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毛泽东思想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2021-01-01 18:10:3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何斐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思想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个话题谈的人很多了,仅网上可以搜许多许多,但都是令我不满意,于是自己写一篇,谈谈自己的看法,仅供参考。

  毛泽东思想来源于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结合,用大家熟知的话来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而毛泽东作为东方新中国的主要缔造者,毛泽东思想指引中华民族复兴是理所当然,然而现实认识许多不清不楚,或是流于表面现象,甚至是错误的。对毛泽东思想既要激情,也要理性,既要看到是中国文化结晶,又是马列思想结晶,而马列特别是马克思又是西方文化集大成者,只有站在这个角度才能准确理解与实践毛泽东思想,而不致于庸俗化,也才因此具备合适的历史高度!我们也只有认清毛泽东思想深刻的文化内涵与渊源,才能具有开阔的视野,才能指引中华民族复兴,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华民族复兴。

  要弄清这个问题,处于我们的时代,我们不得不考察中外文明历史,因为现实总是历史的一个链节,我们这个链节正是历史链节的集成点与转折点,没有历史无以谈将来,因此我们必需分析历史,研究现状,才能得出结论,这里简单对西方与中国文化谈谈。

  先谈谈西方历史上的文艺复兴。文艺复兴的核心是什么?理性思维发展与人的解放。集中体现了人文主义思想:主张个性解放,反对中世纪的禁欲主义和宗教观;提倡科学文化,反对蒙昧主义,摆脱教会对人们思想的束缚;肯定人权,反对神权,屏弃作为神学和经院哲学基础的一切权威和传统教条;拥护中央集权,反对封建割据,这是人文主义的主要思想。人文主义是一种哲学理论和一种世界观。人文主义以人,尤其是个人的兴趣、价值观和尊严作为出发点。对人文主义来说,人与人之间的容忍、无暴力和思想自由是人与人之间相处最重要的原则。一句话倡导发展科学、追求真理,推崇理性,要求人的解放,追求个性自由。即以理性为基础,发展科学,追求真理,追求个性自由,这一切都是以理性为基础,理性在这里不仅仅是基础,而是成为世俗之神,科学中贯穿理性,真理的追求建立在理性基础上,个性自由也是如此。这一切并没在文艺复兴中完成,后来的宗教改革,启蒙运动进一步明确化,才得以进一步完成,典型的代表如莱布尼茨,休谟,笛卡尔,乃至后来的康德、黑格尔、马克思等等不仅仅是哲学家,在人文领域有巨大贡献,就是在科学领域也成绩斐然,也因此才在世俗世界确立,这也是西方国家法治化的理论基础与道德基础。康德更是把理性进一步完善,黑格尔体系的理性,更是把它上升为绝对精神,上升为上帝的高度,虽然由此黑格尔走入唯心体系,其辩证法也因其唯心体系而窒息,但由此也可知理性精神的重要性,在这里理性精神其本质也走向了科学精神。可以这么说,这一切,西方的文明都是在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等开创的基础上理性之花的结果。而这是理性形而上学的表现,无论是科学还是其他,事实上西方最初的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本就不分,是一家,叫哲学。这个哲学本质是科学的形而上学体系,或说是理性的形而上学体系在各个领域的展开。

