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策略和技巧:如何灵活自如应对国际舆论战?

2021-09-10 15:02:45  来源: 淮左徐郎   作者:于中宁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文作者:于中宁,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授权本号发布

  在舆论战的策略和技巧上,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国务院情报机构,美国军队的特种战机构,美国为数众多的选举咨询机构,美国的大量媒体,以及好莱坞都是这方面的专家。一般来说,舆论战会选取一个有点儿影的事实为基础,然后通过扭曲、变换角度、添油加醋、无中生有、类比、联想等非逻辑方法,以及谐虐、幽默、风趣等能够轻松接受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图。马克吐温的小说《竞选州长》就是一个典型的舆论战实例。

  一、分析美国两大谣言的形成路径和方法

  我们以美国的两大谣言为例来剖析美国舆论战的具体手法。

  在新冠病毒问题上,中国是最早发现但未必是最早出现新冠病毒的。发现是科学的主动的结果,而出现可能来源于自然也可能来源于事故,但都是被动的结果。一般人,包括媒体,没有受过严格的逻辑训练,很难区别发现和出现,因此它很容易被偷换概念。美国正是利用了这一点,首先将发现偷换成出现。但是自然出现的意义不大,达不到打击中国的目的,这时候美国就开始编造,硬说是武汉病毒所的事故。就这样,一个对全人类有价值有意义的科学发现,扭曲成了一场事故给全人类带来的灾难。

  现在我们知道,最早出现新冠病毒的很可能就是美国。因为美国的德特里克堡发生了泄漏事故,美国隐瞒了这个事故到底是什么。然后在2019年大夏天美国许多人出现了流感症状,美国通过肺部扫描将其定义为电子烟的感染,政府出台措施禁止电子烟。进入流感季后,美国的“流感患者”大幅上升,死亡率也大幅上升。直到中国发现了新冠病毒,并通告世卫组织和全世界,美国也没有能恍然大悟,绝大部分美国医疗界人士,包括福奇在内,都认为不过是大号流感,根本没有给予重视。直到大量死人,美国的医疗界才慌了手脚。

  美国的这个过程说明,美国国家医疗主管部门并不知道美国军队的生物实验室到底在干什么。美国军队的情报部门早在2020年1月份就预测到了疾病大流行,不可能有其他的原因,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完全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正像我们前面所说的,美国存在一个双层,甚至3层4层政府,深层政府的所作所为,表层政府完全不知其所以。这就是美国为什么有非常强大的医疗卫生系统,世界顶尖的医务人员和科学家,却控制不住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根本原因。

  我们对美国新冠病毒谣言的回击,进行了事实陈述,给美国拉了清单,向世卫组织提出了自己的怀疑和要求,这都是完全必要完全正确的。但是我们回击的一个缺陷是,没有进行逻辑上的深入剖析,没有抓住根本,也没有抓住真正的要害。一个对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发现”被掩盖了,美国深层政府的作为也被掩盖了,中国被迫掉入“出现”的话语陷阱中。

  然而就在我们写下上述判断的时候,一个新的证据出现了,很可能说明了,正是美国制造了SARS病毒和新冠病毒,并且有意识地利用中国做这种生物战的实验场,而中国的科学家和实验室却还在天真地与美国进行“科学合作”,为他们提供生物战的原始材料,并且还天真地认为是他们最先“发现”了新冠病毒,并最早提供了基因测序。这不能怪我们的科学家,因为全中国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美国的阴险狡诈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他们完全是在拿我们当猴耍。

  据《环球时报》9月8日报道,全球最大的无形资产保险商M·CAM国际创新风险管理公司的总裁大卫·马丁在今年7月9日的德国新冠调查委员会上发表证词:

  “史上第一种获得专利的冠状病毒疫苗实际上是(美国)辉瑞公司申请的。第一种冠状病毒疫苗就是这种刺突蛋白——和据说我们正急着要发明的东西一模一样。第一份专利申请是在21年前的2000年1月28日提交的。”

  “正是在1999年,安东尼·福奇资助了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研究,特别是为了制造——你会不禁感慨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因为这直接来自2002年4月19日提交的一份专利申请。你没听错日期,2002年。”他表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当时制造了一种传染性复制缺陷冠状病毒,专门针对人类肺上皮细胞,“换句话说,我们制造了SARS,并在2002年4月19日为其申请了专利,那时亚洲还没有爆发任何——如你所知,几个月后的所谓疫情。”

