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蒋跃飞:“文明论”的荒谬与基辛格的阴险

2021-03-29 15:38:52  来源: 作者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   作者:蒋跃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看到网上有一篇文章,题目是:《基辛格惊人言论:研究了50年,原来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这篇文章被多次转发,流传较广。文中例举了自1993年“银河号”事件以来,我国六次被美国欺侮的过程,以及从1999年12月以后,我国国防实力迅速提升的典型成果。文章最后引用基辛格和马丁·雅克对中国崛起的解释。基辛格说:“研究了50年,原来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近200年的中国或许只是历史上一个短暂的意外,这并不是长情。如果今后中国要回到属于她的位置并不意外。”马丁·雅克针对西方帝国都昙花一现,而中国却能不断复兴时说:那是因为,中国是一个文明,却“伪装”成一个国家。尽管文章并没有注明这些说法的出处,笔者也没有查到相应的出处,但是,这些观点从根本上说都是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那里贩卖来的,近一个时期在网上多有出现,影响不小。笔者(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认为,上述观点不论是谁说的,都是完全错误的,而且极具误导性,必须加以批判和澄清。

  一、用所谓“文明的冲突”来解释当今世界的矛盾性质是荒谬的

  三十多年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世界历史结束了两极对立和“冷战”状态,西方世界对此弹冠相庆,兴奋无比。他们认为,“人们正在寻求并迫切地需要一个关于世界政治的思维框架”(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下同)。1993年,亨廷顿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一文,重新解释世界的所谓“文明冲突”论开始出笼了。作者认为,“正在出现的全球政治主要和最危险的方面是不同文明集团之间的冲突,引起了人们的各种反应,包括新奇、义愤、恐惧和困惑”。此论一出,在西方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人认为,这是“历史终结”(亨廷顿的学生福山的书《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后,他们似乎找到了重新认识和概括当今世界的一个“新范式”。针对此论,我国的绝大多数学者都持疑议或反对的态度。对于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笔者前些年曾读过,为了写这篇文章,近日又认真地读了一遍。由于本文的主要目的不是专门批驳此书的,故在此仅对“文明冲突”论提出几个根本性的批判观点。

  第一,正像西方经济学大都抽掉了“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这个经济学的精髓而使得其必然在理论上走向“庸俗”一样,所谓的“文明冲突”论,回避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不涉及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对世界各国人民的剥削压迫,不谈帝国主义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对隐藏在各种矛盾冲突背后的国家利益、民族利益视而不见,妄谈所谓“各个文明区域之间的冲突”,以此解释当今世界各种矛盾冲突发生的根源。这样做,除了隐藏和美化帝国主义侵略扩张的本质之外,剩下的就明显与事实不符,与道理不通,荒谬至极!

  第二,文明从来就是一个描述人类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优秀成果的综合性概念。这些成果不论产生于哪个国家和民族,都应该为世界各国所认同,其本身就是全人类的骄傲而具有普世性和普惠性,任何一个,或若干种文明成果都应该是被人倍加尊重和珍惜,极力保护的对象,而不可能是引起冲突或战争的原因。恰恰相反,这些文明的一些成果则更容易变成帝国主义掠夺的对象和战利品。关于这一点,到英美法等列强各国的博物馆看看就知道了。

  第三,即便是观念形态的文明成果,也只能是促进社会发展与人类进步而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科学观念,而不是为帝国主义颠覆、侵略和奴役对方寻找借口和遮掩邪恶的连衣裙和燕尾服。因此,笔者认为,所谓的“文明冲突”论,就是在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代表的帝国主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再一次解释和导演世界而炮制出来,用以欺世盗名的新版“童话”。

  二、用所谓的“文明论”解释不了今天中国崛起的奥秘

  英国智库Demos创始人之一马丁·雅克说:“中国是一个文明,却“伪装”成一个国家”(类似这样的话,在诸如亨廷顿等其他欧美学者那里也有提及)。(中国的)“文明没有出现断层,国家兴衰只不过是一个摔倒再站起来的动作而已”。基辛格也说:“近200年的中国或许只是历史上一个短暂的意外,这并不是长情。如果今后中国要回到属于她的位置并不意外。”笔者认为,上述两位知名学者对中国崛起的解释只是停留在问题的表面,尽管都是号称为“汉学家”,或“知华派”,但是,距离认清中国历史发展的规律,特别是说清楚新中国崛起的根本原因,还差得远呢。这样说,并不是低估他们的认识能力和否定他们的专业水平。事实上,他们可以称得上是当今学界或智库中的一流专家。根本的问题是他们的阶级立场和意识形态偏见限制了其认识问题的眼界,因而得出了近乎于荒谬的结论。那么,该怎样认识这样一个看起来“并不错误”的问题呢?在这里,限于文章的篇幅,笔者只是提纲挈领地阐明几个直观的道理。