  看看中国文明源头,在轴心时代中国表现是诸子百家,西方是以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为代表,中国在汉武帝时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的中国历史文化主要以儒文化为轴心演化,而其他文化并没因此灭亡,而是各有一个地位,以儒文化为中心的中华文明象滚雪球一样,滚动向前,越来越厚重。先后对南夷北狄西戎等一方面开化,一方面融合,对佛教文化更是如此,这更显示为一种实践为主的文化发展,以用为主,把理想的天国搬到人间来,其典型的表现是大同思想从未断绝,落到现实层面人们对明君贤相的追求。这形成历史上最大的,最为完善的道德的形而上学体系,更多的发展了人的社会性,强调了人的类的发展,人的理性也主要落实在道德层面,人的层面,道德成为世俗之神。事实上,道德也是社会的产物,是人的本质特征的一种表现,但是完成的道德从来不会出现,只有发展中的道德,加之社会的需要完善的道德,因此出现许多伪君子,也出现追求道德完善的圣人。正如西方的理性,仅仅只是与宗教结合,就产生了黑暗的一千年历史,一旦它与科学、与人性结合,再加之宗教与人性结合,宗教发生变化,理性也发出璀璨的光芒,可当理性遇到资本,理性就丧失最初的光芒,被感性的资本拉到最原始的动物本能。再好的制度这时也只能痛苦的呻吟,西方文明也就来到了历史的转折点。而中国的历史一样,努儿哈赤的野蛮的草原文明在被华夏文明吞并融合后,经历了康乾盛世,中华文明再也无法维持下去,变得脆弱不堪,在西方的枪炮下,变成泥做的巨人,也来到历史的新的转折点。单一的道德的形而上学再也无法维持庞大的人口增长,更无法对抗西方理性为根的科学,然而西方这种缺乏东方深厚的道德形而上学熏陶教育的枪炮的野蛮,随时代的发展更是纷纷溃败。不仅仅现代中国如此,世界也如此,在这两百多年中,历史如脱缰的野马,西方文明在表面的光鲜下,带来两次世界大战、环境污染、人欲横流,差不多人的世界变成了动物世界,丛林法则成为人的处事准则,乃至成为国与国之间的准则,成为人和人之间的准则,几把人类带到毁灭历史边缘。

  毛泽东思想正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其中的一颗明星与一把利剑,这把利剑并不是凭空出世,虽然他是横空出世。他正是建立在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这样的历史基石上,是东西方文明融合的第一个典范,是人类文明在历史长河中形成的璀璨的理想之花,它虽是那么稚嫩,但却有不可阻挡的生命力。为什么如此说?对毛泽东思想受中国文化影响,全面继承中国文化精华恐怕疑惑的人少,而对于是西方文化的继承者恐怕多不会赞同。毛泽东思想的主要贡献者是毛泽东,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者也没人怀疑。而马克思学术是德国古典哲学、法国空想主义、英国古典经济学的继承者,可以说是集大成者,产生了实践的科学的社会主义,毛泽东正是这一科学的社会主义的继承者发展者。这个核心不仅仅是科学社会主义这一表象,事实上,它是以理性为基石,融合科学精神、人文精神在社会领域的产物,这也是把社会主义称之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因,而毛泽东作为中国文化的继承者,显然也是中国道德形而上学精华的继承者。因此我们说毛泽东思想是中西文化的第一个融合典范。毛泽东思想为民族发展,为社会主义提供指南,本身是第一个中西文化结合的一个最新基础,为社会的发展指明方向,为共产党的政策与策略制定提供理论范本。虽然这是一个雏形,但这是一个根基,是基石,其落脚点是为人民服务,也因此会进一步理解我们说毛泽东思想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基石。这些体现在哪些方面呢?下面从几个方面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予以批判与确立。

  第一,实事求是不仅是毛泽东思想的哲学基础,也是理性精神的表现。实事求是充分地体现了人性与时代性,要求人性与时代性的平行发展,要求理论的实现程度与现实的发展是一致的,现实的发展与理论的发展平行。毛泽东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中指出:“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亊物,“是”就是客观亊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毛泽东认为,“是”就是事物的规律,“求是”就是认真追求、研究事物的发展规律,找出周围事物的内部联系,作为我们工作的向导。毛泽东还解释说:学习马克思主义要“有的放矢”,“的”就是中国革命,“矢”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要找“矢”,就是为了要射中国革命这个“的”。这种态度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这种态度,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这种态度,就是党性的表现,就是理论和实践统一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作风”。然而事实是,我们的理论与现实的发展存在惊人的分歧,改革开放不得不在摸着石头过河中前进,猫论也成为一只变异的猫,解放思想成为变异的代名词,社会主义中国本身的特殊性成为社会少数人发财致富的代名词,这是什么原因造成,这就是没深刻把握实事求是所蕴含的理性精神,而是拼着或凭着感觉走。这正如那个时代一首流行歌一样《跟着感觉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跟着感觉走无疑是肤浅的,也是失败的,甚至是冒险的,从本质讲就是缺乏理性精神。或说理性的不成熟。什么是理性?西方哲学中的理性(reason)概念源于古希腊语的逻各斯(λόγος)。人类理性有两种功能,一是认识功能,一是意志功能,康德称前者为理论理性,称后者为实践理性。在近代哲学中,康德是把实践范畴引入哲学的第一人,不过他所说的实践还只限于伦理学的范围。实践理性是自由的领域。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很重视古希腊哲学中的“逻各斯”概念,他将其主要解释为理性或绝对精神。中国的老子或孔子主要注重的是实践理性,而对理论理性较忽略,因此中国文明中道德的形而上学体系较完善,西方较完善的是理论理性的形而上学体系。而毛泽东思想正是这两大形而上学体系在现实上的第一个奠基者,即是科学理性与道德理性的奠基者,虽是一个芽,无论人们认识到否,已走出第一步,后来者以之为继,开辟未来。中华民族的复兴离开这二者的精神奠基是无从谈起的。我们不能因为毛泽东本人对自然哲学了解少而予以否定,要知道,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的继承者,处于他的时代,重点落在社会领域是无可厚非的,因此否定理性精神所展示的科学精神是错误的。

