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评一位为虎作伥的主流经济学家

2021-02-10 09:25:1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不止一个人给我传来任泽平、曹志楠、黄斯佳的《“嚣张的美元霸权”:如何在全世界剪羊毛》一文。

  大约两年前,我评论了国防大学乔良教授关于美元霸权历史的胡说。当然,文章点击非常之少。今天,又看到任泽平、曹志楠、黄斯佳的这篇文章,与乔良将军的文章如出一辙,也是同样胡扯,而且更加荒唐。所以,不得不再次批评。因为其文章较长,我只评论其〈摘要〉部分。至于其具体内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到。我认为不堪入目,就不评论了。

  一、原文:二战以来,美国凭借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建立了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并利用美元霸权地位频繁收铸币税、金融制裁、“薅羊毛”。“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问题”。近年,美联储频繁使用QE、无上限QE、零利率等超宽松政策应对金融危机和疫情,货币严重超发,饮鸩止渴,剪羊毛上瘾。

  评论:这句话问题非常之大,简直是对二战以来的世界经济金融常识,毫无认识。这对一个专业的经济金融专家来说,是不可饶恕的认知荒谬。极尽夸大美帝国主义,制造惧敌、怯战、投降气氛。近来,崇美、媚美的空气,似乎不那么强烈了,但是,恐美、惧美、怯战、投降的舆论氛围,却强烈起来。

  二战结束以来的世界金融斗争情况及美元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历史时期。

  第一个时期,从中国的角度看是三个世界形成时期;从美国的角度看,即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阶段。可以分为二战末到1960年、1960年代的大约10年两个阶段。

  从新中国成立到1960年中苏关系破裂为第一个阶段。此阶段,中国人民在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在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的帮助下,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国人民在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下,挟抗美援朝胜利之威力,经十年努力,初步完成工业基础建设。在贸易领域,中国重视广大亚非拉美国家贸易,也重视发展对英法、加拿大、日本等西方阵营国家的贸易,但是,中国对这些国家的出口,均严格拒绝美元结算。至于进口结算情况,我没有具体资料,不过,推测起来,应该是用这些国家的货币结算,也不会用美元结算——我对这个推测极有信心。

  其实,布雷顿森林体系,也不是二战末建立起来的,据黄卫东,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上世纪60年代初才建立,并非什么二战末建立的。从二战末到1960年,美国凭借其二战建立起来的霸权,在与苏联或明或暗的勾结之下,对社会主义阵营特别是中国进行经济金融封锁,对资本主义阵营内的国家进行贸易掠夺,掠夺的重点是英国、法国、西德等西欧国家。

  此期,美苏联合起来对英法的殖民体系进行了釜底抽薪式的破坏,并试图建立以经济控制、金融控制为手段的新型殖民体系。标志性事件是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苏伊士运河战争),1960年联合国通过了《关于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的宣言》,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开始进入高潮。

  此期,美苏贸易量很少,可以忽略不计。

  也就是说,此期,美元仅是美国与其阵营内部国家贸易的结算货币,并不是什么“世界货币”,当然也没有什么世界霸权。

  任先生,你难道连两大阵营也没有听说过,难道你连冷战也没有听说过?

  第二阶段,是1960年代的差不多十年,这是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迅速发展期,是苏联恢复实力、与美争霸的时期,是美苏即勾结又激烈斗争的时期,是美元霸权最猖獗的时期,也是其走向灭亡的时期。

  这个十年,中国大力支持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特别是支援印支三国人民的反帝革命斗争,支援非洲、拉美人民的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与第三世界经济贸易关系建立,努力排除美元对第三世界的新型殖民。中国与第二世界贸易关系不断密切、苏联的经济困境,为两大阵营的瓦解、三个世界格局的建立,准备了充分条件。

  因为中国对第二世界国家的支持,所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极不稳固。1964年法国率先挣脱美国的控制,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英国与中国的外交关系,也相对比较稳定。中日民间贸易,发展迅速。此一阶段内,苏联的经济始终发展不好,甚至粮食也不够。不过,苏联工业发展相当迅速。

