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与民权运动相比,占领华尔街少了一个“毛主席”

2021-09-21 15:27:28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1年9月17日,上千名抗议者走上美国纽约曼哈顿的街头,试图占领华尔街。人们手持标语,控诉金融资本的贪婪和政治的黑暗,控诉这个由99%的民众和1%极富人群构成的贫富分化悬殊的社会。随后,全美数十万人、600多个城镇加入到了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

  恍惚之间,这场曾经给了全世界进步人士一瞬光亮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过去整整十年。十年之后的今天如果要追问,“占领华尔街”该变了什么?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上周的《大西洋月刊》在评论文章中写道,“‘占领华尔街’运动消失得就像它的出现一样快,除了‘99%与1%’的口号以外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相比奥巴马的竞选口号“Change We Can Believe In”,并在任内试图推动医保法案、缓和阶级矛盾的做法,去年赢得了大选的拜登的那句“Build Back Better”实在是空洞无物。就连“口嗨”的特朗普都嘲讽道,“If Joe Biden knows how to fix America, why didn't he tell Obama?”(如果拜登知道怎么救美国,他为什么没告诉奥巴马?——注:拜登曾任奥巴马时期的副总统)

  经过了十年时间,美国社会依旧被一小撮资本寡头操控,贫富差距不是缩小了,而是进一步扩大了。过去一年多来的大流行加剧贫富分化的速度,数百万平民面临破产之际,富人阶层的财富却再创新高。美国进步中心9月报告指出,0.1%最富有美国人的财富在过去40年近乎翻倍。

  在经过麦卡锡运动清洗和资产阶级媒体日复一日反G洗脑,再通过军事霸权和金融霸权从全球攫取超额利润收买“黄色工会”的美国社会,按理说“99%与1%”的口号比起需要复杂的辩证思考和理论学习才能接受的阶级斗争学说,应该具有更大广泛的吸引力,这场运动一开始的参与人数也的确不少。但是,仅仅经历了短短两个月时间,这场运动便以偃旗息鼓。在运动的后期,纽约和费城的警察甚至根本不用再假装尊重人权和言论自由,直接用胡椒喷雾和警棍强行清理了现场群众。

  与近40年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历次的抗议活动一样,“占领华尔街”运动连最起码的组织和纲领都没有,更谈不上运动过程中产生的觉醒者如何使火种得以保存、延续、壮大,并最终承担起资产阶级掘墓人的资格。

  具有鲜明的革命纲领的“美革共”除了在键盘上敲出一份激情澎湃的声明,再无法在这场运动中发挥出更多的作用;这场运动唯一的闪光之处,就在于它将伯尼·桑德斯这样的美国左翼代表人物推到了聚光灯之下。然而,桑德斯很快被“选举政治”合法收编。当他同样把美国工人的糟糕处境归咎于中国工人,并呼吁重新谈判美国的贸易协定并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我们就该知道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实质上仍然是美国的“民族主义”;而当桑德斯呼吁民主党的选民支持拜登的时候,我们更应该理解,他更多地扮演了资产阶级的建设者而非反对者角色。

  相比这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肇始于上世纪50年代,并在六七十年代走向巅峰的黑人民权运动,却给美国的资产阶级政府以沉重一击,以至于半个多世纪后的美国政客们还要小心翼翼地评价这场运动,并试图将这场运动纳入美国主流政治的框架,继续歌颂马丁·路德·金这个无害的神像。

  黑人民权运动及其同时期伴随衍生的反战运动等一系列运动,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改善过美国工人阶级和黑人群体社会状况。

  通过对比黑人民权运动和占领华尔街运动,或许能够帮助全世界的无产者找到一条真正的出路。

  黑人民权运动中,比较有名的就是黑豹党。黑豹党是一个美国黑人社团,1966年由修伊·牛顿和西尔在加利福尼亚的奥克兰创建,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个为少数民族和工人阶级解放战斗的组织之一。

  黑豹党的多位重要领导人都非常崇拜毛主席,他们更是人手一本毛主席语录,而且不少人都加入美国共产党。这其中就包括一位女哲学博士——安吉拉·戴维斯。

  戴维斯在大学后期念的是哲学,她研究了马克思列宁和毛主席的著作,并参加了美国共产党。

  戴维斯说:

  “我参加共产党是因为我相信在目前的社会制度下黑人几个世纪以来的苦难是不能解除的。资本主义建立在巨大的经济机器归一小撮私人所有的制度之上。国家的财富掌握在不到500家的大公司手中,如;通用汽车公司、福特汽车公司、通用电气公司、美国钢铁公司、美孚石油公司、美洲银行、大通曼哈顿银行。但它们的财富是哪里来的呢?他们的财富是由千千万万劳动人民创造的剩余价值构成的。……对黑人而言,此种剥削特别显著,特别厉害。黑人总是做最低下和工资最低的工作。资本家故意在白人工人间煽动种族主义以便他们可以更顺利地剥削黑人。”