  第二,为人民服务是实事求是的根本出发点,也是人文精神的表现与实现途径之一,是人的社会性的表现,更是人性解放的基础,个性自由的奠基石。“为人民服务”是毛泽东在抗日战争后期提出的思想,以 1944 年9月8日为因公牺牲的中央警卫团战士张思德举行追悼会上的讲演《为人民服务》而闻名。1945年9月中国共产党召开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以下简称为“中共七大”),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的中共七大政治报告中指出:“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中共七大修改通过党章规定:“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具有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服务的精神。”

  普遍历史意味着“为人民服务”的终极目标是实现人民的普遍解放和自由。这规定中国政治的实践的无止境,也蕴含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建新的世界普遍政治的可能性:因为中国人民是世界人民的一部分,以自由和平等最终目标的世界人民解放,是无止境的。就此而言,“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治”蕴含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通过“劳动和斗争”创造新的世界普遍秩序的可能性。(摘引自《政治与法律评论》第4辑)

  在黑格尔哲学中,人的起点是自我意识。人意识到自己,意识到人的生物实在性(动物欲望)与社会性尊严(被他人承认),这是人区别于动物本质。人的最高动物欲望是保存生命,人必须在事实上超越他的动物欲望,人才“被确认”为人。这一点根源于马克思扬弃黑格尔的劳动理论,作为受资本压迫和剥削代表普遍利益的阶级,无产阶级不仅掌握着资本劳动和生产的物质性奥秘:通过劳动创造剩余价值,而且意味着通过斗争实现本阶级的自由和解放,从而达到全社会和全人类普遍解放,实现人的全面的自由的发展的可能性。这个自由与全面发展是以一个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以另一个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为前提,这就必须形成一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现实道德基础。从人的解放的历史图景看来, “劳动与斗争”本身成为历史发展的动力,从而也消解了黑格尔“绝对精神”的神秘性。这一动力的承载者:彼时的无产阶级此时的人民,因其自身的特殊地位和性质,展示了通过劳动与斗争而创造历史的,成为新的主人。主人自己得为自己服务,自己使自己成为人,因为对马克思而言,历史不仅仅是被科学规律决定的客的“自然史”,它同时也是被更高目的引导而通往自由的过程:“全部历史是为了……使‘人作为人’的需要成为需要而作准备的历史。”为人民服务本质特点是小我以大我为前提,为人民服务的历史就是使人成为人的历史,就是这个阶级自己为自己服务,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进一步发展,就是要求人超越动物欲望,使人确认为人的本质要求。人的解放是以人为前提,一个社会本身不把人当人,本身只是少数人的集团,何谈人的解放,也无从谈生生和谐,人生不和谐,又哪来人的自由,个性自由?个性解放是以生生和谐为基础。为人民服务就是在事实基础上建立人和谐的基础。对实事求是的理解,实事求是的立足点是人,为人民与人类,从这个意义上说: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没有错,一旦离开这一点,实事求是就偏离了它原有的理性本质,也无从谈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这里把认识论,历史与逻辑的一致统一起来,也即辩证法旳简明概括。为什么如此说?这里简单的说几句:逻辑就是理性,逻辑又是辩证的,即辩证逻辑,这又是认识论;这个辩证逻辑是世界的本质与特征和内在规律,从这一点看,逻辑又是本体,客观世界不是一种表象,不是一种现象,但他以现象为表现,而是一种规律、本质,现象事实在时间流中表现,因此又是历史的,逻辑地体现在历史中,历史本质按逻辑,按理性发展体现,人按理性认识世界,或说按逻辑认识世界,即发挥理性精神或说逻辑精神认识世界,再以此融入世界,这就是实事求是的本质。这里把理性与非理性的东西最终理性化,或说理智化,对于自然或社会均如此。因此,这是中华民族在当代复兴的理论基石。

