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总统不过一“火车司机” 拜登不改美国“反华路线”

2021-01-09 17:42:07  来源: 老夫子杂货铺   作者:肖志夫(一壶茶一闲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2021年1月7日,美国国会正式确认拜登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

  不少国人对拜登当选总统“欢呼雀跃”:拜登会延续奥巴马时代的政策,那会儿不但绿卡发得多,难民接受得也多,很多人在美国上完学之后,能用各种方法在美国工作,留在美国……

  拜登把中国描述为“竞争者”,而不是“威胁”,可能美国不会再对中国极限施压,拜登承诺会停止无休无止的贸易战,这将对中国企业、中国经济大利好……

  拜登9年前就过餐的北京姚记炒肝店生意也火爆起来,他曾经点过的炸酱面、凉菜、包子等菜品,被网民称为“副总统套餐”,不少人来这里打卡拍照,大堂里的食客也纷纷聊起拜登当年就餐的故事,店主还欢迎拜登再来……

  ■总统易人反华法案与国会同在

  近日,美国知名时事评论员Ksliu在美国中文网发表《年终回顾:美国国会才是“始作俑者”》的文章说,很多人都认为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是美国掀起反共反华浪潮的罪人,其实美国国会才是“始作俑者”。

  文章指出,2020年,美国国会一共掀起了3波反共反华浪潮,通过了10个大的反华法案。这些法案,有些是带有强制性的法律,有些是对美国政府的政策指导意见,而特朗普政府不过是忠实地执行了这些法案而已。不断用实体名单制裁“华为”和其它中国企业,不断提升美国和台湾的官方往来关系,不断对中国高官实施制裁……

  在这些法案中,那些正在执行中或即将执行的法案,即将移交给拜登新政府,而拜登似乎并不谴责特朗普的中国政策,他准备在很大程度上继承特朗普的政治遗产。

  文章认为,美国反共反华的始作俑者是美国国会。特朗普竞选失败,他的班底即将解散下台,美国国会却不会解散,还将继续存在下去。

  美国是“法治”国家,法高于一切,国会是“三权分立”中的立法机构,美国政府是执行机构,而且不要忘记,这一系列反共反华法案,都是鹰派国会议员提出的,是在两党高度一致的情况下高票通过的。

  这就是说,反共反华法案与国会同在,国会的“反华路线”不会改变,不管谁当总统,都不可能“改旗易帜”。

  ■“火车司机”美国总统难改“反华路线”

  法国作家托克维尔在他的《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这样写道:“美国总统没有阻扰法律制定的权力,而执行法律的义务也是他摆脱不了的。他若能积极主动地合作,毋庸置疑会促进政府工作;可他若不这么做,政府也能继续运转。立法机关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掌控着他所有的要务。”

  老夫于2004年首次提出了一个“铁轨理论”: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治国家,法规好比“铁轨”,国家机器好比“火车头”,总统好比“火车司机”,一旦火车上了路,就得沿着铁轨行驶,谁也无法改变它的方向。总统或许可以玩玩“临时停车”或者“减速行驶”的把戏,但断然不能改变方向和目的地,扳道工除外。

  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总统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因为法治国家依法行政,有一只无形的法律之手在操控着整台社会机器,哪怕政府停摆关门,它也可以照常运转。美国政府历史以来先后21次关门,最长一次是2018年年底到2019年年初,停摆35天。

  其实总统的行政权力是有限的,既受制于国会的立法权,也受制于法院的司法权,还受制于“第四种权力”——媒体。记得特朗普刚上台就签署了一个禁穆令,却很快被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罗巴特“叫停”,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在即将下台的2020年12月23日,特朗普否决了国会两院通过的规模为7405亿美元的国防授权法案,但很快国会众议院于12月28日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推翻该否决,接着2021年1月1日,参议院又以81票对13票通过了推翻该否决。

  由此可见,美国“三权分立”的政体架构角色分工很明确:国会定调,总统唱戏,法院监督。这就意味着,谁寄希望于拜登政府把中美关系拉回到“夫妻关系”,那只是一厢情愿的痴人说梦。

  ■丢掉幻想斗争永远是主旋律

  老夫前几天写过一篇文章《当选总统首谈对华政策 拜登亮出“三板斧”》指出,拜登的“第一板斧”是恢复和重建“反华联盟”,共同对付中国;“第二板斧”是通过“投资美国第一”,增强自身实力,强化对华“影响力”;“第三板斧”是制定一项真正能在遏制中国的恶性行为上取得进展的贸易政策,立足长远,达到长期遏制中国的目的。

  笔者还发表过一篇《一切皆变,唯独反华国策不变!》指出,根据美国智库和知名时事评论员Ksliu的分析,在直接针对中国的政策上,拜登可能会实行“四继续四加强”,即继续控制中国留学生规模,继续“重返亚太”战略,继续打台湾牌,继续重组供应链;加强人权制裁,加强反华统一战线建设,加强知识产权制裁,加强高科技封锁。

  这就明确地表达了拜登未来新政府坚持打压中国的基本国策不会改变,我们不要存任何幻想,必须坚持“以斗争求和平”的基本原则,准备打持久战。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重返亚洲”的政策是在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提出并实施的,正是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也是沙利文主持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部”期间,现如今拜登当选总统,沙利文被选定为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他们具有共同的打压中国的意志和默契。

  同时,老夫注意到,刚刚被国会推翻特朗普总统否决的2021年度《国防授权法案》,首次提出了一个明确针对中国的“太平洋威慑计划”(PDI—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强调美国的战略重心将转移到“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地区,即“印太地区”,标志着美国政府“重返亚洲”这一战略重心转移落实的开始。这种转移,不仅表现在大量美国海、空军力量朝这一地区的调遣和部署,更要加大美军在这一地区对基础军事设施的投资,实现其现代化和军事存在的长期性。

  可以肯定地说,这一法案将在拜登未来新政府不折不扣地加以落实,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直接和持久的威胁。

  ■审时度势,不放过任何合作机会

  老夫注意到,拜登虽然坚持打压中国的美国国策,但是他一贯反对把中国视为敌人,但也不以中国为盟友,而是认识到中美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共同利益。他曾三度访华,主张美国政府继续与中国进行接触,认为中国的持续繁荣对美中两国和世界都有利。这就为中国争取与美国政府的合作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在2020年11月24日当选总统拜登介绍他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团队的高级成员的见面会上,他披露了他的执政核心理念:“当美国与盟友合作时,美国才是最强大的。”拟用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发言中表示,“现在我们必须以同样的谦卑和自信继续前进。谦卑是因为,正如当选总统拜登所说,我们无法单独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问题。我们需要与其他国家合作,我们需要他们的伙伴关系。但也要有信心,因为处于最佳状态的美国,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更有能力将其他国家团结起来,迎接我们时代的挑战。”

  老夫根据相关资料获知,拜登是一位率先支持通过国际努力控制碳排放和温室气体的人士,他在20年前第一次起草了气候控制法案。在这次见面会上,拟用总统特别气候代表约翰·克里(John Kerry)发言表示,“当选总统先生,您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变革性的气候计划,但您也强调了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单独解决这一挑战,即使是拥有强大工业实力的美国,其排放量也只占全球的13%。为了结束这场危机,整个世界必须团结起来。你准备在上任第一天就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是对的。”

  毫无疑问,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伊核问题、朝核问题、新冠疫情防控等问题上,美国迫切需要与中国合作。针对拜登新政府表示出的合作愿望,我们应该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合作机会,通过合作,消解他们的反华意志,迟滞他们的反华行动,尽量引导中美关系走上“合作共赢”的建设性双边关系的正确轨道,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策。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