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华文明正重整纲纪再出发

2021-04-07 16:16: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段修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在学习《中国共产党章程》时,我们遇到的第一部分内容便是“总纲”,首先便是确定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及其行动指南,用以阐释其总的纲领和中心思想。同理,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体系也存在着自己的纲纪,用以阐释其根本性质及其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

  在中华民族复兴的大业中,我国的文明理论研讨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许多学者都认识到,我们中华文明的一些基本问题只有从其大本大源上才能进一步梳理清楚,并焕发出那种根性的磅礴伟力。这也说明,我们中华文明经过近现代剧烈动荡后,其正在重整纲纪,阔步迈入伟大复兴的新时代。

  中华文明这次复兴的历史意义非常重大,虽然我们民间研讨不够专业,但也愿意不揣浅陋,继续综合基层的一些探索,再次冒昧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我们国学中存在着这样一句话:“中华易经,纲纪群伦”,运用现代术语解释就是:“中华易经基础理论,用以统率各种应用理论”,本文就遵循我们的传统思路,大体梳理一下我们古老理论的现代化问题,以期能够抛砖引玉,为我们中华文明伟大复兴提供一些有益的思考。

  一、中西方文明理论之纲纪概览

  由于理论具有凝练性,所以中西方文明可以通过其各自的理论体系更精确地反映出来,这也属于我们中华文明重整纲纪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网络研讨的基本情况分析,目前的难点仍然是对中西方文明区别不开,对它们各自的本质认识不清,为此,就继续运用我们中华经纬学将其各自的理论体系再次进行一下现代化梳理,并为大家提供一种简约式概览。

  (一)、中西方文明理论之纲纪都属于形而上者之道

  为便于大家相互比较,特将《再探中西方文明理论的定性分析》一文中的“中西方文明理论体系基本架构(理论框架)比对表”进一步简约化和现代化,并粘贴如下供大家参考:

  通过我们中华理论的梳理,列表内容显示得非常清楚,中华“道与术”属于一套文明理论体系,并且一直属于“以道御术”,其属于正宗的无神论理论体系,所以其一直源远流长,并长盛不衰。而西方的“道与术”则属于两套文明理论系统,其“道”属于神学,而其“术”则属于哲学和物理学,它们相互之间产生了无法调和的内部矛盾,所以其神学是在“以神御物(即物理学)”,而其科学则属于“以物御神”,自身产生了混乱(哲学的那种“心物之辩”,就是在神、科之间这样翻烙饼),由此其文明必然会产生革命,也必然会再次导致其文明的中断。同时,文明革命必然会产生社会革命,其文化也必然会产生深度变革,这是西方历史的必然,也是西方文明的宿命。

  这个概览表也充分说明,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体系,既非常凝练,又条理清晰,前文中的一系列探索,其实都可以由它反映出来,下面的一些探讨,也是根据这个概览表,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继续细究而已。

  (二)、宇宙学与人类学分属一主一辅两条线

  根据表格所示,结合宇宙学与人类学的基本分类,中华古老理论的现代化应遵循一主一辅两条线。

  1、主线:宇宙学。这是抓总的,也就是目前科学界所苦苦求索的“大统一理论”,其项下应区分为宇宙总体的能量运动与各天体相互之间的能量运动,而各天体相互之间的能量运动,在这里就属于我们的“五行八卦”,其串联着超星系团、星系团、星系、恒星、行星、卫星等。

  到这里就足够了,不必再细分,因那种“细活”便属于各种应用科学所负责的范围了。

  这条主线实质上可以统合各种宗教理论与学说,并统一人类对宇宙的基本认知。

  然而在此需要特别提示一句,我国古代理论必须要消化吸收近现代天文学发展所取得的成果,因古代宇宙学所反映内容主要为太阳系运动,其“易”由“日、月”所构成的事实反映着其这种历史局限性,所以自己并不反对引经据典,但若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就属于食古不化或抱残守缺了,那会阻碍我们中华文明的现代化,更会阻碍其向前发展。

  2、辅线:生物学。这是在宇宙学基础上由地球生命而形成的学科,它也称生命科学,其串联着微生物学、植物学、动物学和人类学(即社会科学),而人类学居于其顶端。

  通过这一分类说明,人类学实质上只是属于生物学的一个分支,在其背后存在着许多基础性的知识需要了解,也包含着自然界的一些复杂关系,其既要以宇宙自然界能量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为基础,又要以生物界能量的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如自然能与生物能运动的反向关系),然后才有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运动。

  由于人类学和人类社会的特殊性,它可以直接阐释自己的基本矛盾和特殊矛盾运动。而其这种特殊矛盾运动,也就属于人类学的“五行八卦”,包括在人与自然基本矛盾运动基础上国与国和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矛盾运动。

  所以,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如果再继续按照那本老黄历通过宇宙学直接阐释人类社会,甚至运用同一套“五行八卦”来阐释人类社会(如占星术),那是会脱离实际并与事实不符的。

  我国虽然也曾经历过“摸着石头过河”的短暂摸索,但总体上来讲,中共始终以民族与文明复兴为己任,并遵循实事求是原则,根据需要因时因地制宜制定相应的策略,并适时地做出调整,比如在国内“两个文明一起抓”,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在国际上则推行“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这都保障了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顺利实施,也基本能够体现出我们中华文明理论“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基本轮廓。

