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拜登版“劫富济贫”来了?这是资产阶级的改良手段

2021-10-28 16:33:24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700多个美国顶级富豪将成为重点关照对象,财富榜前十名的富豪更是重中之重,拜登政府打算五年内在他们身上落实2500亿美元,例如世界首富马斯克大约五年应缴500亿美元。

  前一段时间,共富不是“劫富济贫”的声音不绝于耳。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当然不能靠“劫富济贫”,社会主义应该靠什么?那当然是消灭私有制、“剥夺剥夺者”。

  至于“劫富济贫”这样的小恩小惠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在无法照旧统治下去的时候才会被迫采取的改良手段。这不,就在全美上演“十月大罢工”之际,美国版的“劫富济贫”方案已经在路上了。

  据媒体报道,美国当前执政的民主党部分议员正在考虑对美国的亿万富翁征收所得税。

  这个考虑当然不是临时起意,针对不断加剧的经济危机以及越来越尖锐的社会矛盾,拜登上任不久的今年4月初就提出了一个两万亿美元基建投资拉动计划,附带的还有对富人加税的想法,这是凯恩斯主义针对经济危机的常规操作。

  然而,想法虽好,钱从哪里来却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加税的想法一提出就遭到了美国资产阶级喉舌的强烈反对。以至于拜登上任九个多月来无所作为,支持率大幅下滑,下降幅度创下76年来美国各届总统的新记录,“拜登下台”的呼声响彻全美。

  9月16日,拜登再一次表示向富人群体征收更多的税,他还指责1%最富的人每年会逃掉1600多亿美元应缴的税。

  其后,民主党在众议院发布了一份旨在填补3.5万亿美元的预算空缺增税方案。因为民主党内温和派的不支持态度,这项提案的力度根本不及总统拜登早前的提议方案。

  但即便如此,这项方案刚刚提出就遭到了众议院很多议员的反对。此前提出的上调企业税计划,在民主党内部就因为无法获得一致支持而被放弃。外界普遍猜测,拜登可能会利用参议院的预算和解程序以简单多数通过向富人征税的相关议案,以避开共和党的干扰。

  按照新的提案,民主党提议将公司税率从 21% 提高到 26.5%,将最高个人税率从 37% 提高到 39.6%,并将最高资本收益率从 23.8% 提高到 28.8%。

  该项计划还将对超过 500 万美元的收入征收 3% 的附加税。而700多个资产超过10亿美元或连续三年年收入达1亿美元以上的美国顶级富豪将成为重点关照对象;而财富榜前十名的富豪更是重中之重,拜登政府打算五年内在他们身上落实2500亿美元,例如世界首富马斯克大约五年应缴500亿美元。

  ——美国非营利新闻机构ProPublica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包括贝佐斯、马斯克在内的25个美国顶级富豪在2014至2018年间净资产增加了4010亿美元,实际却总共缴纳了136亿美元的税,真实税率仅为3.4%。“股神”巴菲特在5年间实现了243亿美元财富增长,却只纳税2370万美元,“真实税率”仅为0.1%。

  ——而据白宫估计,2010到2018年间,年收入中位数约为7万美元的普通美国家庭所得税税率却为14%,年收入超过62.8万美元的高收入家庭的所得税税率更是高达37%。

  两相对比可以看出,作为统治阶级的美国资产阶级的逃税达到了怎样猖狂的程度。那些给资本家打工的“中产阶级”,反而成了目前美国纳税的主体。

  自2020年3月大流行开始以来,美国的底层人民“水深火热”,700多名亿万富翁的总财富增加了2.1万亿美元,增幅高达70%。

  这样的状况在全球市场经济国家普遍地发生着:2021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显示,亿万富翁人数比2020年增加660人,激增至史无前例的2755人,美国有724人,中国(含香港、澳门)698人。与之同时,全球绝大多数无产者的绝对贫困化程度和相对贫困化程度却因为大流行的影响进一步加剧;各国货币增发导致的大宗物资涨价,正在带动蔓延全球的通货膨胀和供应链紧张,底层生存更加艰难。

