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剥光美国民主政治的外衣 只剩“利益”

2021-02-19 14:46:29  来源: 老夫子杂货铺   作者:肖志夫(一壶茶一闲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政府一向把自己标榜为世界民主的“先进代表”、自由的“灯塔”,人们从很多著作中了解到的也是这样的说辞,比如被认为最具权威的法国作家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就是这么说的:“美国准确意义上的统治者是民众,民众就像上帝掌管宇宙一样掌管着美国政府”,“美国各阶层的政府,都不得不竭尽所能迎合自己的主子——民众,美国行政官员的特权比独裁制条件下更大,但是民众断然不会担心他们会滥用权力”。老夫曾经甚至天真地认为,美国民众就是通过选举掌管着政府的命运,“一张选票”是驾驭政府的“缰绳”,“迫使”政府和政府官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那么,现实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民主选举?“烧钱”的游戏

  近日跟一位美国朋友聊天,我跟他开玩笑:你怎么不去竞选总统?害得两个七老八十的老头打得焦头烂额……他回敬我:你以为总统是那么好竞选的,要花大把钱,完全是用钱砸出来的!谁砸钱多谁就赢!

  他提醒我去查一查历史上那些退选的竞选者,哪个不是因为缺钱而退选的?就说拜登吧,他有过2次竞选总统的机会,分别是2007年和2016年,但都因为筹不够钱而未能如愿。

  2007年拜登只筹集到1100万美元,而当时即便是草根参选人桑德斯也募集到了2700万美元。

  2016年,时任副总统的拜登无疑是呼声极高的民主党人,可是他却意外地在白宫玫瑰园宣布自己不会参加大选。表面上是因为“自从儿子博·拜登去世后全家陷入悲伤”,其实真正的原因或者说主要的原因是筹不够钱。“一个数字显示了为什么拜登不参加大选是明智的”,美国《时代》周刊网站以此为题称,为了能够赶上希拉里筹集的资金,拜登需要争取3300万美元现金,这还不算希拉里通过政治行动委员会和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筹集到的1600万美元。“金钱政治”,拜登很无奈地承认,毫无限制的巨额资金正涌入美国政治,对民主构成“根本性威胁”,只要数百个最富有的家族继续掌控民主进程,普通中产家庭将永远无法获得奋斗机会,需要为美国人民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2020年,拜登之所以选择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一方面是为了争取少数族裔和女性选民的选票,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哈里斯会筹钱,拜登竞选团队副经理Rufus Gifford曾在推特上发文称,自哈里斯被宣布为拜登的副总统竞选搭档以来,他们在48小时内便筹款4800万美元,平均每小时筹款100万美元。

  根据OpenSecrets的统计,华尔街证券和投资行业给拜登的捐款是给特朗普的5倍。

  根据美国非政府组织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总统大选的花费屡创新高,2004年40亿美元,2008年50亿美元,2012年60亿美元,2016年70亿美元,2020年最终花费将达到140亿美元,是上一届的2倍。

  “金钱是政治的母乳”,美国加州前州议会领袖杰西·安若这么一句不经意的玩笑,却因犀利而精准的表达而广为流传,成为今天每每论及竞选财政都会引用的名言。还有一位前总统竞选经理马克·汉纳更是不加掩饰地坦言:“要赢得选举,需要两个东西,一是金钱,第二个我就记不得了。”

  以前美国法律对每个竞选周期内个人对联邦候选人的捐款是有限额的,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014年做出裁定,取消个人对联邦候选人及政党参与竞选活动最高捐款总额的上限,这意味着富人可以没有限制地向自己支持的政客捐款。

  据英国《卫报》网站最近报道,公众普遍认为美国选举是腐败的,国会议员被企业、富人和特殊利益集团俘获,赢得一个参议院席位的平均成本为1940万美元,赢得一个众议院席位至少要花费150万美元,选举过程中存在大量“以金钱换选票”的舞弊现象。

  ●竞选承诺?投桃报李“金主”

  美国选举为何变成“烧钱”的游戏?主要花在大量的广告、演讲等宣传造势上,你得让选民认识你,博取相当的知名度;必须宣传你的思想主张,尤其是竞选承诺,这是获得投票支持甚至胜选的根本砝码。你说当选后要给选民们减税、发纾困补贴,把大家忽悠高兴了,都投你的票。至于兑不兑现、能兑现多少,则是另一码事。