  (三)、关于中华文明的信仰

  在网络研讨中,已不止一次碰到有关中华文明的信仰问题,还有那些努力向我国传播西方宗教神学的传教士,也一直极力试将中华之道与西方宗教神学混为一谈,而通过这个中西方文明“纲纪群伦”概览表,它也把我们中华文明的信仰交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1、对宇宙的信仰:能量(古代之气)。其属于我们中华宇宙学的宇宙观,也属于如太极、道、本原、本根、本质、本体、归一、归元等概念,由它概括并阐释我们中华文明对宇宙的基本认知,并明确能量属于宇宙运动的本质,而物质属于宇宙能量运动的衍生物,其属于宇宙运动所呈现出来的现象,由此而构成了“能理学+物理学”理论体系,从而形成了我们中华宇宙学系统论。

  2、对人类的信仰:劳动。其源出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本土化,属于我们的人类观,它不但为我们中华人类学理出了人类本原或本根,并为其奠定了立论基础,而且也将道儒释等统合在了一起,从而构成了我们中华人类学系统论(哲学社会科学)。相比较而言,对人类的信仰较宇宙信仰更加通用一些,何况劳动本身也属于一种认知并改造自然和人类社会的能量,其与我们的宇宙能量观属于一脉相承,只是其属于另一种能量而已。

  通过亮出我们中华文明的信仰,西方的宗教信仰就彻底立不住脚了,其上帝哪里凉快就哪里呆着去了。

  (四)、西方近现代科学与资本主义属于一种半生不熟的文明

  既然梳理中西方文明问题,那就不得不说说西方哲学与科学以及资本主义文明问题。而西方哲学与科学革命的非彻底性,已经由上面表格反映出来了,比如它们对宗教神学既在相对运动中有所叛逆,可又在绝对运动中与其难解难分,仍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它们仍然属于一根藤上所结的瓜。

  为此,我们也曾进行过网络讨论,现将其整理如下供大家参考:

  【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其实就是对其宗教神学的一种造反运动,但很可惜,其并没有在“形而上者”的绝对运动领域实行彻底的造反,以至于其资本主义进入了一种半生不熟的政治状态。所以,资本主义之后,仍然需要社会主义继续完成其那种对宗教神学不彻底的革命。】

  【资本主义及其市场自由化,其实质上最终仍然要追踪到其宗教文明的老根,因其“神性=人性,而人性=动物性”,由此而形成了“丛林法则”,而资本主义最适宜的就属于这种“丛林法则”土壤,也最适宜于市场自由化而进行巧取豪夺。】

  【所以,如果没有文明和文化的支撑,只在经济上革命就不会走的太深太远。也就是说,只有“形而下者”而缺失“形而上者”的社会发展,是缺乏软件而残缺不全的,西方资本主义已走入困境就清楚地说明了这一问题。同时它也说明,只单方面的经济改革,而缺少文明和文化改革,最终是难以大获全胜的。】

  自己也曾与那些以专家自居的大人物进行过辩论,并向其提问:【西方科学所阐释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究竟是什么?连牛顿与爱因斯坦都没能解决,都不得不将“第一推动力”归功于上帝,其最前沿的《相对论》对其阐释得清清楚楚,这能否认?】一般情况下,通过这一提问,他们便无言以对了。

  再说西方哲学,一般都先强调:“事物处于绝对运动中”,那么其绝对运动是怎么产生的,岂不还是像牛顿与爱因斯坦等一样,最终将其归功于上帝?其哲学不还是属于西方宗教神学的小跟班?

  而我们中华文明则是由“阴阳”产生绝对运动,并“以经率纬”、“以纲领目”、“以道御术”,从古至今一脉相承,这也就是我们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并长盛不衰的根本性原因。而根据以上表格所示,西方科学、哲学以及其资本主义,虽然其造了宗教神学的反,但它却属于一场“半生不熟”的革命,其纲纪反而出现了理论空当,难以阐释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从而成为了一头迷途的羔羊,正在等待着为其弥补空当并指点迷津。

  由此可见,所谓的“西方文明”是存在着先天发育不全和残缺的,它事实上属于一个“残疾儿”,而我国所接受的西方理论体系也照样存在着严重缺欠,其照样属于一个“残疾人”,它必须要经过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予以系统改造,然后才能逐步完善,并得以发育齐全。

  我们既然重整了中西方文明理论之“纲纪”,那就顺着这一线索继续审视一下其“群伦”,下面也需要重新审理一下我们的五行八卦和西方物理学了。

  二、运用近现代科学试解五行八卦

  为避免理论研究想当然,所以前文曾根据科学考察列举出了“绝对运动时空+相对运动时空”,其事实上也就理清了我国“太极阴阳与五行八卦”的关系,并根据我们的中华经纬学原理和“从0到1”经学主脉,为“能理学+物理学”准备好了所需的基本框架,由此也就避免了由某一种理论先入为主取代自然。所以,由我国许多人所解读的《易经》和马克思主义原理,以及西方的宗教神学与哲学,都必须要服从于自然,谁也不能先入为主。

  为节约篇幅起见,在此就不粘贴太极图了,请自己找幅图对照着看,那样才能对其所阐释的原理有个大体的了解。

  (一)、先试解八卦

  目前我国对于《易经》怎样演化成型争论颇多,个人观点认为,对此可不必过于较真,不必在一些细节问题上过于纠缠,先用一句“自古以来”就可以概而论之,因为我们的中华文明从未中断,一直流传至今,并还将继续传承下去而发扬光大。

