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我们的“举国体制”与孔丹的不一样

2021-04-29 17:17:1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原中信集团公司董事长孔丹先生进行了理论创新活动,对“举国体制”进行了阐述,他将建国后的举国体制概括为三种模式:建国后前三十年叫做“举国体制1.0版”,特征是可以处理重大危机;1978年改革开放到党的“十八”大这段期间叫做“举国体制2.0版”,可以应对国内重大危机,亦可应对2008年那样的国际金融危机;“十八大”以来进入新的阶段,是谓“举国体制3.0版”,有三大特征:1、集中力量办大事;2、与市场经济紧密结合;3、和对外开放衔接。

  逻辑上说前两个模式几乎同义反复,没有提供额外认识;所谓举国体制就是应对危机,从国内到国际,并且孔先生将他提升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莫不是要颠覆人们对社会主义的根本认识?把社会主义核心优势缩略为可以应对国际国内各种危机,孔先生的这项创新严重缩水!

  社会主义核心优势在于劳动人民的各项权益得到最大保障,得以实现,举国体制只是他实现的手段。囫囵吞枣而言,任何一国战争状态下,必将是“举国体制”,哪怕再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他也得“举国体制”,否则他的资本主义政权就没有了。然而资本主义的举国体制与广大人民的利益无关,哪怕封建主义社会也可存在“举国体制”,比如英法百年战争期间(1337年-1453年)两国都处在封建主义时期,但也都是封建制的举国体制,也只有这样的举国体制能够支撑他们间的百年战争。

  把举国体制说成社会主义核心优势,孔先生的这项创新看来是严重缩水的!

  说实在的,这与其说是孔丹先生对当下或以往运行中制度的实际描述、提炼、刻画,不如说是他个人意志的表露。他意念中的“举国体制3.0版”既要“集中力量办大事”亦要“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市场经济”遵循的是“看不见的手”原则,这与“集中力量”显然有冲突,显然应该有个更高原则去协调,未见孔先生有说明,未将这个更高原则突显出来。

  事实上“市场经济”是没法发明创造的,所说1.0、2.0期间他也是有市场经济因素的,只不过那时叫“商品经济”,人民利益最大化是制约“商品经济”的第一前提;九十年代后开始资本利益最大化,打出“市场经济”的旗号颇有迷惑性,事实上已脱离社会主义轨道,他的“集中力量”必然与大多数人利益相冲突。

  孔丹先生把“对外开放”设定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我看过孔丹的多篇演讲,他既是中国中信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亦是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的理事长,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理事长。他的演讲多有国家政策性,而鲜有理论细化,从他的这个设定看,这个“格局”似乎还是不算大,仍在经济与物质领域打转转,与他这个董事长,那个理事长相比,格局似乎还是小了点!

  几十年来对外交往实践证明:把自己设定在“经济与物质”,并不能让外人也遵守这个规则,比如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一度把他想像为纯粹商人,可是你与他谈商贸,他却与你谈意识形态,与你玩弄“中共及家属不能入境”。因此对外开放的格局一定不能太狭窄,一定不能步满清末期“洋务运动”老路,不能行老太爷们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不能将自己囿于经济与物质,而应该是多方面全局的,应该是包括经济、物质、政治、制度、文化、精神等全方位对等的交往,缺了任何一方面都可能使自己成为跛脚。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