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同尘:驳李普(2)

2021-01-13 14:49: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二、“对知识分子的歧视由来已久,这件事的历史斑斑可考”

  李普从1942年延安整风考起,一直考到1957年反右派斗争。首先从他“认真学习过的《文献》”中考出一段话:“书是不会走路的,也可以随便把它打开或者关起,这是世界上最容易办的事情。这比大师傅煮饭容易得多,比他杀猪更容易。你要捉猪,猪会跑(笑声),杀它,他会叫,(笑声)一本书摆在桌子上既不会跑,又不会叫,(笑声)随你怎样摆布都可以。世界上哪有这样容易办的事呀?”考出这段话后李普说:“读了这些话,知识分子只能自惭形秽。”接着又考出一段话:“我是个学校里学生子出身的人……那时我觉得世界上干净的人只有知识分子,工农兵总是比较脏的……革命了,同工农兵在一起了……我才根本地变化了资产阶级学校所教给我的那种资产阶级的与小资产阶级的感情。这时……就觉得知识分子不但精神有很多不干净处,就是身体也不干净,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大小资产阶级都干净。”李普另起一段写道:“那么,知识分子与工农的差别究竟在那里呢?何以知识分子就不干净呢?老人家把答案说的清清楚楚,那就是:知识分子读了书,从书本上得来了知识,工农没有这些,双方的差别就是这一点,换言之,读了书就有罪,有知识就有罪,如同基督教所说的人人有‘原罪’一样”。写了这段杜撰文字之后,李普就从1942年考到了建国之后:“早在1952年春天的‘五反’运动中,毛泽东就得出了工人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已经成为国内的主要矛盾的结论。这就是说,民族资产阶级不再是‘朋友’而成了‘敌人’。1953年6月毛泽东提出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进一步肯定了他那个结论。”接下一段中写道:“解放之前家家厅堂上供奉着‘天地君亲师’的牌位,那种封建的迷信的东西解放以后当然要扫除掉。可惜替代的东西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不料知识分子在新社会成了‘臭老九’……说到等级观念,一个国家存在着‘人民’与‘国民’之别,等级观念的泛滥便是自然之事。何况我们的政权是枪杆子打出来的,军队里必须等级森严。风流所及,官位高低越来越重要,师道尊严越来越被人们淡忘,当然毫不足怪。”李普最后概括的写道:“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是全国解放以后继承和发展了我们过去歧视知识分子的传统。试看从1949年批判民主个人主义开始,1951年批判电影《武训传》,从此年复一年,批判不停,运动不断,直到文化大革命。每次批判,每个运动都以知识分子为对象……在这种‘大气压’之下知识分子自己的表现如何,恐怕也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在这个小标题下,结尾着重强调了“大气压”三个字,为此还举了一个事例:“当然,问题主要和首先在于那个‘大气压’。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说,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毛泽东到上海。在一次聚会中,毛的老友翻译家罗稷南问道:‘要是今天鲁迅还在,他可能会怎样?’毛泽东沉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这个情节,大影星黄宗英,已加以证实(黄的证实中没有“识大体”三个字)……毛泽东何以要说这句话?可不可以这样说,他这话是有意给人们指一条明路,那就是:如果不想进监牢,只要‘不做声’也行,关键在于‘识大体’!‘识大体’的学问大矣哉!……何谓‘大体’,何谓‘识大体’?这个问题很不简单。……‘识大体’这个问题还远没有过去,还严重的存在,说起来实在叫人痛心!”

  李普这些所谓“歧视知识分子”的事例,有的恰恰是毛泽东同志正确的论断,党的正确决策,李普却任意扩大、生拉硬拽、无中生有;最后的结论是攻击人民民主专政。让我们逐一剖析。