  不过,拜登的富人征税方案即便克服了重重阻力,以立法的形式获得通过,也很难真正付诸实施。资产阶级的顶级富豪们早就能够熟练地将他们易于追踪的资产变为不易追踪的资产;在遭遇严重的经济下滑后,作为资产阶级代理人本质的美国政府会毫不犹豫地再次推出新的减税方案,这些方案在特朗普的任上便数次推出。

  历史的事实证明,资产阶级群体就是“犯贱”的畜生,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地吸血,就是因为无产阶级抗争的衰落。

  今年10月初开始,美国各地劳工掀起的罢工潮持续至今,总共超过10万工人参与或准备参与罢工行动,试图迫使资方给出更合理、追及通胀的薪酬待遇。一方面是劳工阶层工资水平、分红及退休福利的停滞增长,另一方面则是各地央行大量放水、全球供应链大混乱,导致粮食及其他日用品价格上涨,通货膨胀飙升,这是欧美等国多次发生规模大大小小的工会运动的根本原因。

  但这样的规模、这样的烈度,相对与老牌帝国主义这样的庞然大物依然太小,根本不足以震撼整个资产阶级。

  1886年4月,25万芝加哥工人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举行大罢工,经过艰苦的流血斗争,终于获得了胜利。为纪念这次伟大的工人运动,第二国际将每年的5月1日定为国际劳动节。

  20世纪初,美国工人的激烈抗争此起彼伏,最终促使美国联邦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劫富济贫”的税收法案,例如1916年通过的《收入法》,将收入税引入美国,其中还包括遗产税。

  一战之后,美国资产阶级政府通过了一系列激烈的镇压措施打击了工人运动和美国的共产主义运动,而一战之后劳动阶层生活状况的短期改善也使广大工人麻木。同时,受国际修正主义思潮的影响,美国1910年代的工人运动日趋朝着工联主义的方向发展,完全以争取更高的工资和更短的工作日为目标,对于政治行动则完全不考虑。

  但这仍不足以抑制垄断资产阶级。在美国资产阶级政府通过立法向富人征税的“劫富济贫”手段平息工人怒火的时候,美国的垄断资产阶级就已经同时在酝酿怎样“合法避税”。1913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岁入法》,基金会等慈善组织列入免税对象;1935年,对进行慈善捐助的公司也给予减税优待……

  洛克菲勒在1910年就成立了第一个基金会,其所要应对的就是1910年美国多数州开始征收的累进收入所得税。其后,经过洛克菲勒家族几代人精心经营,洛克菲勒财团已将绝大部分财产转移至不同层次的基金会,用于规避各种税收,但所有的钱事实上依然还是在自己家族的控制之下。(类似的做法被今天美国的新老资本寡头广泛采用,其中最典型的就属比尔·盖茨的基金会,这些基金会不仅帮助顶级富豪避税,还给他们提供了新的资本增值手段。)

  垄断资本主义的野蛮生长最终导致0.1%的美国人坐拥该国25%的财富,引发了严重的生产过剩危机,进而在1929年引发了大萧条。成千上万的工人失业,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1100万户农村人口未计在内),流浪人口达200万,仅纽约一地1931年一年中记录在案的饿毙街头的案件就有两万余起。全美有330万儿童失学,女孩子为了养家糊口冒着怀孕的危险以10美分一次的价格到街上卖淫……

  大萧条期间美国的贫民窟

  经历了大萧条的美国人民在思想上发生了转变,工人从20年代的麻木状态中清醒过来,就连自由主义者也被马克思主义所吸引(这是《红星照耀中国》能够在美国流行的时代背景)。美国的工人阶级发动了富有战斗性的罢工,罢工潮迅速席卷全美,工人斗争的烈度也在不断升级,政治目标也越来越清晰。1930年3月6日全美出现一百多万失业工人上街;1931年芝加哥失业工人举起了列宁像;1934年俄亥俄州的托雷多汽车工人从罢工演变成更有冲突性的抗争事件,大概一万名工人对抗了1300名军队士兵;1935年的纽约五一大游行,工人们举着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上街。

  当时的美国共产党在这些抗争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工人斗争的性质从捍卫经济利益逐渐变成追求该变社会制度的政治斗争。美国的资产阶级统治岌岌可危,资产阶级内部非常真实地感受到了对革命即将到来的恐惧。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罗斯福击败了胡佛,于1932年当选美国总统,开始贯彻美国资产阶级的一系列改良措施,以平息愈演愈烈的革命浪潮。

