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让子弹飞》深度解读:汤师爷到底骗了张麻子哪两档子事儿?

2021-09-16 10:52:27  来源: 阳春白靴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评论: (查看)

  1974年12月26日,长谈。

  谈了很多,谈的很深。

  “其实,我还有两档子事儿骗过你。”

  “骗了就骗了吧。”

  张麻子本不想听,不想听是因为麻子心里都清楚。

  但是汤师爷偏要说。

  说,既是因为愧疚,也是为了向张麻子佐证、力证自己“千万别回鹅城”之劝告的正确性。

  汤师爷,到底骗了张麻子哪两档子事儿?

  1

  “我能先说这第二档子事儿吗?”

  两件事,汤师爷在气数将尽、唯恐诉说不完的情况下,一定要先说其二。

  这只能说明,这其二之事,于历史、于鹅城、于麻匪兄弟、于张麻子个人,意义非同一般,绝对是震天动地的地震级秘事。

  可惜,还没说出口,臀脑分离、屁股从来就坐得太歪的师爷,一命呜呼了。

  这“第二档子事儿”也就成了历史悬案。

  我在这里还是先聊聊第一档子事儿吧。

  很多人以为第一件事是老汤不承认自己是马邦德,非也,这件事他早就和张麻子交底了,连诱骗张麻子进鹅城都没藏着掖着了。

  原因无他:汤师爷笃定张麻子在城外会兵败,所以得意洋洋地开诚布公——因而,这番坦白是嵌入于“第二档子事儿”的。我稍后再说。

  第一档子事儿并不隐晦。

  在城中时,黄四郎派遣一帮假麻子、故意混在麻子队伍里,搞乱张麻子一心为了鹅城百姓的福祉而发动的「无产阶级发钱大革命」

  黄四郎的这般诡计,本应连傻子都看得出来的。

  结果,这奥斯卡汤师爷却在麻匪们面前装疯卖傻地演了一出滑稽戏。

  演技如此拙劣,自然是骗不过张麻子。

  “你最近跟什么人吃过饭,见过黄四郎?”

  张麻子已经直截了当问了,甚至之后还有一次连问都懒得问,直接在兄弟们面前一语点破:“天生的老骗子,跟黄四郎勾勾搭搭!”

  汤师爷特别清楚黄四郎的实力,人家可是有南国最发达的珍藏版地雷(made in USA)。而张麻子纵有枪子、也非赤手空拳,但是和地雷比差距过大。

  这就让老汤在黄四郎面前一再地犯了右倾投降主义。

  2

  关于右倾投降主义,汤师爷不是第一次表露出了,张麻子也不止一次批评过他。

  但是有一点,张麻子从来没有对师爷动过杀心。

  哪怕这位汤师爷两头下注、左右摇摆、结党营私……张麻子依然在所有的外交场合对所有人说:“汤师爷,是我的至爱。”

  这是他的一贯风格,一个不杀,大部不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但是对于汤师爷自身而言,他需要拉拢一些人,也需要消灭一些人。

  他是否有这个能力?

  当然,他掌握着五张委任状,这是衙内至高无上的权力。

  他会拉拢谁呢?

  自然是与张麻子阳奉阴违的人。

  这种人在汤师爷眼里就是最好的「培养对象」,比如某些张麻子交代发钱给穷人、他却偏偏发钱给女人的家伙。

  没错,就是老三。

  “大哥,两大家族的钱不算钱啊?”

  “你不刮穷人的钱,也不要大户的钱??”

  从发动「无产阶级发钱大革命」的一开始,汤师爷和老三就早已形成了合流。

  有人问:老二也发钱给女人了啊,怎么老二不被汤师爷拉拢?

  既然说老二,那就要进入重头戏了:老汤骗张麻子的“第二档子事儿”

  3

  老二确实也发钱给女人了,但是老二对女人,他在兄弟们面前交代得明明白白:

  他压根对女人不感兴趣。

  女人指的是什么?是利益。

  同样是喜欢花姐,老三对花姐是淫荡荡的喜欢、是占为己有的欲望。

  而老二和大哥张麻子对花姐,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

  花姐,指的是什么?

  花,华,中华。

  在整个麻匪的革命事业中,尤其是张麻子带领麻匪进城当县长之后,老二确实是有过局限、甚至是有过过错的,这一点历史从未隐瞒。

  但是,在革命路线上、在思想信念上,老二自始至终都是誓死追随大哥张麻子的、从未变质的「真麻匪」。

  所以之所以,张麻子也向来最信任老二。

  从鸿门宴到正式拿钱剿匪,张麻子两次赴险碉楼,老二始终都不在。

  他是暗中保护张麻子、执行一系列秘务的天选之人。

  这一点,从他对小六子的感情即可看出。


  4

  说到张麻子“两次赴险碉楼”,就又要提一件事了:汤师爷曾加害过张麻子

  也是为什么后来在山里他会吹哨“大哥死了,大哥死了”,这是他一贯的目的。

  加害张麻子的地点在哪儿?当然就是鹅城。

  鹅城,鄂城。

  前文有述,对付真麻子最好的办法不是血雨腥风,而是用假麻子去混入革命队伍。

  比如在鄂城制造谣言:“张麻子有四大发明:①第一张马列大字报;②红卫兵;③上海一月风暴;④百万雄师。”

  张麻子心里什么都清楚:“他一个师爷会看不出来?今天他很反常,心里一定有鬼。”

  那么师爷“心里的鬼”到底是什么?