  有学者专门针对美国总统竞选承诺的兑现情况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平均兑现率为67%,而且随着“金钱政治”的不断严重,兑现率呈不断下降的趋势。从伍德罗·威尔逊美国第28任总统到吉米·卡特第39任总统,承诺平均兑现率为75%,之后越来越低。到奥巴马第44任总统,有533项承诺,兑现率48%,部分兑现28%,未兑现24%;再到特朗普第45任总统,一共许下280多项承诺,在60项主要承诺中,仅兑现35%,未兑现43%,妥协22%。调查显示,有83%的选民认为美国总统未能兑现诺言,很多所谓的“竞选承诺”只是为了争取特定选民群体的华美言辞,而非具体执行目标。

  对一般选民的承诺可以不兑现,但是对政治捐款人必须“投桃报李”,要知道“资本”的本质是“逐利”,富人们的政治捐款不是白给的,而是追求最大利益回报。当选总统手中握有众多政治资源,除了政策倾向输送利益外,把某些官位奉送给那些为自己的竞选大掏腰包的富翁也是划算的“买卖”。

  在政治捐款人中,大金主和超级筹款人特别重要,大多数超级筹款人得到内阁职位或成为顾问,最滥的任命莫过于美国驻外大使了。根据美国外交服务协会的统计,美国政府任命大金主担任驻外大使已经成为一种传统,尼克松和克林顿任命大使中的30%都是政治捐款人,特朗普任命的189个大使职位超过半数是他的高额捐款者,其政治化任命比例创下历史纪录。有些人选常常因缺乏资历和才能而引人注目,有些荒唐行为甚至惹出外交麻烦或成为笑柄,比如美国驻冰岛大使杰弗里·罗斯·冈特——一名皮肤病专家和共和党主要的捐款者——变得对自己的安全非常多疑,他要求携带一把枪,而且要求不管去哪儿都要乘坐装甲车;美国驻英国大使、支持特朗普的亿万富豪伍迪·约翰逊因发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言论受到国务院督察长办公室调查;出任美国驻南非大使拉娜·马克斯——一名手提包设计师和特朗普海湖庄园俱乐部的成员——发推文中称呼儿子为自己的“幕僚长”;美国驻马耳他大使克里斯蒂娜·托雷蒂曾因在前夫医生办公室“放置满是弹孔的靶纸”而被施以限制令……

  共和党总统里根、老布什以及小布什均不同程度接受了石油等能源公司的巨额捐助,作为回报,里根任内推动取消石油、汽油等的价格管制,而布什父子则先后发动了两场伊拉克战争,最终将这个石油储量世界第五的国家控制在手,不但满足了美国石油产业惊人的海外利益,还兼顾起了大军火商的好恶。小布什上任后旋即拒绝执行《京都议定书》,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对煤电油气资源产业利益的回馈。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均接受了更多IT信息科技产业的财政支持,前者上任后积极推动信息高速公路等计划,吹响了美国“新经济”号角,后者则极为重视网络传媒的发展普及,身体力行地将其运用于政治动员与竞选当中。

  有统计显示,在最近几个选举周期中,绝大部分的个人政治捐款竟来自占全美人口4%的最富有者。换言之,富人通过金钱选举得到了更多的政治话语权,形成了“寡头政治”,极大地扭曲了“一人一票”这一现代选举的基本准则,玷污了民主的精神实质。这些垄断精英不仅控制了国家财富,而且还通过向民主共和两党提供巨额资助、介入选举,晋升为主宰国家政治生活的“寡头”。

  美国的金钱政治除了体现在选举过程中,还有一种花样就是“政治游说活动”,它是美国政治过程的一个环节,是各个利益集团发挥影响的合法形式,说到底就是“花小钱赚大钱”。各种利益集团雇用说客,对国会议员及其助手进行游说,影响法案的制定和修改,谋求自身利益。1998年,当国会准备制定针对烟草业的限制法案时,各烟草公司投入6740万美元游说费用,大肆开展游说活动,最终阻止了这项由亚利桑那州共和党议员提出的议案,保住了烟草业的庞大利益;2005年,医药业的年游说费用为3.25亿美元,但从布什政府通过的有关法案中受益1390亿美元……

