尚有改变余地。如果被蚂蚁金服夺权了,谁制约蚂蚁金服呢?蚂蚁金服的大股东不是普通老百姓。

  为此,我提出了一个问题,即“你的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是指代人民执政的官僚利用国家权力为国民垄断资源而保障民生呢?还是指官僚利用国家赋予的垄断权力为自身变资本家服务?”。前者可以看作大政府为人民服务,后者则是弄权腐败。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如果是后者,毫无疑问要反对。不过,中国到了官僚已经窃取银行体系所有权的程度了吗?我觉得还没有,尽管正在窃取中。只要你不大比例混改,银行还是国家的。官僚只是利用银行为他们服务,问题的确严重,但没到已经把银行拿走了的程度。如果是前者,问题的本质在于“国家资本主义的官僚是否必然变质?”,而这个问题无论毛泽东,还是现在的反腐败都在回答这个问题。的确可能变质,案例很多,但真的不可治吗?立法、监察、人民监督不是没用了?我以为两类官僚性质是不同的。

  卢麒元对该问题的回答是“都一样”。也就是说,卢麒元认为传统社会主义模式必然变质。即使毛泽东的模式和反腐败也解决不了。卢麒元认为国家资本主义变质是必然的。只能通过直接税立法解决,只能通过“社会资本主义来解决”。

  这里我又有问题了,什么是社会资本主义?华为模式?南街村模式?这两个模式的确较好。但社会模式也可以是马云模式、开发商模式、p2p模式、菜贩子。过去几十年在中国引入社会资本,引入的并不是人民的股权,而是外国资本、资本家、风投的股权,甚至是官僚利用银行贷款去买到的股权,这时候,社会资本主义究竟指什么?

  社会资本主义会不会导致现在的非法变合法了?有原罪的资本家和贪污受贿的官僚的公司是不是要合法了?这是疑问一。另一个疑问是,社会资本主义与垄断并不矛盾,现在的平台公司不都在搞垄断吗?社会资本主义平台的垄断力比电力、电信还厉害。

  这篇文章不是批评卢麒元先生的

  我大致上支持其直接税部分,但另外的一些观点仍存疑问,特别是卢麒元认为:1,国家资本主义必然走向腐败。2,社会资本主义的形式和性质。3,以社会资本主义反官僚垄断资本主义……这三点构成的逻辑当中还有不清晰的部分。社会资本主义是不是也是资本主义?希望大家思考。

  对这些问题,我也没有答案,但我希望看到社会主义的重新生机勃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