  1967年2月29日,陈大麻子(这绰号真有意思)和钟,向师爷大倒苦水:“你们不能只听革命小将的意见啊!”

  OK,不到一个月,鄂城工总被解散。

  这是师爷的亲口指示:“解散工总做得对,坏人不是抓多了,而是抓少了。”

  假麻子真是深谙师爷的门道,有样学样,那年的4月11日又对“新华公”等组织直言:“我们依靠你们新华工、新湖大、二司战士,是不会动摇的。受蒙蔽的,你们要争取他们,用瓦解的方法争取他们!”

  当时随着鄂城问题越来越严重,两派冲突越来越激烈(武棉事件、三司围攻湖大、汉阳轧钢厂骚乱……),张麻子坐不住了,决定亲自去一趟鄂城。

  临行前的会议,张麻子留下了一句冷冰冰的话:“你们太天真了,说外国人不拥护我,中国人也有不拥护我的, 北京就有人不拥护我。”

  鄂城,那里是某些人的“老巢”,是固若金汤的碉楼。

  张麻子不但要去,还扬言要去长江里再游一次泳。

  这就惊坏了师爷:“武汉几派群众组织矛盾斗争激烈,考虑安全和健康,是否暂不去?或者不去武汉而到别处看看,游泳的话,可以到十三陵、官厅、密云水库。”

  阻止张麻子去碉楼,师爷不是第一次了,“鸿门宴,凶多吉少,杀人诛心赫然奏效!”“什么tmd鸿门宴?”“项羽请刘邦啊!!”

  后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九省通衢,大江之脏,兵戎相见,剑拔弩张。

  张麻子只身入黄府,黄四郎早就举着枪在那里等着他——别说东湖宾馆,整个王家墩机场都被武汉军区的武装团团包围。

  最后,还是得演技卓著的师爷出场“化解危机”。

  一声“退下”,风轻云淡,道尽江湖。

  张麻子两次赴险碉楼,有一个人始终不在:老二。

  之前说了,老二是天选之人。

  但也正因如此,他进入了师爷的视线,他必须死。

  在鄂城,面对老二对张麻子的解救之举,师爷连连摇头:“不要搞这么紧张嘛,我就不信搞兵变!”

  然而事情的发展令师爷失望。

  8月9日,老二又公开讲话:“全国各大军区过去有两个不放心,一个是北京,一个是武汉,拿他们没有办法……”

  这,就正式牵扯出了汤师爷骗张麻子的第二档子事儿:

  5

  “死了吧?”

  老二尚未瞑目,师爷已知其亡,只能说明老二上天之前就已经被杀,且这一切都在汤师爷的掌控之中。

  老二一死,整个革命的主心骨、张麻子最倚重的中流砥柱被粉碎,浩浩荡荡的革命其失败就是命定的结局,连张麻子自己都差点被汤师爷“拉下马”。


 

  这“第二档子事儿”,张麻子心里很清楚,干掉了老二,汤师爷下一个要干掉的就是张麻子。

  对此,他也做了严肃的批判反击。

  老二牺牲了,且牺牲了还要背上污名。

  毕竟老二发钱时也发给过女人,这确实要批判,张麻子也无可奈何。

  但是老二直接在斗争中溃败、被汤师爷借机除掉,同样令张麻子愤怒。

  所以,伴随着批判老二伴的就是批判老汤:「批二批汤运动」,适得其所。

  “此人极端虚伪奸诈,是一个可恶的政治骗子……你看他为了骗取到‘正人君子’的名声,在大庭广众之中是如何装模作样的吧………他一听到国君召唤,急得不等驾好车,动身就走……在国君面前,则小心翼翼,局促不安,举止恭顺。孔老二这一套‘君君臣臣’表演,真是丑态百出,令人作呕。”——1974年5月17日《北京日报》。

  对于张麻子来说,一切的批判是为了教育。

  还是那句话: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兄弟们不能再死人了”。

  “师爷还是那个师爷。”1974年12月26日。

  “xxx不要检讨,还是安定团结的好。”1975年1月8日。

  苦口婆心,是哉斯言。

  张麻子要安定团结,是为了麻匪队伍不离心离德、不偏离“为鹅城百姓发钱”这一麻匪的革命初心。

  但是在汤师爷的提携扶持下成长起来的老三,却成了「老二死亡事件」的最大利益享有者。

  老三,彻底收割了革命的果实。

  这一点,在革命的过程中已多次现出端倪:

  而跟了老三的花姐,也就彻底改了“主义”。

  6

  在这里,我想特别提一个人:老七

  不以威权示众、葛底斯堡演讲的是他:

  最红的是他:

  维护大哥张麻子的是他:

