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同尘:驳李普(1)

2021-01-12 10:41:1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文章较长,分《驳 李 普(1)》、《驳 李 普(2)》……陆续贴上。

  ——读《评北京大学那最无光的一页》

  2002年第10期《炎黄春秋》有篇署名李普的文章:《评北京大学那最无光的一页——读季羡林〈牛棚杂记〉书后》。这篇文章借题发挥,以总结“文革”之名,行攻击毛泽东同志,否定党的历史之实。李在文章中说:“季羡林先生这本书提出的问题很多,特别是他再三提问,’文化大革命’过去了没有?为什么不好好讨论、总结经验教训?”如果不带偏见,实事求是的看问题,“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了,过去26年了,不仅“好好讨论”了,并且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声讨和批评;对“文化大革命”中出现的问题,认真地进行纠正,平反了冤、假、错案;对“文化大革命”中以“四人帮”为首的犯罪分子进行了惩处;对“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更是认真地,适时的进行了总结。中共中央1981年6月作出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突出的对“文化大革命”进行了总结,指出了发生的根源,造成的危害,应吸取的教训和避免再次发生的措施。中国共产党从来不护短,有史以来,对所犯的错误,都认真地总结,坚决地纠正,这是共产党的光荣传统,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原因之一。

  在党对“文化大革命”作出总结22年之后,在举国上下一心一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蓬蓬勃勃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还问“‘文化大革命’过去没有?为什么不好好讨论、总结经验教训?”,是何用意?党对“文化大革命”作出总结,是为了纠正错误,统一思想,加强团结,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完善社会主义制度,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前进,领导全国人民同心同德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而李普要的是什么样的总结呢?总结的目的是什么呢?《评北京大学那最无光的一页》这篇文章就是李普对“文化大革命”作出的总结,李普自称“反思”。该文共八个小题,前三个小题,介绍《牛棚杂记》的部分内容,做为铺垫,从第四个小题起进行“反思”。

  一、“那种虐待狂从何而来,那种以折磨人为乐的恶欲是怎样养成的”

  李普写道:“我们新中国过去只讲阶级性,认为没有什么抽象的人性,只有剥削阶级才讲人性,人性论是资产阶级的货色,是反动的东西。拿恻隐之心来说,难道对阶级敌人可以有恻隐之心吗?须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人民残忍,所以我们不施‘仁政’如此等等。几十年来领袖谆谆教导,已经深入人心。……‘文化大革命’是伟大领袖亲自发动和亲自领导的,‘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亲不亲,阶级分。当然是越残忍越革命,越暴虐越光荣,越野蛮立场越坚定。何况他们是某某的‘红卫兵’、某某的‘红小兵’,还是血气方刚的小青年呢。”李普这是在总结“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吗?这是对毛泽东同志的恶意攻击,是发泄他对毛泽东同志的怨恨,是向毛泽东同志头上泼污水!他把毛泽东同志的正确论断当作他的罪状 !众所周知,毛泽东同志一贯反对和制止各种违背政策的行为。早在1943年10月,针对审干中的错误就提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政策。1948年《在进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又强调“在人民法庭和民主政府进行对于犯罪分子的审讯工作时,必须禁止使用肉刑。”在历次运动中都强调禁止逼供信,就是“文化大革命”,他也要求要文斗不要武斗。李普却任意歪曲,把“虐待狂”、“以折磨人为乐的恶欲”说成是“几十年来,领袖谆谆教导”的结果!