  我国古代的理论研究也是逐步深入的,根据考察,我国的《易经》(即《周易》)等传统理论主要在于认知并阐释自然,其基本原理是在阐释宇宙的能量运动。而由于远古时期对自然认知的局限性,没能将其运动的实体阐释清楚,直到春秋战国才将其明确为“气(能量)”,所以,对于《易经》和《道德经》的解读,应该将其与后来的“气一元论”联系起来,这样才能准确反映其真实内容,并搞清楚其原理所在,以防出现偏差。

  由于“易”与“气”的阐释没能同步,后世对于八卦的解读,那就更是见仁见智,多种多样,也更是难以将其与“气(能量)”运动联系在一起,以致于空谈者居多,甚至出现了占卜算命等歪理邪说,导致被误导者甚众。

  这个问题恐怕还是得从伏羲画卦的初衷寻找答案。当然,下面所谈也不一定正确,仅供参考吧。

  1、对阴阳与八卦需谨防误解。据史料记载,“易与八卦”属于伏羲等先祖所创,后经周文王演绎,将其进一步系统化整理出了《周易》,从而流传至今。

  据资料介绍,伏羲生卒于8000年前(也有说7000、5000年不等),但有一点可以确证,即那时还没有形成文字,伏羲只是留下了阴阳和这些八卦符号,对其的一些文字解释属于后人根据自己的理解所添加的,掺杂着后人的个人观点。而这种个人观点就慢慢演化得复杂化了,有些离伏羲画卦的初衷越来越远,许多都把客观实在的“气”给弄丢了。而如果阐释运动缺失实体(气),那就只能是空论,其与西方的神学、哲学和唯心论在本质上并无二致,只是其空论的内容不同罢了。

  对于八卦的理解,其实质上仍然根源于怎样领悟阴阳,但目前对其的理解则非常混乱,也为此而争论不休,由于近现代科学还存在着一些模糊空间,所以对其还难有定论,但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一种简单的方法从人类起源侧面寻求帮助,希望能为大家提供另一种参考。

  目前的宇宙学研讨,主要卡在“太极→阴阳”或“从0到1”的演化问题上,它在人类起源中也同样存在着这一基本环节。大家知道,通过达尔文的进化论和恩格斯的人类起源学说,人类是由类人猿进化而来,并且是由劳动所推动,那么,在人类诞生之初,其是否是先诞生出一群(混沌的)无性人,然后才(由盘古)给分男女?难道整个人类不可以称作1?难道不可以根据男女将其性别称为“正1+负1”?由此也可从侧面说明,宇宙一诞生便分出了“阴阳”,其道理是一样的,有些常理也可以有助于解释一些复杂性问题,这样也可以有助于我们普通百姓理解我国“太极→阴阳”或“从0到1”的基本关系。

  2、阴阳与八卦的本意应属于表达运动。在我国有句名言:“大道至简”,如果其非常复杂,就难以被称作“大道”了。

  有关八卦的卦源,学界说法不一,但其必然存在着一个不断发展并逐步成熟完善的过程,其中也反映出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与思维在逐步成型(一些细节可不必追究),这条线索也是清晰的。同时说明,我们先祖是在运用自己的智慧认知自然,并非先在脑中创造个万能的上帝来统治并阐释一切。

  通过易经的基本阐释可以确定,伏羲在创立易与八卦时,其思维已经基本成熟,他的根本观点就是阴阳,用以表达运动,不然不会先阐释阴阳绝对运动,然后再运用八组既相似又各有变化的(阴阳组合)图形予以表达,其八卦所代表的应该属于八组(事物)既有所区别又相互联系的运动。

  后来宋代产生的“太极图”就将这种思想理论更加展露无遗了,太极图中间的阴阳属于宇宙总体的绝对运动,而八卦则属于在天地总体运动条件下具体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它也通过阴阳予以表达,由此才在前文中有时会将阴阳说成是解开我们中华古代理论的一把钥匙。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其实这套系统也很有些复杂性,比如“乾上坤下”,意味着“天”的运动能够决定“地”的运动,“天地”的运动又能够统帅各种具体事物的运动(如雷、风、水、火、山、泽)。而将其与近现代科学相对照,宇宙时空的运动能够决定天体的运动(宇宙的确在膨胀),各天体的运动(相对论运动)在相互影响和作用条件下又能决定其具体事物的运动(如量子力学等),当然也包括我们地球生命的诞生、存在与运动。

  请看八卦的各种卦象,其都是由“阴爻与阳爻”所构成,说明它们都应该是在“天地运动”基础上所产生的一些必然的相对运动。当然,从八卦分类所指也可看出,古代的分类所反映的属于目力所及范围,既没能远达银河系之外,也没能像现代一样深入到物质运动内部,这是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才能补充完善的,由此也促使我们的理论视域需要进一步扩展与深入。

  在此需要插入一句,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已反映出,在物质“辐射”之前存在着一个3.7亿年的“黑暗时期”,其说明先诞生了“天”,并非像我国古代有些阐释中所说“天地”是同时生成的,它们两者的诞生不但存在着先后次序,而且存在着母子关系。由此就提醒那些将宇宙只放在一个“三维”几何学平面上予以理解的学者,并帮助他们怎样领悟宇宙为何先产生“阴阳”运动,从而为其解决“从0到1”基础研究的基本思路问题了。事实充分说明,宇宙在“黑暗时期”只存在“阴阳(正负能)”之能量运动,其并没有物质运动,物质是由宇宙能量运动所衍生的,其都属于宇宙总“阴阳”的子子孙孙,所以,“阴阳”属于研究宇宙运动的牛鼻子,它不但在我国古代理论中挑大梁,而且也属于近现代科学研究的两根关键性支柱,由它而构成了宇宙的基本矛盾,并产生了绝对运动,从而统率着各种各样物质和事物的相对运动。

