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除了“党的领导”,还要明确姓公姓私的问题

2021-02-22 10:26:3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党的领导,任何时候都要坚持,不能丢掉、弱化而且要加强。但另一方面,有了党的领导就能够代表一切吗?正如只有脑袋而没有身子的人,还能算是一个人吗?他还能活吗?绝不可能,只能是死路一条。

  在与同学们辩论混合所有制问题时,竟然有人发出“所有制不再是判断是不是社会主义的标准了,共产党的领导才是社会主义的标志。”之高论,简直是惊掉了下巴,难道世界已大同,你中还有我,我中复有你吗?难道男人与女人也不需要再区分,随便怎么叫都可以了吗?这不就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吗?据同学说,他是在学习强国做作业时才发现的这个问题。可见,问题之严重,是非已颠倒,黑白早混淆,整个意识形态都被公知大V们给搞乱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趁机浑水摸鱼,化公为私,损公肥私。面对种种乱象,笔者曾经赋诗一首,以纪之,并嘲之。

  那么党的领导是制度区别的根本标志吗?党的领导就能够代表一切吗?有了共产党的领导就一定奉行的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吗?四项基本原则就可以简化一项基本原则——党的领导吗?

  当今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犹如脑袋所起的作用,负责的是发展方向问题,这个方向既可能是社会主义的方向,也可能是资本主义的方向,既可能是公有制的方向,也可能是私有制的方向。

  不是有了党的领导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在共产党领导和执政的国家,党的领导并不能保证一定是消灭私有制的和为人民服务的方向。所以脑袋(方向)问题(即党的领导)确定以后,问题就解决了吗?没有,还得确定身子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问题,国家主体是公还是私的问题,不能男女不分,公私不明。如果分不清男女身份,公私身份,则名不正言不顺,名实不符,作为个体的人将无法在社会上生存、立足和与他人交往,作为国家,如何治理和对外交往也是个严重问题。正如男女可以混为一谈吗?公私可以混为一谈吗?显然是不可以的。

  如果男女不分,公私不分,那是否意味着别人家(包括公家)的东西你可以随便拿呢?随便往自己家里搬呢?是否意味着男人可以随便上女厕所呢?女人也可以随便上男厕所呢?肯定不能这样。怎么办?只能是清晰划界:男女分清,公私分明。男人上男厕所,女人上女厕所,公家的就是公家的,私人的就是私人的,井水不犯河水。古人曰:定纷止争。明确身份才能制止各种争议。治理国家亦是如此,一定要先确定名分(身份)。公有制就采取公有制的办法,私有制就采取私有制的办法。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方法,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方法。不能以私害公,损公肥私,公私不分。需要区分性质的不同,采取不同的方法来治理,因地制宜,因时而便。

  公知不是经常讲有恒产者有恒心,要明晰产权吗?所有制决定所有权,制度不明晰,产权怎么能明晰?制度明晰了,产权就自然明晰了。古人所讲的定纷止争就是在明晰产权。凡事都有一定之规,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只有名正才能言顺,事成。鹿就是鹿,马就是马,名实相符,名副其实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可有可无的事。中国自古以来就很重视正名和名实相符的问题,孔子两千多年前就说过:“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正名问题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很多时候(个人和国家)出问题,指鹿为马,不是因为说不到,而是因为概念混淆,言行不一致,名实不相符。名不正言不顺,从而于法无据,于理不合。

  名实问题不是文字游戏,而是本质与现象之间的根本区别,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和根本利益问题,容不得任何模糊和混淆,需要引起统治当局和我们每一个人的高度重视。

  通过所有制来区别,就可以清晰划定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界限、公有和私有的界限,做到名实相符,名副其实。所有制所起的作用就是区别公有与私有,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凡公有制和共同富裕就是社会主义,凡私有制和少数人富就是资本主义。正如身份证能够区别男女身份的不同一样,从而做到各在其位,各司其职,各得其所,各享其益。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只有身份明确,名正言顺,才能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做到相安无事,天下太平。

  四项基本原则的完整内容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将无产阶级专政改为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根本前提”条件,缺一不可。四项基本原则简化为一项原则,将导致一个人只有脑袋而没有身子,而且这个脑袋里面所装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社会主义的东西,无产阶级的东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很可能是自私自利的资本主义的自由化的东西。同样,一个国家如果仅仅有党的领导,而没有社会主义道路,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武装,那还能算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吗?那还能建成社会主义性质的国家吗?那还能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吗?不要四项基本原则,仅仅党的领导是制度区别的根本标志吗?正如只有脑袋而没有身子的人,还能算是一个人吗?他还能活吗?绝不可能,只能是死路一条。

  附录:可以不问姓资姓社、姓公姓私乎?(诗一首)

  天下一家亲,毋须分你我;

  指鹿亦为马,是亦可为非。

  是非已颠倒,黑白早混淆;

  发明中美国,实乃聪明举。

  恰逢其际会,命运共同体;

  不论公与私,不问社与资。

  你中还有我,我中复有你;

  天下不为公,实乃已大同。

  可笑公知们,丑态已尽现;

  为了一己私,花样可百出。

  中国共产党,应当齐努力;

  团结工农兵,永远向前进!

 

  2020-05-20于武汉武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