  这个十年,美国利用其阵营内美元结算货币的地位,大肆掠夺英法等盟国的商品,用于支撑越南战争等对第三世界的新殖民战争。同样,这种对盟国的掠夺,也受到了英国、法国、日本等国的抵制,这个抵制,为美元信用瓦解奠定了基础。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种抵制,得到了中国的大力支持。中国与这些国家贸易,并使用这些国家的货币结算、拒绝美元结算,既是对美元信用的打击,也是对这些国家的重大经济金融支持。

  第二个时期,即大三角格局时期,时间从70年中国接待尼克松访问,到1978年。

  注意,我使用“中国接待尼克松访问”这样的表述,不使用“尼克松访华”这样的表述。这不是个可以忽略的小问题,这是个原则性的大问题。前者表明是中国是毛主席在掌控世界政治发展,后者暗示是尼克松掌握世界政治发展,两者有本质区别。中国主流通常使用“尼克松访华”,这体现了一种投降主义味道。

  此期,因为美帝国主义在越南战场以及整个第三世界战场上的失败,其阵营内部、其国家内部反抗强烈,政治动荡,经济极端困难。尼克松不得不寻求改善中美关系,以挽回其困境。不过,在这场美中外交战中,尼克松的战略目的是:一是把中国弄成自己的小棋子,联合中国,用中国反制苏联;二是极力瓦解中国的第三世界路线;三是极力瓦解中国与英国法国日本等第二世界国家的关系。毛主席的战略是,通过中美接触,让美帝国主义接受其阵营瓦解、斗争失败的现实,在台湾、印支问题、第三世界问题上,接受中国条件,承认失败并退出!进而巩固第三世界,巩固中国与第二世界的关系,并避免中苏关系进一步恶化。所以,中国接受尼克松的来访,其实是一场特殊形式的、极其激烈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大决战!并不是什么“中美关系正常化”。只不过,这个决战发生在谈判桌上,不是发生在朝鲜战场上,不过,也可以说是抗美援朝战争的继续。

  事实上,中国很好达到了目标:美国与台湾断交、废约、撤军,在印支问题上,美国虽首鼠两端,但是,在中越柬老等国人民的联合打击下,最后美国不得不承认自己彻底失败,完全退出印支。美国希望中苏矛盾激化,实际上,接待尼克松访问之后,中苏关系反而进入平静期。美国本来打算通过与中国发展关系,实现离间中国与第三世界关系、激化中苏矛盾、离间中国与英法等国关系三大目标,从而达到孤立中国的目的,极其歹毒,当然没有也不可能实现。毛主席、周总理,怎么可能上这种当。老实说,这三大目标,都比台湾问题重要。

  这场外交斗争,中国成功逼迫美国接受其在全世界的失败,休想离间中国与第三世界的关系,休想瓦解中国与英法等第二世界的关系,也休想激化中苏矛盾。

  中国的损失在于,美国乘机把冲绳群岛交给了日本,拉拢了日本,并为中日关系埋下隐患。

  这一时期,美元因为英法等国的反对,不得不宣告与黄金脱钩,美元信用在第二世界国家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国,全部瓦解。在西德的情况,我不太熟悉,推测起来,与在英国法国的情况一样。但是,需要指出,美元对南朝鲜、中国台湾等地方,仍然有霸权,美元仍然有结算权,或者说霸权。但是日本对华贸易方面,则是人民币-日元结算,说明日本也在脱离美国的控制,美国的东亚战略而已,出现了重大漏洞。

  那些极其关心台湾问题的战友们,你们把台湾问题放在反帝斗争的大环境下考虑,是不是好一些?不打倒美帝国主义,台湾问题可能解决吗?我认为:反帝事大,台湾事小;不反帝,则台湾问题无解。

  这一时期,中国人民币成为国际贸易重要结算货币,有自己的国际结算体系。相反,倒是美元没有什么国际结算体系。

  任泽平先生,你还年轻,你要注意了。研究问题,一定要扎实,不能那么浮躁,不能那么肤浅。据说你在恒大集团当顾问,我真不知道,恒大集团的老总是白痴,还是骗子?作为学者,一个最基本的首先要求是,不要说谎!不要逢迎!万万不要充当别人的小瘪三。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们这些人再继续堕落。