  至于各种事物那些必然的相对运动具体是什么,这就要靠那些科学家们予以阐释了,自己由于并非科班出身,所以对此不敢贸然多言,但下面会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易经》的运动原理,它也可以在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研究基础上,对我们研究现代科学能够产生一些启发作用。

  (二)、再试解五行

  据资料介绍,五行学说起始于道家。从原理上来讲,五行其实与八卦是一样的,都是将一些具体事物予以分类,也都属于绝对运动基础上的相对运动,但不同的是,八卦通过“乾坤”两卦特别突出了绝对运动的基础性作用,强调相对运动是以其为基础的,而五行则将这一点简化了,需要人们在运用中自行理解与把握(并不排除其是为了迎合人体内的心肝脾肺肾五脏所需)。

  相比较而言,五行也有其优点,即它突出了各种事物在运动中相互之间的联系性,比如其“相生相克”或“相乘相侮”,就充分展现了其这一特征。

  我们的中医药学就是根据易经及其阴阳五行理论所构建起来的理论体系,在目前科技还有欠发达没能解决经络和体内能量运动检测的情况下,可以按照中医理论,暂时将西医的一些疾病作为病征来归经或归类,并进行互参,为中医的诊疗提供参考。虽然这样做还存在着一些难点难以克服,但将西医药学中医化的大方向应该是正确的。

  在对五行八卦的解读中需要掌握的一点是,不要忘了其是能量在运动,因这是许多学者容易忽视的一点,需要将物理学中那句“运动是物质的运动”修订为“运动是能量的运动”,比如人的五脏,它肯定是由功能而衍生的,也称“由感而生”,其作用自然属于其功能,而其功能自然属于某种能量,所以要以阐释其功能为主。

  在此需要注意的是,在我国古代的人文科学中,1)道学的构架与《易经》基本相同,其“道与德”类似于“基本矛盾+特殊矛盾”,但将宇宙与人类混为一谈则有些似是而非之嫌。2)而儒学由于主研人文科学,又由于其缺失人类之根,所以其难以深入到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三纲五常”就难免有些流于社会浅层了,其“三纲”显然指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其“五常”则显然属于“五行”的人文科学翻版,所以有学者认为儒学不如道学深邃是有一定道理的。3)正是由于道学与儒学在阐释中还存在着一些空当,比如人的思想或灵魂,所以佛学才乘虚而入并形成了与道儒鼎足而立的三大学说之一。

  由此,马克思主义原理需要将其人类起源和进化论通过我们的本土化挖掘出来,并将其置于人类之根及其立论基础的崇高地位,用以统率我国传统的道儒释人文科学,并使它们融为一体,从而构建系统完备的人类学系统论。而这一过程事实上属于对马列和道儒释理论解构后,又根据我国《易经》的理论构建模式进行重组,所以,我国古老的《易经》既能够阐释宇宙的“大统一理论”,也能够为人类学提供理论构建模式,更加说明它能够纲纪群伦。

  三、西方物理学需要我们中华理论的本土化

  这一节所谈属于自学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尽管不愿意谈自己(因没什么好谈的),但又不得不献丑谈谈自己的求学经历,以及怎样从物理学误区中走出来,向大家做个大体的介绍,也许会有些参考作用。

  由于自己基础太差,所以便集中于一些基础知识的学习,而在学习中通过相互联系也发现了中西方科学的一些基本问题,尽管其在前文中曾也提起过,但在此也不怕大家笑话,再次献丑一下供大家参考,并希望能得到各位高手的指点。

  (一)、学习考察中的机缘巧合与走出物理学误区

  由于自己属于自学,并且由于基础太差从头学起的原因,又没有老师或教科书先给灌输某种思维定式(原曾酷爱哲学,其实哲学思维已在脑中捷足先登),所以对一些问题也就喜欢追根究底一下。因当时工作需要,便在业余时间从微生物和营养学等学起,而通过中学教材和中国科普网的资料介绍,发现其所介绍的物质生物循环存在着问题,物质在循环中出现了中断,循环不起来,于是为搞懂这一问题便搜集资料进一步进行基础学习,从而证实这一问题确实存在,于是便写了几篇稿子发给了科普网,提出了自己的不同看法。科普网工作人员也给我回了邮件,让我选具有代表性的一篇由他们交由专家审核,而我则选了两篇发了过去,半年多后便收到了中科院微生物所一位老专家的回复,由此便开始了我国顶级老科学家与我这个半半拉拉编外生的师生故事,并使我受益良多,也由此引导我走上了继续追究的学习考察之路。

  目前科学界将“碳骨架”作为判别有机物与无机物的(主要)依据,经过运用“0根思维”(当时自己这样称谓)进行基础性考察,发现这一判别依据不够准确,存在着明显的商榷余地。

  植物在吸收二氧化碳的过程中,其在叶绿体中首先将其分解为原子,然后又重新将其化合为有机物,并为其赋予了生物能,而在这个过程中,物质中显然存在着两种能量在运动:

  1、自然能。开始自己称其为“无机能”,这属于(二氧化碳等)无机物中所含能量。

  2、生物能。开始自己称其为“有机能”,后来还是尊重科学界习惯将其改称为“生物能”,这属于有机物中所含能量。

  在物质被赋予生物能的过程中,它首先是驱赶其原有的自然能,并导致(二氧化碳)无机物分解,而同时它也为物质注入了生物能,并促使分解后的物质重新进行了化合,所以,这两种能量明显呈现为一进一出的运动关系。如果不为无机物所含能量给出名分,就难以反映其所存在的真实相态及其运动,更难以将其区别于有机物所含能量的运动,其能量的这两种相态反映着无机物与有机物两者所含能量相互之间的对立统一运动,由此将其称为“双相运动”。

