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关于维护烈士名誉

2021-10-27 15:29:38  来源: 吴铭三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对 话(本文系重发)

作者:吴铭(20211013)

  某:这件事(指刑拘罗某平一案),有点不同意见。只说句话就动用刑法,合适吗?跟当年动用刑法对付四个人,性质不是一样的吗?

  毛主席当年对待周作人,说又没杀人放火,要养起来

  不管说的对不对,善意还是恶意,就是说句话,就用刑法伺候?太可怕了。

  我:你说怎么办?

  某:这是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不懂。

  我:当然是敌我矛盾,不是人民群众内部矛盾。如果谈问题,就是这个敌我矛盾能不能按照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置。我认为不能!可以判刑三、缓三,剥夺政治权利若干年,罚款若干。周作人,其汉奸本质已经彻底暴露,并被全国人民所认识,且不敢再发表汉奸言论,是个无害的死老虎,而且,共产党并没有继续给这些人发言权,等于是专政了。而罗某平那伙人,不是死老虎,是极其猖獗的活老虎,所以,要打,重点打。你有些小资产阶级温情主义,而且混淆了敌我矛盾,混淆了大是大非,缺乏立场。

  你要是觉得可怕,你可以退出讨论。你是不怕打到你?

  某:这种人很多,不是他们坏,是多年教育成的,责任在谁?难道这么多敌人?

  我:其实这类人也没有多少,不到百分之一,不能过高估量他们的力量。是不是他们坏,恐怕不好说,这是阶级立场决定的,不光是个教育问题。至于说怪谁,我看各有各的责任;各有各的账,各自承担各自的罪责。不能说大环境有问题就可以包容具体的犯罪者。

  某:不理睬先烈,不维护先烈,打击他们上访,又怎么说?该刑法他们不?

  我:当然。一件事一件事是解决。不能说别的人、别的事没解决,就不能解决罗昌平等人的问题。

  可以争论,没说都用刑法,争论、教育能解决的问题,自然用不着刑法。人民内部矛盾,用争论的办法解决,解决不了,可以暂时放在一边,等时机成熟时再解决。即使是建国初,对国民党高层,也不都排斥,而且还强调团结。但对民愤极大者,还是要枪毙的!罗某平难道不属于民愤极大者吗?当然,不是要枪毙他。

  某:本人说了句公道话,就被本派骂汉奸,还是大佬,可怕啊!

  我:你在感情上可能并没有把他们当作“本派”。你觉得你说的是公道话,我觉得并不公道,他们也觉得并不公道,甚至很不公道。

  某:可惜他没权,否则本人也被刑法了。你也可能遇到。

  我:我会批评你,但不会轻易刑法,因为我较了解你。你说的情况,我已经遇到过了。但不能遇到群众的激烈反应,就排斥群众、攻击群众。要审视自己是否言行得当。要先当群众的学生,再当群众的先生,学会向群众学习。我也受到过网友的批评甚至很激烈的批评,但当我感觉到他们的善意时,我没有感觉到可怕,我感觉到温暖。批评的对我接受,批评的不对,我解释。谈不拢时,可以放一下。

  某:这是专制。

  我:是的,的确是“专制”。准确地说是专政。“专制”,是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的抹黑性说法,你怎么可以用?专政,是阶级斗争的应有之义,我们需要这种专政。现在,这种专政太少,而不是太多。

  某:如果美国一直邪恶,毛建交,该怎么评价?

  我:毛主席1976年9月去世,尼克松1972年初来访,4年多时间,中美并未建交,中国未改变反帝立场,未动摇第三世界路线,未动摇社会主义公有制基本经济制度。主席凭什么要和邪恶的国家搞“夫妻”呢?不可能。要建交,那必须美国放弃帝国主义,尤其放弃干涉我台湾问题,这是前提。你搞的这个假设,没有意义。

  某:周恩来迎接尼克松来访,奏的是《美丽的美利坚》,怎么评价?崇洋媚外?偷偷接触,算什么?勾结敌对势力?

  我:因为美国也可能变呀?他要跑到中国来访问,不是表明其在变吗?敌变我亦变,既要有原则性,又要有灵活性。

  做敌工工作,当然可以“偷偷接触”!当然不能事事公开。

  你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毛选和党史。用“偷偷”这种词,不好。

  某:看多了。

  我:常看常新。看多少也不算多,每看一遍,就有新收获,认识更全面、更深刻了。你觉得看多了,说明你没有认真看,没看到心里去。

  某:双标不可以。

  我:怎么双标了?一个是统一战线工作,公开的,有时也秘密搞。一个是敌工工作,秘密的。我党一直这么干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要是常看革命史,你应该知道这一点。外交工作又有其特殊性,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某:左边有一个问题,比如天天捧毛岸英,不就是因为是毛主席儿子吗,他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吗,好像没有。也都是趋炎附势之人而已,心里也是满肚子权贵为上的思想。以前反对右派,感觉左边不错,符合自己的思想,但是风向转了之后,很多左边的人,感觉比右边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右边喊民主了杀你全家,现在左边的动不动就你闭嘴,还要打你。把不符合自己口味的,都看成敌人。

