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茶红悦绿“智斗”员工裁员记

2021-12-21 17:39:48  来源: 正经沙龙   作者:小凯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前戏

  FOREPLAY

  茶红悦绿的老板吕总(网名小葱老师)最近愁眉不展。前一段时间极速扩张,满大街都是公司的门店,业绩不断飚红,茶红悦绿可谓当之无愧的顶流,当红炸子鸡。可是扩张总有尽头,看一下展板,偌大的中国地图上,到处都是标志着公司门脸的红点点,扩张是再也搞不下去了,毕竟海外业务也不是那么好搞的,扩无可扩。高速扩张带来的门店装修费用、拉新费用、营销费用飙升,公司借了不少债。大量新店开张还处于业绩爬坡期,突遇新冠疫情,公司业绩更是雪上加霜。

  资金链快要顶不住了。

  运营总监汪波和HR总监肖麦(网名小麦姐)跟吕总在同一楼层办公,每天都要擦身而过好几次。这天中午,吕总把汪波和小麦姐叫到办公室,要商量点事情。

  吕总说:“压力山大呀,现在怎么办?咱们是不是适当缩减员工规模?”

  汪波说:“是啊是啊,每天一睁眼就是这么多债,是得缩减。不过赔偿金是个大问题。咱们不能走寻常路,得想点办法。”

  小麦姐说:“确实要想点办法,得设计设计。”

  三人陷入了沉思。

  过了片刻,小麦姐说:“记得龚贝戎吗?咱们找他搞个套路吧。这样吧,吕总,我和汪波合计合计,一会儿把计划发给你。”

  龚贝戎是潭州业务中心的员工,是尽人皆知的卷王,工作非常勤勉,每天都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总在忙着,只要有机会就和领导套近乎,可惜卷了好几年还是个小组长。

  第一幕

  ACT ONE

  这一天是发薪日。每个人都领到了自己的工资,跟往常比,少了将近一半。大家纷纷在钉钉群里抱怨,日子没法过了。

  下午,就在大家不断抱怨的当间,龚贝戎突然跳出来了。

  龚贝戎说:“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现在生活好了个个在家里养的,妈妈疼,婆婆爱的,出了工作也是体验生活哦,工作不努力还想拿高工资,平常怎么看你们没事传播正能量,一发工资就都有劲了可吵吵,为什么不够,那是因为天天蹦迪,高消费怎么够。”

  龚贝戎继续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你有多大本事拿多少钱。”

  这是钉钉大群呀,全公司的员工都在这个群里呢。这下炸锅了。

  卢晓说道:“谢谢啊,去NM的。”一大拨人为卢晓点赞。

  耀锋说:“不至于这样吧,确实房租吃饭就不剩了,确实没法生活啊,谁不想存点钱过年啊。”

  周详说:“@龚贝戎真是大孝子,我工资连一块钱都没有。”

  志航说:“你这么正义,明天当老板了。”

  佳丽说:“@龚贝戎,谁愿意受工伤,谁愿意大半夜血止不住得去医院缝针遭罪,出来本来就是要赚钱,谁不想满勤,我们也要每个月租房直返啊,家里父母也要给钱他们,只是马上过年了,大家都想多一点回家钱,毕竟……”

  这时候大家都已经开骂了。

  电光石火间,小麦姐跳了出来,@龚贝戎表示支持。

  汪波拍马跟上,说道:“@龚贝戎,淋过雨的人更懂得要为别人撑伞,谢谢你的理解。”

  大家一下子懵了。公司两大巨头现身,他们站龚贝戎。

  第二幕

  ACT TWO

  大家仍然不服气。

  龙鑫说:“他后面说的是人话吗?”

  龙鑫继续说:“什么叫有多大本事拿多少钱?”

  龙鑫又说:“长沙伙伴不努力吗?”

  很多与员工都对龙鑫表示支持。

  中高层和部门经理则支持龚贝戎。

  不断有人加入战团。

  缠斗正酣,最高领导亲自下场了!