  “该专利的专利号是美国专利7279327,它清楚地列出了非常具体的基因测序。”

  他表示,但是,2002年在中国发生了所谓的爆发,导致到2003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当年4月提交了一份非常有问题的文件。精确搞清其中的细微差别至关重要,因为文件提交了SARS冠状病毒的整个基因序列。这实际上违反了美国法典35节第101条:你不能为天然存在的物质申请专利。违反美国法典第35节第101条的专利的专利号为7220852。

  “如果你既有基因本身的专利,又有其检测的专利,你就有一个狡猾的优势:你不仅能够100%控制病毒本身的来源,还能控制它的检测,这意味着你拥有完整的科学和信息控制。据称美国疾控中心的公关团队证明他们申请的这项专利是合理的,是为了方便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研究冠状病毒。”

  2008年6月5日。“这是个重要的日子,因为这实际上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开始积极将冠状病毒作为生物武器进行研究的时间。”

  2018年,上文提到的美国专利7279327——针对肺重组性质的冠状病毒专利“被神秘地从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转移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大卫·马丁认为关键问题来了:“根据拜杜法案(Bayh–Dole Act),美国政府已经有了所谓的‘进入权条款’。这意味着如果美国政府资助了研究,他们就有权根据自己的需求或心血来潮从该研究中受益。”

  对于目前仍在全世界肆虐的疫情,大卫·马丁称,2019年11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在新冠疫情爆发前一个月就开始了对一种刺突蛋白疫苗进行测序。

  大卫·马丁总结道,“要解释过去20个月发生的事,除了实际肇事者的实际陈述之外,你不需要依靠其他任何内容。我不会干那种假惺惺的事:盯着银行劫匪的肚脐看她这么做是不是因为有什么母婴问题。如果她在银行外抓着一袋钱,那我就会疯狂假设她可能是银行劫匪。”

  现在我们可以大致看到事情的原委了。萨斯病毒和新冠病毒是美国制造出来的生物战武器,他们利用某种方法将其带入中国,对中国进行了生物战恐怖袭击,并且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疫苗,以避免伤及自己。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中国的领导层,中国的政治制度,中国的科学家和中国人民的众志成城,让他们的生物恐怖袭击破产了。相反美国的生物战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美国已经为此死了60多万人,美国一波接一波的疫情没完没了,美国民众根本不买政府的账,拒绝注射疫苗。

  我们也可以合理怀疑,美国生物界和医学界所散布的与病毒共存的言论实际上是一种阴谋,目的是让中国放弃自己独特的防疫措施,至少和美国“享受”一样的“病毒待遇”。今天我们才能看清楚中国抗疫斗争的全部意义,我们不但避免了一场生物战的灾难,而且为未来可能发生的生物战提供了经验,做好了准备。我们再也不能天真地相信美国不可能这么坏了。

  作为一个中国人,真的不能想象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能坏到这种程度。中国人真的是太天真了,我们对美国的阴险狡诈缺乏警惕,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这个作证是7月9日进行的,整个视频82分钟,西方的主流媒体都没有报道,只有一些小网站报道了,显然西方的主流媒体想要掩盖这个信息。而我们直到两个月之后才发现这样重要的证据,我们真应该想一想,为什么我们的有关机构这样迟钝。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美国国家战略的一贯后果,不但在新冠病毒上如此,在新疆问题上也是如此。

  再说新疆问题。我们在以前的文章中指出过,美国制造新疆问题谣言,目的是挑拨中国国内和中国国外的穆斯林民众,在中国造成混乱,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阻止由于美军撤出所留下的权力真空被中国填补。而美国这种企图假手恐怖组织来进行大国竞争的做法恰恰是美国遭受恐怖袭击的根本原因,也是美国反恐战争失败的根本原因。

  基地组织和塔利班都是美国及其盟国在与前苏联开展大国竞争时一手创造和扶植起来的,这一点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美国的许多政界要人都在公开的谈话中指明了这一点。但是当苏军撤走和塔利班执掌政权后,美国扶植的恐怖主义组织产生了溢出效应,一个是对美国进行了911袭击;一个是从中国境外渗透到境内,一段时间内发生了多次重大的恐怖袭击,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美国搬起的恐怖主义这块石头砸了美国的脚,也砸了中国的脚趾头,迫使美国和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进行合作,反对恐怖主义。

  虽然美国是恐怖主义的老祖宗,但是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遭受恐怖袭击感同身受,支持美国的反恐斗争,美国也把造成中国恐怖袭击的东伊运等组织列为恐怖组织,两国在打击恐怖主义中进行了很好的合作。

