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偷税漏税超出想象,带货网红被开巨额罚单引发何种反思

2021-12-22 11:47:49  来源: 牲产队   作者:牲产队长
点击:    评论: (查看)

  网红偷税漏税,比范冰冰、郑爽严重多了!

  网红的吸金能力,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可赚得多的人,不一定纳税就多。在网红圈,偷税漏税可能比娱乐圈更严重。今年10月,郑州税务局利用大数据系统,成功追缴到一名网红的税款,足足高达662.44万,其中包含27.78万滞纳金。

  因为银行卡转账限额,该网红分15次转账,才缴清税款。

  如果按最高的累进制个税征缴来算,该网红年收入起码在1500万以上。如果按劳务报酬的20%固定税率来算,该网红的年收入则接近3300万。

  2021年11月22日,浙江杭州税务部门发布一项通报。通报中提到,朱宸慧、林珊珊因偷逃税款,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这个朱宸慧就是网红雪梨,也是王思聪的前女友。

  在一场直播中,雪梨说:“我现在也是百亿身家女老板了。”

  在淘宝平台上,雪梨是仅次于李佳琦、薇娅的第三大带货主播,也是王思聪的前女友。

  朱宸慧、林珊珊偷逃税款的这笔钱是怎么算的呢?它包含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追缴的税款,也就是本该缴纳的税款,没有缴,偷逃了。朱宸慧偷逃的税款是3036.95万元,林珊珊逃税的税款是1311.94万元。

  第二部分是滞纳金。因为追逃税款是有延迟性的,她们这笔税款是发生于2019-2020年。那么,今天已经是2021年11月份,滞纳时间约有一年时间。在这个时间里,就要补缴滞纳金,朱宸慧和林珊珊的税款滞纳金分别是484.41万、143.37万。

  第三部分是偷税罚款。这里是关键。罚款按逃税金额的2倍计算。比如,朱宸慧逃税3036.95万,罚1倍就是增加到6093.9万。林珊珊逃税1311.94万,罚1倍就是增加到2623.25万。

  和明星逃税相比,税务部门对网红的处罚力度偏弱。在范冰冰逃税漏税案中,对阴阳合同隐瞒真实收入所逃税款部分处4倍罚款,对其利用工作室账户隐匿真实收入所逃税款部分处3倍罚款。

  范冰冰罚款条目,金额高达8.8亿

  朱宸慧和林珊珊是怎么逃税的呢?其实,就类似于范冰冰设立个人工作室来隐匿真实收入。她们俩分别在广西北海、江西宜春和上海设立多家个人独资企业,把薪酬所得转换为企业经营所得。

  如果按个人薪酬来算,她们的收入达到了超额累进制的最高级,年收入超过96万的部分应按45%纳税。可是,把薪酬转换为企业经营所得,就只要按企业所得税来缴纳。

  如今,薇娅的税务处罚出来了。薇娅在2019-2020年期间,偷逃税款6.43亿,其他少缴税款0.6亿,杭州税务局对薇娅追缴税款和滞纳金一共13.41亿。

  这一数字超越了娱乐圈范冰冰的8.8亿,也超越了地产圈潘石屹的7.09亿,在个人税务罚单中,薇娅应该是开创了一个新记录。

  百亿身价网红,不再是吹牛!

  相比于传统行业,网红的赚钱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像头部的薇娅家族以90亿身家入榜中国新财富榜500名,列入该榜单的还有老干妈的陶华碧。

  图片来源:新财富

  陶华碧卖了37年老干妈辣酱才积累的财富值,薇娅只用3年就完成了。相比于实体行业,互联网行业天然对财富具有着无可匹敌的虹吸效应。

  然而,差别在于,老干妈常年位列贵州省纳税大户前三名,甚至偶尔还能超越茅台,登顶贵州省纳税大户第一名。

  当我们痛斥郑爽1.6亿天价片酬,超过A股一半上市公司一年的净利润时,我们忽视掉了,中国网红圈在无形中已经成了偷税漏税的重灾区。

  在抖音上,有个女网红自称日赚1.5亿,结果被网友举报偷税漏税。事后,该女网红主动承认,“吹牛不用上税。”

  可现实是,有些网红不吹牛,闷声发大财。他们才是真正应该纳税的人,但他们真的足额纳税了吗?

