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经济金融研究经历简要回顾

2021-05-21 10:59: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连四篇文章被夹,心情有些低落。不知道是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出口创汇、开放市场等抛弃人民币主权转而支撑美元霸权的买办政策不能批,还是鼓吹、粉饰这些政策的官僚、专家不能批。

  我本人并非经济金融学出身,研究经济金融问题,纯属“误入歧途”,无意中坏了人家的好事。我原本是军事学领域的小学生,军事上有一个战术行动,叫火力侦察。我写的关于经济金融类的小文章,也可视作火力侦察。但凡不允许讨论的观点或者人,均属于敌之关键所在。

  第一次写金融类文章,是看了一则寓言:一个孤立的小岛上,岛上居民都用贝壳作为货币,用来交换商品。殖民主义者达到小岛后,发现了这个事实,然后,他们就从其他地方弄来源源不断的贝壳,换取了小岛居民无尽的物资财富。结果,这些殖民者发了横财,而岛上的居民手里存储了巨量贝壳——名义上的财富,相当于外汇储备——,实际上却丧失了巨量财富。当然,岛上物价飞涨,居民的实际生活,却下降了。

  这则寓言,让我意识到,中国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市场等政策行为,与殖民者用贝壳购买岛上居民的物资一样,属于上当受骗,是丧失金融主权的行为。我写了一篇小文章,叫《贝壳论》,时在2014年。

  同样是2014年前后,混合所有制改革吹得很响。我注意到外来投资即将用自己的贝壳入股正在股份化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包括自来水和食盐等最基本的生活物资供应——,或许中国的股份化改革,其实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外资参股并购中国大中型企业提供道路,就是为了让外资控制这些命脉产业,最终完全控制中国经济。所以,我又写了篇小文章,叫《中南海还能住多久》,是模仿“红旗还能打多久”而取的这个题目。如果国有企业都完蛋了,都被外资并购了,那么,中南海门前站岗的那几个兵,靠什么吃饭?连看家护院的兵都养不起,怎么能在那里住得下去?

  接下来,我从贝壳论中发现,原来引进外资,并不是外国人来投资,而是我们印出的人民币交给外国人在中国市场上使用,并提供配套的改革措施,如优化营商环境、外商投资法、内外资一视同仁、政策优惠、负面清单等等,让他们拿着人民币在中国市场开展并购、商业、服务、金融等业务,几乎可以横行霸道,“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简称之为“所谓引进外资不是外国人给我们钱,而是我们给外国人钱”。我又写几篇文章,《再说引进外资》《金正恩同志,万万不可引进外资》。也就是写这几篇文章,让我意识到了货币发行权问题,意识到货币发行权是货币的灵魂、主权的关键;意识到货币发行问题,决不仅是单纯的发行数量问题,还有更加重要的发行对象(是给中国企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使用,还是给外国企业、外国人使用)、发行领域(是用在尖端工业、重点工业、农业领域,还是用在房地产、旅游、医疗、教育等所谓第三产业领域)、发行方式(是贷款,还是拔款)、发行时机、各领域货币发行比例等问题,这些问题,显然比发行数量更加重要。那些强调优化经济结构,提升三产所占比重的说辞,从而淡化尖端工业、基础工业和农业的观点,简直就是犯罪!

  同时,我也意识到,所谓通货膨胀问题,并非单纯由于货币发行数量过多引起,而是由发行对象、领域、方式、比例出了问题以及资本化、私有化引起。就是说,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对货币信用的决定作用,大于发行数量。

  我比较清楚地意识到,所谓引进外资还有出口创汇以及相关的开放市场、储备美元、优化营商环境等买办政策,本质上是抛弃了人民币发行权这个最关键的主权,当然此前还抛弃了人民币的结算权、支付权、计价权等等,实际上是根本放弃了所有人民币金融主权,让人民币发行权旁落于外资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这意味着人民币死了,成了美元在中国市场上的代用券,让中国经济支撑了美元的信用和霸权。

  在这些政策之下,只要中国经济金融不崩溃,则美元信用和霸权就不会崩溃。

  按照“举一反三”的老道理,进而,我又意识到,东亚其他货币,比如日元、韩元、新加坡元、中国台湾省的台币、中国香港特区的港币等五种货币,很可能和中国人民币一样,也是美元在这些国家地区的代用券!根本不是独立的货币。香港港币的发行权同样掌握在华尔街金融寡头手中,意味着我们并没有从经济金融上收回香港主权,这是导致香港人民与内地人民离心、被帝国主义钻了空子的重要根源。之所以没有收回香港金融主权,是因为我们自己也没有金融主权意识,甚至连人民币的金融主权都在奉送,又怎么会想到收回香港金融主权呢?

