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保险姓“保”还是姓“骗”?

2021-03-01 08:41:1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谭吉坷德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人寿张乃丹的举报已经为此做出了清晰的答案。

  保险死了,只剩下对金钱的追逐。

  这不是一个个别事件,也不是中国人寿一家的问题,这是一个行业30年来黑幕下的运行逻辑。小姐姐得罪的不是一个领导,而是一个从上到下完整的利益链条。

  这种运行逻辑从根上已经摧毁了这个行业,和假货消灭古董市场是一个道理。没有道德积分,死亡就是唯一的下场。当保险变成金融欺诈的工具,成为一个庞氏骗局。就会让消费者失去购买的兴趣,最终导致死亡。

  富兰克林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只有死亡和税收不可避免。如果他活到今天会不会说,同样不可避免的还有中国的保险欺骗。

  张乃丹就是中国保险业的“吹哨人”,堪称当代杨三姐,中国版的阿桑奇。这是一个一定会出现在中国保险史上的名字。

  张乃丹的遭遇告诉我们,经营者造假营私,管理者掩耳盗铃已经是一种尽人皆知的新常态。这使人们不再关注调查结果,全社会已经用自己的直观感受对早就已经臭大街了的保险业作出了终极审判。

  在我的印象中,保险是最早获得直销牌照的行业,保险代理人的制度设计使这个行业迅速的传销化,保险和传销的同质化特征十分明显。

  这二者相同之处都在于缺乏良心,劣迹斑斑;都是利用传播病毒般的代理人制度牟利。不同之处一个是合法的,一个是违法的;另外一个不同是今天的传销不但管吃管住,还有美女帅哥给你洗脑。进了保险业不但没有这般待遇,还要当自掏腰包,坑遍所有亲戚朋友的“自干五”。

  人寿重疾保险更是具有着鲜明的“套路贷”特征,一旦被套住,你收获的就不是保障,而是债务。让保险变形的不是业务员,而是机制和制度。保险业不缺理念也不缺数据,缺的是良心。

  今天的保险就像开了10级美颜的照片,见不得真相。董明珠曾经愤怒过,“我买保险的时候你忽悠我,需要赔的时候你就左拦右拦。”这样的“大人物”尚且无可奈何,那些去银行存钱,被忽悠买了100周岁后才能兑现保单的老百姓又能咋样。

  造假欺骗是中国经济上的一个附骨之蛆并且向各个领域大面积蔓延。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会在层出不穷,五花八门的造假欺骗面前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经营的本质是价值流动,今天已经变成了比拼谁的欺骗手段高明。

  同那些丧尽天良的造假企业不同的是,中国人寿是一家部级央企,是保险业中的国家队,是名副其实的负有社会责任的社会企业。这种基因决定它的经营应该是“一种善良的艺术”,"运用商业手段,实现社会目的",通过契约集中起来的资金让保险人能够更加诗意的生活。

  当这样的企业生产目的不是为了承担社会责任,不再用道德的眼光看待问题,为了少数人的私欲,把消费者当作欺诈牟利对象,那就是犯罪,而且是突破人性底线的制度性犯罪。

  从这个角度看,张乃丹就是一个揭开黑幕的拯救者,如果她的出现能够促成保险公共政策人民性的回归,使保险公司成为社会企业,张乃丹就是一个大功臣。她适合的工作位置应该是保监会的纪检监察部门。

  不能否认,为了满足少数人的无限贪婪,保险业中按层级霸占生产资料,通过欺诈获取巨额利润,非法掠夺人民财富已经成为一种行业制度设计。这样的企业尽管有国有的名称和法律地位,但是私有化的运行逻辑已经使公有制变成了一具干尸。

  利润是资本的正义,不是社会的正义。这一切都是资本至上,一切向钱看这种劣质资本启蒙的后果,是选择让资本来组织社会生产的并发症。

  张乃丹在举报中说,“我没有看到一个有良知的领导,他们欺骗客户,掏空公司……”在现行保险机制下,每一层级的领导,吸的血越多,利益就越大,回报就越丰厚。你和他谈良知,无异于谋财害命。

  张乃丹感慨道,法制社会为什么告状这么难?日本有一句名言,“工厂的大门一关,宪法就进不来了”。中国人寿尽管是国企,但是企业资源无偿占有使精英治权异化为资本法权,资源主体私有化已经成为一种社会无奈默认的现实。有关部门面对此事施展拖字诀,就是因为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

  人们常讲,“信用的破产就是最大的破产”。对于“保险公司说什么都不要信”的社会舆论来说,保险业事实上已经破产。他们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把庞氏骗局玩出花来直至死亡,要么回归社会企业的初心,匹配社会主义的价值观,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意识形态问题。

  张乃丹揭开了保险业的遮羞布,最好的结果是让阳光照射进去,并且能够寻找到解决方案。这一带有“廉价革命”性质的舆情事件如果仍然是抓几个“替罪羊”,然后继续“快乐分肥”,人们仍然看不到保险业的任何希望。

  不是要否定进步,但更要正视问题。中国保险业社会责任和盈利机构的结构性矛盾不解决,就没有未来,甚至没有明天。

  保险是一种没有替代物的产品。有些问题是除了保险不能解决的,它可以缓解大量的社会矛盾。它的不可或缺性是现代国家的一个重要特征。中国不可能没有保险,期待保险没有欺诈,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中国的保险市场是一个庞大的金矿,正在吸引着全世界的资本。中国的国有保险公司如果不能建构起有社会主义特征的保险责任,保险伦理和道德要求,这一市场将会再一次成为国际资本狼奔豕突的狩猎场。鬼就是靠着人们的恐惧为生的,互联网上铺天盖地的保险广告再次说明资本最懂得人性,这应该引起人们的高度警惕。

  如果中国保险业能够因为张乃丹事件重新洗牌,堪称一次重大的历史事件。如果有一天我们感受到保险真正的炽热和浪漫,一定不要忘记那位燃起篝火的巾帼英豪。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