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愤怒的子宫

2021-01-22 17:56: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jyk_123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那一对从来就没有一丝一毫爱情碰撞的小精子和小卵子被小心翼翼地放置进来以后,子宫就非常讨厌和排斥,但她却没有丝毫办法,她很为自己的女主人心痛:24岁的大学毕业生,正是豆蔻年华的好季节,正是该收获爱情的黄金季节,正是该有自己爱情结晶的甜蜜时光,却为了弟弟那难以凑齐的购房首付款,为了病榻上被癌症折磨得气息奄奄的老父亲,逼迫做了自己此生极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的事情,此事虽然高度保密,但她自己却觉得就象祥林嫂一样,头顶上永远顶着那耻辱的疤痕。

  为了确保那个满是铜臭味的嚣张跋扈的精子能够配型成功,期间又有几个不知主人是谁的卵子被放了进来,子宫实在又愤怒又恶心,真想把这些脏东西全部吐出去,但一想到她的女主人桃花般的容颜上那经常病态般的凄苦和酸楚,她就忍住了自己这种强烈的冲动。

  随着配型成功,那个金钱和贫穷的结晶,高傲和卑微孕育成功的生命就在这和他毫无关联的温床上生长着,一天天带给子宫越来越沉重的负担。

  显怀以后,子宫及时地把这种负担传导给她的女主人,女主人的希望一天天在增强,肉体上的痛苦一天天在加剧,耻辱感也在一天天加重。

  子宫感觉像是被万根灼热的利刀猛刺着,一股股绞心般的疼痛遍布着,让她不停地痉挛着,一阵又一阵的疼痛犹如钱塘江大潮般朝她涌来,一波又一波。

  于是她的女主人忽然皱眉,面色苍白,口里不断发出哎……哟……的抽气声音,忽而人慢慢的蹲下去,双手死死地按着肚子,头越来越低,身子不断地蜷缩着,颤抖着,呻吟声越拉越长,显得很痛苦很无力。

  子宫时而感觉自己像被一辆二十轮载重大货车碾过似的,时而又感觉有万颗陨石刺破她的内壁,时而感觉又有上万只虫子啃噬着她的粘膜,时而感觉有只魔鬼在作怪在翻江倒海…

  于是女主人感觉仿佛从十八层地狱走了一遭又一遭似的。

  终于要临盆了,子宫的女主人在产床上受罪!

  她那少妇般安详,柔和,端庄、美丽的脸庞,现在在剧烈的阵痛里变形成不可信的丑恶:她那遍体的筋络都在她薄嫩的皮肤底里暴涨着,可怕的青色与紫色,像受惊的水青蛇在田沟里急泅似的,汗珠贴在她的前额上像一颗颗的黄豆,她的四肢与身体猛烈的抽搐着,畸屈着,奋挺着,纠旋着,仿佛她身下垫着的褥子和床单是用针尖编成的,仿佛她的帐围是用火焰织成的。

  一个美丽的,端庄的,忧愁的,凄苦的少妇,现在在绞痛的惨酷里变形成魔鬼似的可怖:她的眼,一时紧紧的阖着,一时巨大的睁着,她那眼,原来像冬夜池潭里反映着的明星,现在吐露着青黄色的凶焰,眼珠像是烧红的炭火,映射出她灵魂最后的奋斗,她的原来朱红色的口唇,现在像是炉底的冷灰,她的口颤着、撅着、扭着、死神的热烈的亲吻不容许她一息的平安,她的头发散披着横在口边,漫在胸前像揪乱的麻丝,她的手指间紧抓着几穗抓下来的乱发。

  这个不是母亲的母亲在产床上受罪!

  她声嘶力竭的喊叫着,湿漉漉的头发,胡乱贴在她的额头上,眉毛拧作一团,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鼻翼一张一翕,急促的喘息着,嗓音早以沙哑,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和泪水浸湿的床单,手臂上青筋暴起。她的脸色由黄变红变紫再变白,脸上的水珠已经分辨不出来是眼泪还是汗水,手心沁出了汗滴,不停地抖着,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她虽然感到无比地痛苦和耻辱,但却从未感到绝望过,她的生命在亲情与堕落,生活与金钱,尊严与耻辱的危崖边沿上挣扎着,抵抗着,搏斗着。

  她不想放手,因为她知道,她的肉体可能是肮脏的,但她的灵魂却是干净的,这个和她没有任何关联的婴儿是无辜的,这苦痛不是无因的,这个高贵生命的出生,能给她贫穷的生活带来屈辱的希望。

  她恨那丝毫不知任何信息的精子和卵子的主人,让她的处女之身现在变得说不清、道不明的耻辱,但是她还得继续忍耐着、抵抗着,不能功亏一溃……她要抵拼尽全身的精力与痛苦作战,与羞耻作战,她要赎出那在她胎宫里动荡着的生命,只有最锐利、最沉酣的痛感才能把无穷无尽的屈辱逼成最锐利最沉酣的快感……

  突然,仿佛核爆炸似的,在一阵剧烈的痛苦之后迎来一阵阵无比的放松和空虚,在全身几近虚脱和软弱无力之后,哇的一声一个生命犹如决堤的洪水,破闸而出,哇哇哇响亮的啼哭声仿佛在诘问:这是我的母亲吗?!我的父母究竟是谁?!

  虚脱的女主人在屈辱包裹中陷入了沉思,放空的子宫在无言中诉说着满腔的愤怒…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