  每一个新兴产业都会催生出一批新兴富豪。网红的诞生,本质上也是时代红利中的获益者。

  纳税,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网红不能缺席。

  今天,我们应该吹响向网红征税的“哨声”了!

  带货网红高收入背后隐藏了哪些暗箱操作?

  可网红作为我国新兴的高薪职业群体,不仅没有尽到应尽的纳税义务,反而成为了偷税漏税的重灾区。从影响力来看,头部网红的影响力一点也不比娱乐明星差,吸金能力比明星更强的大有人在,可要说纳税,还真不比娱乐明星纳税更多。

  网红圈偷税漏税的严重程度,可能比娱乐圈更严重。为什么?

  其一,阴阳合同不需要,直接走对私账户。

  我们都知道,像范冰冰、郑爽偷税漏税的主要手段,就是搞阴阳合同。

  一个阳合同,走正规流程,赚阳光下的钱。

  一个阴合同,走非正规流程,赚黑钱。

  但对网红而言,不需要搞得这么复杂。毕竟,娱乐明星有限薪令,但网红没有。而且,网红不提供具体产品,他们卖的只是互联网流量。

  如果卖产品,你还能对产品征收增值税。但流量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在流量环节是很难追踪收缴税款的。如果走对私账户,几乎不可能收到网红税。

  其二,征缴难度大。

  网红有太多方式隐匿收入了。比如,跟娱乐明星一样,搞阴阳合同。娱乐明星因为关注度很高,一旦被举报搞阴阳合同,偷税漏税,那是一个都跑不了。

  但网红的流量集中度是远远低于娱乐明星的。除了极少数头部网红,拥有极高关注度外,绝大部分网红都是红在特定的人群之中。出圈,对网红而言,是最难的事。

  这就让网红在收入方面,有了更隐秘的操作空间。像YY、斗鱼、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网红千千万万,动辄开玛莎拉蒂,住靠海别墅,但你要是去问一下他们纳了多少税,恐怕没几个敢公开。

  网红产业的分散性,极大地增加了对网红征税的难度。

  其三,网红偷税漏税的动机,比娱乐明星更强。

  为什么?因为网红对交易数据作假,比娱乐明星刷评论转发更严重。尤其是直播带货类,做电商变现的网红。

  在快手平台,某些大家族动不动就一场直播,带货过亿。但明眼人都知道,这里面是有水分的。制造虚假交易量,是为了营造一种供不应求,极致畅销的氛围,吸引老铁们盲目跟买。

  但从纳税角度而言,虚假成交额也是要纳税的。比如,你卖了1个亿,虚假销售额有3千万,你的纳税不能按7千万来算,而是按1个亿来算。

  但是,谁会愿意为3千万虚假销量来承担税金呢?那岂不是把自己7千万真实成交中的利润都要上交给国家了吗?

  这种畸形的商业模式,在各大直播平台中广泛存在。

  这也成为网红偷税漏税的一个重大动机。

  明星偷税漏税,纯粹是不想缴纳。但网红偷税漏税,却已经嵌入到商业模式中。它最大的恶因就是刷单。这也决定了,网红偷税漏税比娱乐明星偷税漏税更严重。

  其四,网红没有固定的办公地址,他们满世界跑。

  自从农业税被取消后,中国税收就主要来源于城市工商业了。然而,随着短视频的发展,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农村网红。

  家在海边的,就直播赶海;家有鱼塘的,就直播钓鱼;家里种地的,还能直播种地,捉泥鳅,抓蛤蟆,斗鸡,斗蛐蛐。原滋原味的农村生活,让一大批网红脱颖而出。

  可是,谁去跟一个农村网红征税呢?

  除了农村网红,还有厂妹网红,边疆冒险博主、海外旅行博主等,这些人天高皇帝远的,谁去征他们的税?

  从收入来看,很多网红的收入都超过了A股上市公司一年的净利润。就今年上半年而言,A股就有596家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不超过1000万。可年收入超过1000万的网红,还真不止596个。

  试问,是上市公司纳税多,还是网红纳税多?