  请不要指责我对有些情况不熟悉,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资料,我的不熟悉的地方,恰是你们这些所谓的专家需要用力研究的地方,而不是你们可以欺骗中国人民的地方。

  这一时期,美元没有什么霸权,甚至美元也没有什么信用,美国也没有什么强大的综合国力,也没有什么强大的军事实力,也没有什么强大的经济实力。任泽平先生,你们为什么那么喜欢脱离实际地夸大美国的“强大”?美国是个纸老虎,有什么实力?凭什么要怕?

  美国与沙特等国陆续达成其石油用美元结算的协议——据说这个说法可能是假的——,也只是意味着美元在这些国家挽回了信用,并不是建立了霸权。因为,这些石油出口国还掌握着石油的定价权!美国没有掌握这个定价权。而美国必须向这些国家出口军火,以实现美元的信用。但是,以军火为美元的信用,这需要:一是必须继续挑动战争,或者制造紧张局势;二是必须打击其他国家的军火出口;三是必须极力提高美国军火的效能,或者极力鼓吹美国军火的先进性。这意味着世界不可能太平。

  从毛主席去世,到今天,可以算是世界经济金融的第三个发展时期。大致也可以发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变动期。大约从1978年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上世纪70年代,因为毛主席的斗争,特别是第三世界发展、大三角格局的形成,美元没有什么世界霸权,甚至没有什么信用,不过可以欺负南朝鲜、中国台湾等几个小地方,对拉美也可以欺负,不过,已经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苏联,连年遇到经济困难,其阵营内部矛盾重重,很不稳固。但,其小阵营仍然有相当大的力量。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所向无敌,正是发展壮大的上升期。

  主席去世,第三世界路线被抛弃,第三世界失去中国的领导,不断松散、走向瓦解,大约90年代后期,完全瓦解。中国改奉亲美路线,抛弃“反帝”立场,由美国的强大的敌手,突然间成了美国强大的同盟者。美国在全世界的战略态势,突然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使其可以全力对付苏联阵营和第三世界阵营。这是美国什么星球大战战略得以成功的基础,也是苏修更加懦弱、直到解体的重要原因。

  美元,在70年代,因为信用扫地,所以,不得不设法重建其国际信用。不过,要知道,想在当时中国主导的国际范围内建立货币信用,其实是很难的。美国从中东地区下手,以军火出口为美元的信用基础,让沙特等石油出口国接受美元结算,就是接受美元的信用。这样,美元在与黄金脱钩后,以军火为锚,开始重建其国际信用。注意,是建立其信用,并不是什么霸权。

  美元霸权即使在毛主席去世后,也没有那么容易建立起来。直到90年代后期,对内,中国开始什么央行制度,央行独立于政权之外,不再对国有企业“输送利益”(这是郭树清书记最近不打自招的,不是我诬陷他。),这导致中国国营企业因为没有金融支持,不得不大规模倒闭,或被出售给私有资本,大量工人被强迫下岗,中国工业体系受到极大破坏。同时,中国开始引动进外资、扩大开放、储备美元,接受美元投资、美元结算,完全放弃人民币发行权和结算权,极力支撑美元信用,美元纸钞开始大规模涌入中国、殖民中国。这样,一内一外两个卖国政策,导致大量国有重要企业无法经营而被破坏,外资特别是美元外资乘机并购了这些企业;未死的企业,也必须“外向型”,因为政府不再采购其产品。

  我强调一下,所谓引进外资,并不是说美国来中国投资,而是在中国市场上,中国银行只为外国商人提供人民币资金支持,不为中国企业、中国政府提供资金支持,所以,外资企业当然可以迅速发展,可以做大,而中国企业没有资金支持,当然也就经营不善,当然要倒闭!当然要接受外资的并购。同期,为了为外资并购中国企业提供方便,中国还出台了相关的股份制政策。前些年出台的“对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政策,其实是上世纪90年代的继续,是继续迎合美元霸权对中国的殖民。