  第一,李普考出的两段话,第一段话,是诙谐的说知识分子与劳动人民获得知识的方法不同,没有歧视知识分子的意思,引文没有前言后语,断章取义,不知出在哪篇整风《文献》。第二段,是毛泽东同志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的,但引文断断续续又与原文不符。请看看毛泽东同志原话:“你要群众了解你,你要和群众打成一片,就得下决心,经过长期的甚至是痛苦的磨练。在这里,我可以说一说我自己感情变化的经验。我是一个学生出身的人,在一大群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学生面前做一点劳动的事,比如自己挑行李吧,也觉得不像样子。那时,我觉得世界上干净的人只有知识分子,工人农民总是比较脏的。知识分子的衣服,别人的我可以穿,以为是干净的;工人农民的衣服,我就不愿意穿,以为是脏的。革命了,同工人农民和革命军的战士在一起了,我逐渐熟悉他们,他们也逐渐熟悉了我。这时,只是在这时,我才根本的改变了资产阶级学校所教给我的那种资产阶级的和小资产阶级的感情。这时,拿未曾改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比较,就觉得知识分子不干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这就叫做感情起了变化,由一个阶级变到另一个阶级。”毛泽东同志说的是自己思想感情变化的过程和经验,完全是肺腑之言,强调的是文艺工作者,要想和工农群众打成一片,必须在思想感情上来一个变化,由一个阶级变到另一个阶级。既没有歧视知识分子的意思,更没有李普歪曲的“读了书就有罪,有知识就有罪”的含意。这段话是对文艺工作者说的,也可以视为是对全体知识分子说的。毛泽东同志非常重视知识分子,1939年他为党中央起草了《大量吸收知识分子》的决定,指出“没有知识分子的参加,革命的胜利是不可能的。”强调:“全党同志必须认识,对于知识分子的正确的政策,是革命胜利的重要条件之一。我们党在土地革命时期,许多地方许多军队对知识分子的不正确态度,今后决不应重复;而无产阶级自己的知识分子的造成,也决不能离开利用社会原有知识分子的帮助。中央盼望各级党委和全党同志,严重地注意这个问题。”在《五四运动》一文中毛泽东同志告诫:“知识分子如果不和工农民众相结合,则将一事无成。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他希望知识分子“认识中国革命的性质和动力,把自己的工作和工农民众结合起来,到工农民众中去,变为工农民众的宣传者和组织者。”毛泽东同志对知识分子的论述,指明了知识分子对革命的作用,应走的道路和与工农相结合的目的。知识分子要革命就必须和工农民众结合,只有和工农民众相结合才能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只有知识分子和广大工农民众结合起来才能形成强大的力量,战胜敌人,取得革命的胜利,这是历史证明了的完全正确的道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是知识分子出身的人,他们都是与工农民众相结合,宣传工农民众,组织工农民众的典范。在民主革命中,大批革命知识分子在与工农民众相结合,在宣传和组织工农民众中成长起来,成为中国革命和人民共和国党政军的领导骨干。对知识分子与工农民众的关系问题,必须站在革命的立场上来认识,才能正确对待相互之间的关系,站在知识分子与工农民众对立的立场上看问题,必然得出错误结论。因为李普的立场错了,所以才把毛泽东同志正确的论断,当成歧视知识分子,这是对历史事实的歪曲。

  第二,关于“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已经成为国内的主要矛盾的结论”这个结论是完全正确的。这个结论与歧视知识分子无关。中国革命分两步走,这是大家熟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已胜利完成,适时的转入社会主义革命,这正是毛泽东同志作为革命航船的舵手英明果断的表现。《历史决议》对这个结论和过渡时期总路线,作了充分的肯定:“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胜利和土地制度改革在全国完成以后,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转为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的矛盾。”,“1952年,党中央按照毛泽东同志的建议,提出了过渡时期总路线……这个总路线反映了历史的必然性”,“在过渡时期中,我们党创造性地开辟了一条适合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改造的道路。对资本主义工商业,我们创造了委托加工、计划订货、统购包销、委托经销代销、公私合营、全行业公私合营等一系列从低级到高级的国家资本主义的过渡形式,最后实现了马克思和列宁曾经设想过的对资产阶级的和平赎买。……这的确是伟大的历史性胜利。”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下党做出的重大历史决策,却被李普当成歧视知识分子的事例!

