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让我们的神到苦难的现场,要快!

2021-09-10 15:00:36  来源: 三眼两手   作者:端木持易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卷第五十八回第六节:

  【原文】

  正胡思间,忽见一股火光从山石那边发出,将雀儿惊飞.宝玉吃了一大惊,又听那边有人喊道:“藕官,你要死,怎弄些纸钱进来烧?我回去回奶奶们去,仔细你的肉!"宝玉听了,益发疑惑起来,忙转过山石看时,只见藕官满面泪痕,蹲在那里,手里还拿着火,守着些纸钱灰作悲.宝玉忙问道:“你与谁烧纸钱?快不要在这里烧.你或是为父母兄弟,你告诉我姓名,外头去叫小厮们打了包袱写上名姓去烧。”藕官见了宝玉,只不作一声.宝玉数问不答,忽见一婆子恶恨恨走来拉藕官,口内说道:“我已经回了奶奶们了,奶奶气的了不得。”藕官听了,终是孩气,怕辱没了没脸,便不肯去.婆子道:“我说你们别太兴头过余了,如今还比你们在外头随心乱闹呢.这是尺寸地方儿。”指宝玉道:“连我们的爷还守规矩呢,你是什么阿物儿,跑来胡闹.怕也不中用,跟我快走罢!"宝玉忙道:“他并没烧纸钱,原是林妹妹叫他来烧那烂字纸的.你没看真,反错告了他。”藕官正没了主意,见了宝玉,也正添了畏惧,忽听他反掩饰,心内转忧成喜,也便硬着口说道:“你很看真是纸钱了么?我烧的是林姑娘写坏了的字纸!"那婆子听如此,亦发狠起来,便弯腰向纸灰中拣那不曾化尽的遗纸,拣了两点在手内,说道:“你还嘴硬,有据有证在这里.我只和你厅上讲去!"说着,拉了袖子,就拽着要走.宝玉忙把藕官拉住,用拄杖敲开那婆子的手,说道:“你只管拿了那个回去.实告诉你:我昨夜作了一个梦,梦见杏花神和我要一挂白纸钱,不可叫本房人烧,要一个生人替我烧了,我的病就好的快.所以我请了这白钱,巴巴儿的和林姑娘烦了他来,替我烧了祝赞.原不许一个人知道的,所以我今日才能起来,偏你看见了.我这会子又不好了,都是你冲了!你还要告他去.藕官,只管去,见了他们你就照依我这话说.等老太太回来,我就说他故意来冲神祇(qí),保佑我早死。”藕官听了益发得了主意,反倒拉着婆子要走.那婆子听了这话,忙丢下纸钱,陪笑央告宝玉道:“我原不知道,二爷若回了老太太,我这老婆子岂不完了?我如今回奶奶们去,就说是爷祭神,我看错了。”宝玉道:“你也不许再回去了,我便不说。”婆子道:“我已经回了,叫我来带他,我怎好不回去的.也罢,就说我已经叫到了他,林姑娘叫了去了。”宝玉想一想,方点头应允.那婆子只得去了.

  这里宝玉问他:“到底是为谁烧纸?我想来若是为父母兄弟,你们皆烦人外头烧过了,这里烧这几张,必有私自的情理。”藕官因方才护庇之情感激于衷,便知他是自己一流的人物,便含泪说道:“我这事,除了你屋里的芳官并宝姑娘的蕊官,并没第三个人知道.今日被你遇见,又有这段意思,少不得也告诉了你,只不许再对人言讲。”又哭道:“我也不便和你面说,你只回去背人悄问芳官就知道了。”说毕,佯常而去.

  【端木持易见解】

  每个人,每个阶层,都有个自己的祭祀对象。

  皇帝祭祀太妃,因为太妃大约是生他养他的人。

  贾琏祭祀荣国公,贾蓉祭祀宁国公,因为荣宁二公是他们的祖宗;

  如今这藕官也烧纸钱祭祀着他的对象。是谁其实不重要了。重要的一定是什么呢?是这对象与藕官是“一流”的人。

  什么叫“一流”,就是一家、一心、一股、一样等可视为同一的意思。

  可见祭祀,表面是祭拜的某个对象,实际上呢?祭祀的是我们自己。

  一个完整的人是由三部分构成的——过去的历史、当下的现状,以及未来的前景。它统一在我们身上,才构成一个完整的人。所以,祭祀,不过是面对自己的过去,看起来是已经消亡的历史,实际上,它并没有消亡,而是依然存在于我们自身,随时发生着作用。

  祭祀天地、祖宗、父母,都是生养我们的东西,这是祭祀第一层——肉体生命的祭祀,不忘我们从何而来;祭祀儒释道马各教各派、先圣、恩师、同道共志,这是祭祀的第二层——精神生命的祭祀,不忘我们第二生命即精神从何而来。以上这些都还是个体的祭祀。至于烈士、英雄、伟人的祭祀,这是祭祀的第三层次——生命共同体的祭祀,不忘第三生命即共同的生命从何而来!