  而这种双相运动是从0开始的,它们的对立统一运动沿两条斜线倒推回去也是相较于0,由此就反映出我国古老理论中“阴阳”的身影,自己也由此进一步认识到了0的巨大功能和作用。然后再将其运用于宇宙和人类诞生与演化的基本线索,便能解读出我国古老理论的“唯气论”宇宙观与恩格斯人类起源论的“劳动观”,由此也就确准了它们各自的基本矛盾运动,其仍然属于宇宙学中的“阴阳”与人类学中的“阴阳”。

  经反复考察与核实,确证这一解读是正确的:1)它反映出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这属于目前物理学所忽视或视而不见的一个层面;2)它反映出是能量运动在推动物质运动(后来也慢慢意识到,能量运动便属于西方哲学所苦苦追求的那种“本质”),再顺此继续深究下去,便反映出“能理学+物理学”的基本轮廓,由此对目前所存在的“科学之谜”便会给出另一种解释,并会使人产生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由此,便追出了物理学背后的能量运动,也为窥探近现代西方科学打开了一个缺口。

  (二)、由缺口窥探西方物理学

  以上所说“缺口”是在学习考察10多年后才确定的,它比较明确,经过整理也具有一定的系统性,但开始时并没有那样顺利,而是跌跌撞撞发生了许多曲折,也在不断学习中进行过数年的反复考证。

  由于年轻时遇到“十年动乱”,没能掌握相应的科学知识,在科学普及的当今时代感觉很别扭,时代的发展促使自己不得不进行补课,也在那位老专家的提示下进行选择性自学。但在学习中便遇到了一些问题,由此也对目前的物理化学等产生了一些疑惑。

  1物质守恒还是能量守恒实实在在讲,自己读初中时由于缺少教材,一直就没上过化学课,等到读高中时老师讲分子式等,自己根本听不懂(可惜高中只读了一个学期便退学了,这一课也始终没能补上)。在后来自学微生物学和营养学等并扩展到物质生物循环时,机缘巧合得到了中科院那位老专家的指点,他指出我化学基础太差,于是便又补习化学。同时也告诫自己,越是不喜欢和艰难的课程,可能越会能找到出路,越应该努力啃一啃。然而在学习中便产生了疑问,氢与氧和氧与碳化合后其所释放出的能量哪去了?教科书为什么不交代它们的去向?这是否意味着物质(化合前后出现了变异)并不能守恒?

  后来学习了一下核爆炸知识,认识到其有一部分物质爆炸后转化成了能量,消失在了时空中(宇宙膨胀的能量与此有关)。然后又搜索出“物质守恒”、“能量守恒”和“质能守恒”等词条比较,发现自己初中时所被灌输的“物质守恒”被否定了,现在改称为“质能守恒”,而所谓的“质能守恒”实质上属于一种过渡态,事实上只有能量才能够守恒。

  2、物理学难以阐释宇宙膨胀。在物理学理论中,其最大的力莫过于万有引力,但宇宙明明在膨胀,它是由某种巨大的斥力在推动着各天体越来越相互远离,并且科学界已确定暗物质与暗能量的存在和运动,这都远远超出了物理学所能够解释的范围。

  3万有引力曾经的成因值得质疑。宇宙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的介入,导致“万有引力”将会得出另一种理解与解读。

  1)、对万有引力等产生质疑。读初中时,自己被灌输的“万有引力”知识是离心力与向心力的关系,但后来发现其成因仍然没能给出结论,至今仍属于科学之谜,比如“质量越大引力越大”,但太阳明明是在不断地向外辐射能量,这能说是其在释放引力?

  经考察后得出了自己的认识,这些原有的结论似乎是反着的,并非“质量越大引力越大”,而是太阳在向外释放斥力,而地球等八大行星反而是在释放引力;光线在经过大质量天体时发生弯曲,其是由后者的斥力与前者的引力作用所产生的结果;还有质子与电子的电性是由人为规定的,这也令人怀疑,等等吧,自己对现代物理学一些定理产生了质疑。

  2)、宇宙膨胀对万有引力等解释具有颠覆性。如果将宇宙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作为万有引力的研究背景,它则会得出另一种解释。

  根据能量交流一般原理,由于冷热不同,它们在相互交流中双方一直在寻求平衡,热需要冷,而冷也需要热,所以,引力与斥力是相互作用的,比如太阳向外散热辐射能量,说明它也需要冷促使自己向外扩散,并向外释放出斥力,而地球除吸收太阳辐射的能量外,它也向太阳辐射冷能,并释放出引力,所以万有引力属于冷热能量平衡交流中所体现出来的。根据这一考察,其“质量越大引力越大”结论就不够准确了,并且出现了一种颠覆性理解与解释。

  同样,运用这一理解也可以考察一下地月关系,通过海洋的潮汐现象,也能说明引力是从月球发出的,事实告知是月球的引力作用引起了地球海洋的潮汐,由此说明地球在向太阳释放引力的同时,而在向月球发出斥力,而月球反而在向地球发出引力。而通过太阳、地球与月球三者的这种基本关系,从而保障了地球属于太阳的卫星,而月球则属于地球的卫星,并经年累月围绕着它们各自的轨道在运转。

