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合肥与南京,相煎何太急

2021-09-07 09:49:55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飞剑客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回聊了芜湖起飞和蚌埠住了,也聊了泄洪背锅省份安徽的前世今生。芜湖尚未起飞,蚌埠已然住下。背后的阴影其实是南京和合肥。

  南京,是千年以来南方的政治经济中心。昔楚威王筑石头城,见此有王气,买金以镇之,故曰“金陵”。作为曾经的六朝古都以及民国的政府要地,心气不可谓不高。用南京人的话说,吊的一比,大蓝鲸!

  众所周知,南京被安徽人称为“徽京”,却不在安徽,类似科尼斯堡是普鲁士的发源地现在不属于德国;因为和安徽联系紧密,人文地理相亲,又时常成为江苏内斗的公共靶子,故有好事者曰:南京是江苏的“萨拉热窝”,是安徽的“柯尼斯堡”,是南伪政权的“耶路撒冷”,还是鸭子的“奥斯维辛”。上个月南京又有了新冠的“君士坦丁堡”之称。

  合肥是安徽省会,人称霸都,小名二胖。不过有一说一,合肥听起来确实有点土,尤其农村孩子听了还以为是个生产复合肥的地方呢。其实合淝的字面意思,是东淝河和南淝河汇流之地,因此成为古代沟通江淮的水路要冲,兵家重地,有些人想改回庐州,一下子就文艺了起来,然而合肥比庐州更加久远,秦朝就置合肥县,后来才有庐州府,严格来说,庐州不等于合肥,要大于合肥县的范围,只是它的府治是在合肥县。

  合肥隋唐后一直属于庐州,那为何现在不叫庐州呢?因为民国废府,各城都被以县命名,比如西安府被废后城郊都归长安县管理,后设西安市。合肥在庐州府被废后都叫合肥县,又因为合肥地位较低,所以后来并没有分出合肥县城而设庐州市,解放后新中国才改合肥县为合肥市,原来的合肥县拆建为合肥市、肥东县、肥西县,所以归根结底是合肥在民国时期政治以及经济地位不高,甚至在安徽省内地位都不高。

  从明朝的南直隶,到清朝的江南省,两城都同出一系,历史的纽带早早种下。而今宁合也面临着相似的课题:提升首位度和长三角格局。

  南京作为苏省省会,很长一段时间,在江苏被另一番眼光看待。因为经济不够强势,经济首位度上全国倒数(和北方的济南是难兄难弟)——这意味着省会的影响力弱,无法从江淮穿透太湖吴语区,没有苏锡常这苏南“三虎”那般有存在感。究其原因,是改开后出口贸易造就了一批外向型的城市,能够把掌握行政资源的省会都踩在脚下。这些现象无一例外,都诞生在沿海省份。

  就江苏而言,苏南就是江苏的缩影,苏南的发展,就是通过乡镇政府主导乡镇企业发展,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催生出许多强县域。那么这种遍地工厂、烟囱林立的开发优势从哪里来呢?相当部分是把苏北各市的工业用地的指标转给苏南,苏北来种地,包括南京也有一半以上不能开发的地,以此代价打造并维系“苏南模式”。

  南京能长期维持省内前三的水平,主要靠的是扬子石化、南化、南钢、南瑞、华泰、十四所这类的“国”字号企业,以及碾压全省甚至全国的科教文卫。这蓝鲸散布着32所三甲医院,8所211,拥有诸多的研究院,省级行政单位,中央机构驻点;江苏的国企、央企多数都在南京;还是南北铁路的大枢纽。抛开单一的GDP来谈首位度,昔日南直隶的气象尚存。虽然这仍然是苏南各种瞧不上的“体制城市”,但凭借金融禀赋吸引安徽人口过来斩鸭子,未尝不能一点一点拉近与苏州的差距。另外,即使苏南不服这大哥,还是会承认南京这房价体现了省会应有的地位。

  但这头大蓝鲸把安徽人吸引过来吃鸭子的躺平思路,十年来也只新吞了130万人口。在大省省会里是最少的,近年来又遭遇了距离不到两百公里的,被自己视为大县城的二胖的“进击”和夺食。

  合肥过去经济地位一直不高,底子太薄。二十年前平平无奇,GDP只能和黄冈、绵阳过招。08年那会合肥趁着深圳被夏普忽悠那阵,拿财政收入的大头引进传闻濒临破产的京东方,被时人说打肿脸充胖子。事实证明,二胖赌对了一半,因为它还赌了长虹的等离子。虽然引进京东方过程中惊险,但当时合肥的家电制造业起来了,要解决屏幕供给受制于日韩的局面,必须有自主的高世代线。后来有了京东方自主的6代线,在中科大国家科研团队的基础上,使合肥成为中国家电业的制造中心。

  合肥自郭孙两条龙到来后,在中央的支持下开始了大建设,基础设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知道合肥05年之前坐火车出省,大部分时候还要去蚌埠和南京中转。随着中央的支持多条高铁从合肥过,一下把合肥从小站变成枢纽。同时国家同意安徽省拆分巢湖市,让合肥享巢湖之滨,规划滨湖新区。19年合肥又赌新能源,大力扶持蔚来,还引诱来了大众入资江淮汽车。你发现合肥确实壮实了,还是个灵活的胖子。