  祭祀的“祭”,其古字形像手持酒肉供奉神主。本义即向神灵、祖上献上供品,并举行仪式,表示崇敬、祈求保佑。祭祀的“祀”,意思是永久的祭,没有终止的意思。连在一起,就是永生永世的供奉的意思。国有八政:一曰食,二曰货,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寇,七曰宾,八曰师。对应着农业、工商、精神、地税、生民、刑狱、外交、军事。可见集体的祭祀的重要性在于什么呢?构建生命共同体。个人祭祀的重要性呢?在于构建个体的完整生命。

  无论哪种祭祀,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集体或个人在现实中有生命之忧,同时缺乏足够的力量。他需要自己的神赋予力量,给予保佑,进行加持!在这一点上,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哪怕只是通过祭祀表达他们的哀思,缓解他们的痛苦,也不过表明,他们无法通过自己,从现实苦痛中减轻自己的苦痛,所以需要祭祀,需要自己的神灵,来给予帮助!

  这个神灵,你看,一定是生养自己的天地、祖宗、父母、先圣、恩师、朋友、英雄、烈士等等,总之,是自己一个立场上,“一流”的人,永远支持和关爱自己的人,是自己心意相通的人,绝不会背叛自己的人!这就是祭祀的“情理”!

  宝玉病了,他需要杏花神的加持。杏花神是谁呢?是杨贵妃。杨贵妃是怎么死的呢?一挂白练(白布)赐死的。所以,“梦见杏花神和我要一挂白纸钱”,就是贵妃有遗憾,她需要满足这个愿望,才会“祝赞”宝玉。凡是有冤屈的人,哪怕成了鬼,也是需要讨还公道的,否则他是不会帮助活着的人的。更何况活着的人呢?他们如果不能满足自己的愿望,他们又怎么会为那些剥夺自己梦想和愿望的人唱赞歌呢?

  他们的梦想和愿望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时候,他们就会呼唤各种力量,很自然的本能是呼唤“幽灵”,呼唤自己的各路“神”,各路“天兵天将”!这个时候,祭祀就大行其道起来!老爷们觉得危机深重的时候,他们也会祭祀,呼天喊地,叫唤祖宗爹妈。

  所以,红楼梦里,上下两路人马都在祭祀,都在呼唤幽灵,呼唤自己的神来保佑加持自己!只能说明,当时当世,已经危机深重啊!

  有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大观园里,严令禁止烧纸钱呢?

  这都是因为,烧纸钱在古代是招呼自己的神来拿钱,拿钱了就办事儿,就能为自己报仇雪恨啊!你想啊,大观园里多少委屈,多少怨恨,如果放任他们烧纸钱,他们都找来自己的神,在这些主子眼里是鬼的幽灵过来,那还了得?还不把这些主子都干掉了吗?所以,严令禁止在园内烧纸钱,甚至严令祭祀,他们不配有自己的家庙、祠堂,甚至不允许有自己的神。他们最多只允许给父母烧点纸钱。父母能有多大能耐?有能耐还能把自己卖了不成?有能耐还会把自己逼进人家的工厂不成?所以,这些父母活着没多大能耐,死了变鬼也产生不了多大能耐。你看,活人之间的力量对比和较量,在幽灵界,也要较量和对比,也要精确计量,决不允许自己的神,在幽灵界占下风甚至失败。所以红尘的天子,也要在幽灵界垄断祭祀大权,特别是祭祀天地这个最高神的大权!你看,出了天子,谁能祭天地呢?那是要杀头的!

  可你真的压的住吗?压不住啊!

  凡是受苦受难的,他一定要寻求力量。不在幻想中寻找,就在现实中寻找。你如果连幻想中的幽灵的精神的力量都不让他搞,他就只能到现实中寻找。而且,如果苦难更加深重,寻来的精神幽灵也不足支撑的时候,它也只能放弃这个精神幽灵,转向现实中直面一切了!

  从治者的角度长远出发,如果不能减缓苦难深化的发展速度,那么就应该让被治者大肆的寻求精神幽灵,呼唤他们的神,以便增强他们内心的承受力。比如佛祖、上帝、祖宗、教员等等,让他们呼唤好了!否则,不利于自己的剥夺加深!

  反则,从被治者的角度考虑,幽灵永远只是幽灵,再强大的精神,如果不能改变现实,那他啥也不是。相反,“神”的崇拜,反而会降低、延缓、阻碍自己觉醒的速度,增大自己受害的现实程度。最好的神是现实中的自己,而不是忽视自己,却去创造和崇拜那个我们自己创造的神。一切历史的精神和幽灵,都必须与现实中的自己和现实中的苦难统一起来,这才能助力于现实苦难的解决!如果神不到现实中来,不到苦难的现场,那么,这个神,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句话,让我们的神,到苦难的现场,要快!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