  第三,关于“以阶级斗争为纲”。对此要具体分析,不能一概否定。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第八次党的代表大会召开这七年中以阶级斗争为纲是对的,这时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武装和土匪要消灭,反革命分子需要肃清,封建土地制度要改革,要打退资产阶级的“五毒”进攻,美帝国主义在朝鲜燃起了战火,第七舰队开进了台湾海峡,新民主主义革命转入社会主义革命,这一系列事实,说明这一时期不能不以阶级斗争为纲。否定这个时期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也就否定了这个时期的党的光辉历史。经过三大改造,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基本建立,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作出“国内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人民对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之后,还以阶级斗争为纲就错了。对历史问题必须实事求是。

  第四,李普说“不料知识分子在新社会成了‘臭老九’”。这是夸大之词。“新社会”,从建立新中国到现在均为新社会,能说这50多年里都把知识分子当成“臭老九”吗?“臭老九”是“四人帮”在“文革”期间对知识分子的污蔑。《邓小平文选》第二卷有条注释,说的清清楚楚:“‘文化大革命’期间‘四人帮’把知识分子排在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之后,污蔑为‘臭老久’,1975年5月3日,毛泽东同志召集在北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谈话时用了京剧《智取威虎山》中的一句台词‘老九不能走’,以此批评‘四人帮’对知识分子的诬蔑,说明革命和建设是需要知识分子的。”这条注释,不仅说清了“臭老九”的来历和时间,也告诉我们,毛泽东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是重视知识分子的。

  第五,关于“等级观念”,李普说了两点,其一说“一个国家存在着‘人民’与‘国民’之别,等级观念的泛滥便是自然之事”。在我们国家,国民即公民。人民是所有社会基本成员的总称,在我国现阶段,两者没有“之别”。李普这里说的国民,指的是建国初期,对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的专政,不给其公民权。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必须这样做,完全正确。其二说“我们的政权是枪杆子打出来的,军队里必须等级森严。流风所及,官位高低越来越重要,师道尊严越来越被人们淡忘,当然毫不足怪。”枪杆子打出的政权与师道尊严淡忘没有关系,这是无中生有!大家都清楚:枪杆子打出来的政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突出、最根本的特色,使她有深厚的根基,这是浴血奋战28年的结果,是由烈士的鲜血和白骨筑成的江山。“风流所及”,让中国人民骄傲、自豪,激励中国人民团结奋进。中国共产党创建的人民军队,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新型军队,这支军队没有“等级森严”,只有官兵平等,上下一致,团结一心,纪律严明,“风流所及”,处处形成良好的社会风尚,人民军队是人民行事做人的榜样。这种无中生有的说法是为了给“师道尊严淡忘”找根源,实质上是否定党的历史、污辱人民军队。

  第六,李普说“全国解放后我们继承和发展了歧视知识分子的传统”。没有这个传统,李普也没考出歧视知识分子的具体事例,只是抄了毛泽东同志的两段话,而这两段话,根本就没有歧视知识分子的意思。所谓“历史斑斑可考”实际上是斑斑皆无。

  第七,李普说“批判不停,运动不断,每次批判,每个运动,都以知识分子为对象”。这种说法有悖历史。1949年对民主个人主义的批判,是因为这些人在中国人民革命胜利的形势下,还对美帝国主义存在幻想,批判使其觉醒。对《武训传》的批判,是因为它狂热的宣传封建文化,诬蔑农民革命斗争,诬蔑中国历史。抗美援朝的对象是抗击美帝国主义、援助朝鲜。土地改革运动的对象是封建土地制度和地主。镇压反革命运动和肃反运动的对象是反革命分子。“三反”运动的对象是有贪污、浪费和官僚主义的党政军干部。“五反”运动的对象是有行贿、偷税、盗窃国家财产、偷工减料,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不法资本家。就是反右斗争,对象也不是知识分子,而是向党进攻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只是在运动中严重的扩大化,伤害了一些知识分子。对建国初期的运动,应该有正确的认识。特别是抗美援朝、镇反和肃清反革命、土地改革、“三反”、“五反”运动、反右斗争,对巩固新生政权和巩固社会主义制度,起了决定性作用,如果不搞这些运动,就有被国内外反革命势力把新中国搞垮的危险,在当时历史条件下采取这种方式进行斗争,是根据具体情况决定的,是完全正确的。