  这两年自媒体为二胖写了很多爆款文,给合肥送去“赌城”美誉,给合肥的国资委封神云云。客观来讲,合肥被很多自媒体吹过头了,在抖音上,很多自媒体明显是房地产中介。其实二胖在“进击”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换句话说,又不是只吃肉不挨打,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就比如12年那会,合肥曾大举进军光伏太阳能产业,大举引进了诸如晶澳太阳能,赛维ldk等光伏企业,后来光伏泡沫破裂,整个产业惨淡收场。合肥就没少在它身上亏钱,还沦为接盘侠。只不过实业投资本身有个好处,就算失败了,配套产业就业机会相关经验总能留下一些。

  合肥的崛起给旁边的南京带来了不少的压力。众所周知,南京多年的发展,靠的是广大的安徽人民持之以恒地流入,成为新南京人。目前南京已不再是安徽人口流入最多的城市了。当然,这个压力不仅是合肥给的,南京与前几年明显提升首位度的杭州的差距也在拉大。以前南京的好几家著名的民企都是做零售、代销起步的,比如苏宁、三胞、福中等等,都在和以杭州为代表的电商经济的竞争中,落了下风,转型都没能成功。

  隔壁两省都在拿首位度咄咄逼人,江苏内部又缺乏向心力,这不是好事,因为长三角除了上海,还缺了一个悬而未定的国家中心城市,明显合杭宁都有争取的意图,犹记19年时任南京市领导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首条即提“提升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说要“以国家和省全力支持南京”,要“理直气壮讲首位度、全力以赴干首位度、名副其实增首位度。”,让人侧目以视。没过多久,领导就去苏州任市委书记。

  对于南京来说,提升首位度的方法,无非是人口上有所突破,这又要产业上扩容——难就难在土地,南京想施展拳脚,能级提升,终究绕不开土地。然而南京的市域面积在省会中排名倒数,同时受自然因素的限制,东面有紫金山的阻隔,南面有牛首山,将军山的遮挡,低山、丘陵广布,可供连片开发的土地十分有限,没有办法如上海、苏州那样呈环状像外发展。这点来说,合肥优势明显,合肥这样的平原城市一张大饼无限往外摊就行,而南京只能成点状向四周辐射。加之由于地理位置上离上海太近,南京也无法向武汉、成都这些城市那样很好地扩张服务业。

  再看看合肥,15年合肥通过炒地皮抬高地价,靠卖地收入支撑新一轮的基础建设投资(地铁)。领导班子换届后,合肥提出向旅游文化方向发展,集中整合了全省的资源(这一点被周围城市诟病),通过刺激房市短时间内让经济数据快速的增长。其实合肥的土地储量很大,本地人应该都知道,奈何限量供应,且对炒房有意纵容,使合肥房价15年到疫情前直接翻一倍,还拥有了“70城涨价第一”的头衔,被中央多次点名。

  从产业发展来看,合肥近几年引入了不少高新技术产业,先进制造业,相比于隔壁南京依然是传统工业、金融和体制为主的经济结构,合肥吸引了更多的人口增量。就安徽这个对外务工率前二的大省来说,一些人总要回流,况且,和南京杭州动辄三四万的房价比,合肥房价最多只是追随他们。然而疫情后合肥又一轮上涨,导致打工人聚集的政务、滨湖这些地方已经超过了南京的桥北、浦口和江宁,假设南京能顺利产业扩容,控制好现行地产价格,合肥的人口势头也可能会被扭转。

  (事实上,合肥从19年起经济增速要小于南京。)

  年初,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同意了南京都市圈的发展规划,指示了由江苏和安徽共同推进,这是国家首个跨省的都市圈。对于南京来说,意味着南京将近郊的安徽城市纳入到自己的腹地范围;对于马鞍山滁州来说,终于可以不看合肥脸色和“大哥”肆无忌惮地走在一起。目前,南京正在修建S2号线到马鞍山,S4线对接滁州,公交车已直达相通。普遍来说,南京相比一线福报城市加班现象少些,但南京的房价让人敬畏,留不住人,最好的办法是地铁开通以后,一边在南京提供剩余,消费,一边在滁马置房,马滁将来也有人从其他地方回流,前者也可以在自身土地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利用后者的土地和人口,当郊区用,简称南郊。

  这让合肥咋办呢?从当时公布的都市圈的时候派过去开会的人级别不高,看得出一些端倪,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去好了。安徽省之前重点发展合肥,其他城市难以顾上,南京都市圈或许还能缓解安徽省内的财政压力,有余力可以帮扶一下六(lu)安和淮南。另一方面,合肥肯定不能放弃自己的定位,要专心发展高科技,建设国家科学中心。在更远的将来,当马滁芜和和南京融为一体以后,合肥自然而然和南京融为一体,届时苏皖分省对江淮团结的负面影响也将一并消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