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回应 迎春的《再论货币——兼答〈回应迎春〈马克思主义与货币〉〉》

2021-05-30 16:44: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光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为便于读者阅读,我的回文在多重括号以内,括号以外的是迎春同志的全文,敬请读者留意。]

  看了 新华社5月25日《‘过山车’几时刹车?金融委首次点名‘比特币’》的报道,感到十分惊讶?文章说:“这几日,比特币价格的大幅波动仍在持续,谁也不知道这列‘过山车’何时驶向终点-----一时间币圈遍地哀鸿。”马克思早在150多年前就说金(或银)是货币,而现在面对所谓的比特币,竟不知道“几时刹车?”;“不知道这列‘过山车’何时驶向终点。”等等;金融委不学马克思主义的货币理论,直至今日才首次点名比特币!

  2013年比特币交易出现不久,我就写了《比特币,又一个大骗局》,宣传了马克思主义有关货币的理论,批评了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郭田勇“比特币可以说成是一种交易品种,可以算作货币,也可以算作商品”的观点,批评了时为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很有特点,很有启发性”的表态。指出:“权威的机构和学术单位不仅不公开制止,反而说比特币‘很有特点,具有启发性’,这不是纵容比特币的倒买倒卖,鼓励骗局和骗子,破坏我国的金融秩序吗?”为什么在“2009年初第一枚比特币诞生”时,不打击所谓的“比特币”?不向群众说明“比特币”根本不是货币,而是一个大骗局呢?原因就是他们口头上说信仰马克思主义,实际学习、运用的是现代西方经济学。

  马克思早就把货币、纸币等问题说得清清楚楚:金(或银)是货币,纸币是国家法定的货币符号,执行货币流通手段的职能。“比特币”、“狗狗币”都是骗局;“虚拟货币”、“数字货币”等都是错误的概念。

  马克思在《资本论》明确指出,货币是金(或银),纸币是替代金(或银)作为流通手段的货币符号。实际经济生活也证实了这些理论的科学性,人民币发行过量,必然现通货膨胀的现象。上世纪80、90年代,我国就出现过两次恶性通货膨胀,现在仍然存在着通货膨胀的问题;上世纪70年代,资本主义世界出现了通货膨胀与经济停滞并存的危机等,表明违背货币运动的客观规律,必然爆发危机,表明任何纸币的运动,都存在着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我国,应该非常清楚马克思有关货币的理论,自觉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货币理论指导我国的经济活动。但是,近几十年来,我们的经济机关、理论界不仅不学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而是当作废品“扔掉”,把现代西方经济学当作宝贝迎进来,提出什么“数字货币”、“虚拟货币”等错误概念,把我国的金融引导到纵容“虚拟货币”买卖的资本主义邪路,面临着爆发金融危机的巨大风险!

  我写过一系列文章,批评经济学界不学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宣传、运用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说他们不懂什么是货币?不懂什么是生产?不懂什么是经济?指出现代西方经济学是“一盆浆糊”等。主流经济学界沉默对应,既不批评、反驳我的观点,也不承认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经济理论。

  针对人民银行提出要发行所谓的“数字货币”,前不久我又写了《马克思主义与货币》的文章。《红歌会网》发了张光宇的批评文章(以下简称《张文》),驳斥了金(或银)是货币的观点。说:“人类科学技术不管怎样发展都不可能发现对象事物具有一种叫作价值的东西。因为一切事物本身都没有价值。价值是主体根据自己思想意识认识到的利害关系评判对象事物具有的正面意义。既然一切事物本身都没有价值的质或属性的存在,一切事物本身也就没有什么价值的量的存在。”“金和银,就是两种物理本质不同的物体,它们有种种相同的属性,但它们决不可能有相同的本质,而且这种本质叫价值。”“根据一定数量的一种商品与一定数量的另一种商品相等的数学方程来进行分析和抽象及其得出的结论是不正确的。由此断定货币是一般等价物也是错误的。”

  《〈〈〈〈“比特币”是必然造成两分化和危害金融体系的规模巨大的赌博方式,必须坚决打击。

  金银在一些国家的历史上曾经是货币。如果没有国家政治统治的法律规制不准金银作为流通手段,金银也势必会成为货币。

  不过,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今天,必须废除金本制,否则周期性的包括金融危机在内的经济危机必然十分严重。所以不能再让金银成为货币。