  似乎也在这一时期,一个半公开的买办政策,终于完全公开了:人民币近些年的发行,居然真的是以外汇储备为依据,有多少外汇,就发行多少人民币,人民币居然真的绑定在美元之,让所谓美元支撑人民币信用。原来这种做法,上世纪90年代后期就开始了,标志是所谓“央行”制度,是银行法。这个所谓“央行”制度,其实是个抛弃人民币发行权的买办制度,是由那些完全不懂金融的人——我就不说他们立场有问题了——制订的。

  究竟这些人懂不懂金融?我还真没有足够的证据。正当我为证据发愁时,支持这种依靠外汇发行人民币政策的权威机构(某央行),居然开始撰文反驳我——我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是反驳我——,他们说,中国不存在人民币发行权旁落于外资的问题。他们的这篇文章,完全可以作为他们是根本不懂货币、丧失金融主权意识的铁证,是他们不打自招。

  又有人替依据外汇发行人民币、中国外贸用美元结算、储备美元等政策说话,他们强调,美元霸权是从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就形成了。于是,我们的争论延伸到了世界经济金融史领域。我不得不开始研究二战后的世界经济金融斗争史。结论简直是石破惊天:原来,从二战后到上世纪70年代初,美元霸权顶多是个局部的霸权,与之抗衡且占上风的还有苏联、中国,而且,即使是这个局部霸权,也受到英法等国的反对,内部矛盾重重,并不稳定;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其实并不是个世界体系,而仅仅是个范围极小的体系,其存在时间,也就1960年代初到1970年,不到十年;上世纪70年代初,以美元与黄金脱钩为标志,即使是美元的局部霸权,也瓦解了,美元信用扫地,连欧洲的乞丐都拒绝美元。那有什么霸权。美元霸权的二次形成是1980年代,原因一是中国抛弃第三世界战略,由美国的重大敌手,变成了一定意义上的“盟友”;二是苏联人民的叛徒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抛弃了盟友,为美元霸权再添支柱;三是华约解体、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让美元霸权再次胜利;四是中国的央行制度、引进外资政策,继续支撑了美元霸权。相应地,人民币曾经在1960年代后期,由于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实现了对外贸易、援助、贷款的计价、记账、支付、结算货币,信用远比美元强大。那种说人民币不是“世界货币”,所以在国际贸易中不可能有计价、结算功能的人,其实是根本不懂历史,也不懂金融。更可笑的是,某几位网友,居然向我要证据,害得我用了两个月时间去翻《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参考消息》,最后,终于在《参考消息》上找到了证据,并在好友黄卫东的帮助下,又在《中国银行行史》上,找到了更加系统的铁证。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人民币作为对外贸易计价、结算、支付、记账货币的这段历史,仅仅过去才三十年,怎么就被历史给尘封了呢?而且,封得如此严密呢?是谁、出于何种目的要尘封这段意义重大的历史呢?

  也正是因为发现了这段历史,所以,我认为,毛主席的功勋,除了建党、建军、建国之外,还有建立人民币独立金融体系,并实现了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是主席的第四大功勋,可能比前三个功勋还要重要。

  为此,我又写了《二战后世界经济金融斗争简史》等文章。强调人民币曾经的国际地位,也强调所谓美元霸权无非就是吹捧出来的,其目的在于给中国抛弃人民币发行权、结算权、计价权、支付权,从而搞引进外资、开放市场、开放金融、出口创汇等买办政策,提供一个借口!即使是借口,也是个根本说不过去的借口。

  支持人民币发行以外汇美元为依据的人,开始编造和神化这种政策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发展成果。于是,我又研究中国近年来经济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我发现,中国经济因为抛弃人民币发行权于外资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导致了中国经济在主权结构、所有制结构、产业结构、地域结构上的严重畸形,不但压榨了中国人民、付出了资源环境代价,而且,还动摇了政权的根本,制造了社会矛盾,恶化了社会环境,中国,甚至不是个经济体,而仅仅是个市场体,因为没有金融主权、市场主权,而且,中国丧失了在国际经济金融问题上的发言权,无力推动公平公正、平等互利、互通有无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构建,无力于反击霸权主义,丧失了国际影响力,中国经济反而强化了美元霸权主义的信用和影响力,让其在全世界胡作非为。