  但是,美国在推翻塔利班政权后,放松了对恐怖主义的围剿,它心心所念就是把恐怖主义引向自己的对手。结果恐怖组织利用美国伊拉克战争失败发展壮大,出现了一个比基地组织更大的伊斯兰国,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发动了更多的恐怖袭击,也使中国的反恐形势再度严峻。

  美国这种把矛头对准了曾经与美国并肩战斗在反恐战线的中国的做法,和美国撤出阿富汗时将自己的盟友扔在一边如出一辙。历史证明,美国是世界上最没有信用的国家。中国境内的恐怖主义形势再度恶化,中国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势力从境外输入的问题。

  特朗普上台后,彻底改变了美国政府在反恐和遏制中国上的犹豫态度,撤销了对东伊运等组织属于恐怖主义的认可,企图利用恐怖主义来进行大国竞争。这和以前的美国政府扶植恐怖主义对付苏联如出一辙。

  历史证明,美国对恐怖主义的这种实用主义态度,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美国付出巨大代价后,经历了20年,恐怖主义并没有消失,根本的原因是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没有消失。美国的反恐战争和反恐战略可以说彻底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就是美国并不真心实意地反恐,它只是想把恐怖主义引向他方。

  当中国的反恐斗争失去了美国的合作之后,中国总结了自己的经验和教训也总结了美国的经验和教训,创造了新的反恐模式,就是把打击恐怖主义与消除恐怖主义的土壤结合起来。恐怖主义的土壤有两个,一个是贫穷,一个是无知。中国将曾经参与恐怖组织但没有重大恶行的人,以及受恐怖组织影响较大的人集中起来,对他们进行文化教育和正确的宗教教育,并教给他们谋生手段,为他们创造就业渠道和就业机构。一方面隔离他们与恐怖组织的联系,切断恐怖组织发展的渠道,另一方面通过教育来改变无知,通过培训和创造就业来改变贫穷。

  历史证明中国的反恐战略和策略是成功的,而且是非常成功的。近10年来,中国不但没有出现过一起重大的恐怖袭击,而且新疆的经济得到了很大发展,新疆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新疆的安定和发展使得中国内地的人民争先恐后地去新疆去旅游,想想看有人敢到阿富汗去旅游吗?新疆和阿富汗相毗邻,中国的反恐战略和美国的反恐战略,其结果的反差之大,是世界现代史上的一个奇观。

  新疆和阿富汗的强烈反差说明,正是美国实用主义的反恐战略,使世界动荡不安,死了大量无辜的民众,产生了大量的难民,造成了全世界范围内的人道危机,侵犯了全世界人民的人权。而且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正是美国实用主义的反恐战略,使美国的本土遭受到了恐怖袭击,并且现在重新笼罩在受到恐怖袭击的阴影之中。美国人民为美国政府的所谓反恐战争缴纳了6万多亿美元,这些钱不但没有给世界带来安宁,也没有给美国带来安宁,美国政府深深辜负了它的人民,美国人民不应该好好想一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

  所以新疆问题实际上是六个问题的集合:

  第一,世界恐怖主义是被美国培植起来的,美国本来想用恐怖主义来进行大国竞争,结果却被恐怖主义打了自己满脸花。

  第二,美国在受到恐怖袭击之后,采取了错误的反恐战略,他们的底层目标仍然是企图把恐怖主义引向别人。中国在像美国一样受到恐怖袭击之后,采取了不同于美国的反恐战略,反恐与教育和扶贫结合起来,中美两种反恐战略的成功和失败形成了巨大反差。

  美国污蔑中国的教育和扶贫机构是“集中营”,但是看看美国占领的关塔那摩的虐囚,看看美墨边境难民营的惨状,中国的这些机构中不但有好吃好喝,而且有教育来提高知识和生产技能,一旦他们具备了基本的谋生技能,就能去就业,去创造自己的生活。如果美国非要说中国这就叫“集中营”,那么美国最好把自己的难民营也改造成这样的“集中营”,因为中国的“集中营”在创造幸福,而美国的“集中营”在制造灾难。

  第三,美国的反恐战略失败之后,企图一走了之,他们背后的目的仍然是企图把恐怖主义引向他国。结果许多美国人在阿富汗被抛弃,许多美国的盟国被背叛。

  第四,美国反恐战略的阴暗心理,不但不会阻碍中国的发展,相反,给中国的反恐模式留下了国际空间。更重要的是美国的这种反恐模式,最终仍会被引导回美国国内,造成美国国内恐怖袭击的预期大幅上升和美国国内的社会混乱。