  80年代,美元坐大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苏联的投降,苏联也放弃与美国争霸的政策,抛弃自己的盟友,搞私有化改革。这样,国际市场,苏联让出来了,国内市场,苏联也让出来了,都让给了美国。

  应该说,西欧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老狐狸政客,还是很狡猾的,至少比修正主义叛徒有眼光,有斗争意识,对美国有警惕性。他们看到了中国苏联的“易帜”对他们的影响,也洞穿美国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凶残。所以,在中国抛弃人民币主权、苏联抛弃卢布主权而双双拥抱美元霸权、支撑美元信用的同时,西欧国家却逆向而行,开始策划成立“欧元”。

  90年代后期,到今天,是美元霸权的壮大期,是美元霸权的第二个阶段。今天,因为中国依然没有认识到人民币的主权,特别是因为扩大开放、引进外资、开放金融所导致的人民币发行权被美国控制这个现实,所以,美国尽管已经工业空心化,但是,只要控制住人民币发行权,美元霸权就可以继续。

  就是说,美元信用或者说霸权,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之上的。我不得不这么说了。我也不想被屏蔽、被封号。

  所以,美国怎么可能会主动与中国脱钩!!

  只是,我就不明白了,那些不愿意与美国脱钩的中国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个问题,就讲这么多。

  二、原文:当前国际金融领域的核心矛盾是嚣张的美元霸权与日益衰落的美国经济实力,二者已经严重不匹配,美国为了试图维持基础不断削弱的美元霸权,选择了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贸易摩擦等。

  中国无意挑战美元霸权,却被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定位为“战略性竞争对手”,中国如何应对?

  评论:这里,任泽平等三人使用了“矛盾”一词。那么好吧,我来普及一下毛主席的矛盾论常识。

  矛盾,通常有两个方面,其中一个是主要方面,一个是次要方面。世界范围内的矛盾,当然很多,但是,只有一个是主要矛盾,其余是次要矛盾。

  分析当前世界范围内的矛盾,当然要抓主要矛盾,而不是次要矛盾。当然,次要矛盾,也要认真对待,不然,也会出大问题。

  任先生说,当前国际金融领域的核心矛盾是嚣张的美元霸权与日益衰落的美国经济实力,二者已经严重不匹配。

  注意,第一,如果你真要用矛盾分析法,那就是主要矛盾、次要矛盾,或者矛盾的主要方面、次要方面,不能用“核心矛盾”这样的词。

  美元霸权与日益衰落的美国经济实力,两者严重不匹配的矛盾,怎么可能是“当前国际金融领域的核心矛盾”,如此认识矛盾,你收了华尔街多少钱?是中情局给的,还是驻华使馆给的?中国人民与你有仇吗?为什么要用这种东西欺骗中国人民?

  站在中国人民的立场上看,从经济金融领域的表现来看,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是华尔街金融寡头与全世界人民之间的矛盾,是华尔街金融寡头欲控制全世界各国特别是中国人民币等货币发行权,以便殖民全世界、压榨全世界,与全世界人民反抗美元骗局,争取经济金融独立之间的矛盾。

  第二,嚣张的美元霸权与日益衰落的美国经济实力,当然有矛盾,这当然是美国的事,是美国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是其目的与其能力不适应的矛盾,但是,只是其内部矛盾,并不是什么当前国际金融领域的核心矛盾。

  你把美元霸权与美国实力之间的矛盾当作国际金融的核心矛盾,只能意味着你所有的论述,都是在为美元霸权找出路!懂吗?

  你要是我的徒弟,你写这样的文章,我会打你一万个大嘴巴:为虎作伥、狗屁不通。

  “中国无意挑战美元霸权,却被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定位为“战略性竞争对手”,中国如何应对?”

  狼要吃羊,需要理由吗?羊怎么解释有用吗?