  还有质子与电子的电性,自己学习考察中有些发现也与教科书不一致,比如教科书一般性解释是:【质子带正电,中子不带电。核外电子带负电。】原子核中的中子属于电中性,如果是质子带有正电性,应该是中子产生引力,而由质子产生斥力,它们不应该凝聚在一起,目前教科书所给出的解释不得不令人产生质疑。而如果将质子理解为带负电,它与中子的凝聚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了,同时核外电子的电性也应该调整为正电(自己观察了一些实验,也能说明这一问题)。这件事看起来虽小,但它却与万有引力以及宇宙膨胀存在着关联。自己由于属于非专业人士,对此只能产生质疑,还不便将其作为一种结论。

  所以,这些问题还是由业内专业人士对此重新深入审核一下,以免自己才疏学浅说错话而产生副作用。

  4、物理学至今无法解释中医之和经络。对于中医药学之“气”和经络,它属于一种不可否认的客观存在,也属于我们中医药学的基本内容,但物理学一直对其无法做出解释,由此曾被人将其诬称为“伪科学”,并曾几临灭顶之灾,但这种诬称也一直在遭遇我们国人的顽强抵抗。

  中医药学属于我们的国宝,它蕴藏着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属于我们中华文明传承所依托的重要载体,对其的维护属于一个根本性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也属于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所在,不容触犯。

  虽然自己才疏学浅,对于一些具体的物质科学问题不敢随便插言,但通过上面这些考察也可以得出一些基本的看法。而将这些问题综合起来,我们就不能不对现代物理化学等产生一系列质疑,明明是只有能量能够守恒,科学理论界却一直遵循“唯物论”,一直在用不能守恒的物质解释一切,这种大包大揽已经漏汤了。

  事实证明,物质科学的深入发展也在越来越踢“唯物主义”与“实证科学”的屁股,它已经无法躲避这些从背后袭来的包抄,一场科学大革命已经无法避免。

  四、对能理学+物理学的一些思考

  通过前文和以上的一系列梳理,大体能够确定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体系“纲纪群伦”的基本架构,为贯彻我国的“中体西用”原则奠定了一定基础。所以需要再次特别强调一下,西方物理学在我们中华理论体系中,它实质上只处于应用性科学(即“器”或“术”)层面,也就是说,在我国的“能理学(本质学)+物理学(现象学)”理论体系中,它仅仅属于“现象学”,还触及不到“本质学”。同时也就看出,我国近现代学术理论界的混乱,实质上是没有处理好“君与臣”的基本关系,致使西方物理学企图来争夺我们中华理论体系的“帅印”,由此而导致我们国学产生了“宫廷内乱”,从而使我国学术理论界也内乱了100多年,但最终结果是,这一“帅印”仍然牢牢掌握在我们中华文明手中。随着我们“文化自信”的恢复与提升,目前这种混乱局面已渐渐平息了下来,我们国人正重新凝聚共识,为我们中华文明努力创造新的辉煌。

  我们能理学对于西方物理学的改造,实质上就是将其改造为我们五行八卦那种性质,即将其物质运动之理改造为能量运动之理。

  (一)、物理学本土化需要端正思维

  我国目前正在进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构建工程,根据我们中华本土理论构建模式和近现代科学发展,以及所推行的“理论创新”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其实质上属于一个大系统工程,也属于一个理论与科学再造的过程。这属于一种大手笔,其没有现成的教科书,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模板”,唯一可遵循的基本原则就是从事实出发,并根据“实事求是”原则“去芜存菁”予以继承或扬弃,任何的“本本主义”和“之乎者也”都不应成为这一理论再造的桎梏,而是应该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正如我们改革开放的那种勇气一样,需要从目前学术理论界一片混乱的荆棘中“趟开一条血路”。

  1、需要突破西方思维而光复我们中华思维。关于什么是“西方思维”,其实许多学者并不理解,并且还深陷其中而不自知,比如那种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与特殊矛盾(相对运动)不分,三维时空与四维时空不分,经纬运动不分,它事实上就属于西方那种“神学思维”模式和范畴。虽然这属于一直接受西方哲学教育所造成的后果,但作为我们无神论国学研讨者,应该在理论研讨中搞清楚这些基本问题,并自觉地光复我们失守了100多年的本土理论和思维。而如果仍然继续无视所列这些区别,那无疑属于为西方的有神论文明在坚守阵地。

  纵观网络研讨,可以说学术理论界正处于某种“八卦(杂说)期”,易经、儒道、马列和各种宗教理论正处于一片“乱炖”之中,也正在寻找着某种突破。而对于这种突破,有些学者已经明确提出要“归一破零”,这个方向应该说是正确的,但还没有进入到提炼“阴阳”或基本矛盾那个阶段,或正在“阴阳与八卦”之间翻烙饼,事实上仍处于西方科学从“1→0”那种泥泞的发展阶段,还没能转入我们中华“0→1”顺序运动逻辑思维。由此也说明,即便在现代科学所提供证据越老越充分并越来越明确情况下,现在的“诸子百家”还仍然难以提炼出“阴阳”或基本矛盾运动,据此再思考并回想一下我们先祖在确立“太极→阴阳→五行八卦”理论基本结构的过程中,曾经历了一个怎样艰难的阶段(“文王拘而演周易”,可能与此深度相关)。

  根据我们中华经纬学原理,我国古老理论的长项在于“经学”,即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而西方科学的长项则在于“纬学”,即特殊矛盾与相对运动。而运用战争术语予以阐释,“经学”属于战略思维,而“纬学”则只能属于战术思维,由此就决定了中西方文明理论的根本性区别。这是从基本面上做出的定性分析,所以在前面几篇稿子中,主要是在进行定性分析,一直都还没有涉及西方物理学问题,其原因也就在这里。