  我的文章“驳斥了金(或银)是货币的观点”,准确地说是:如果西方发达国家重新恢复金本制,近于是自寻死路。发达的市场经济,已经不能容许金银成为货币了。

  请迎春同志对此处引用我文章的话加以驳斥。〉〉〉〉》

  马克思的价值理论是社会科学的理论,价值是指人类社会的一种生产关系,价值的本质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或抽象的人类劳动。马克思关于价值的理论,是从商品交换的历史中抽象出来的科学概念。用自然科学、技术学的手段、方法,确实不可能发现对象事物具有“价值”;至于说“价值是-----自己思想意识----评判对象事物”,这里的所说的价值,属于主观意识范畴,与马克思经济学中生产关系的价值,完全不是一回事。可见,《张文》根本没有理解马克思所说的价值的内涵。事实上在商品货币关系下生活的人们,天天都要购买商品,都离不开价格,而隐藏在价格背后的本质就是价值,人们都生活在价值关系之中。《张文》否定价值的存在,是错误的,是不懂马克思的生产关系理论。

  《〈〈〈〈“价值是指人类社会的一种生产关系”所指的“生产关系”,决不可能是人们头脑外在存在的根据商品交换的那个数学方程式“抽象”出来的商品的“价值”!

  何况,照马克思的说法“价值”是“价值实体”,即是一种实体。作为社会关系之一种的“生产关系”,是社会中的人这种实体之间的一种关系。是实体之间的关系就不是实体,是实体,就不是实体之间的一种关系。作为实体的“价值”怎么能是一种关系——“生产关系”——呢?而且,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社会关系——“生产关系”,怎么能是一种从商品交换的数学方程式分析、抽象出来的“价值”呢?

  “价值”是某种本质。本质其实就是对象事物的本体,本体只能是实体的。因为一切本质或本体的东西,都是人的五官能够感受的,其感受属性或感受现象具有不以感受者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必然性。如太阳的本质或本体是一个规模特别巨大的核聚变,作为本质或本体的太阳是能够感受的(包括使用探测技术对它的感受),感受到的太阳的感受属性或感受现象具有不以感受者的主观为转移的必然性。所以太阳的本质或本体是实体。只有根据对太阳的感受属性或感受现象,才能认识太阳的现象事实,只有根据认识到的太阳的现象事实,才能认识太阳的本质或本体。包括社会关系在内的一切对象事物的本质,都只能是根据我们对其的感受感受到的对象事物的感受现象才能认识。然而,“价值”这种本质,也被当成的“价值实体”,就象我们从《圣经》知道的上帝一样,是人的五官——包括通过技术手段——根本不能感受的。

  我们能够感受和认识的头脑外在一切存在着的对象事物,只能是具体的有差别的,决不能是一般的无差别的抽象的。“人类”,是我们对社会存在的千百万具体有差别的人的感受、认识得出的抽象概念,只能存在我们的头脑中,在我们头脑外,只存在数以千万计的具体的有差别的人,不存在一般的无差别的抽象的“人类”。因此,在我们头脑外,决不可能存在“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或抽象的人类劳动”。

  商品,是人们将其生产用于交换的产品叫作商品,而不是用于交换的产品由于被用于交换,本身就发生了质的变化而变成了商品。商品就是社会的人们生产出来用于交换的物,它上面和它之中,决不可能“凝结”根本就不可能在人的头脑外存在的“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或抽象的人类劳动”!

  关键在于,劳动只能是人的思想意识主导的人的一种行为,人的任何一种行为离开人就不能存在。人的劳动可以改变劳动对象的物质形态,作为人的一种行为的劳动,绝对不可能脱离人“凝结在商品中”。更不要说只能是根据千万具体有差别的社会的人的劳动认识得出的只能存在于识识者头脑中的“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或抽象的人类劳动”了。只能是存在于人的头脑中的观念的“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或抽象的人类劳动”,怎么个跑出认识者的头脑以外来“凝结在商品中”!