  李佳琪和薇娅们的暴富密码是什么?

  主播之所以能这么赚钱,关键所在是因为他们垄断流量并忽悠消费者。主播是如何垄断流量并忽悠消费者的?

  根源就在于,李佳琦、薇娅直播间的产品,价格比官方旗舰店更便宜。他们俩卖的是“全网最低价”。离开他们俩的直播间,同一款产品,在全网都找不到比这更便宜的价格。

  这是一种商业模式。李佳琦、薇娅相当于两个超级大卖家,手里握有海量的订单,任何品牌方想要加入他们俩的卖场,产品想要上到他们的货柜,都必须遵守“全网最低价”的规定。

  通过这种规定,所有想要买品牌商品,又想要占便宜,还不想自己去“砍一刀”的人,就会蜂拥涌入李佳琦、薇娅的直播间。李佳琦、薇娅直播间的流量就形成了正循环。越来越多想占便宜的人,纷纷涌入李佳琦、薇娅的直播间。

  这就是李佳琦、薇娅崛起的商业逻辑。

  在这套逻辑里,你可以看到,他们确实为消费者带来了优惠和折扣。但是,这是以前,而不是现在!

  在我们一般人的认知里,“垄断”会带来高价,会把高利润压在普通人的身上。但是,在李佳琦、薇娅的身上,出现了一个打破常规的现象,即:“垄断低价!”

  品牌方想要上李佳琦、薇娅的直播间,就一定要承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他们的价格是“全网最低价”。

  换而言之就是,除了李佳琦、薇娅,谁都不能卖的更低。就连品牌方自己,也不能卖的更低。李佳琦、薇娅联合封杀欧莱雅,就是因为欧莱雅打破了这个规矩。欧莱雅官方旗舰店的价格卖得比李佳琦、薇娅更低了。

  这时,问题就来了。品牌方凭什么不许卖更低?商家凭什么不许降价?品牌方的降价权被李佳琦、薇娅锁死了!

  “全网最低价”的承诺,本质上是李佳琦、薇娅利用自身对流量的垄断优势,迫使品牌方签署的霸王条款。

  你签不签?不签不上直播间。你想不想上直播间,想上就签。品牌方没得选,不想签也得签。为什么?因为在双十一预售当天,李佳琦、薇娅两人的流量加起来就达到了5亿人次!

  他们俩对淘宝上的流量形成了强大的虹吸效应。哪个商家不想要流量?哪一个不想要李佳琦、薇娅的流量?

  对流量的垄断,让李佳琦、薇娅获得了“全网最低价”的控制权。可是,大家也看到了,这个“最低价”是不是真正的最低价呢?

  它并不是。欧莱雅在自己的官方旗舰店,仍然可以降价,仍然可以打折。但是,李佳琦锁死了“全网最低价”,不许品牌方继续降价。但其实,品牌方是可以降价的。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悖论。你在李佳琦直播间看到的“全网最低价”,只是李佳琦和品牌方商量好的一个“最低价”。他们俩用一纸协议,互相承诺,互相表演,营造出了一个“全网最低价”的假象,共同忽悠消费者买单。

  李佳琦、薇娅通过“垄断低价”,营造“全网最低价”的假象,这才是真相。一款明明可以卖更低价的产品,变成了只有李佳琦拿到的价格,才是最低价。

  这就是“低价垄断”!

  它让所有消费者都丧失了更低价的权利。“全网最低价”是假的,收割智商税才是真的。

  巨额偷税漏税罚单迭出不穷背后,我们需要反思什么?

  前面我们说过,主播主要是利用税收洼地,虚构业务往来,转移薪酬或者利润,从而实现偷税漏税的目的。

  而上海的崇明岛就是国内知名的税收洼地。李佳琦在上海崇明岛设了6家公司,薇娅在崇明岛设了9家公司。注册这些公司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为了偷税逃税。

  从雪梨、林珊珊被查开始,薇娅、李佳琦就已经逃不掉了。

  为什么这些人要偷税漏税?原因很简单:钱赚的太多了!

