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西方文明圣地希腊,差点变成社会主义国家?

2021-11-05 15:17:16  来源: 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上周,王毅外长出访希腊。虽然也是“西方国家”,但中国人对希腊这个国家的看法多少有点莫名的亲切感,或是出于同为文明古国的同情,或是眼见这些年中希在一带一路,经贸、能源、海运、造船各领域的积极合作,不少人更感念于当年希腊力助“瓦良格”号冲破阻碍通过土耳其海峡的恩情。

  不过可能没多少人会意识到两国的另一层联系,那就是希腊的共产主义革命力量。

  前一阵,赶上德国前总理默克尔正式下台。在告别政治舞台之前,默克尔遍访欧洲各国,与老朋友们打打招呼。我们看到,无论政治光谱如何,不少政要还是很给这位大佬面子。

  即便是当年欧债危机差点闹掰的希腊,其总理米佐塔基斯还是同默克尔互相致意。

  但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下,希腊国内却有人不买账,最硬气的就要数希腊共产党。

  希腊共产党发布声明,抨击默克尔主导的紧缩政策加深了希腊的危机,让希腊工人付出代价,其本质就是为欧洲垄断企业攫取利润开路。

  就难民问题,希共也直言,默克尔在移民与难民事务上和土耳其有PY交易,助长了土耳其的挑衅。

  现在的事情说完,希共也没忘谈谈历史。默克尔访问时间,恰逢法西斯入侵希腊的周年纪念日,希腊共产党大骂“卖国总理”米佐塔基斯胆小如鼠,不敢就战争赔款问题向德国有任何表示。

  这一顿狂喷,搞得米佐塔基斯十分尴尬,估计默克尔内心也是“万马奔腾”。

  希腊共产党不但不给默克尔面子,不给本国总理面子,可以说,这个世界上,他是谁的面子都不给。世界霸主美国来了怎么样?欧洲另一大哥法国来了怎么样?照喷不误!

  也是在上个月,希共领导人迪米特里斯·库苏姆巴斯怒喷美国与北约的新军事协议:

  “希腊人民没有多余的钱,政府却还把钱送给了法国和美国的军工综合体,并且让希腊自己的国防工业走向衰落!这是美帝国主义的阴谋与罪恶!”

  对国内的右翼保守势力,希腊共产党喷起来毫无心理压力,对于本国的左翼社会民主党,希共嘴下也不留情,指责其机会主义倾向,批评它已经“成为资产阶级两极政治体系中新的一极”。

  而对其他欧洲国家的共产党,希共更是大加挞伐,将它们搞议会合作的做法统称为“机会主义的翻版”、“对共产革命的修正”。

  当然,可也别以为希腊共产党就只有嘴炮的能耐,他可不光是嘴上不饶人,手上也不饶人。希腊极右翼政党金色黎明是个恶贯满盈的法西斯组织,不同于其他西方国家的极右民粹,他们不只是个选举机器,还建立有自己的准军事化组织,经常袭击移民、难民、工会,以及共产党党部。

  希腊警察和司法部门对这些袭击甚至暗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金色黎明开了“杀人执照”。

  既然你政府不管,希腊共产党表示,我也就不能和他客气了。一方面,希共积极参加ANTIFA运动(反法西斯运动),压缩金色黎明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希共也使出雷霆手段,让金色黎明知道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2013年9月,金色黎明匪徒刺杀反法西斯主义的左派饶舌歌手费萨斯,希腊进步阵营大哗,举国抗议。

  11月1日,报复来了。2名头戴全罩式安全帽的男子同乘一辆摩托车,趁着夜色驰抵金色黎明党部后,其中1人迅即下车,并以9毫米手枪,接连朝3名在门外担任警卫的男性党员射击,打空一个弹夹之后扬长而去。其中2人头胸分中3枪后丧命,另1人则重伤送医。

  这事明面上没人出来“认领”,但不少人内心知道,这就是希腊共产党干的。

  希共嘴上狠,手上更狠,在如今的西方世界,这么骁勇的共产党哪里去找呢?希腊共产党,你咋这么厉害?