  吕总@龙鑫说:“长沙疫情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吗?”

  肖婷加入了,抱怨说:“那就来就事论事啊,每天上班谁不尽职尽业啊,哪个上班有一双好手啊,十二点打烊还要去开会到三点,第二天九点又要开早,一个月8块提成,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回报吗?一个人不满你可以不接受,这么多人说的时候,该好好想想了吧。”

  吕总怒了,开始怼肖婷:“弱弱的问一句,公司开会正不正常,好吧,如果所愿,大家晚上不开,你是不是顶替小伙伴申请,以后开会后放在早上八点,中途大家闭店开会,你哪怕不是老板,你是店长,你会选哪个时间开会?”

  吕总继续道:“且不论你一个月提成8元有没有真弄清楚状况,但我知道你觉得8元就怨天怨地,我刚刚电话和你说公司疫情期间,一个月亏2000多万,你回我一句那我活该,真是打一手感同身受。”

  吕总又说:“我问你,工资虽少,但公司有欠你了吗,虽少但是不是也是按劳给的,你迟迟不回答。”

  汪波和小麦姐也轮番上阵,三位最高领导层亲自和员工对线,三英战群雄。

  钉钉群里的气氛愈加火爆了。

  有人试图要平复大家的情绪,更多的人则不断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愤怒,还有的人默不作声。

  小麦姐默默地记下了跳的比较高的几位员工的姓名。

  吵了一天,终于消停一些了。

  吕总拿起电话拨给龙鑫:“我是小葱老师,你今天在群里发的那句话你觉得粗痞嘛?”

  龙鑫说:“是的。”

  吕总说:“那你明天来找我提离职吧,我亲自签。”

  龙鑫说:“走就走,我还不想呆呢。”

  吕总又打了几个电话,有点累了,跟小麦姐说:“剩下的你去搞定吧。”

  第二天,大批员工找HR要求离职。这些人办好手续,拎着东西气鼓鼓地离开了办公楼,剩下的人则默默看着这一切。

  第三幕

  ACT THREE

  晚上吕总约汪波和小麦姐一起去会所嗨皮。

  吕总感叹道:“只要动脑筋,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一仗打的漂亮,双赢,赢两次。不过这个招数在公司只能用一次,下次得想别的办法。下个月汪波和小麦姐每人额外发1w绩效奖金。龚贝戎也发500块钱鼓励一下吧。下回得换个人。”

  汪波说:“赢麻了。这次其实是险胜。这帮人不好对付,兴许他们马上就醒悟了。下次得设计的更精巧一些。”

  小麦姐说:“是的是的,能赢还是靠吕总亲自下场。咱们也得跟友商HR联系一下,这次有几个闹得比较凶的,我们要跟友商都通个气,让这帮人找不着工作。”

  确实是大胜。清点战果,205人离职,其中56人工作2年多,83人工作1年多,66人工作不满1年,都是签订了劳动合同的正式员工。合计一下,小小的招数,直接就省下了300万元补偿金。这也太值了。

  尾声

  END

  龙鑫和卢晓平常关系不错,常在同一个微信群聊天。这天晚上,龙鑫和卢晓约了好几个当天离职的前同事,一起上小饭馆喝酒聊天。

  聊着聊着,龙鑫突然道:“我们为什么就这么走了?他们玩不下去了,要我们走得N+1呀。我们是中了这帮孙子的奸计吧,哪有那么巧的事。最高领导亲自下场跟员工撕,这也太奇怪了。再说了,龚贝戎这小子就是一小组长,他说那话也不符合他的身份呀,他又不是高层。”

  卢晓也说:“我也感觉是这样啊。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龚贝戎这孙子表情怪怪的。我还以为他脑子短路了,哪知道是成心的。贝戎贝戎,TM的工贼呀。下次可得长点心眼。”

  大家都认为有理,可是下次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办?每个人都在思索着。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