  每次开出巨额税务罚单时,总有一些人说:“都赚那么多了,为什么还要逃税?”这是典型的底层思维。恰恰是有钱人才有逃税的需求,穷人反而没有浓烈的逃税需求。

  月薪5000,不用缴税;月薪1万,缴税也就290元。但月薪10万时,每月要缴税21040元。月薪百万时,每月缴税就高达433725元。这是一笔巨款!

  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都遵循穷人少缴税,富人多缴税的原则。越富有,需要缴的税就越多。但在现实生活中,恰恰相反。缴税最多的既不是富人,也不是穷人,而是中产阶层。

  月薪5000以下的穷人是不要缴税的。月薪10万以上的富人有专业的财税公司帮他们避税,唯独处于中间的中产阶层只能老老实实缴税,也是一个国家最大的个税来源。

  像雪梨、林珊珊、薇娅等主播避税手法,都采用的是一种灰色避税手段,即:钻税务政策的空子。

  寻找税收洼地,来降低自己的税率,这是过去几十年里,各大传媒公司常用的手法。为什么影视、文化、传媒公司都喜欢注册在新疆霍尔果斯?

  因为我国为鼓励文化产业的发展,允许影视、文化、传媒等公司异地办公。这就导致,大量的影视、文化、传媒公司都注册到霍尔果斯,享受霍尔果斯带来的低税率,可实际办公地址基本都在北上广深杭等东部地区。

  这种做法,既没有给税收洼地带来就业,也没有给税收洼地带去实质性产业,只是多了一堆的空壳公司。在范冰冰税务被查时,娱乐圈注销了一大批霍尔果斯文化传媒公司。

  《伊犁日报》2018年8月27日仅仅一天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可以说,娱乐圈的教训已经在前了。但直播圈的人仍然很幼稚,仍然在走娱乐圈的老路,仍然采取的是像税收洼地转移收入,来实现避税。一些低税率的自贸区、高新区就成了直播公司转移收入,非法避税的重灾区。

  在这个避税过程中,经常有杠精说:“既然是国家制造的税收洼地,凭什么又承认人家的低税率呢?”

  这就涉及到虚构业务往来了。我们拿薇娅举例,如果她的公司开在上海崇明岛,就开一家公司,所有的账都走这一个对公账户。那她确实可以享受税收洼地的优惠政策。因为所有资金往来,都是有实际业务支撑的。那么,在税收上,她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税等,都会在这个主体里申报。

  但是,薇娅的公司开在杭州,注册在崇明岛的是9个空壳公司,没有真实业务往来,业务都是虚构的。这相当于,我把钱汇入崇明岛的公司主体,然后虚构一堆的业务往来,我的税率就从45%降低到10%,乃至5%了。

  不是政府钓鱼执法,而是财务需要账实一致。如果实际业务是虚构的,那么,企业账本就都是假的。这就是偷税漏税的税务欺诈。

  这也在警告那些帮助富人办理“避税”业务的财税公司,这一套税务欺诈的老办法,行不通了。

  在范冰冰偷税漏税被查时,引爆了中国娱乐圈的补税潮。演艺圈700人,累计补税493亿。对国家财政而言,这是一笔巨额的收入。现今,网红主播的收入不仅不比明星低,还比明星高。

  而且,网红主播因门槛更低,数量也远超明星数量。

  那么,网红经济发达的上海、成都和长沙税局是不是也要有所行动呢?

  现在房地产行业低迷,各地政府的土地收入大幅下滑,向网红追缴税款,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补充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这也是地方税局追缴网红税款的一个动力源泉。

  税收不仅关系到政府的收入,更关系到公平。如果富人都享受低税率,穷人缴不起税,整个国家就靠中产阶层来支撑,最终的结果一定是,中层阶层逐步被掏空,跌入穷人队伍,而富人却越来越富。

  一个国家想要在市场经济中,维持相对健康的橄榄型阶级结构,两头小,中间大,就必须对穷人少征税,对富人多征税,去补贴穷人,这也是实现先富带后富的必要手段。如果连这样都做不到,最终怎么才能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

  新经济催生新富豪,可税收工具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向网红新贵征税,不仅关系到国家财政收入的问题,还关系到“贫富差距”和“共同富裕”的问题。

  (本文综合、改编自微信公众号“牲产队”)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