  “罗斯福新政”抛弃了传统的自由放任主义,加强政府对经济领域的干预,抑制通货膨胀,通过赤字财政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等公共事业来刺激经济,开展紧急救济,实施社会保险,扩大就业机会,提升社会购买力,罗斯福还与最高法院为代表的反对新政的美国资产阶级保守势力展开了一系列斗争,保证新政的顺利实施。

  与之同时,罗斯福还极力打造自己的“亲民”形象以收买人心,他亲自担任广播宣传员,将美国的劳工阶层称呼为“我的朋友”。1935年,罗斯福政府又出台了国家劳动关系法,这是美国的第一部劳动法,在法律上承认了工人组织工会的权利、工人的集体谈判权以及工人的罢工权。

  这个法案的出台确实极大地推动了美国工会的发展,但从制度设计开始就有了对革命的“防范”。例如,劳动关系法规定“必须通过工人投票,过半数的工人同意才能组织工会”,这看起来很“民主”,但实际上给工会组织带来了巨大阻碍,给了雇主分化瓦解工人的机会(今年4月亚马逊工人组织工会失败就是一个例子,见《资本家为何如此恐惧成立工会?》)劳动关系法还规定“工人的集体谈判只能在公司或者说单个雇主的层面上展开”,这阻绝了工人阶级在行业以及地域层面的联合。

  这个法案让罗斯福争取到了美国工会的支持,美国工会也成了罗斯福的票仓(类似前几年铁锈地带对特朗普的坚定支持),工会与民主党的勾连使其自身逐渐丧失了独立性,一步步演变成民主党的一个选举机器。失去了工会的基础,美国共产党这样的民主、共和两党之外的独立左翼政党支持率大幅崩溃。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美国正式参加二战,美国劳工运动的上层开始帮着政府一起镇压基层罢工的工人,打击工人运动的积极分子,将他们清理出工会,美国产联还唆使工会作出战争期间不罢工的承诺。到二战之后的三年时间里,美国的工会就逐渐被收编或镇压。到60年代民权运动之前,美国的工人运动一路衰退。

  美国历年千人以上罢工次数统计

  我们再说回罗斯福的“新政”。罗斯福的另一项重要措施就是“劫富济贫”,进行税制改革,根据纳税能力纳税,分级征收公司所得税和过分利得税等,大幅提高对富人的征税力度,这的确极大地抑制了美国的贫富分化程度。以遗产税为例,从1941年到1976年,最高税率更是一直保持在77%的高水平,这对美国的顶级富豪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尽管美国的工人运动因为二战之后麦卡锡主义的出现一度衰落,但美国人民的抗争传统还是一直延续到了六七十年代的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这离不开二战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冲击和“外在帮助”,特别是毛泽东时代的红色中国的道义号召。这次,走上街头的美国人民举起了毛主席像。

  美国人民抗争以及资产阶级被迫出台的始于罗斯福的改良措施,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美国的贫富分化,缓解了美国社会的阶级矛盾,70年代末0.1%的美国人掌控的财富跌落的7%的水平。

  最富0.1%美国人所有财富比重逐年变化趋势

  然而,70年代末期以后,随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美国人民的抗争也陷入沉寂,资产阶级通过新自由主义卷土重来。从80年代至今的四十多年间,财富垄断程度又回到了大萧条前的水平。

  今天美国十月大罢工的社会背景像极了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但世界已无列宁、毛泽东,“十月大罢工”的广度和烈度也远远不及上世纪30年代美国工人的抗争,这是拜登政府的“向富人征税”这样的很有限的资产阶级改良措施都久久难产的真正原因。

  没有了工人阶级真正有效的抗争,资产阶级连“劫富济贫”这样的最基本的改良手段都不愿意做出,甚至还要天天咒骂穷人、妖魔化“劫富济贫”,离社会主义目标的反资本主义斗争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但是,在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黑暗统治持续了四十多年的情况下,我们仍有足够的必要欢呼美国工人的十月大罢工,每一次付诸实际行动的斗争,都是美国人民走向重新觉醒和大联合的必要过程。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