  李普这些言论不仅给毛泽东同志抹黑,而且是非混淆,必须予以澄清。

  “我们新中国过去只讲阶级性”。说的对,不仅过去讲,现在仍然讲,只要国家不消亡必须继续讲阶级性,不但新中国讲阶级性,旧中国也讲阶级性,蒋介石千方百计的要消灭共产党,你说他不讲阶级性吗?不仅中国讲阶级性,外国也讲阶级性,有的资本主义国家,现在共产党仍然是非法的,就是在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承认共产党是合法的,但是那里的共产党必须遵守资产阶级的法律,否则就被取缔。国家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政党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是阶级斗争的工具,不论无产阶级政党还是资产阶级政党都讲阶级性,只是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光明正大的公开的讲,因为它代表和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共产党不讲阶级性是丧失原则,丧失原则就会变质,革命就不能成功,即使成功了,也会前功尽弃。当然 ,讲阶级性必须讲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不论“左”和右的错误,都会给革命事业造成挫折,但是不能不讲阶级性。只要国家、政党存在,就不能不讲阶级性。只有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国家和政党消亡了,阶级性也就不存在了。在今天不能以任何借口否定阶级性 ,“讲阶级性”没有错,应该理直气壮的讲。

  “认为没有什么抽象的人性,……”云云,是攻击和否定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关于人性论的论断。毛泽东同志是这样讲的:“有没有人性这东西?当然有的。 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我们主张无产阶级的人性,人们大众的人性,地主资产阶级则主张地主资产阶级的人性,不过他们口头上不这样说,却说成为唯一的人性。”李普说:“只有剥削阶级才讲人性”,这是对剥削阶级的美化!毛泽东同志说的明明白白:人性是具体的,各阶级有各阶级的人性。这个论断不但在1942年是正确的,今天也没有过时。经过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国内已没有对立的阶级了,但是,不同的阶级意识、剥削阶级思想仍然存在,一定范围的阶级斗争还存在,所以人性在今天仍然是只有具体的人性而没有抽象的、统一的人性。请问,行贿受贿分子、抢劫凶杀盗窃分子、坑蒙拐骗分子与廉洁奉公、助人为乐、诚实劳动、遵纪守法的人们的人性一样吗?祸国殃民的李洪志及其邪教与一心朴实地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人们的人性一样吗?克扣民工工资的老板与辛辛苦苦干活拿不到工资的民工的人性一样吗?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还处在帝国主义包围之下,而且正在大肆向我们搞和平演变,还不时向我国派遣特务、间谍,国际资产阶级的人性与我们的人性一样吗?那个炸我馆、撞我战机、不断向台湾出售先进武器的超级大国与我们的人性一样吗?只要世界上还有帝国主义,国内还有剥削阶级思想意识和行为的存在,就没有统一的人性,就只有具体的人性,各个阶级、各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性,这是客观事实,不容否定,也否定不了。

  “恻隐之心”也是不同的阶级、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恻隐之心。自孟老夫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两千多年来,一直没有统一的恻隐之心。当年的黄世仁对杨白劳有恻隐之心吗?今天那些卖假种子、假化肥的人,对受害的农民有恻隐之心吗?那些往猪羊肉里注水、用地沟油炸食品卖的人,对被坑害的消费者有恻隐之心吗?那些对工人加班加点劳动,不给加工资的老板,对工人有恻隐之心吗?那些将国家资产,人民血汗装进自己腰包的腐败分子,有恻隐之心吗?就李普您来说,放肆地给毛泽东同志脸上抹黑,您对他老人家有恻隐之心吗?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人民残忍”,这是历经几十年火与血的洗礼得出的结论。70岁以上的老人的亲身经历,不会忘记蒋介石枉杀三千不放过一个的残忍!不会忘记地主反攻倒算的残忍! 不会忘记日本法西斯在中国大地上的奸淫烧杀的残忍!就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中青年人,也会在小说和影视剧中看到过中外敌人的残忍!时间最近的,1989年6月暴乱分子惨无人道地杀害解放军和武警战士,把被残害战士的尸体,悬挂在立交桥的栏杆上,这种残忍才过去几天,李普,您是忘了还是根本就没当一回事?!虽然不以阶级斗争为纲了,阶级斗争并没有息灭,国内外的敌对势力不但存在,还或明或暗的向我们进攻。这种混淆是非的言论,只能使亲者痛仇者快。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