  因为,希共在历史上,被妥协退让伤得最深。

  希共成立于1918年,初名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1924年改名为希腊共产党,并加入共产国际。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希腊,希共成为左翼力量的中流砥柱,在罢工、反战示威、工会的建立上都发挥了突出的作用。

  由于其强悍的实力,希腊统治者惶惶不可终日。1936年,希腊共产党被政变上台的独裁者扬尼斯·梅塔克萨斯宣布为非法。

  其后数年,希共遭遇严酷打击,领导层支离破碎。尽管党的群众基础犹存,但革命不可避免地陷入低潮。

  转机随战争而到来。

  1941年,墨索里尼以阿尔巴尼亚为跳板入侵希腊,但意大利军队“强悍”的战斗力没有击垮希腊军队,反而让希腊人受到鼓舞,一举反攻到了阿尔巴尼亚境内。

  希特勒出手相助,德军加入战团。事实证明,希腊人民对法西斯的抵抗是非常激烈的。哪怕是当时号称陆战天下无敌的纳粹德军,也在克里特岛碰了个头破血流。

  但毕竟国力相差悬殊,德国人还是在一个月内结束了希腊军队一切有组织的抵抗。希腊正式被德军占领。

  从希腊共产党革命所面临的残酷局面来看,纳粹德国与梅塔克萨斯政府都是极端反共的军事强权。不过,纳粹毕竟是外来侵略者,占领希腊之后人生地不熟,而控扼希共咽喉的希腊安全警察,随着希腊独裁政权的倒台瓦解冰消。

  尽管斗争依旧艰险,但侵略者反而让希腊共产党缓了过来。

  面对残忍但不得其法的纳粹德军,希共坚决地展开了武装斗争。他们先是领导建立了希腊民族解放阵线,团结了国内广大的左翼力量和爱国者,并建立起了自己的武装力量——希腊人民解放军。

  德国人占领了雅典,控制了希腊主要的交通线路,但是在广大的农村,在克里特岛,在沿海的零星岛屿上,在那些流放麻风病人的隔离营地里,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队进行着顽强的抵抗。

  1942年冬天,希腊爆发严重的大饥荒。德意占领军和傀儡政府应对不力,由此彻底失去了人心。大批遭难的农民和城市贫民激愤之下加入希腊人民解放军。到了1943年,希腊共产党主导的抵抗力量,基本控制了除雅典以外的大部分国土。

  1944年后期,纳粹德国节节败退,已经无力占领希腊,在10月全部撤离出境。

  希腊共产党领导了抵抗运动,击退了占领军,无论功劳还是实力,都是希腊国内最大的。拥有数万人的希腊人民解放军,还有40万多党员,无论是进行选举还是革命,希腊政权都将属于共产党。

  但有人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德国人刚一撤走,在过去几十年深度介入希腊的英国人很快回来了。英军进驻了希腊境内,前国王乔治二世的流亡政府也回到了希腊。须知,这个所谓“自由希腊国王”在埃及自由了好几年,就是在英国的庇护之下才有口热饭吃,对于希腊的抵抗运动可谓寸功未立。

  即使按照所谓“资产阶级民主国家”的法理,外国侵略者败走,希腊的未来命运也应由希腊人民决定,所有抵抗政权或流亡政团都该在此时等待大选,决不能自行以未来政府自居。例如金九领导的韩国临时政府,光复之后就是以个人身份返回朝鲜半岛的。

  但在英国人的支持下,“自由希腊”流亡政府俨然就成了希腊合法政府,回国直接就可以接收政权。

  希腊共产党相当不满,毕竟树是他们种的,桃子却要让国王来摘。希共可没有“忠君爱国”的好传统,面对蛮横的英国人和希腊王国政府,他们发动大规模示威罢工,要求组建联合政府。

  结果,1944年12月3日,希腊宪兵在英国人的授意下,竟然开枪镇压游行,一天之内造成28人死亡。英国驻希腊指挥官借镇压之势,对希腊人民解放军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共产党人解除武装。

  其实,此时已经到了希腊命运的分水岭。民众对于英国人悍然镇压本国革命非常愤怒,而希共不仅拥有5万枕戈待旦的士兵,还有农村、工会的普遍支持,革命的曙光已经出现在了希腊的地平线上。

  而英国人彼时还受纳粹德国牵制,很难想象他们会立刻调集大军回师希腊,尽管必将面对大规模的围堵、制裁、干预,但希腊完全有可能建立一个工人国家。

  可是,希腊共产党此时却妥协退让了。

  至于他们妥协的原因,一是英国在希腊积威甚深。

  早在奥斯曼帝国于1453年攻陷君士坦丁堡之前几十年,希腊大部就已处于奥斯曼统治之下。希腊独立战争则由1821年开始,然而经历4年多的苦战,希腊人的反抗终于还是被奥斯曼和埃及军队全面击溃。

  但旧帝国受到了新帝国的阻截。

  经过多年的谈判,三大列强英国、俄国、法国决定干预冲突,并各派一支海军舰队(以英国海军为主)驰援希腊。接到奥斯曼将进攻希腊伊兹拉岛的情报后,联军舰队在纳瓦林对奥斯曼-埃及舰队进行拦截。战斗于长达一周的紧张对峙后开始,并以土-埃舰队的溃败告终。

