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在进行时》的第一小节

2021-01-25 19:53: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光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张志坤先生该文的第一小节:“每一场世界性大危机都必然导致全球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这是人类社会一条基本规律。蔓延全球的疫情危机也深刻地改变了世界,但改变今日世界面貌的力量却不仅仅是疫情,此前人类社会已经开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只是在疫情危机下,这个话题变得更加真实与紧迫。”

  什么是“全球秩序”?自人类进入国家社会以来,“全球秩序”就是国家之间弱肉强食的矛盾斗争及其力量对比关系决定的“秩序”。所谓“全球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就是国家之间弱肉强食的矛盾斗争的力量对比关系及其决定的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

  这里的“世界性大危机”是什么危机?

  因为迄今为止没有形成统治世界各国的政治统治,有的是世界各国国与国之间矛盾斗及其的力量对比关系,和由此决定的“全球秩序”。各国自身发生的政治大危机迄今为止没有引发过世界各国普遍的政治大危机,或者没有引发过世界性的政治大危机。人类进入国家社会也没有发生过世界性的政治大危机。所以“世界性大危机”得把世界性的政治大危机排除。

  人类近现代以来出现过多次的世界性的经济大危机。但没有一次“导致全球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最严重的世界性经济大危机是上个世纪30年代发生的。那次世界性的经济大危机尽管促使殴洲法西斯主义在一些国家的发展,并出现了德国,再把日本也算上,两个法西斯列强国家——因为意大利法西斯国家是在该大危机之前就出现了,但并没有“导致全球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全球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是“二战”的结果,不是30年代世界性经济大危机和出现两、三个法西斯列强国家的结果。

  因此,在人类文明史上,“每一场世界性大危机都必然导致全球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是根本没有的事。

  至于“蔓延全球的疫情危机也深刻地改变了世界”则更是一个伪命题。因为,“蔓延全球的疫情危机”到目前为止,没有改变疫情危机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或政治经济模式,从而也没有大的改变国际力量对比关系及其决定的秩序,哪里扯得上什么“深刻地改变了世界”。

  所以,“每一场世界性大危机都必然导致全球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这是人类社会一条基本规律”是作者发明出来的但只存在于作者头脑中的“人类社会一条基本规律”。

  一切事物都是运动变化的。“今日世界面貌”年年都在变化。因此,“改变今日世界面貌”是年年都在发生。改变“今日世界面貌”的只能是两个方面的力量,自然的力量和社会的力量。疫情只是自然方面的一个力量,改变“今日世界面貌”的当然不止是疫情。

  不过,这里说的“世界面貌”,是指“全球秩序”,是指人类世界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此的“世界面貌”而言,自然的力量是没法对其改变的,因为,就此而言的自然的力量不可能有决定性的改变“世界面貌”那样的变化,或者那样变化的概率极低极低。不过,“此前人类社会已经开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又是一个谬论。不要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就是千年、万年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人类不仅自始,而且到终,都是“开启”的。根本就不存在“此前人类社会已经开启”和此前人类社会没有“开启”,以及此后人类社会“开启”或不“开启”的事情。

  因此,“此前人类社会已经开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是一个废话。既然是废话,“这个话题变得更加真实与紧迫”还是一个废话。

  “人类社会已经开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进程”既然是个谬论,当然就与“疫情危机”不存在必然的联系。于是,“只是在疫情危机下,这个话题变得更加真实与紧迫”就是一个糊话。

  国家之间弱肉强食的矛盾斗争的力量对比关系关系及其决定的秩序“出现巨大的新变化”,在迄今为止的一百年期间,已经至少发生过两次变化。一次是“二战”后,一次是苏联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解体。至于预料未来几十到一百年,则是只有可能,没有必然。我在红歌公网的《读金灿荣先生“第四次工业革命主要是中美之间的竞争,且中国胜算更大”有感》谈到,“从现在开始到未来30甚至100年的国际形势的总的发展趋势大概率的是二种可能,中国因中共的腐败脱化变质,被美国用军事遏制、和平演变导致‘颜色革命’,加最后的政治军事于预而解体,接下来再搞俄国。俄国能否搞掉美国都能巩固和发展它的一超地位,并由对世界的霸道性主导升级为霸道。霸道的程度视能否把俄国搞掉而定。如果俄国能搞掉,美国就会对欧盟下手。当然印度也跑不脱。第二种可能是,中国如果能抓住那个‘七寸’,综合实力就必然在大约三十年左右以后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的主导力量,不管再后中国是否发生‘颜色革命’,国际格局只会发生波折,危机过去后,也会是中国一超主导的多极世界。这两种可能性到底将会是那一种变成现实,或者是现在看来其它的较小的可能性成为现实——如人类发生核战争而至少大倒退甚至毁灭,是不确定的。我发表在红歌会网的《主体意识与社会规律》指出,不存在事物的运动发展的规律。一切事物的运动发展的规律都是有条件和前提的。而条件和前提不是必然或确定不移的”。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