  根据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2018年5月发布的报告,美国内阁成员财富总额达43亿美元,政府已经成为富豪的代言人。

  皮尤研究中心最近一项针对美国民主和政治体制的调查显示,民众普遍对美国政治持悲观态度,53%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没有做到“尊重所有人的权利和自由”,55%的受访者认为目前美国的民主“很薄弱”,68%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民主正在“变得越来越弱”。

  ●三权分立?那只是“传说”

  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一向被认为是美国民主政体制度设计的核心内容之一,甚至被奉为根治权力腐败的“治国神器”。其实,三权分立的“分立”并不是绝对的,甚至从来就没有真正“分立”过,因此对权力的监督制约也是非常有限的。

  三权分立的开山鼻祖孟德斯鸠,创立这一理论使用的样本是英国宪法,而英国宪法本身就不存在绝对的三权分立,因此他推导出来的理论也并不要求三权完全分立。

  《联邦党人文集》指出:从美国各州宪法三权分立的实践看,我们会发现,尽管这个原理使用的是强调的、有时甚至是绝对的字句,但是这几个权力部门却没有一个绝对分立的实例。

  有学者认为,三权中最强势的是立法权,好比一只老虎,想要防止它危害其他小动物,就必须去除它锋利的牙齿,但同时必须保留它锋利的爪子,因为那是它对其他动物的威慑,或者在受到其他动物威胁时用于自卫。

  其实,三权分立在实际运行中早已远离其初心,沦为一个事实上的“党争利益”工具。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互相争权夺利,甚至“大打出手”,互相监督演变成了互掐,互相制约演变成了互相拆台,形成严重内耗,导致政府决策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政效率低下,给国家长远建设和人民福祉造成不利影响。

  而且,通常赢得总统选举所在政党在“三权分立”中取得绝对权力优势,形成事实上的专制“独裁”。特朗普执政期间,一口气塞进美国联邦最高法院3名保守派大法官,使得支持共和党的保守派以6:3占绝对优势,共和党实际控制了“三权”中的“二权半”:行政权,司法权,立法权共和党占据参议院多数,“三权分立”的平衡被彻底打破。因此特朗普为筹措美墨边境隔离墙建设资金,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绕过国会,动用80亿美元资金用于修建边境墙,其中挪用军事建设经费36亿美元,却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合法”,而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在违法!

  如今拜登总统上任了,国会参众两院都是民主党占多数,民主党实际控制了“三权”中的“二权”——行政权和立法权,这就为拜登未来专制独裁、实现民主党利益最大化创造了条件。

  ●言论自由?请总统“闭嘴”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明确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宗教活动自由;剥夺言论或出版自由;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诉冤请愿的权利。”从表面上看,在美国确实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你可以骂总统,可以自由集会游行,甚至“焚烧国旗”也被作为言论自由的内容受到法律保护……

  可是,在美国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吗?

  2021年1月6日美国发生的示威抗议暴力冲击国会山活动,彻底暴露了美国言论自由的虚伪,全美主流媒体以超出全世界人民想象力的步调一致,封锁了在任总统特朗普及其支持者7万多个账号,美国三大社交媒体巨头推特、脸书和油管先后对特朗普的社交账户采取禁言封号或删除视频等行动,推特还发布声明称,若特朗普继续违规,将被永久封号……在任总统尚且没有言论自由,何况小老百姓呢?

  众所周知,美国的媒体都是资本家办的,他们才不管你什么言论自由,他们眼中只有利益。问题的关键在于在这个事件中,特朗普总统煽动支持者冲击国会山的言论直接危及了资本家的根本利益,逼迫资本大佬们从后台跳到前台,要知道每一个国会代表后面都站着一个或数个资本家,他们是资本家花大钱买来的代表资格、代表着资本家的根本利益,冲击国会就直接触碰了资本家的利益“红线”,所以禁言没商量。

  说到底,美国的所谓民主政治,只不过是一块资本逐利的“遮羞布”,所谓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其实就是资本的傀儡。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以及“1·6”暴力冲击国会山作为标志性事件,彻底暴露了美国民主政治的“利益”本质,而美国人民永远是被利用的工具。

  可悲的是,大多数美国人民仍然执迷不悟,在遭受四年一次“民主强暴”中,变得越来越麻木不仁和习以为常。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