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谭吉坷德:张煜医生抗争的不是学术问题

2021-05-13 17:11:3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谭吉坷德
点击:    评论: (查看)

  4月27日,卫健委对是否存在肿瘤治疗黑洞的回复是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

  5月5日,举报人张煜医生表达了对这一调查结果的态度,“真的很失望”,“入狱都不可能让我屈服”。

  张煜医生的态度很明确,“我反对的不是超指南治疗,而是为了利益胡乱治疗”,“不能容忍的就是陆医生这种为了敛财胡改瞎改”。

  这就不是学术问题,这是经济问题,是利益问题,是有没有医疗腐败问题。卫健委南辕北辙,大包大揽地为此事背书,却完全没有回答是否存在这些问题。

  学术问题可以很容易地绕过舆论,因为这个领域对公众来讲就是一个“知识黑洞”,这往往是产生骗子的最好土壤;但是这个推手却很有效,一下子把全国大约99.99%还多的人推到了这个话题外面。

  张煜医生挑战的是医疗潜规则,这个潜规则是否存在,大家都心知肚明。有人极力想用学术问题来扭转舆论,是因为张煜医生揭露的恰恰是我们多年来医疗领域片面市场化的黑洞。回避这个问题,张煜医生就看不到赢的希望。

  医疗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公共资源和社会公共事业。在这样的领域中推行按生产要素分配的市场机制,救死扶伤就会变成弥天大谎,最该有良心的行业就充满了最不该有的血腥,医生也会由白衣天使变成世界上最温柔的梁山好汉。

  中国最脏的地方在哪里,如果按照“又当又立”的标准,医院绝对是排在前面的一个。

  有人一直在医疗领域大力推崇“美国模式”,就是市场主导一切。

  对于那些以“莆田系”为旗帜的私营医院来说,那就是一个个公司,一个个企业。在那里医德不仅仅是一块遮羞布,而且还是掘取利润的最有效工具。

  创收机制使公立医院虽然挂着社会主义的招牌,其“销售返利”的底层运行逻辑与私立医院越来越趋同,而且更具欺骗性。

  张煜医生揭发的过度医疗和敛财害命的背后,正是这种公立医院以经济指标为核心的承包化的创收机制。这种“绩效工资”的报酬方式就是让医生从病人身上赚更多的钱。

  李玲:公立医院创收机制问题仍未破解;高强:公立医院改革重点在于医院创收机制。这都是内部人、明白人说的话吧。多少年了,解决了吗,想解决吗。不重构中国医疗卫生的改革伦理,能解决吗?

  当浑浊成为主流,清白就是一种罪过。相信人们还记得2013年的“走廊医生”兰越峰。兰越峰说:“你做一个纯粹的医生,没有理由去搞这些。我觉得过度医疗和回扣,性质和伸手掏人家钱、和小偷没有区别。你不仅仅是掏他钱,还把患者的健康和幸福,甚至生命都给葬送掉。”遗憾的是这种最起码的良知底线,居然成了打不破的天花板。

  放眼望去,除了无利可营的基层社区医院,无论公立私立,中国的医院哪一个不是企业。有不是的,你指给我看,一个就行。

  说穿了都是经营性企业,都是生意,都是人体4S店,都会让你生不带来,但死要带走,甚至还要欠下巨债。是不是正因为如此才有老百姓“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看病难,看病贵,看病看到旧社会”的悲怆和呐喊。

  是不是正因为如此才有哈医二院“一老翁住院67天,花掉550万”;才有装一个支架回扣一万元”,一年光回扣就能进账600万的主治医师;才有100套房,100个车位的医院院长。。。。。。

  毫无疑问,这是一条伪市场化道路。

  医生要想提高自己的收入,就必须从病人身上赚到更多的钱。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就是调动他们追逐私利的积极性。千万不要考验人性,最经不起考验的就是人性。当这种考验制度化,救死扶伤的医院同样会变成黑暗丛林。

  怒发冲冠的张煜医生押上了自己的人生和前途,他请求卫健委公开讨论此事,如果他输了,他将吊销自己的医生执照,绝不后悔。

  这个年轻人以一己之力去挑战一种强大的力量,绝无获胜的可能。但是我们不能让他一个人去战斗,因为声援张煜医生,就是在安抚我们自己的良心。

  “有关部门”如果要想在这场争论中获得人们的信任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他们能够证明张煜医生揭露的那个医院不存在创收机制和绩效工资,那位陆医生在治疗病人时没有任何利益驱动,纯粹得像白莲花一样只是为了治好病人,就能够证明这绝对是一个学术问题,就能够完胜张煜医生。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不要鬼扯什么学术问题;不要像失贞被当场抓获的女人那样,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双眼,却忘记了全部裸露的身体。

  只有不被金钱驱动的医者才配称为天使。现有的医疗体系中无法产生这样的天使。你想当天使,就会变成张煜医生这样的异类。

  黑人的命也是命,患者的命也是命。不要把患者当成上帝,你把他当成一个人就行了,就是别把他当成待宰的肥猪。

  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公平化福利性的医疗时代,被很多国际机构评价为发展中国家医疗卫生工作的典范。这种福利性今天已经消失殆尽,利益集团不但形成了坚硬的利益共同体,而且用改革的名义顽强对抗人们的不满和任何有关纠偏的政策。

  不想再多提民生领域社会公共产品的市场化,当这些社会公共消费品变成私人消费品及特殊群体才能享受的狭隘社会福利的时候,争论已经没有意义,能否改变才是真正的问题。

  社会民生领域市场化的弊端显而易见,那只“看不见的手”在每个人的眼前越来越清晰,伴随这只手的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拿钱来。

  张煜医生引发的舆情事件不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一个毫无疑义的社会问题。强制删帖和掩耳盗铃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真正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把人民医院和为人民服务重新镌刻进中国医疗的骨髓里。

  张煜医生宣言的背后是浓重的无力和无奈,但是他袒露出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气节和风骨,让人们看到了真正文化人最后的尊严和倔强。他用自己的前程来守护信仰,他是真正的医者,他让人们对医生这一职业保留了应有的敬意和景仰。

  张煜医生和兰越峰医生一样最终一定会失败,但是火种长明,燃灯奔走的作用就是唤醒更多的觉悟者,才能形成对邪恶的震慑,才能迎来公立医院对公益角色的回归。

  气节是最好的反抗武器,孤独战斗的张煜医生大有古先贤性格中的那份炽热,令人很难不被他的热情感染,一起来捍卫人性的荣耀。

  写完以上这些文字,我决定将每天跑步六公里增加为十公里,尽量争取有生之年不要落在那些医疗屠夫手里。

  我不怕死,但我害怕没有尊严的活着,我更害怕生命、尊严连同我那点微薄的财产被医院用学术的名义吃干抹净。

  最后再说一句,“医改”成功还是失败,最有发言权的还是老百姓。你说这些是学术问题,老百姓的答案才是最正确的。

  微信公众号 berr1957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