  第一,五千多年的文明成果,抵挡不住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今年又是辛丑年,对比上一个辛丑年,可能西方的学者会印象更深一点,当年你们的国家逼着我们签订《辛丑条约》的时候,可曾顾及或想到我们是一个“伪装成一个国家的文明”了吗?当时中国的文明,就其实物形态来说,除了圆明园的残垣断壁和颐和园的那艘石头船还剩什么呢?就其观念形态来说,“五四”时期,相当多的人是主张全盘西化,甚至要废除汉字的。所以,没有一个强大国家的支撑,再精美的青花瓷除了被掠夺到外国的博物馆当作强盗的炫耀品之外,都不如老百姓手里讨饭用的粗瓷碗。因此,国家是用来为文明作伪装的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无需多说。问题的关键并不在这里,而在于这些大学者们为什么会犯如此低级的历史错误和理论错误?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忽悠”!借古老的文明话题,来解释今天我们发展成就的来源,使我们沉浸在“落日的辉煌”而忘记了新中国是从那里走来,怎么走过来的苦难历程,进而解除思想武装。这样的手法与布热津斯基提出的“奶头战略”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以至于国内的一些人把它当作新思想、新观点传播出来加以炫耀。

  第二,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国家政权既保护不了五千年的文明成果,更不能为中华文明的发扬光大做出什么贡献。中华民国是1912年成立的,1949年被中国共产党推翻。三十八年的时间,看看他们都做了什么?除了兵连祸结,民不聊生,就是中华民族险些跌入亡国灭种的深渊,请问,五千的文明能支撑这样的国家续命吗?这个国家又能为五千年的文明“伪装”什么呢?这等腐朽无能且反动的国家,最终必然落得一个被人民和历史所抛弃的下场。

  第三,中国崛起的根本原因在哪里?毛主席说:“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先进的中国人开始找到救国救民的方向。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有了这个“开天辟地的大事变”,才使得“中国革命的面目焕然一新了”(毛泽东语)。经过28年艰苦卓绝的斗争,付出了千百万人流血牺牲的代价,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接手的是国民党留下的一个满目疮痍、一穷二白的烂摊子。中国人民直到改革开放前,是在帝国主义严密封锁的及其严酷的国际环境下进行国家建设的,经过三十多年的艰苦奋斗,才初步实现了国家的工业化,建成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那一代的中国人可以说是一辈子吃了两辈子的苦啊。改革开放后,我们是在西方国家制定的游戏规则内,并且还是在屡遭限制和制裁的情况下,进行经济建设和对外交往的。当年,我们是用八亿件衬衫才能换一架美国的波音飞机啊。中国人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积累财富,才有了今天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中国人民全部告别了贫困,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民族复兴迈出了坚定步伐的骄人业绩。总结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百年奋斗的历史经验,最根本的是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形成了一系列正确的指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道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中国人民成了国家和社会的主人,被真正地组织起来了,焕发出了无穷的建设力量,集中力量办大事,才创造出了一个个令世人瞩目的辉煌成就。总之,中华文明绵延五千余年到今天,依然熠熠生辉,令世人羡艳。对此,我们光明磊落,充满自豪,不存在丝毫的所谓“伪装”。

  第四,怎么样看待我们的优秀文明成果与民族复兴的关系?3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福建考察朱熹园时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把中华五千年文明中的精华同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结合起来。”笔者(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体会,这句话说到了根本之处。没有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就不可能正确地认识和汲取中华文明精华的营养并使其成为推动我们前进的力量。同理,离开了中华文明的土壤,马克思主义就不能实现中国化,也就丧失了指导作用。二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这就是中华文明与中国发展的唯物论和辩证法,这就是认识五千年文明与中国崛起、民族复兴关系的正确答案。

  三、说“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其要害在于割断历史,否定新中国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基辛格先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迄今与我们有了半个世纪的交往。“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这话说的很美国,也很能反映当下美国两党中一些人的立场。不管是不是基辛格的原话,这句话都是一个挖坑很深、极其阴险的观点。认清这句话,笔者认为应该把握以下三点:

  第一,关于中国的概念。中国究竟是一个文明的概念,还是一个国家的概念?中国首先不是一个文明的概念。提到我们的文明,一般都要说是“中华文明”。至清朝后期,“中国”一词已经有了三千多年的使用历史,一直只是作为一种泛指的词汇来使用,不曾将“中国”两字明确作为某个朝代政治实体的直接名称。中国具有了现代国家的形式是从中华民国开始的,因此,中国也就成了中华民国的简称。

  第二,中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只要说清楚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就可以了。二者是“更迭”的关系。根据《国际法》的相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原有的中华民国就自然消亡。特别是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2758号决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请注意,这里说的是“把蒋介石的代表”而不是“把中华民国的代表”驱逐出去,为什么这么表述呢?就是因为自1949年十月以后,所谓的“中华民国”已经被更迭而不复存在了。这就从法理和国际认同上进一步明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地位。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已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中国理所当然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