  到1828年,埃及军队在法国远征队的压力下退出战争,伯罗奔尼撒的奥斯曼驻军也随后投降,希腊人则前往奥斯曼控制的希腊中部地区。最终,希腊于1832年5月根据《君士坦丁堡条约》被确认为独立国家。

  可以说,现代希腊这个国家能够存在,英国是有“恩”的。

  英国人为什么要插这一杠子,他们自己给出的解释是因为西欧不少文化源自希腊,所以普遍对希腊的独立运动报以同情,这被称为“亲希腊主义”。

  这种话他们还是留着去骗鬼吧!还真让人以为英国议会大老爷们是拜伦这样的文青诗人,怀着莫名其妙的希腊情怀,想从希腊抱些斯巴达人的遗骨回来?

  作为“永恒利益”名台词的发明者,英国干预希腊局势就是出于赤裸裸的利益考虑。

  希腊地处要冲,一座坚固的军港,一支停泊在希腊的舰队,就随时可以威胁地中海内所有船只的安全。

  1815年开始,英国就强行在希腊的爱奥尼亚群岛设立军港。直到希腊独立32年之后的1864年,英国才将爱奥尼亚群岛还给希腊,但依旧保留使用军港的权力。这是哪门子的“亲希腊主义”?

  尤其在1869年苏伊士运河通航之后,地中海成了联系大英帝国与印度之间的重要输血管,希腊的地位更加重要,英国也加大了对于希腊的控制力度。

  而且在那个年代,英国人对于后发国家是一定要使其成为自己的产品倾销地的。

  由此,希腊虽然是个名义上的独立国家,但从王室到贵族,再到商人、平民百姓,他们全部生活在英国人的影子之中。国内大部分的工业品来自于英国,英国的军舰停泊在希腊的港口,富家子弟也多去到英国留学。比如,希腊人民解放军的总参谋长萨拉菲斯同志,他就有一位英国妻子……

  #FormatImgID_17#

  这是另一位娶了英国妻子的希腊人

  成长在这样背景下的人,很难对英国人的实力产生合理清晰的判断,许多希腊共产党人本能地认为英国太过于强大,自己可能无法与其对抗。

  二是英国人手段狠辣,无所不用其极。

  英国人的残忍,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在英国人的指引和纵容下,希腊发生了惨无人道的反共暴行,100000名共产党同情者被流放,超过3000名共产党干部和武装士兵被杀害,超过200500名妇女被强奸,还有许许多多焚烧房屋等暴力行为。

  现年92岁的马诺里斯·格列索斯的人生堪称传奇。1941年5月30日,他冒险爬上雅典卫城,扯下了法西斯侵略者悬挂的卐字旗。尽管两次被捕,他还是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英国人认为,他们从纳粹手中解放了希腊。”他说,“但这根本不是他们的功劳,希腊是被全国各地的武装抵抗组织、团体解放的。德国人逃走那天,走在街上的我能听到男女老少的呐喊:‘我们自由了!’是的,当时我们都流泪了,因为权力回到了人民手中”、

  仿佛在一夜之间,“英国空军的战斗机就开始猛攻民族解放阵线的根据地。我仍然记得那种‘毁灭’的味道。炮弹雨点般落下,飞机炸毁任何看得见的目标。即使过去多年,听到电影中隆隆的飞机声,我还是心有余悸。”

  “我注意到一点事实,英国人攻打我们的火力比德国纳粹还要猛烈!”谈及往事,格列索斯愈发激动,“之后又发生了太多的流血事件,英国军队没留一丝情面。双方交战最激烈时,他们甚至让狙击手瞄准雅典卫城。哪怕是德国人,都没有这样做过”。

  许多研究者也认为,二战后的希腊经历了一段更加黑暗的时期。“英国军队将重型武器、坦克、飞机带进了城市。”人类学家内妮·潘内其亚指出:“街道和房子不时发出爆炸声……一切好像在重演——只不过,英国坦克取代了德国坦克,盖世太保变成了英国士兵。”

  赶走了法西斯,迎来了更加残酷的英国人。这样血腥的镇压下,希腊共产党的势力遭到严重打击。

  而在英国人控制的舆论机器的宣传中,这些暴行似乎通通不存在。革命者惨遭迫害之后,偶有报复行为,却被媒体拿来大炒特炒,多番强调。

  希共撤离城市时,随军的一些党员家的儿童被拍到。其实儿童团、少年团单独行军在革命队伍中并不罕见。但这点却被英国人大肆污蔑,称这些儿童都是希共绑架的人质……

  在这样无耻的污蔑和宣传下,希腊共产党的形象一落千丈。

  三则是因为苏联人参与了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游戏,放弃了希腊的同志。

  1944年10月9日到10月19日,苏英美盟国举行第4次莫斯科会议,10月9日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进行会晤,丘吉尔建议英国和苏联在东南欧各国划定势力范围,他建议苏联在罗马尼亚占90%、在保加利亚占75%;英国在希腊占90%;英苏在匈牙利和南斯拉夫各占50%。