  再说,中国为什么要“无意挑战美元霸权”?中国不该“挑战”美元霸权吗?难道美元霸权是什么好东西?美元霸权就是个恶棍,是全世界的灾难,中国凭什么不“挑战”?中国,要当负责的国家,就必须理直气壮挑战美元霸权!理直气壮是打倒霸权主义!

  连美元霸权这么丑恶的东西,你都不挑战,你还算是个国家吗?你还有什么脸面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你的“负责任大国形象”呢?

  美国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中国怎么办?不要说你把我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就算美国不敌视中国,中国也要反对美帝国主义!

  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怎么办?非常简单,禁止引进外资、禁止出口创汇、禁止美元输入、禁止开放金融,即可,非常简单!

  三、原文:纵览美元百年兴衰,综合国力是美元霸权根基,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对维持美国霸权地位起到关键作用。二战后,美国凭借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和巨额黄金储备,建立了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70-80年代,美元脱钩黄金,挂钩石油,在信用货币体系时代进一步巩固霸权地位。21世纪以来,美国霸权达到鼎盛,滥用美元霸权,频繁金融制裁,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各国,维系美国地位。

  评论:缺乏最基本的经济金融史常识,缺乏最基本的金融常识,这种人怎么可能混成经济学家?

  你是不是也了解一下人民币诞生多少年了,人民币是如何兴衰的?你不知道人民币在上世纪70年代甚至是80年代多么牛!人民币是当时最主要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是毛主席斗争取得的伟大胜利。

  美元霸权的根基,是修正主义的投降卖国,并不是什么综合国力强大。再说,综合国力强大有屁用,大清朝的综合国力世界第一,不照样打败仗、割地赔款、开放市场?你自己也知道,“美国经济实力”正“日益衰落”,那今天,其霸权究竟建立在什么基础上?

  美国,在中国人眼里,什么时候强大过?“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你没听说过?

  综合国力,就是个骗人的概念,毫无意义。美国还是“应对传染病疫情准备最充分”的国家,但这次疫情全世界都看到了,这是谎言。美国还是世界清廉度很高的国家,中国排到80名之外。这些所谓的排名,其实是帝国主义的伎俩,用来欺骗人的。

  再强调一下,美元在二战后到60年代,没有霸权,只是利用结算货币地位掠夺其几个盟国。70年代,美元连国际结算货币都不是,信用扫地,当然没有什么霸权。80年代,美元开始称霸,但依然受到中国残存的第三世界体系的反制;美元真正称霸权,是90年代苏联解体,中国接受美元结算货币,并银行独立、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储备美元,放弃人民币发行权这一关键主权于美元之后。就是说,所谓美元霸权,是建立在欺骗、寄生的基础上的。

  任泽平先生也知道,美国的工业已经空心化,所谓“综合实力”,其实是个外强中干的稻草人。可是,任先生为什么不相信美元的霸权建立在骗局、寄生的基础上的呢?

  四、原文:美元霸权以计价功能为基础,衍生出贸易结算功能,逐步扩展到投融资功能,成为全球储备和货币之锚。具体来看,定价方面,95%国际大宗商品以美元计价;贸易方面,86.5%国际贸易以美元结算,美元占据国际支付市场四成份额和外汇交易市场八成份额;投融资方面,近五成债券以美元为面值;储备方面,61%的国际储备为美元资产。近两成经济体选择直接盯住美元的汇率机制,全球均受美联储货币政策影响。

  评论:又是严重缺乏贸易常识和历史常识,连农村老大妈的水平都不如。

  “定价方面,95%国际大宗商品以美元计价”,有这么说话的吗?你懂不懂贸易呀?一句话里面,前面是定价,后面讲计价,可以这样前言不打后语吗?这是一个经济学家在写文章吗?