  当然,黑豹党的这种革命先进性和自觉性并非先天具备的。1966年中国的革命风暴席卷了全世界,毛主义深刻地影响了一切全世界一切进步人群。

  实际上,早在1959年,毛主席就接见了美黑人民权运动先驱杜波依斯;1963年,毛主席发表《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斗争的声明》,声明呼吁道:

  “全世界白色、黑色、黄色、棕色等各色人种中的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开明的资产阶级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

  毛主席还指出:

  “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在美国压迫黑人的,只是白色人种中的反动统治集团。他们绝不能代表白色人种中占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在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的支持下,美国黑人的正义斗争是一定要胜利的。万恶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是随着奴役和贩卖黑人而兴盛起来的,它也必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终。”

  毛泽东思想以及毛主席的声明为60年代美国民众的进步运动提供了指路明灯。美国学生将贫民窟、商店、军队和反战运动中的许多人逐渐争取到工人阶级政治一边来,其中就包括黑豹党。

  黑豹党的斗争不仅仅局限于争取黑人权力,他们十分注重发动包括白人在内的美国各个族裔的底层工人阶级。正如黑豹党曾经也是被美国左翼学生和知识分子争取到马列毛主义阵营中来的一样。

  通过学习毛主席的著作,黑豹党认为要彻底改变世界,必须透过对民众的长期组织和动员,他们试着从大众组织和社区节目规划来造就革命性的社会主义,在黑人社区提供穷人小孩免费早餐、给予社区民众政治教育,希望一点一滴地改变人民想法,并赋予他们力量。

  黑豹党的这种斗争方式的确是卓有成效的,它迫使美国政府在70年代不断改善黑人和普通工人阶级的境况,但同时也成为美国资产阶级政府镇压的主要对象。

  1969年,安吉拉·戴维斯曾受聘于加州大学,任哲学助理教授,校方并不知道戴维斯的共产党员身份。时任加州加州里根秘密调查了戴维斯,“揭露”了她的身份,然后要求校方解雇戴维斯。1970年,戴维斯以提供枪支罪被捕,并被关进了监狱。

  黑豹党的骨干分子陆续被清理,手段不止于处理戴维斯的方式,更加卑劣的手段,则是像1965年动用种族主义分子暗杀黑人运动领袖马尔科姆·艾克斯,对骨干分子肉体消灭。

  到了80年代初,一方面因为民权运动客观上已经大大改善了黑人和底层工人阶级的状况,美国底层民众的革命动力已大大减低;毛主席逝世以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也迅速退潮,特别是东方的非毛化大大触动了美国的进步知识分子群体,颠覆了他们之前的认知,很多人背叛了当初的理想……种种状况导致黑豹党这样的进步组织无以为继,有组织、有纲领的反资本主义运动逐渐销声匿迹……

  表面上,与民权运动相比,占领华尔街是少了一个东方的“毛主席”,实际是少了正确的革命理论指引。不仅仅是十年前的“占领华尔街”,近40年来西方国家的历次抗议活动,虽然大都带着“反资本主义”的色彩,却同样缺乏社会主义的理论、纲领和组织。用台湾左翼学者陈信行的话来讲,这些都是“没有社会主义视野的反资本主义运动”。

  与民权运动已经开始摸到“阶级斗争”这个命门不同的是,今天西方社会的“进步运动”已经被各种各样的“身份政治”瓦解,而“身份政治”的始作俑者正是扮演资产阶级左翼角色的民主党。美国的资产阶级一面允许民众抗议,以显示自己的“自由民主”;一面却通过“身份政治”替代“阶级斗争”,使得历次抗议活动无法真正演变成有组织、有效率的反抗;从而导致席卷整个世界的新自由主义大潮畅通无阻,削减福利、削减工作岗位成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常态。

  尽管有着民权运动的这段历史,但笔者对于美帝国主义的霸权灭亡之前,美国社会产生毛主席式的人物、产生真正的共产主义运动,是抱着极大的怀疑的;而“反动派你不打它就不倒”,能真正消灭美帝霸权,也只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希望恐怕还是要寄托在那些处于全球产业链条末端、产业工人聚集的、受剥削受压迫最深重的“新兴市场国家”。

  “占领华尔街”运动提供了这样一个反面的案例,没有真正的共产主义理论的传播,没有一批真正的共产主义深入到群众中去,扎扎实实地去开展觉醒群众、组织群众的工作,胜利将无从谈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