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神”已从军队系统撤退!

2021-02-19 14:59:4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贾氏父女的“屎尿体”将华人搅了个天翻地覆,年也没过好,大过年的全都一泡屎一泡尿的议论贾浅浅的《屎尿体》,文坛之臭就象大粪车在马路中间翻了车。其实在他之前文坛还有一则新闻“38名军队作家退出中国作协”,似乎很少有人注意,我们论坛好像也只有一篇《38名军队作家退出中国作协说明了什么?》。我也是从这篇评论知道这件事,反过来再去查,其实那是去年年末旧闻。

  同是文坛臭事,一个惊天动地,一个波澜不惊。依我的想法,本想先写这件事,后来全盘布局,有些观点需要先出,然后顺着他写38人那件事,自然而然,就先写贾氏父女俩吧。过年耽搁几天,昨天终于发了《文学只有去“神圣”化才能回归他本来,“浅浅体”、“尿尿体”由他去又何妨?》(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2102/260765.html)

  一篇诗作竟能引起如此轩然大波,这是文坛包括诗词之类具有“神”性的证明;然而最最要害的问题是,我们至今还未看清。

  中国文明演化走了一条有别于印度、伊朗、阿拉伯、犹太人、欧洲等文明地区所走之路,他究竟有何特征?近现代以来许多人给他定义,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无神论文明”,或者干脆叫“人本文明”,至少就孔丘时代算起就如此。

  我以为这是不恰当的,他是就“人-神”二元对立看待这件事,实际情况要比这复杂,并非完全意义上的二元对立,我把他定义为“巫傩文明”。“巫傩”是我们中原汉文化的说法,比如“楚巫湘傩”,北方更普通的说法是“萨满”――其实他的统治区域比中原大得多,从中国北方穿过俄罗斯,一直到东欧地区。“巫傩”远古时期曾经是一个伟大职业,属统治核心层,他的主要工作是沟通天人,代天下达神谕,替人上达祈求。然而商周以降华人智力大爆发,掌握了天道规律,沟通天人的实际意义逐步下降,但是“巫傩”的重要性不降反增,他从神事转移到人事,从宗教转移到政治――所谓“儒家”正是这么一个人群,我们可别睁着眼睛看不见。传说最早的“儒”比如孔丘就是吹吹打打办丧事的,你可错了,他是在沟通天人;一个办丧事的,一个火葬场工作人员,他能有后世儒家这么高的社会政治地位吗?

  今天伊朗、阿拉伯、犹太人、欧洲等文明地区是一神教文明,印度等少数地区仍是多神教文明,神龛神庙比米店还多,他们都是有神论文明;以“人-神”二元对立看,我们似乎是“无神论文明”或“人本文明”,其实错了,是“巫傩文明”。他是古代巫傩的工作转移给“山医命相卜”之后,他本身从神事转移到人事,从宗教转移到政治,他的地位仍然“人上人”,是很高的。

  我们坊间总是有谈论,中国文化有个很不好现象,人人争做“人上人”。这个说法是对的,但是简单了一点,其实他是有复杂结构的,就是我所说“巫傩”结构,我在论坛给他定义了五大结构:(1)一人之下万人之上;(2)赢者通吃;(3)叶公好龙;(4)事大取小;(5)强烈的性嗜好。

  因此这个文明形式上与印度、伊朗、阿拉伯、犹太人、欧洲不同,不存在形式上的“神”,实际上他是处处有“神”,无所不在的“神”,就是古代巫傩转化过来的“神”,争做“人上人”是这个文明最显著的外观特征(之一)。

  在这个文明中只要可能,任何事物都可能被“神”化,比如“文章”、“诗词”就是被“神”化最厉害的事物,因为古代几乎就是贵族和少数读书人的事,在没有其他更大神压制的情况下,他天然具有“神”化的可能。不解决这个事情,我们会隔三差四遭遇这类莫名其妙的事情,从朦胧诗、梨花体、乌青体、回车体、羊羔体、浅浅体、屎尿体,每隔几年来一次。肝火一次比一次旺。他原本就是欣赏趣味,何必如此大动肝火,奥妙在触犯了神圣之事。

  关于“38名军队作家退出中国作协”一事,我网上看到仅有的几篇评论,都是政治方面猜测,比如中国军方抗议作协没有处理“方某事件”,我以为其中的社会心理比这要更复杂,“方某事件”或诸如此类只是由头,社会心理比这要更复杂。中国作协不同于足球协会或桥牌协会之类,他在政治上大大高于其他社会组织,在争取1949年政权时期,作家握笔与战士拿刀是一样的重要,两者谁都不能缺,政权建立后自然受到重视。但世事在变,革命性在降低,传统“人上人”观念却在死灰复燃。这在军队系统是不能容忍的,“人上人”观念在军事单位蔓延,他是灾难性的,这样的军队是不能战争的――准确的说是不能对外战争,而只能对内“耍嘴皮”,或者俗话所说“外战外行、内战内行”。

  我以为军事单位早就看到这个问题,比如“馒头男”陈凯歌、骂人垃圾观众的冯小刚、割去生殖器的“人妖”金星、背负性骚扰的著名主持人朱军等,他们都曾军事文艺从业,然而他们带给社会的不是军人荣誉,而是糟蹋了军人荣誉,作家群体中糟蹋军人荣誉的其比例远远高于他们几个。我以为军事单位早就看到这个问题,以“方某事件”为由头让38名军队作家退出中国作协,这是未雨绸缪。

  做得对!但认识上需要更深刻,他未必“方某事件”这么简单,“中国作协”及其会员他们俨然中国社会的“人上人”,这在中国社会人人都看出,但需要一个“无知”的小男孩喊出“皇帝赤屁股,没穿衣服!”

  喊出这句重要吗?重要的,很重要。

  近现代以来中国文人精英愚弄华人,打着“反对西方文化侵略”的幌子愚弄华人,他们把神窄化为“阿门”,使华人产生认知偏差,没法警惕,为他们自己装神弄鬼营造条件。中国文科精英平均受教育程度低于理、工、农、医科,但他们的社会政治地位和经济收入普遍高于他们,因此可以说:科举制度消亡百年,然而他的巨大影响犹在。努力喊出这一句,使我们理性上认识到这,认识到“中国作协”及其会员他们俨然中国社会的“人上人”,他们是无神论中国之“神”,他们是巫傩,唯有大声喊出,人人喊出,这样我们不仅制度上进一步铲除,更重要的是文化心理上重视,他是牵一发动全身。

  因此我布局了一下,先写《文学只有去“神圣”化才能回归他本来,“浅浅体”、“尿尿体”由他去又何妨?》,把全部观点先亮出来,再写本篇。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