  “商品交换的历史”,就是现实还存在的商品交换的过去。马克思从中“抽象”的商品交换的过去或历史,是已经消失了的不存在的商品交换,他决不可能据此“抽象”出什么。他只能从人们的传说和历史人物的文字记述来“抽象”。但人们的传说和历史人物的文字记述可能不够准确。与其如此,还不如从现实存在着的商品交换来“抽象”。事实上马克思抽象出来的商品的价值理论,正是从现实的商品交换抽象的。不过,他在他的《资本论》中,把商品交换“抽象”成了一定数量的一种商品与一定数量的另一种商品相等的数学方程式。我已经在《评迎春的〈马克思主义与货币〉》指出“商品交换简单明了的事实是,一切商品交换的交换者,决不会要求与自己交换的对方所有的不同效用的商品与自己用来与之交换的商品得有某种东西相等,实现的商品交换也不是被交换的两种不同效用的商品有某种东西相等”,马克思商品价值理论据以分析的这个从现实的商品交换“抽象”出来的数学方程式就是对商品交换事实的歪曲。因此,根本就不可能“抽象”出与对象事物相符合的的理论。

  退一步说,即然“价值的本质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或抽象的人类劳动”,它就只能是商品上存在的东西。迎春同增志也只能承认“用自然科学、技术学的手段、方法,确实不可能发现对象事物具有‘价值’”,那么“马克思经济学中生产关系的价值,完全不是一回事”,“马克思经济学中生产关系的价值”就是人们头脑外在存在的客观“价值”了,而且就是“生产关系”。然而,人的头脑外存在的商品上或商品中存在的“价值”,怎么能是作为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之一种的“生产关系”呢?为什么作为人与人的这种社会关系的价值居然会凝结在不是社会关系的被称作商品的实体上或实体中呢?被称作商品的实体上或实体中为什么会“凝结”一种叫作价值的社会关系呢?商品上和商品中能有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之一种,那么商品上或商品中就得有人存在,而且至少是两个人,并且还得发生这种叫“生产关系”的社会关系。因为“生产关系”绝对离开不了人。真是奇谈怪论。

  “事实上在商品货币关系下生活的人们,天天都要购买商品,都离不开价格”。然而,“在商品货币关系下生活的人们”无论如何就是无法感受、认识和发现商品上或商品中存在着社会关系之一种的叫作价值的“生产关系”,也无法感受、认识和发现商品的价格背后隐藏着的在他们头脑外在存在的根本就不能感觉的价值实体,而且这个价值实体是存在于商品上或商品中的社会关系之一种的“生产关系”。人们更是绝对不可能生活在人们头脑外在存在的商品上或商品中的“价值”的“价值关系之中”。因为商品上或商品中就是存在作为生产关系的“价值”,无生命的它们也不会跑出商品来发生关系,形成“价值”与“价值发生关系而形成的“价值关系”。作为社会关系之一种的“生产关系”,只能是人与人才可能发生的社会关系,它绝对不可能存在于商品上或商品中。决不可能有人的社会关系之一种的“生产关系”之间还会发生什么关系。何况,当人们不能根据“生产关系”的现象事实认识到或能证明,“生产关系”就是“价值”之前,“生产关系”是“价值”的论断就是毫无事实根据的臆造。

  除非迎春同志引用《资本论》或其它马克思的论著的论述能指出,是根据什么对象事物的现象事实的认识能分析、抽象得出作为社会关系之一种的“生产关系”就是“价值”的理由,并且能证明作为社会关系之一种的“价值”能存在于商品上或商品中,否则这个作为人的头脑外在存在的“生产关系的价值”就是稀奇古怪的伪命题。

  因此,“《张文》否定价值的存在”,是迎春同志根本就没有加以批驳,我看也批驳不倒的,是根本正确的,“马克思的生产关系理论”,如果是关于社会关系之一种的理论,就绝对不可能是他所谓的那个“价值”的理论。因为,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能证明作为社会关系之一种的“生产关系”是人们头脑外存在的“价值”,而且这种作为“价值”的“生产关系”能存在于商品上或商品中。〉〉〉〉》

  马克思下了那么大的功夫,写出了《政治经济学批判》、《资本论》第一章等,都没有多少人真正读懂,我知道自己的几篇短文,更不可能说服他们。所以,写了《再谈马克思主义与货币》,引用马克思、列宁的话,反复强调《资本论》的科学性,赞扬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指出马克思运用实事求是方法得出的科学货币理论,希望大家重新学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真地读《资本论》等著作,不要凭自己的感觉否定马克思的科学理论。

  《〈〈〈〈理论用的功夫不管有多大,理论据以进行分析、抽象的根据都必须与相关的现象事实相符合,并得经得起用相关的现象事实的捡验,否则就不可能与我们认识的对对象事实相符合,就不可能正确。这是起码的科学原则。我在我的包括本文在内的三篇短文已经指出了“《政治经济学批判》、《资本论》第一章等”的核心概念由以得出的根据与商品交换的现象事实不相符合,也经不起我用商品交换的现象事实和与此有关的现象事实的理论性检验。迎春同志对我的三篇短文的论证所根据的现象事实和经得起现象事实检验的理论根本就没有作出符合科学理论的批驳,当然不可能说服我。看了迎春同志的这三篇短文,反而使我更加自信。