  所谓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开放市场、美元结算、储备美元等政策,实际上意味着人民币的发行数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各领域发行比例,完全由外资控制,中国人根本无权、无力影响。实际上意味着外资在中国市场上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人民币,而且不用归还。而中国企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想得到人民币,则要么付出劳动、要么付出资源、要么付出环境代价,或者以贷款形式得到,但是,要按照还本负息,还要抵押,或者允许外资入股。

  这哪里是内外资一视同仁,分明是只让外资横行霸道,而同时用金融手段勒死中国企业。在中国市场上,外资可以放火,中国企业不能点灯。

  这当然导致了中国经济、中国人民的极端困难。

  有人反驳我,说中国在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储备美元等政策之下,手里有巨量外汇特别是美元,怎么能说是外国人空手套白狼呢,怎么能说中国的那么多金融经济官僚、专家都愚蠢呢?难道就你一个人聪明?我们的争论涉及到国际金融关系问题。

  我回复他们,金融资本流动,实质上体现的是一种国际关系。中国手里的外汇,是出卖中国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而得来的,值不值得且不说,就算究竟是不是财富,有没有意义,还看这些外汇能否及时、方便、以合理价格采购到我们急需却又不能生产的重要生产生活类物资!如果不能,那么,奉送主权而得来的这些外汇就不是财富,而是一种上当受骗的表现。

  实际上,美国市场对中国贸易禁令很多很严,拒绝中国用美元投资、并购和开发,甚至不允许中国用美元在其海外控制范围内搞投资、并购和开发——我以是推测,吴小晖和王首富吃亏的原因在于把手里的美元花出去了,这就动了美帝国主义的奶酪。说白了,美国这么做,就是要废除中国手中的美元的采购力,就是公开赖账。美国只允许中国把手里的美元交给“国内外先进的资产管理机构打理”,用来购买美国的国债、股票、期货、虚拟货币等所谓金融产品。而这些所谓金融产品,其实是个巨大的陷阱,是废除中国手里的美元的购买力,以避免对美国市场形成压力的根本手段,也是美国赖账的关键手段。

  某人说,美元有美国政府背书,美国有坚实的工业基础,美元当然有信用。我想强调的是,美国政府有能力、有意愿保证其信用吗?美国即使有坚实的工业基础,美国愿意用这些工业基础支撑其美元的信用吗?尤其是对中国手里的美元,美国不但不愿意支撑其信用,而且还千方百计拒绝保证其信用。那种只看到美国政府的为美元进行所谓“背书”、美国强大的工业实力,又将此作为美元信用支撑的人,我看你们只看到现象,没有看到本质,肤浅得很。

  特朗普的坚定信徒、自作聪明的某位高人提出“XXX之问”:为什么美国政治那么动荡、经济那么差,而其股市又不断上涨呢?似乎这个问题有多难回答似的。

  我的回复:一是强调那个所谓的股市连同美国的债务、期货、虚拟货币等金融市场,以及鼓吹的保值增值功能,都是套取其输入海外的美元的陷阱,只要中国等国把手里原美元投进去,就意味着上当了。所谓的保值增值,也就是画饼充饥而已。二是想把股市推高,其实没有任何操作上的困难,相反,反而极容易:只要把“量化宽松”后的美元投入到金融市场上,即可推高这些市场,让股市上涨。这个操作,很多股市的庄家都会,没有任何难度。相信美国金融市场的所谓保值、增值功能,完全就是上当受骗,并不是什么高明的选择。可惜,中国负责管理外汇的部门,的确都把中国手里的外汇交给所谓国际先进资产管理机构打理,投入到美国的金融市场上了。

  现在,我判断这些外汇打水漂了,恐怕也不算错。

  因为人民币发行权旁落于外资,人民币成了美元的俘虏傀儡、金融伪军,所以,以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自然也是个骗局。

  因为中国开放了金融,取消了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的范围限制、投资额度限制、持股比例限制,外资控制了中国金融,所以,所谓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其实就是把中国企业推向外资金融的虎口,只会毁掉中国企业、中国经济,所以,也是个极其歹毒的陷阱、骗局。