  定价是定价,计价是计价,两个问题。都要由贸易双方来讨论确定。

  两国贸易,关键是进出口商品的定价问题,你那东西是一块钱一斤,还是五毛钱一斤?我这东西是两块钱一斤,还是三块钱一斤,这叫定价!也叫议价。这个,连门口卖鸡蛋的老大妈都明白。其次,才是用什么货币计价的问题,是用你家的美元,还是用我家的人民币?还是用邻居的瑞士法郎?这也很关键。中苏贸易,之所以不用人民币和卢布,就是互相担心其货币的信用,不愿意对方控制结算权。当然,对第三国货币的信用,也会有担心,但是,第三国货币,当事的两国都无法控制,所以,相对还是公平的。

  当然,如果第三国与当事的贸易双双中的任何一方关系密切,那另一方就会提出异议:反对用此国货币计价,因为怕此第三国货币被当事一方操纵,导致另一方吃亏。这也是常识,不需要多少知识,简单动一下脑子,就明白。

  注意,计价货币,不一定就能衍生出贸易结算功能,更不至于“逐步扩展到投融资功能,成为全球储备和货币之锚”。因为,还有“国际收支平衡”“金融主权”这样的观念。可惜,这两个重大概念,任泽平先生一个也没有。

  上世纪50年代后期,中苏贸易用瑞士法郎计价。但是,并没有衍生出瑞士法郎成为中国或苏联的结算货币。相反,中国苏关系破裂后,中苏贸易也迅速陷入停滞,瑞士法郎并没有成为中国此后对外出口的结算货币。

  美元的所谓“逐步扩展到投融资功能,成为全球储备和货币之锚”,那是各国买办在美帝国主义的指使之下,对本国人民的背叛,抛弃金融主权,对帝国主义的投降,并不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当然也没有任何合理性。

  美元并不是什么“全球储备和货币之锚”,这只是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对中国人民的欺骗,是诱骗中国人民上当。今天,再这么说,就是一种犯罪!

  中国,今天,已经是贸易大国了。什么美元结算,什么美元计价,你不接受就是了。我出售商品,你愿买不买,我就是这个价,我就用人民币结算,就不用美元结算,怎么了?爱要不要。你的东西很好,我也需要,我就出一块钱一斤,你愿意卖就卖,不卖拉倒。注意,70年代,中国的对外贸易,就是这么讨价还价。

  就是说,中国对外贸易计价、结算用什么货币,中国要当一半或者一大半的家。如果中国经济体系完备、科技发达,还不止当一大半的家。当然,对友好国家,商品进出口的价格,可以商量,我可以免费给你,我也可以高价购买你的产品。

  这是国际惯例,也是人间常理,懂吗?

  并不是说,中国非得接受美元是什么“国际贸易结算货币”“计价货币”。

  当然,中国也不必强行让别国接受人民币计价、结算,大不了我们不做生意呗。反正,中国不靠贸易立国,我们靠的是独立自主、体系完备、部门齐全、布局合理、科技进步、比例科学的公有制生产立国!这个问题,极其重要!这一点,与资本主义国家不一样,与小国也不一样。不要把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大国,与资本主义国家混淆。这是最大的国情不同。

  五、原文:美元霸权存在深层次问题,给美国自身和外围国家均施加桎梏,短期难以撼动,但长期难以维系。对内,低储蓄和高消费模式下,美国深受贸易逆差、产业空心化困扰,巨额债务和财政赤字攀升,收入差距拉大。对外,美国控制全球跨境支付系统,频繁实施金融制裁,冻结资产,利用对国际组织的表决权,限制他国的融资渠道和融资条件,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输出通胀使债务贬值,稀释各国积累的外汇储备,其他经济体被迫承受输入性通货膨胀、债权贬值和金融波动。

  评论:口口声声都在想着如何替美国解决问题。

  “美元霸权存在深层次问题”,怎么就“短期难以撼动”?你撼了吗?你凭什么断定“短期难以撼动”?你打算撼动吗?

  中国,是美元金融诈骗的第一对象,是第一大美元输入国,是最大的受骗者,又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系,中国不扯旗造美帝国主义的反,谁造?指望谁当头?指望日本、韩国?指望朝鲜、古巴?指望英国、欧盟?

  美国,就是个瘪三帝国主义。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比美国及其盟国加一起还要大,居然说什么美元霸权“短期难以撼动”!无耻。

  未战先怯,怯战必然投降。果然如此!拼命夸大美国的所谓强大,不就是为投降找借口吗?