  丘吉尔把这个建议写在一张纸上递给斯大林,斯大林做记录后将这张纸归还丘吉尔,之后丘吉尔建议烧掉这张纸,因为这种随意的形式和其内容的重要性不相符,但斯大林回复让丘吉尔留着这张纸。

  英苏两国的外交部长安东尼·艾登和莫洛托夫在10日和11日商谈这个百分比份额问题,商谈的结果对丘吉尔的提议有所改动:苏联在保加利亚和匈牙利占80%。

  由于希腊在这份协定中属于英国的势力范围,苏联便没有对希腊共产党进行大规模的援助。

  内有强敌,外无强援,1944年的希共在双重打击下选择了妥协。他们放下了武器,遣散了大部分军队,同英国人签署和约,获得了“赦免”。

  但这种“赦免”不可能是真的赦免,共产党人放下了武器,可英国人却没有放下手中的屠刀,迫害共产党和左翼人士的悲剧依旧在希腊各处上演。被逼得忍无可忍的希共为了自保,只得再次拿起武器,可他们此时的势力已经不可能和一年前一模一样了。

  于是,1946年,希腊内战爆发了。

  英军与希腊王国傀儡军凭借优势兵力兵器主导城市和交通干线,共产党人的武装力量则在农村活动,就和纳粹在时差不多。但共产党人所面对的困难却要大很多,毕竟当年他们在抵抗德国时,还能从英美手里得到一些援助,如今却没有了。

  幸好,南斯拉夫决定支持希腊共产党,相比当时沉迷于大国游戏的苏联,南斯拉夫人倒是没有忘记他们的阶级兄弟。在南斯拉夫的支持下,希共将希腊人民解放军改编为希腊民主军,开始武装夺取政权。

  南斯拉夫毕竟近在咫尺,各种装备以及药品的运送成本不高,转运希腊民主军伤员和物资也比较容易。英国却在千里之外,尤其大战之后,英国经济凋敝,百废待兴,丘吉尔这个“反共狂人”当时已经下了台,继任的艾德礼集中于战后经济恢复。英国想要加大对希腊王国傀儡军队的援助,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毕竟……

  于是,英国在1947年萌生退意。

  如果历史按照这个世界线继续发展下去,在南欧就要多一个工人国家了。但是,如同接手英国在全世界的霸权一样,美国人这时候出手,接过了希腊这个烂摊子。

  毕竟是亲生血缘,作为世界级的海上霸权国家,美国也不能允许地中海航道之侧存在一个异己政权。于是当时天下第一强、第一富的帝国一棍子搅进了希腊这锅杂汤。

  希腊王国政府得到强援,而共产党方面则突遭打击,由于南斯拉夫和苏联关系恶化,导致南斯拉夫共产党于1948年被开除出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从此直到1955年,苏南两国关系势如水火。

  苏南交恶无异于一颗炸弹,内战泥潭中的希腊共产党尤其被动。当时世界各国共产党都和苏联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是第三国际,还是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中,各国共产党与苏共的关系都类似于中央与支部的关系。对苏联的信任与忠诚,更是支持不少人参加革命的信仰支柱。

  而希共当时最重要的支持者却是南斯拉夫。

  这种难题就好比爸妈离婚,孩子和谁过,希共怎么选都是错。选了苏联,南斯拉夫的援助立刻被掐,祸不旋踵。而选南斯拉夫,恐怕不少党员就要离党而去,革命事业也危在旦夕。

  在这种绝望的境地下,希共高层经过了激烈的斗争,最终决定跟随苏联。铁托盛怒之下,关闭了南斯拉夫与希腊的边境,希共陷入绝境。

  最终在1949年10月16日,在中国同志刚刚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半个月后,希腊共产党宣布“全面停火,以防希腊被彻底毁灭”。希共再一次妥协了,残部没有继续游击战争,而是流亡欧洲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此举象征内战的结束,和希腊革命的失败。

  从此之后直到1970年代中期,希腊共产党消失在了希腊的历史舞台上,而80年代希共重建之后,也只能作为左翼力量的一种补充,没有能力问鼎政权,遑论发动工人革命了。

  回看历史,当年希腊共产党向英美及其傀儡放下武器,没有坚持武装斗争,无疑是严重的失误。吃了这么大的亏的希共,今天自然对妥协主义充满怨念,现在化为咄咄逼人的怼怼怪,也不难令人从中看到希共内心的不甘。

  希望火种并未完全熄灭吧。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