  我:你讲这些话有些过分了!我感情上无法承受。

  某:实事求是。其实左边这样搞,不会太久,还会发生反转,人们最起码会敬而远之。

  我:你并不实事求是。

  第一,我们维护的并不仅仅是毛岸英一个烈士,之所以重点维护毛岸英烈士,是因为敌人重点攻讦毛岸英,而之所以重点攻讦毛岸英,恰是因为他是主席的儿子!

  第二,毛岸英作为主席之子,能与普通战士打成一片,这就是一件了不起的大贡献,这叫以身作则,怎么能说没做过伟大贡献?

  第三,近些年直到现在,毛主席还有什么势?尸骨未寒,家人……。尤其是前几年,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有那么一伙势力,不择手段地抹黑、诬蔑、歪曲,甚至有人想把主席像从天安门摘下来,这才引起公愤。我有位老战友,张纤夫,因为维护毛主席被抓进去。还有位周老师,喝过多好次茶;刘嘉玲姐姐发了张与主席像的合影,小姑娘王芳唱了一曲《我的祖国》,被一干人等无耻地攻击羞辱;……怎么能说那么多群众维护毛岸英是趋炎附势?如果是维护权贵,比如那些叫嚣替富人说话的经济学家,有这待遇吗?

  第四,把毛主席视同权贵,这观点我无法接受,这是对主席的诬蔑、抹黑,主席哪一点像权贵了?说明你立场有问题。你觉得你讲的是公道话,但在我、在很多群众听来,无异于在我们心上扎刀!你对主席、对革命先烈没有那种感情,你体会不到这种心痛。

  某:主席都说了他就是普通战士,他打成一片就大贡献了?当年很多高级干部不都这样吗?父是父子是子。

  我:主席说他是普通战士,但在他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父亲!这点特殊性,不能忽略。

  某:你还是在搞联系。

  我:能否克服父亲的光环对自己的影响,这不好处理。不那么容易做到。做到了,就是伟大贡献。难道没有联系吗?能忽视这种联系吗?能孤立地看问题吗?共产党的方法论里,非常强调联系地看问题,反对孤立地看问题。

  普通人如你我,把自己当作普通人,与群众打成一片,不容易做到但也不太难做到,主席的儿子把自己当成普通人,而且真正的当作普通一兵、与群众打成一片,那就了不起!就很伟大,就值得颂扬,值得大书特书在。因为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难能可贵,就不能容忍对他的诬蔑抹黑。

  当年有很多老干部能到,但是同样也是当年,很多老干部也没有做到,有很多二代就做不到!且拒绝做到。他们就认为自己打天下坐天下,就认为老子英雄儿好汉,他们认为自己有“自来红”!高人一等,不想革命了。

  某:为子正名是正当的,但歌颂太多就不好了,尤其那首歌,你感觉合适吗?

  我:我再强调一下,广大群众维护毛岸英,那是因为敌人重点把刀子对准了毛岸英烈士,重点诬蔑毛岸英。敌人从哪里攻,我们就在哪里防守反击,敌人攻得急我们守得也坚定、反击得也激烈,这有问题吗?什么叫“歌颂太多”?主席在世时,宣传过岸英烈士吗?没有。连杨开慧宣扬得也很少。后来之所以大肆宣扬毛家烈士,那是因为有那么一帮人为了向群众表明自己才是毛主席的正宗传人而已!

  其实,维护革命先烈,最轰轰烈烈的事,还不是广大群众维护毛岸英,而是郭松民、梅新育、王立华、赵晓鲁等同志挺身而出带领广大群众维护狼牙山五壮士!五壮士,并没有什么权、什么势。把革命群众维护革命先烈说成是“趋炎附势”,说明你在感情上没有和群众站在一起!

  某:陈云说,党内斗争,动用刑法,这个先例开了很麻烦。现在也在延续。

  我:毛主席什么时候为子正名了?主席在世时,有谁抹黑毛岸英吗?毛主席已经去世多年了,如何替子正名?人民群众维护毛岸英烈士,怎么能叫“替子正名”?你在说什么呀?

  你觉得与罗某平的斗争,是党内斗争?当然不是。这是党领导下的革命群众反击帝国主义及其豢养的买办走狗的正义的政治斗争,属于明显的阶级斗争。列宁说,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既然罗昌平顽固反党、反人民,那就得准备好接受武器的批判。

  某:借用典故来说事,不要最好入座,道理明白就行。

  我:恐怕你讲的不是道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无法支持你的“道理”和感情。中间派、第三党,通常没有出路。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