  什么短期难以撼动,其实是投降帝国主义、充当帝国主义的走狗,根本不打算撼动,甚至还要拼命维护帝国主义!

  “美元霸权存在深层次问题”,既然是“问题”,就只能用“解决”这样的词,不能用“撼动”!“撼动”的宾主,只能是“霸权”!“解决”这个问题,那是美帝国主义自己的事,与我们何干?你写文章,难道是替美帝国主义解决其“深层次问题”?美帝国主义出现这样的问题,那是全世界人民的好事,应该趁些机会打倒美帝国主义,而不是剜自己的肉,去替帝国主义解决问题。

  主谓宾都搞不清楚,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故意混淆主体,这是极其可恶的。胡锡进常用此法。

  “美元霸权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给美国自身和外围国家均施加桎梏。”

  美元霸权存在的问题,怎么就给外围国家施加了桎梏?

  就算是给外围国家施加了桎梏,那中国是美国的外围国家?

  中国什么时候成了美国的外围国家?是谁把中国弄成了美国的外围国家?

  这个人是中华民族的罪人,请任泽平先生把此人找出来!

  凭什么中国要接受美国的“外围”国家的地位?所谓外围国家,不就是殖民地吗?

  不过,任泽平对美国困难的描述,还是有些客观的。如果不这么客观,那下面怎么替美国人解决问题呢?

  六、原文:国际货币体系新框架任重道远,保护我国外汇和金融安全,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当前中国外汇储备大量投向美元资产,收益率较低;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占比过低,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不匹配。我们建议:我们建议,扩大外汇储备运用手段,降低美元资产,增加高科技、战略储备资源比重;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从贸易结算职能开始,逐步拓展到投融资职能、储备职能、计价职能;修炼好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内功,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和监管;外部霸权是内部实力的延伸,最根本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深化改革开放。

  评论:这是结论部分,也是最混账的部分,前面的混账论述,是为了得出这个最混账的结论。

  这完全是个替美国解决“美元霸权深层次问题”的好办法。

  任泽平的“人民币国际化”、“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和监管”,只会有利于美元霸权的延续和巩固,只会让中国继续当美国的金融殖民地。真他妈的会替美国鬼子打算。

  既然你也知道美元“计价”导致了美元的结算功能,这是美元霸权的根本。那就应该从美元霸权的这个根本上动手!

  既然知道美元没有其国内工业支撑,那就应该果断禁止引进美元外资、禁止对美元开放金融、禁止出口用美元结算!禁止美元或与美元有关的任何外国来华投资!禁止储备美元!

  只要中国开放市场、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央行独立,那就意味着中国用自己的生产,弥补了美国“日益衰落的经济实力”,为美元霸权续了命。人民币就成了美国鬼子的俘虏、帮凶,成了美国殖民中国的工具!

  那么,这样的人民币国际化,于中国人有什么意义?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中国人身上的枷锁!这样的人民币,即使有了计价、结算权,也是美元计价、结算权的延伸、变种;是美元鬼子手拿人民币,控制中国经济,并购中国企业,压榨中国人民,掠夺中国资源,破坏中国自然环境;又手拿人民币却全世界投资,掠夺全世界,压榨全世界人民。这叫什么?这叫狸猫换太子,这叫披着人民币外衣的狼。

  更恶心人的是,当全世界人民手拿美国人印制的人民币,向中国采购商品时,中国人民还要替美国鬼子还账,还得卖给人家。

  这叫什么事?任泽平所谓的“人民币国际化”“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和监管”“深化改革开放”,本质上就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如果中国接受了任泽平的这些招数,则美国的什么“经济实力日益衰落”的问题,自然就解决了;美国凭借对中国生产的控制,完全可以继续在全世界称霸。

  而中国呢?人民币绑在美元上,只会成为中国人民的枷锁,成为帝国主义的伥鬼,成为全世界的敌人,最终与之偕亡,玉石俱焚。

  脏话,我就不说出来了。

      【本文原载“吴铭再评说”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