  嘴被打烂、被逼“不换思想就换人”的是他:

  最后没上右转的火车、没去浦东的,还是他:

 

  梳着大背头,戴着小眼镜。

  前两天,刚好是他的生日。

  不要忘了他。

  推荐阅读:95岁生日快乐

  推荐阅读:为什么我南联盟使馆会被炸

  7

  花就是华,中华的华。

  花姐曾经被黄四郎控制,后来被张麻子拯救,最后又被老三盗取。

  这就是全部故事的历史。


  当这幅故事来到今天,汤师爷的这“第二档子事儿”早就成了历史悬案。

  因为关于他的太多过去,比如被批判,早都被假麻子们销毁了,根本无从考证。

  甚至直到后世很多年,每当修文筑史时说起他,仍然是遮遮掩掩藏藏。

  历史不被公布完整,一如张麻子的语录和选集总是不被完整地发行。

  至于这一幅宏伟长卷里最大的悲剧,只能是只身踏马、残阳鹰下的那个人。

  故事的最后,他成了唯一的孤者。

  但同时,张麻子也给鹅城百姓留下了依旧熊熊燃烧着的革命火种:伟大的「继续革命」理论

  “在无产阶级取得了政权并且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条件下,还有必要进行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

  “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了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而反革命的拼死同革命势力斗争,也完全是为着维持他们的政权。”

  这,就是一支手枪对准敌人,一支手枪指向自己。

  在1966年的《五一六通知》中这样写道:“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

  但是继续革命的结果是什么,张麻子会胜吗?

  师爷看得不要太通透:“你呀,弄不过黄四郎!”

  8

  张麻子斗不过黄四郎,分为两个层面:统战层面与交战层面。

  统战层面,张麻子自打就任鹅城就一直在拉拢一个势力(也是一个阶级):城南两大家族。

  从开始的拿钱放人,到最后的送钱送枪,张麻子对城南两大家族不说寄予厚望,但至少也是给过十足的统战诚意。

  在张麻子的革命意识里,城南两大家族只要愿意投身革命,那就是人民一员。

  哪怕他们过去是所谓“两大家族”、是地主、是旧资本,张麻子也愿意给他们自我改造的机会。

  不过,从最后跟随战斗的只有一群鹅,以及两大家族在战斗胜利后又来收割黄老爷碉楼的果实………

  张麻子应当意识到:两大家族从骨子里就是无法改造的,对于他们,必须只能挂路灯!

  否则,“两大家族”是一定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的……

  推荐阅读:破冰文化的本质

  推荐阅读:吴亦凡事件的背后

  推荐阅读:资本侵蚀教育

  推荐阅读:资本涉足医疗

  尤其,是在张麻子离去之后。

  这是统战层面,再说交战层面,即对手黄四郎的问题。

  按道理,碉楼鸿门宴口哨炫技+杀死胡万抱着夫人戏耍老黄+雨夜枪战“翻译翻译”占领道德制高点+如愿拿到剿匪资金——张麻子在革命岁月里可是足足赢了黄四郎四回,怎么汤师爷非说“斗不过黄四郎”呢?

  只能说明,这黄四郎不是一个人,甚至不是一代人。

  张麻子杀了一个黄四郎,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原本不是黄四郎的人,蜕变为「新黄四郎」。

  油头粉面、坐上火车、吃着火锅、唱着漫歌。

  你张麻子再怎么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不断涌现的从麻匪腐化变质而成的黄四郎们,也是斗不完的。

  你以为黄四郎输了?黄四郎早就在教育:“如果死了,那么将永远活着!”

  你以为张麻子赢了?张麻子看透了:“这帮人玩不起”

  张麻子,他输得一败涂地………

  因而,想要让张麻子不再成为悲剧,想要让被张麻子扶起的鹅城百姓们再也“不跪”、可以“公平、公平、还是tmd公平”——只有华山一条道:一把手枪瞄准敌人,一把手枪瞄准自己。

  只有这样的鹅城,才能更好看。

  钱和黄四郎,哪个对张麻子更重要?

  如果钱重要

  那么张麻子就是资产阶级;

  如果黄四郎重要

  那么张麻子就不过是一个新的黄四郎。

  只有彻底地抹去黄四郎、扫清一切旧世界

  才能重建一个新世界。

  张麻子要的不是这座碉楼

  而是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碉楼。

  “建立新中国死了多少人?有谁认真想过?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

  他知道自己会被泼污,会被戕骂。

  他知道自己会被攻击,会被丑化。

  他知道身后,“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所以,他要发动鹅城百姓,他要依靠群众,他要解放群众。

  “我这个人没有私心,我不想为我的子女谋求什么,我只想中国的老百姓不要受苦受难,他们是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众,不能让他们再走回头路。”

  他的心里只有鹅城百姓,只有人民。

  而人民喊他万岁时,他却说“人民万岁!”

  

  张麻子离开了,在孤独中消失于人海里。

  但他真的离开了吗?或许从来没有。

  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我们,追随着他的步伐。

  永远为信仰而战

  永远革命着

  永远做一个真正的麻匪。

  张麻子万岁!革命万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