  第八,李普说“在这种‘大气压’之下,知识分子自己的表现如何,恐怕也是个很大很大的问题。”这是对知识分子的指责,只是没有展开来谈,没有指名道姓。如何对待自己在曲折的历史中受到打击、伤害,有个基本态度问题,对革命者来说,不怨恨、不灰心,坚定信念,是有高度革命觉悟的表现。曲啸同志平反出狱,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要求参加中国共产党。不少的老革命家都受到过不公正的对待,但不计个人的恩怨,这是革命者最高尚的品德,一般人对此难以理解。中国革命的知识分子都有这种品德,如果不是站在革命的对立面的话,对他们不该指责,而应该赞扬。

  第九,关于“大气压”、“识大体”(两者是一个意思)。这三个字指什么呢?李普没明说,只是说“远没有过去,还严重的存在”,并让他“实在痛心”。既然他不指明,就只能根据他说的意思进行分析了。

  如果毛泽东同志确实说了“识大体”,这“大体”就是反右时的政治形势:当时趁共产党整风之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向共产党进攻,想要否定共产党领导,扭转社会主义的方向,共产党予以反击,并对右派分子实行专政。“不做声”,就是不要发表向党进攻的言论。如果这个分析是对的,那么反右斗争过去四十多年了,“识大体”这个问题“还远没有过去,还严重的存在”,这就是说现在依然存在着这种政治形势。如果有人向共产党进攻,否定共产党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给予反击,并对他们实行专政,这也是对的,因为这些人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就是方励之、王若望,就是被外国反动势力豢养起来的所谓“民主斗士”。如果这个分析也是对的,那么“识大体”——李普说的“大气压”,就是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专政能过去吗?如果人民民主专政不存在了,中国共产党也就被人攻跨了!李普,您说这个分析对吗?如不对,请您明示。

  “文革”前和“文革”中,我们党对待知识分子确实有错误,对此《历史决议》作了认真的总结,在《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中指出:“在意识形态领域,也对一些文艺作品、学术观点和文艺界学术界的一些代表人物进行了错误的、过火的政治批判,在对知识分子问题、教育科学文化问题上发生了愈来愈严重的‘左’的偏差,并且在后来发展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指出:“‘文化大革命’对所谓‘反动学术权威’的批判,使许多有才能、有成就的知识分子遭到打击和迫害,也严重地混淆了敌我!”在《团结起来,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中指出:“社会主义必须有高度的精神文明。要坚决扫除长期间存在而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登峰造极的的那种轻视教育科学文化和歧视知识分子的完全错误的观念,努力提高教育科学文化在现代化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明确肯定知识分子同工人、农民一样是社会主义事业的依靠力量,没有文化和知识分子是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的。”党诚恳地检讨了对知识分子的错误,严肃地提出纠正错误的要求,认真地纠正了错误。改革开放以来,党不断改善知识分子的工作、学习、生活条件和各种待遇,对有贡献的知识分子给予重奖,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在全社会已蔚然成风。

  李普在“对知识分子歧视由来已久……”标题下说的那些事情,没有一件事是属于歧视知识分子的,而桩桩件件都是对毛泽东同志的攻击!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毛泽东同志是歧视知识分子还是重视知识分子呢?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对此必须有正确的认识。邓小平同志在《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一文中告诉我们:“我们要真正地领会毛泽东思想。就一个领域,一个方面的问题来说,也要准确地完整地理解毛泽东思想。比如说,关于知识分子问题,这是一个领域的问题。毛泽东同志历来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同时也非常注意知识分子要好好地改造世界观。这是从爱护出发,是为了更好地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发挥他们的作用,使他们能够好好地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应该承认,毛泽东同志曾经把他们看作是资产阶级的一部分。这样的话我们现在不能继续讲。但从整个革命和建设过程来看,毛泽东同志是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的。……我们要准确地完整地理解毛泽东同志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思想和政策。”显然;李普这些所谓“歧视知识分子的言论是错误的有害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