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典型的狗眼看人低

2021-02-07 16:01:4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个叫曹宗国的“作家”——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此人——,他说他看到的当红大V就两人:“一个是胡赐进,一个是司马南。胡赐进纵论天下,国际国内新闻时政军事无所不谈,尽管言多失多,他毕竟是《王不球日寸报》的总编辑,还是有资质的;可司马南也对新闻时政夸夸其谈,指点江山教育人民,我就觉得奇怪了,司马南的历史许多老网民多少是知道一些的,他有什么资质?平台认证他为什么学者书家,他自称是独立学者,他真的有发表新闻时政文章的资质吗?他这学者是什么职业?……现在在头条怎么一呼应一言九鼎而且拥趸一百八十万之巨呢?我们凭什么听他信他呢?”云云。看起来,不知是怒火,还是妒火,此“作家”反正是中烧了。

  老实说,按照实际表现,这四十多年,“作家”早就从神台上跌落下来,成为和公知、教授、专家、小姐的同类或者不如之,其名声差不多也和“车祸现场”差不多,实在是目不忍睹、我见犹怜。“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打头风”,刚刚过去的2020年,以鄂省作协前汪主席为代表的作家、教授、公知、媒体人团体,一通本色表演,又让这个群体更加不堪,已经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我们解放军的作家,已经不愿意与其同流合污,已经全部退出这个群体了。

  毫无疑问,“作家”,差不多可以等同于一种骂人的用语了。

  2021年快过去一个月了,著名的老色情作家贾平凹之女贾浅浅,凭着被圈内交口称赞的高雅诗,获得了副教授、作协主席的头衔,“作家 ”的名声,后来居上,更让人不忍相闻,已经超过了专家、学者、教授、媒体人、小姐之类。

  因此,真的无法理解,此情此景,怎么还有人自命为“作家”。

  照我看,今天的作家们,无论搞出什么事来,都不值得奇怪。

  所以呢,曹宗国作家的这段高论,也根本没有什么评论价值。

  那为什么还要说几句呢?因为,中国老祖宗传下来一句俚俗语,叫作“狗眼看人低”。解释这个成语,用作家曹宗国的这个怒火中烧、大义凛然的评论,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所谓有“狗眼看人低”,就是说有那么一种特殊的人,在其内心里、意识里,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他看待别人时,先按照其人的身份、背景、财钱等条件,给人分等、定资质。要是身份尊贵、财大气粗、出身名门的人,或者这些人家的宠物,则在其心目中就是高贵的,值得尊重的,就是有种种资质的,做出什么事、且不管做得多烂,都是可以的。他也必礼敬有加地逢迎,便是被喝斥、打脸、吐一脸口水,也不以为忤逆冒犯。相反,他还把这当作一种恩赏、一种荣幸。倘能给点笑脸,夸那么几句,自然是光宗耀祖。比如汪主席,得了英国、法国的奖,就阳光灿烂。

  要是遇到平常百姓,比如中国公民、北京市东城区居民司马南这样的,则根本不给任何资格,见面便是鄙视、斥责,正气凛然,如同有不共戴天之仇恨。这类人似乎是突然间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突然间有了正义感,并突然间具备了不可冒犯的尊严。

  曹宗国就是这样一位“狗眼看人低”的作家。

  在他眼里,即使胡赐进常讲“中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反正我不恨美国”“方方日记是中国不可或缺的颜色”“都发钱等于都不发钱”……翻车成了家常饭,被人唾弃的败类,在曹宗国眼里,仅仅是“语多失多”,却依旧有“纵论天下”的资质。因为,胡球编毕竟是总编辑嘛。

  曹作家,请问,胡球编成为总编辑之前,就开始胡说了,其资质又如何讲?

  同样,在曹宗国眼里,司马南就不同了。没有头衔,仅仅是中国公民、北京市民,一个胡同大爷,凭什么就“现在在头条怎么一呼应一言九鼎而且拥趸一百八十万之巨”?曹作家实在是接受不了,当然要质疑老司马的资格。

  可是,老司马就是有一百八十万粉丝,就是有人爱听他的,怎么办呢?

  据说,有关自媒体平台正在下发通知,要审查自媒体人采编新闻、评论时政的资质。被平台认定有资质的,才有资格说话,被认为无资质的,则必须闭嘴。

  这样,曹作家眼里的两个当红大V,就只剩一个胡赐进了。

  看来,言论自由,这类东西,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可能要过期了。

  我相信,此项资质认证工作完成之后,则“狗眼看人低”者,如曹宗国之类,应该会非常满意。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