  马克思的《资本论》的特别是第一章,半个世纪有多的时间,我间断认真地反复地读过多次。早在三十多年前,我就认定不能成立。我这三篇短文,根本反映了我的看法,不是“不要凭自己的感觉否定马克思的科学理论”能推翻的。〉〉〉〉》

  我在文章里还说《张文》作者的胆子太大了!他说:“马克思的商品价值理论和货币是商品具有的价值的等价物就不能成立。”马克思的《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分析等,都是建立在科学价值论的基础之上。否定马克思的价值理论,剩余价值学说就没有了根基;马克思说资本是增殖剩余价值的价值,否定了价值,资本理论也被否定。总之,否定了马克思的价值理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经济的整个剖析就失去了基础。马克思的价值理论是科学的理论,建议作者再认真地读一读马克思的有关著作。

  《〈〈〈〈“我在文章里还说《张文》作者的胆子太大了” 驳不倒我三篇短文中的任何一句论述。当然也驳不倒“马克思的商品价值理论和货币是商品具有的价值的等价物就不能成立。”

  看来迎春同志对于什么是科学理论的起码认识都没有。我再次强调,理论用的功夫不管有多大,理论据以进行分析、抽象的根据都必须与相关的现象事实相符合,并得经得起用相关的现象事实的捡验,否则就不可能与我们认识的对对象事实相符合,就不可能正确。这是起码的科学原则。我在我的包括本文在内的三篇短文已经指出了“《政治经济学批判》、《资本论》第一章等”的核心概念由以得出的根据与商品交换的现象事实不相符合,也经不起我用商品交换的现象事实和与此有关的现象事实的理论性检验。因此,马克思价值理论不是科学的理论。无论怎样“再认真地读一读马克思的有关著作”,我在我的三篇短文指出的价值理论所存在的问题的论述如果不被驳倒,我就得坚持我在这三篇短文的看法。

  “否定马克思的价值理论,剩余价值学说就没有了根基;马克思说资本是增殖剩余价值的价值,否定了价值,资本理论也被否定。”但否认不了剥削,否认不了资本主义国家是剥削广大国民的国家。是不是剥削不能用根本不能成立的剩于价值理论来证明。

  我在红歌会网的《驳易中天的〈枪杆子出政权,却永远出不了人权〉》指出:

  “明白无误的事实是,从来没有不依靠社会的人能成为财主;任何被推崇为所谓精英的财主离开社会,不仅不能创造财富,而且一定会贫穷潦倒走向死亡。这表明,一切财富都是大家社会地劳动创造的,而不是财主个人创造的。

  知识和智慧是人之区别于其它动物的最根本的特质。现代科学已经证明,离开了社会,人就不能生长发育成有知识和智慧的人,就什么知识和智慧都不可能有。只要是在社会的生活中生长发育的头脑健康的人,都是有知识的人,只不过有知识的水平、程度和方面的不同而已。在社会中生长发育成有知识和智慧的人,再有知识和智慧,再有本事,离开了社会,也等于零。尽管知识与个人从小的主观努力分不开,但也与个人所处的或所占有的社会条件分不开。而且,知识和智慧是人头脑里的观念形态的东西,它不会跑到头脑外来创造任何的财富。只有有知识和智慧的思想意识主导的人的劳动,依托社会,生活于社会中,才能创造财富。

  既然财富是社会的人社会的劳动创造的,那么,社会的财富的分配就应按劳分配。

  不能否认作为企业家的资本家的劳动,当然主要是他的脑力劳动再加上他为经营管理工作的其他行为活动的劳动。不能不考虑他的这些劳动的强度比社会创造财富的人平均的劳动强度更大。但,是社会地创造财富的人的平均的两倍,最多三倍就了不起了。也不能不考虑他的劳动时间比社会地创造财富的人的平均劳动时间更长。但,是社会的创造财富的人的平均的两倍,至多三倍到顶了。这已是偏向于资本家的估算了。三三得九。就是说,不管一个资本家投资经营的公司有多么巨大,顶多,他的收入是平均工薪收入者的九倍到顶了。就算考虑到社会对这些所谓精英要加以激励,再抛开些算,充其量不能超过十五倍。这是指所有经营公司的资本家的那些不可一世的顶尖公司的顶尖精英的顶尖收入。超过这个数,理所当然就是对其他人社会创造的财富的剥削。这是指超大型公司或企业。至于一般的大[指一万人以上的、中[几千人的]、小[一千人、几百人的]型企业的资本家,超过十倍,七、八倍,五、六倍,甚至三、四倍,就应算是剥削。”