  第三,毛泽东思想指出人的解放需要社会引领,同时反对官僚主义。毛泽东思想从政治制度上建立了为人民服务的体系。为此须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不仅是共产主义共产党员的要求,更是对官僚主义、官僚机构的彻底否定,也是对历史上政治制度的改造与发展。毛泽东思想是道德底线,是文化的发展、道德发展指南。

  明确指出共产党是民族精英,是社会精英,不是贵族,是社会的先锋队,是民族利益、人民利益的指引者与实践者,也只有这种人才配称是共产党员。至于现实对党员的不同层次梯度的要求,那是现实的适应,并没错,那是一种策略。贵族“尽管口头上侈谈什么普遍福利,骨子里却保留着它自己的特殊利益,并且倾向于把侈谈普遍福利的语言当作追求普遍福利的行动的代替品”。换言之,从哲学上讲高贵意识将自己视为与国家权力同一的自在存在时,贵族权力并非真正的普遍实体,因为贵族组成的团体或国家并不真正具有普遍意义,而仍然是个别利益的集合。贵族的特殊性仍然存在于贵族自身的特殊地位和利益。于是,贵族的意识本身是社会分裂和异化的存在,因此它不能代表社会的方向,更不能指引社会的发展。民族精英不一样,正与贵族相反,他的特殊福利以社会普遍福利为基础,具有普遍福利的意义。

  现实的统一战线不仅是对社会差异的承认,也是实现社会进步的手段,是贵族精英向民族精英、社会精英转化的场所。从社会主义本质讲,它是一种策略。毛泽东一生是与封建残余与资本贵族作斗争的一生。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建立,从理论上批判了资本主义,为科学社会主义从总体上扫清了障碍,但是具体的历史的特殊性只有我们放到具体的历史环境中才能建立,毛泽东思想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在方法论、战略、战役、战术等各方面为中国革命建立了最初的模型,指引中国走上一条新路。

  经济发展须实事求是。经济发展需民族精英的引领,国有企业的发展需要民族精英而不是贵族精英的指引,只有民族精英才会站在民族人民的立场考虑人民的利益,正确处理好个人与人民的利益关系,而贵族精英考虑的是个人、家族利益,这会是腐败横行,官倒与官商勾结。我们的社会精英是民族精英、人民精英,而不是贵族精英。我们不仅要从理论上消除贵族精英,在现实上实践上使贵族精英转化为社会精英,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第四,毛泽东思想贯穿着世界主义,贯穿着一种普世价值。人类的历史,归根是人的解放史、发展史,是人类的自由进一步发展与深化的历史过程。这本身表现为一种普世价值,那就是平等、仁爱、自由等。而这些无疑具有历史的局限性与特殊性,不同时代具有不同时代的内涵。美国作为资产阶级宣扬的普世价值、全球化,说到底是站在美国资产阶级的立场的,他的民主、自由、人权是资本所体现的民主、自由、人权。普通老百姓享有的这一点仅仅是在全球范围内剩余的民主、自由、人权,如果资本不在全球削去他的私有本性,老百姓那点人权自由民主不得不与资产阶级打架了,华尔街游戏就会或明或暗或变样在社会上演。而毛泽东思想所体现的普世价值,具有人民性、全体性、历史性与现实性。当代中华民族的复兴不再是狭隘的大汉或盛唐,中华民族的复兴伴随的是世界民族的兴盛,即或大唐兴盛也伴随的是在当时历史视野内的各民族共同繁荣,何况今天。而这一点毛泽东思想所蕴含的世界主义也明确告诉我们,中华民族复兴是以中华民族为核心的世界繁荣,无论是物质还是文化都将走向一个新的时代,引领世界走向一个新的时代。其世界主义是人文主义的世界主义,换句话说:毛泽东思想贯穿着人文主义与理性主义精神,贯穿着人文主义与理性主义与现实的平行发展,他是中华道德形而上学与西方理性精神相融合的产物。正确理解人的解放,人性的张扬,从本质讲人性的张扬是它的社会性的张扬,而不是动物性。性开放不是人性张扬,是动物性张扬,现代社会性开放就是动物也不如人之性乱。食色性也,是人的本性,但不是社会性,人需要这一点,但是一旦过分夸大或者是压抑都不是人性,人性是有尺度的,这个尺度就是不害人。家庭解体,会吗?我认为不会,也不需要,也不能解体。孔子的道德体系有他的历史局限性,但是他的道德体系中的社会秩序本质是一种自然秩序,人只是将这种自然秩序放大并文化,我们需要注意的是随社会的发展使这种秩序赋予对应的适应社会发展的内涵,而基本的框架始终是没变的。注意这里并不是那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的等级关系,而是一种自然运行的平等格局,并不存在尊卑之间的关系。老子的无为,其本质就是天人合一,本质就是人要归于自然秩序,合于自然秩序。