  第五,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最终失败说明,国际社会应该排除一己私利。

  第六,美国不但拒绝反恐合作,不但不反思自己失败的反恐模式,反而攻击中国成功的反恐模式,通过造谣和诽谤来营造自己的私利。事实和历史说明,美国是这个世界的麻烦制造者。美国如果不能反思,不能改革,它不但会给世界制造更多的麻烦,而且会给自己制造更多的麻烦,其结果必然是加速美国的衰落。美国人民应该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一个什么样的美国。

  美国的大国竞争、反恐战争、反恐模式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想要不砸自己的脚,就别总想着要砸别人的脚,就别搬石头,好好走路。

  我们回击美国发动的关于新疆问题的舆论战,应该揭穿美国对恐怖主义问题的基本态度,这是美国与恐怖主义的本质。

  二、借鉴美国的灵活反应战略,建立我们自己的灵活反应策略

  美国在越战初始创造了一种灵活反应战略,就是以军事实力为后盾,针对不同的问题采取不同的方法,避免全面战争。这种灵活反应战略借鉴了中国创造的游击战战略,本来是一种麦克纳马拉所说的“聪明战略”,但是由于美国的傲慢和自恃强大,这个灵活反应战略并没有得到贯彻,美国反而在越战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中国应对美国的舆论战,需要自己研究力量的强大来形成底气,需要深刻剖析美国的意图、美国的战略、美国的策略、美国的文化来源、美国的制度陷阱。中国应该系统整理美国对中国的舆论攻击,例如人权方面,自由方面,民主方面,可以整理出十几个几十个方面,然后在这些方面对美国的劣迹拉出负面清单,对美国的各种舆论攻击时刻处于有所准备的状态,对美国的还击就可以做到顺手拈来。

  同时我们还需要采取许许多多的灵活反应策略。

  例如中国的对外宣传总喜欢把美国制造中国威胁论挂在嘴头,我们认为应该对不同的问题采取不同的策略。

  奥巴马政府开始转向大国竞争以来,三任总统都喜欢拿中国的成功方面来敲打美国,奥巴马集中于中国的基础教育,发展速度和占有资源;特朗普和拜登都喜欢举中国基础建设科技发展的例子。毫无疑问他们内心想的是中国威胁论。但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按照他们的思路去想呢?难道这三任总统对中国成功方面的举例,不是对中国的一个大大的宣传吗?难道我们不应该感谢他们对中国的宣传吗?

  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分析他们是否想告诉美国,应该按中国的模式去发展美国?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告诉他们,其实我们从美国学了很多,这种相互学习、相互促进的良性竞争,才是世界发展的正途。

  我们也应该感谢卡特总统告诉特朗普总统,中国发展的秘诀就是不打仗,不浪费宝贵的资源,将资源都用在自己人民的身上。我们还应该感谢小布什总统在反恐战争中与中国的合作。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给他们每人发一元人民币的奖励?

  美国总喜欢说中国军力的发展给美国带来了威胁,但是中国的军力并没有到美国的周边去威胁美国安全,相反是美国的军力在中国的周边不断地威慑中国,刺探中国,促使中国不断发展军力。另一方面正是美国不间断地在世界各地发动的战争,使中国有了学习的机会。美国的军舰飞机在中国周边转来转去,这不就是给中国学习美国的装备和美国的战法的一个机会吗?

  美国的政策总在促进别人发展军力,学习美国的军事能力,从而促进别国与美国的差距不断缩小。为什么美国的精英,美国的那些出类拔萃之辈,例如邦迪,罗斯托,麦克纳马拉和布林肯等等,总是不接受教训,总是那么愚蠢呢?他们才是美国的真正威胁。

  在香港问题上,中国是不是应该问问美国,美国的香港总领馆雇用了2000人,在一个700万人的城市下了这么大的本儿,结果却兵败如山倒,美国到底还要搞多少次这种兵败如山倒,美国纳税人是不是应该问问美国政府,这样浪费美国纳税人的钱,何时才能了结?