  2、需要克服门户之见。在此也强调一点,由于我国古代理论的基本原理是在阐释宇宙的能量运动,所以其也就有些忽视物质运动的现象学研究,这是由我国学术研究的历史惯性使然,应该承认这一点。现在学界存在着一个问题是,顺着古代学术研究就被认为是中华思维(如星相学和“麻衣相术”等),而将其与西方科学结合起来就被认为是西方思维,将它们两者搞成了某种对抗,抵制中西方科学的相融相通,自己不太赞同这种门户之见。

  根据上表所示,西方科学与我们传统理论发生冲突的地方主要在于“群伦或各种应用理论(纬、目)”层面,即我国的“五行八卦”范围,它们在此既存在着交叉,又存在着矛盾,怎样将它们这种矛盾融会贯通,便属于我国科学界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重要课题。

  (二)、中医药学为中西方科学融会贯通提供了基本思路

  中医药学,实质上就是我国古代科学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以能理学为基础而产生的应用科学,其基本原理属于“形而上”之能量运动统率“形而下”之物质运动,它对于我们进行“能理学+物理学”的系统研究,可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1、毛泽东与钱学森对中医药学的基本观点。毛泽东与钱学森,一位是大政治家,而另一位则是大科学家,他们在中医药学上的基本立场则非常相似,其都主张应该西医学中医,中医兼收并蓄,将外来的好东西转化为我所用。

  早在1913年,毛泽东就曾在《讲堂录》笔记中写到:【医道中西,各有所长。中言气脉,西言实验。然言气脉者,理太微妙,常人难识,故常失之虚。言实验者,求专质而气则离矣,故常失其本,则二者又各有所偏矣”。】

  钱学森则说:【中医的理论完全是宏观的、整体的理论,它没有分析,没有深入到人体的结构、各部位、细胞和细胞以下。所以它的优点是整体观,但是它的缺点也是因为它仅仅有整体,就整体论整体。

  用人体科学这个观点,来吸取所有西医的这些成果,不是从前的所谓中西医结合,用西医来化中医,我认为那是错误的,而是反过来,用中医来化西医,把西医的结果全部拿过来,吸取到人体科学里来。

  中医理论是前科学,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科学。中医还不能用物理学、化学等现代科学体系中的东西来阐明,…我们要搞的中医现代化,是中医的未来化,也就是二十一世纪我们要实现的一次科学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尖端科学。…这不只是一个科学问题,而且是一个社会问题。范围远超出了辩证法。】

  根据毛泽东和钱学森对中西医学的评价,并与我们对中西方科学与医药学的考察相互对照,其无疑是非常正确的,它对于我们审理西方整个科学体系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中医改造西医的参考意见。历史已经证实,我们中华文明的能理学(气一元论)没有错,而西方物理学所揭示的物质运动现象也没有错,但目前却出现了两种理论的对抗,而怎样使它们消弭分歧,并相融相通,便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现代化的一大课题。

  能理学怎样改造物理学,中医药学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即“万象归经”,这也属于“中体西用”的基本原则。其实这一理路早已被我们国人所熟知,如社会中所言的“中医治本,西医治标”,其指的就是这个道理。

  作为医药学素人,自己不便谈得太多,但对于其一些基本问题,也想谈点看法。虽然认识难免肤浅,但对避免以目乱纲或以术乱道,即以现象乱本质的倾向,应该会有些参考作用。

  1)、人体与自然的阴阳。人体吸进氧气,呼出二氧化碳,其本身首先就说明了人体与自然的正负能关系,即人体能量为正,而环境能量为负,它说明人体一直在消耗从植物(或食物)中所吸收的生物能,也非常明确地阐释着人体内整体的能量运动之理。

  这也提示我们,在研究中医药学现代化的过程中,需要研究生物能与自然能的基本关系以及它们怎样相互转化,需要追究体内生物酶的来源以及其与微生物和植物的基本关系,这就将问题复杂化了,但有些问题又趋于明朗化,对肤浅理解并阐释“天人合一”或“天人相应”的学者提供了一些思考。而对这些问题的追究会牵涉生命与非生命的系统研究,也会牵涉整个理论体系的变革,其既包括宇宙学,也包括生物学与人类学等,这需要中西方理论都系统研究后集体会商,然后再拿出系统性结论,所以目前中医药学理论的现代化还有些为时过早。

  2)、人体内的阴阳。人体内的“五行”,属于体内各脏器相互之间的阴阳运动,它们相互联系与作用,便构成了其相互之间的“生克乘侮”一种系统性关联运动,我们的中医药学在这个方面早已走在了前面。

  3)、西医病征可做中医药归经处理。行家们都应该清楚,按照我们中医药学理论理解,西医所说疾病基本都属于我们中医药学的病征,这就需要那些专家们仔细甄别中西医药学在病征方面的区别与联系,并在搞清能量运动与物质运动情况下,力争将其归入我们中医药学的经络学系统,这个方面应该能进行一些尝试性探索。由于自己不属于内行,对此不便多谈,这些仅供参考而已。