  第五,毛泽东思想不仅仅从经济角度指出必须,更是从文化角度,甚至从哲学角度深层次的规定了中华复兴的文化内涵。文化大革命的是是非非与中华民族复兴,说的纷纷扬扬。文化大革命如果说毛泽东有什么错,那么他的错误就在于没有根据实际成功的培养一批代表民族的精英,而是希望人人成为尧舜,事实上,物性不齐,人不可能都成为尧舜,只能是部分人,而这部分人就是对应的民族精英,培养一批民族精英带领人民前进这是必须的,这不是个人英雄主义,是民族英雄主义,这不仅是社会分工需要,也是物性本身不齐所需。文化大革命之所以失败,就在于此,脱离了大多数的实际,从而丧失了大多数人的支持。毛泽东思想是什么,本质讲,就是中国的良心,所以毛泽东思想能够引起每个时代的共鸣。对于大跃进,就连邓自己也说,错误他们自己也有一份的,不能全部归结于毛泽东。对于文化大革命,正如前面所说:本质是没有什么错误的,如果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错误的,那么我们无异于承认城乡出生的孩子条件差别天生是应该的,城乡差别是应该的,资源就天生应该聚集到城市,剪刀差天生就应该。从人的角度讲,每一个出生的人没有谁从开始不是一样的,除了性别。然而事实是稍有良心的人都会承认,没有谁应该天生就该困在低效的农村农业之中来养活其他人,刚建国的时候剪刀差的存在本就不合理,随社会的发展更不合理,同时也难以为继,所以农业税的取消,农业的补贴,不仅是顺应农民需要,顺应农业发展需要,也是顺应时代的需要。文化大革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从农业角度讲,本身昭示了我们传统的农业的历史局限性!知识青年下乡毛泽东只不过是一种尝试,一种对年轻人的锻炼。随社会的发展,我们的社会不要指望传统的农民的孙子回到传统农民了,甚至不要指望他们回到农村,老一代农民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半打工半务农支撑着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在历史的连节上的正常运转。“三农”须实事求是,传统三农已经不存在,传统农民已经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新一代农民在酝酿之中。农民工问题本质逐渐变成一个就业问题。如果不适时改变农业政策,那么中国恐怕真的靠转基因食品了,进口粮食(包括一切吃的东西)是必不可少的。

  中华民族的复兴是民富国强吗?这即正确但又是肤浅的,正确在于这仅仅是个现象,而且是一个表面现象,国富民强的底蕴是多种多样的,历史上的盛世如开元盛世、康乾盛世等,美国现象算不算国富民强,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是的,搬到中国是复兴吗?错误在于没弄懂真正的民族复兴含义,最早提出这个问题的是孙中山,改革后提出这个问题的是何新,但他们都没有明确的含义。民族复兴是精气神在物质上的外显,是理性精神、人文精神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繁荣。

     本文为作者投稿,写于2017年,发表在本站时略有修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