  中国经济的出路,在于立即停止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开放市场、美元结算、储备美元等买办政策,收复人民币发行权,在此前提之下,争取人民币对外贸易的计价、支付、结算权,这是中国的当务之急。

  立即有人跳出来反驳:如果没有外汇储备,人民币如何发行?人民币的国际信用如何支撑?也就是所谓人民币应该“锚定”在什么之上的问题。

  当奴才久了,已经不会站立了。

  我们的争论扩展到货币的本质领域。

  我回答:停止引进外资等买办政策之后,中国收回人民币发行权,实现独立自主,可以按照中国经济发展需要,自主决定发行数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和发行时机。把货币发行给尖端工业、基础工业和农业等关键领域,发行给自己的国有企业和民族企业,以拨款方式发行给国有尖端工业、农业,以贷款方式、订货方式发行给国营商业和民族企业;对国有企业以拨款为主,对商业和民族企业,以贷款为主,就这么简单。

  至于具体如何制定发行政策,那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只能提供一个框架、思路,我不能制定文件。

  “这样会导致通货膨胀!”有人这么反驳。

  我就不明白,以前,不也是这么发行人民币的吗?无非就是由外资决定人民币发行的数量、对象、领域、方式,你们怎么就不担心“通货膨胀”?怎么中国人收回人民币发行权了,你们反而担心“通货膨胀”了呢?难道没有出现通货膨胀吗?我认为你们担心通货膨胀是假,不愿意收回人民币主权是真。

  通货膨胀,并非仅由发行数量过多引起,更多地是由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错误导致!

  “那人民币的锚”怎么办?怎么保证人民币的国际信用?

  我同样反驳你们,美元那么“量化宽松”,你们照样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储备美元、开放金融,你们考虑过美元的“信用”问题吗?考虑过美元“锚”在哪里了吗?

  你们担心人民币的“信用”或“锚”是假,你们反对收回人民币的发行权是真。

  人民币的信用,取决于中国的商品生产和出口能力,取决于中国政府争取到人民币的计价、记账、支付、结算权!取决于中国政府用人民币自己出口商品的定价权!并不取决于什么外汇储备!

  关于人民币的锚的问题,主流说法(包括某些“左派”的人物),认为货币发行数量应取决于市场上商品的种类、数量。我则认为,恰恰相反,不是市场上商品的种类、数量决定了货币发行,而是货币发行数量、对象、领域,决定了市场上商品的数量、种类、流通方向!决不可以颠倒这个因果关系!

  认为市场上商品数量种类决定货币发行,这是典型的金融资本的观点,其目的和效果在于维护金融寡头对经济和政权的操控;认为货币发行决定商品数量、种类和流向,这是主权经济金融观点,其目的和效果在于巩固中央政权、反击外来侵略和财阀的形成!

  我认为货币发行权,是货币主权、金融主权的关键,是政权调动全国人民、进而调动全国物力,从事经常性和重大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行动的最有效的手段;其次,货币才是商品交易的媒介、价值尺度、财富储备手段、流通手段之类。对政权来说——如果能够垄断货币发行权——货币根本不是财富,对其他人和机构尤其是私有机构来说(他们没有货币发行权的情况下),货币才意味着财富。

  正因为意识到这一点,我推测,大明朝灭亡,是因为白银成为流通货币,这意味着大明中央丧失了货币发行权,实际上是大商贾获取了货币发行权。大明中央再也无法利用发行货币来调动全国人力物力,导致了中央能力萎缩。同样也,我也推测,西汉朝皇帝与权臣豪强争来争去,无非就是争军权和货币发行权。

  某人还要嘴硬,非要说,即使美元必然崩溃,但是,中国的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开放市场等政策,仍然是正确的,不能改变。我想再次强调的是,只要中国继续这些政策,华尔街金融寡头就牢牢控制了人民币发行权,美元霸权就牢牢寄生在中国经济之上,并以中国经济为中继站、接力站,向全世界继续殖民。中国无意间成了美元霸权的最大帮凶!只要中国经济不崩溃,则美元不会崩溃,美元霸权也不会崩溃!如果美元崩溃了,那必然是中国经济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中国经济首先崩溃,成了美元的殡葬品。

  甚至,居然还有人说,美国鬼子要向中国投降!人家控制着你的人民币发行权,等于卡住你的脖子,是谁向谁投降?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