  中医药学,实质上就是我国古代能理学之应用科学的经典或光辉范例,其基本原理属于“形而上”之能量运动统率“形而下”之物质运动,它对于我们进行“能理学+物理学”的系统研究,可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3、中西方科学存在着本与标的隔阂与联系。既然我们的易经以阐释能量运动为主,那么根据上面所述,五行八卦实质上也是在阐释各种各样不同事物相互之间的能量运动,所以在前文中曾说,“纵也阴阳,横也阴阳”,即基本矛盾运动属于阴阳(正负能)的运动,而特殊矛盾运动实质上也属于具体事物相互之间的阴阳(正负能)运动,比如中医药学中太阳能与地球动植物的关系,其基本就属于这一类。

  对于“纵也阴阳”这句大家可能容易理解,因我们传统理论中的基本矛盾运动摆在那里,非常明确(太极图体现得最为典型)。而对于“横也阴阳”这句,则人们可能就不那么容易理解了,但它有个最现代化的说明,那就是西方运用莱布尼兹的0与1原理发明了计算机,从而使科学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而0与1原理,其实就是“横也阴阳”这一原理的生动应用,它为我们的五行八卦给出了最具有说服力的理论阐释。但莱布尼兹的0与1阴阳是简单的,它远不如我们的五行八卦复杂。

  但通过这一梳理也可看出,我国的易经实质上只是概括并阐释宇宙诞生与演化的运动原理,属于基础理论范畴,其应用理论与科学则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予以细化,而这种细化,实质上就属于为其补充完善各种各样现象学的问题,由此而细化出许多分支并构成“群伦”。既然西方科学为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象学送上大礼,我们没有理由将其拒之于门外,何况它也正是我们古老理论有待补充完善所需要的内容。

  在我们的太极图中,虽然位于中心的阴阳属于八卦的基础理论,但对于物质运动而言,其五行八卦所阐释的仍属于能量运动之理,其事实上仍属于具体物质运动中的(二当家)基础理论,也仍属于其运动之“本”,只是其有欠更具体的物质运动之“标”予以补充完善,并且事实清楚,根据充分,也证据确凿,由此怎样将它们两者联系在一起,并形成一个统一的科学理论体系,历史向科学界早已提出了这一重大课题。

  由此,我们的古老理论与近现代科学之间便呈现出某种隔阂,这就决定了其需要将西方的物理学所反映的物质运动现象进一步消化吸收进来,并使其成为我们中华理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从而充实完善其应用性,实现我们古老理论“能量运动+物质运动”的现代化。

  (三)、整合能理学+物理学目前还存在难度

  根据能量运动与物质运动的关系,运用我们中医药学的词汇表达属于“本与标”的关系,而运用现代词汇予以表达,其事实上就属于哲学中“本质与现象”或“内容与形式”那种相互关系,它实质上也就属于我们中华理论与西方理论在应用科学领域的相互关系。通过考察后,这一关系体现得非常明确,无法否认。

  但事实上,中西方在应用科学方面的相互区别问题至今在学术理论界仍然属于一本糊涂账,其原因如下:

  1、审视中西方科学矛盾与关联需要系统论思维。西方物理学所反映的物质运动现象是明确的,也是可信的,由于西方科学近现代的长足发展,它基本征服了世界科学界,再加上由哲学理论相伴对社会予以“教化”,还有像牛顿、爱因斯坦、霍金等那么多“科学巨匠”为其站台,使许多人对其迷信还迷信不过来,哪还会对其产生什么质疑?

  这属于我国学术理论界的基本状况,但随着科学的发展和事实证明,中西方科学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无法回避,但如果头脑中没有些我们中华科学理论(含中医药学)的老底子,对于中西科学的这种关系是难以反映出来并梳理清楚的。所以,审视中西方科学的矛盾与关联需要一种大科学观和系统论思维。

  2、对西化教科书不能盲从盲信。一开始,我国的学术理论基本是从前苏联趸来的,它具有先入为主之优势,再后来又直接从西方引进了一些,其所承袭的基本都属于西方理论体系,比如哲学,其明显属于西方“神、哲、科”理论体系的一个分支,其“爱智慧”阐释的本身就已经脱离了自然,并将自己的思维和“智慧”强加于自然之上,显然属于明确的唯心论。所以,对那些西化的教科书也不能盲从盲信,而是应该实事求是,从而得出我们本土理论自己应有的见解。

  3、目前科学仍有欠发达,仍有待进一步发展。虽然许多人认为现代科学已经非常发达,但通过考察证明,事实却并非如此。这是我们目前不得不承认并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基本事实,所以在自然科学领域,欲想实现“能量运动+物质运动”或中西方科学的相融相通,目前仍然存在着一定的难度,其仍然有待于科学的进一步发展,对此也不必过于为难那些科学家和理论家们。

  事实充分说明,西方科学的发展不但漏洞迭出,而且也遇到了瓶颈制约陷入了困境,这并不是单方面的问题,而是系统性的,其文明、政治、经济等都反映出同样的情况,其需要进行系统性反思。

  然而根据西方科学发展中所反映出来的一系列问题,却为我们中华科学理论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历史机遇,并且大有可为,比如针对暗物质与暗能量以及人体经络等的性质,完全可以运用“气(能量)”对其予以定性,并运用我们的《易经》和“形而上者”之道予以阐释,从而促进我们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

  我们中华科学理论只要转变思维,摆正“能理学+物理学”的基本关系,并群策群力,它将迎来一个人才辈出,并突飞猛进的大发展时代。

  在对中西方文明理论的探索中,虽然得出了一些大体的认识,但由于自己属于科学素人,难免有些地方不够严谨,仍需要大家给予指导与帮助,并对其不足和缺欠给予补充完善。当然,若有错误之处,也需要大家给予批评指正。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