  是不是剥削,不在于是否资本家和地主。就是全部社会财产都是国家所有的,没有私有企业,国家的当权者超过如下表述的收入,也是剥削。

  在同文中指出:“作为政治统治的政府行政体系中的当权者,乡镇级的,包括工资在内的非工作需要的供其私人生活的所有收入和享受,超过社会工薪收入者平均收入和享受两、三倍的,县处级的,超过三、四倍,地市厅级的超四、五倍,省部级的超过五、六倍,正副国级的超六、七倍,最多九倍的就应算是剥削。大体在这个限度以内的,就是其的合理的劳动收入和享受。这是指包括工资在内的非工作需要的供其私人生活的所有收入和享受,而不是仅仅指他们在政府职位上按规定获取的工薪收入和享受。超过了以上的一倍以上,就构成了其收入和享受主要是由剥削得来的实事,就是主要收入靠剥削得来的剥削者。

  如果国家行政体系的各级当权者的职务工薪收入和享受超过了以上的一倍以上,国家行政体系的当权者或国家政治统治的当权者就是集体利用国家权力来牟取私利实现剥削的政治统治的特权阶层或阶级。

  尽管大体在这个限度内,但国家的法纪却容许当权者或其直系亲属在社会上牟取私利,获得的收入和享受大大超过社会普通工薪收入家庭的收入和享受,因为一般是靠权力寻租得来的,也是特权阶层或阶级。如果国家的法纪不容许官员及其直系家属经商,由此得来的超常收入和享受就是非法的,必须绳之以法,加以惩治。如果国家丧失了整治不法官员及其家属牟取超常收入和享受的能力,那么这个国家的政治统治就脱化变质了,或者正在脱化变质的过程中。”

  以上说的是国家的当权者。国有企业的当权者,最大的国企的头头的收入超过了社会平均收入的九倍,也是剥削。

  什么是资本?通过交换关系的经营来追逐利润的财产。但资本与剥削没有必然的联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所有的企业的资本追逐到的利润属于人民主权的国家,属于全体人民,所以人民主权的国家所有的企业的资本没有剥削。〉〉〉〉》

  最后再一次呼吁我国经济、金融学界的理论家们,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经济理论,学习《资本论》,批判庸俗的西方经济学,否则必将把我国的经济推入经济危机的深渊,必将爆发金融危机,并使广大群众陷入资产阶级经济学的迷局。当前我国正在轰轰烈烈地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共产党的灵魂是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开展学习马列毛主义的运动,才是对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最好纪念!

  《〈〈〈〈生产力决定论,经济决定论,是错误的理论。我在红歌会网发表的一些文章有所论述,不再赘述。

  我在《评迎春的〈马克思主义与货币〉》指出,在此再次强调:

  马克思主义,只能是与其它学科的科学理论一样,必须是社会实践基础上根据不断认识到的现象事实和经验不断检验、修正、完善,甚至否定之否定的发展着的理论,而不能把它弄成疆死的教条。但马克思主义最根本,最实质的东西不能变,否则就不是马克思主义。“马列主义的最根本,最实质的东西是:被压迫人民只有在无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集中制的共产党领导下通过革命,推翻资产阶级和反动阶级的政治统治,打粹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或无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实行这样的政治统治,在这样的政治统治下,通过包括整党建党治党,不断地反对共产党的脱化变质的斗争在内的全面的政治斗争,才能从根本上改造旧的包括生产关系在内的社会关系或制度,建立、健全、完善、巩固和发展新的制度,发展生产力,才能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解放自已和全人类[见我在红歌会网的《是生产力主导,还是政治主导[之二]》。”

  我在《回应 迎春:〈再论马克思主义与货币〉》指出,在此再次强调:

  没有马克思的理论的影响,就没有列宁及其领导的布尔什维克的十月革命的成功和列宁和斯大林为领袖的苏联共产党创建的苏联社会主义国家,就没有以毛泽东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的胜利和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马克思及其战友恩格斯是人类无产阶级性质的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的开山祖师,这与他们创立的理论所起的作用是分不开的。不会因为他们的一些理论不正确,就能动摇得了他们在人类社会历史上的伟大功绩和地位。〉〉〉〉》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