  第三,说“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危害在哪里?首先是割断历史。把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国割裂开来,实际上是否定了新中国建立的合理性,割断了新中国与五千年中华文明史的联系,进而也就否定了新中国的合法性。其用心何其毒也!其次,暗中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或是企图制造“两个中国”,为将来埋下历史性的隐患,这个坑还不够大吗?最后,为我们解决台湾问题制造麻烦和障碍。既然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当然也就颠覆了我们主张的“一个中国”原则。实际上,就是这个问题,基辛格是给我们早就挖好了坑的。当年在起草《中美上海公报》时,关于海峡两岸谁代表中国的问题,中美争执不下,后来采纳了基辛格的意见,做了如下表述:“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现在,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都不承认是中国人了,只承认他们是台湾人。那么美国如果支持台湾独立,根据《中美上海公报》的精神,显然就不受约束了。再从近几年的情况看,当初特朗普上台后,基辛格就建议他“联俄抗中”,去年美国疫情严重和美股暴跌时,他又要求中国帮美国,并扬言,“美国败了谁也好不了,特别是中国。”当有记者就他的上述立场提出疑问时,他说,“各为其主”,并说:“暴风雨就要来了,把窗户关上吧。”呵呵,这老狐狸终于露出了阴险的尾巴。

  四、根本的问题在于要夺回意识形态的话语权,对世界的解释权

  现在,关心中国的西方国家学者越来越多了,国内的研究机构也聘请了许多这样的“外来和尚”。但是,我们在舆论上却屡打败仗,洋人学者的言论却屡屡被吹捧和引用。这里的深层次问题是什么呢?

  第一,从林则徐等先贤“开眼看世界”到现在,我们到底看到了什么?应该承认,所谓看世界,我们主要就是看西方。那么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呢?无非就是八个字:自由、民主、人权、科学。(对科学本文暂且不论)现在包括国人在内的世界各国,对自由和民主、人权的追求简直就是神圣的圭臬,具有绝对的普世价值。尽管西方各国在现实的表现上对所谓的“自由和民主、人权”已经严重的双标,甚至搞的“一地鸡毛”了,而我们中的许多人依然仰视的观察姿势却没有变化,所以看到的是这几个字还在发光,而看不到这几个字背后的黑暗和操弄,因而就不能正确地认识西方世界。从近些年西方世界的表演屡屡穿帮以来,越来越让世人看清了,这个世界本质上仍然是帝国主义维护其垄断资本利益的丛林,什么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等等,不过是列强导演世界的把戏而已,一旦有谁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吃人的狰狞面目立即就显露出来了。

  第二,平视这个世界,努力夺回意识形态的话语权,对世界的解释权。习总书记在今年“两会”的讨论中说:“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这是对中国与世界关系做出的重大战略性判断,其令人震撼的程度不啻于当年毛主席说的,“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站位决定思维,在不同的高度,看到的风景是不一样的。在平视这样的高度,就涉及到审美权、道义权、话语权和解释权的行使问题。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大国,必须要站在人类公平正义的高度拥有对文学艺术作品优劣的审美权、各国行为善恶好坏的道义权、对自由民主人权等意识形态发声的话语权,以及世界和主要国家及其历史人物进步与倒退,功过与是非的解释权。没有这些权力,经济和军事的躯体再强大也不可能真正实现民族复兴。对于我们自己的文明和历史,要有一套符合我们自己发展规律和利益的科学解释,决不能掉进西方为我们设计的陷阱,“我们决不吃他们这一套!”世界上少数几个西方国家仅凭开个会,发个奖牌就给一个作品、一件事、一个人、一个国家定性,定位的日子应该终结了。

  第三,在事关世界发展方向等重大问题上,我们已经开始俯视这个世界了。当前,世界正在经历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也正处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之中和“两个一百年”的交汇期。对于世界的未来,我们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方案,那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理念,实现共赢共享。这一新理念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深刻地回答了“我们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将走向哪里?”这一事关人类发展的终极问题,为世界各国和人民指明了方向。最近,中俄两国又对民主和人权问题做出了新的解释,明确表示:民主模式不存在统一的标准。应尊重主权国家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正当权利。以“推进民主”为借口干涉主权国家内政不可接受。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摒弃借人权问题干涉别国内政和搞双重标准。我们相信,在世界治理的问题上,我们将更有信心,我们的方案必将被更多的国家所认同和接受,中国必将对人类的文明和进步做出更大的贡献。

  总之,西方国家凭借文明、民主、自由、人权等一些好听的名词来解释和导演世界,掩盖自身罪恶,美化和篡改历史的戏法不可能再表演下去了,中国人民已经觉醒了。一些还糊涂的国人,如果还执迷不悟,必将被时代所淘汰。

  (2021年3月22日----26日写作于爱丽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