  中国还应该清楚地告诉美国,美国有许多值得中国学习的方面,例如美国的经济结构基本上是社会主义的,和他们经济学所说的完全不一样,在这些方面,中国要坚持继续向美国学习。改革开放以来,美国教会了中国许多东西。例如沃尔玛帮助中国许多企业建立了质量控制体系,美国的许多企业都与中国开展了高质量的良性的合作,他们对中国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贡献,中国不会忘记这一点。

  美国与中国合作的历史说明,合作才是人类的福音和图景,中国始终坚持和希望与美国开展合作,并且提高合作的质量和领域,即使在美国把中国当成对手和敌人的情况下,中国也坚持这样的希望,这是因为中国坚持认为人类是一个统一的命运共同体,谁也离不开谁,战争只能带来人类的毁灭,而合作人类才有前途。

  最后,中国在回应美国的舆论战时,还应该考虑更多地采用更艺术的,更幽默的,更风趣的语言方式,在这方面我们的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做了许多改变,但是应该请中国的语言专家和外国的语言专家来好好教教我们。

  三、舆论战的战略和策略,总之……

  中国人都知道中国的外宣问题很大,让美国压着打,中国人为此很着急。我以前和我们的外宣部门打过交道,知道他们的水平。中国国际关系的战略性改变,不能只靠军事和外交的改变,还需要情报和舆论以及其他许多方面的改变,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知己知彼”和“不战而屈人之兵”。

  我在前面的文章中讲了美国在舆论战上的四大优势,这四大优势就是我们的四大劣势:一个是我们在思想理论方面不占有话语权,使我们的对外宣传失去了强有力的意识形态、理论和研究支撑;一个是我们在媒体渠道上不占有话语权,使我们有话也讲不出去;一个是为我们的对外宣传提供基本信息,使我们能够知己知彼的情报体系非常孱弱,使我们在宣传最重要的依据——事实的来源上捉襟见肘。

  还有一个是西方的文化和西方的选举政治使西方形成了完备的谎言传统、谎言文化、谎言机构、谎言策略和谎言技巧,中国在和西方的这个谎言体系打交道时,一方面要注意避免使自己融入这个谎言传统、谎言文化之中,另一方面又要充分了解西方的谎言体系,研究并逐步建立打破这个谎言体系的战略、策略和技巧。

  此外还有其他一些问题也是有关对外宣传的战略和策略问题。

  第1个就是我们向谁宣传?我们的重点是美西方还是发展中国家?

  第2个是宣传什么?我们的对外宣传讲好中国故事到底都包括哪些内涵?对中国故事的事实介绍和中国道路的理论总结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怎样做到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同时,讲好中国故事和揭露美国的本质,分析美国失败的原因,以及实事求是地分析美国的成功方面,它们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怎样形成一种综合叙事、综合分析?

  第3个是怎样建立一个广泛而有效,得到统一指挥的外宣渠道?我们的对外宣传怎样形成一种有深度、有层次的结构,怎样形成有分工又一体化的结构;怎样借鉴我们军事改革的成果,使我们的对外宣传打一个整体战、体系战,而不是各自为战。让我们的外交官真正做外交的事,而不是被迫冲在一线去打口水战,这需要外宣体系进行大的结构改革与重组,并得到统一的指挥和部署,使外宣成为中国外交战略的一部分。

  第4个是我们的对外宣传应该能够灵活多变,在回应对手的攻击时能够变换思路,采用多种技巧,使用多种方式,列出关键问题清单,关键问题列出事实清单,在事实的基础上引用美西方著名专家学者的论断,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让我们的对外宣传呈现出一种既深沉大气又活泼多样总体态势来。

  中国应对美国的战略博弈已经做出了相当大的改变,整个局面已经显现出既沉着又大气,相比起美国的进退失据,中国显现出了一个有5000年历史的大国的气度。那么中国现在外交局面的开创,是不是离开了邓小平所讲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呢?

  可以肯定地说,不是。不是离开而是发展。至于为什么,我们下一篇再讲,并作为这个系列文章的结束。

  这个系列从“怎样理解美国没有资格从实力地位对中国讲话”开始,共有12篇文章。

  更早前我们从所谓的南海仲裁案开始,写了有20多篇关于中美战略博弈的文章,在那些文章中我们做过一些预测,历史证明我们的预测是对的。在那些文章中,我们也提出了一些关于国际战略的新概念,这些新概念都是过去国际关系学说中所没有的,但却都是对于建立我们自己的学说至关重要的。

  对于中国的国际关系建设来说,创建一个中国国家战略学具有根本的和长远的意义,这需要高屋建瓴的项目提议、项目规划和很好的组织,并且把那些没有什么学问徒有虚名的人排除在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