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京城史家小学告诉你,什么叫做“优势教育资源”

2021-09-06 15:26:33  来源: 红墙往事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导读山东省菏泽市第一实验小学以“房产面积不足六十平米”拒绝学生入学引起争议,学校给出的理由是“优势教育资源有限”等等。究竟什么是优势教育资源呢?请看京城的史家小学。

  正文>

  我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制。

  《义务教育法》第四条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家庭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

  第十二条规定,“适龄儿童、少年免试入学。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

  但正像法律规定的“五天八小时”工作制被“996”公开竖中指挑衅一样,《义务教育法》的这些规定也被各地入学资格与财产(主要表现为房产)挂钩的政策所羞辱。

  近日,山东菏泽市第一实验小学以“房产不足六十平米”为由拒绝一些学生入学引起争议(批评),有家长质疑学校“嫌贫爱富”。学校回答这是上级的政策,理由是学位资源紧张和坚持“房住不炒”。

  如果坚持“房住不炒”,为什么要将入学资格和房产挂钩呢?为什么只有拥有大面积房产的家庭子女才能入学,这不是用财产限制入学资格吗?

  除了户口的限制,中小学学生入学资格和房产挂钩不是个别现象。为了给子女争取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不少家长不惜投入巨资购买学区房,由此催生出“北上广深”一批又一批的天价学区房——十万一平的价格都是便宜的。

  为什么学区房如此疯狂呢?

  答案显而易见: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能上一个好的小学和初中,上重点中学的概率将大大增加,上了重点中学,就相当于半条腿迈进了重点大学的门槛。漂亮的学历,则是生活水平和地位的基础。

  但总的来说,在教育领域拼得你死我活的以城市中产阶级家庭(有房,有稳定工作)为主。

  教育投资穷人玩不起,农村人自不必说,就是城里没房的底层打工仔子女也没资格参与竞争(买不起学区房)。穷人的孩子要想通过教育翻身,只能靠天赋和“头悬梁锥刺股”似的勤奋,大部分则早早退出了竞争。

  极少数幸运儿即便上了大学乃至好大学,仍然很难实现阶级跨越,这就是“读书无用论”的基础。

  而真正的有钱人或者关系够硬的大佬们的子女当然早就赢在了起跑线上,根本不需要“鸡娃”。

  那么,都说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优势教育资源有限,那优势教育资源到底有多牛X呢?

  你可能想起来老师都是清华北大等名校博士的深圳中学,但我想说你还是太年轻了。

  您先甭着急,把深圳中学和号称京城“四大名小”之一的史家小学比一比,然后再下结论。

  网上流传着该小学在“鸟巢”对面的国家奥林匹克中心举办运动会的传说:中国奥委会副主席宣布开幕、CCTV体育节目主持人宋世雄担任解说、十多位奥运冠军带孩子参加……

  这是真的!

  看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家长砸锅卖铁也要买一套学区房或者用其他什么手段把孩子送进名校去了。和奥运冠军肩并肩,享受知名主持人的服务,与领导谈笑风生,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那不必然是“出将入相”吗?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史家小学的豪横远不止如此。

  根据百度百科介绍,该小学在1979年就开设了计算机课程,那个时候估计很多大学生都没有接触过计算机吧?直到现在,一些山区贫困家庭连电视机都还没有呢,人家的小学生在40多年前就玩上了计算。那个时候,著名的“苹果”公司也才刚刚成立三年。

  当然,这些实力只是史家小学实力的冰山一角。

  2009年11月22日晚,史家小学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主题为"在灿烂阳光下"的建校70周年庆典晚会。很惭愧,本人吃了几十年的大米饭,也只是路过天安门广场时远远的眺望了一下人民大会堂。一个小学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建校晚会,这是什么概念?

  更令人震撼的是参会的嘉宾,直接看图吧。

  如果还有人困惑为什么会有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我想看过史家小学之后,你应该会明白。

  这是一所公立小学,搞得这样风生水起,简直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为什么它会受到如此的青睐呢?

  与此相对,2011年6月中旬起,北京将关停24所打工子弟学校,大兴、朝阳、海淀近30所打工子弟学校相继收到关停通知,涉及近1.4万学生(来源网络)。

  著名的北京工友之家创办的打工者子弟小学“同心实验学校”在2012年也曾面临关停危险,家长学生组织起来堵在校门口阻止挖掘机强拆,崔永元、温铁军、李昌平等学者上书保留该校。

  房产面积大小成了名校乃至普通中小学的入学资格,让我想起了电影《决裂》中关于什么人有资格上“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的故事。

  “共大”创办在山区,是教育革命的产物,校内新旧教育理念的斗争十分激烈。一派用考试成绩将大批工农子弟隔离在外,而执行毛主席路线的龙校长认为贫下中农手上的老茧就是入学的资格。

  的确,工人农民通过艰苦的劳动创造物质财富,他们没有“资格”,什么人有“资格”入学呢?书面成绩只能说明应试能力高低,并不能全面反映一个人的立场和能力。

  针对教育资源分配不公的现象,1952年6月14日,毛泽东在给周恩来的信中明确批复:“干部子弟学校,第一步应划一待遇,不得再分等级;第二步,废除这种贵族学校,与人民子弟合一。”他希望在社会主义新中国,人人平等。

  当然,他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杜绝这种现象,但是政策向何处倾斜,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这种倾向,在他批判当时医疗卫生资源分配不均时体现的更加明显:"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生,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马上就是9月9日老人家的忌日了,那些没“资格”上学的孩子会怀念他老人家吗?

  现在国家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遏制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现象,例如限制学区房等。限制学区房,主要的还是缓解了一下中产的焦虑,不过政策也会变化,有时虽然买到了房,但面积不够也是空欢喜。

  我更加希望,能够把投给所谓“四大名小”的钱,稍微挤一点出来给打工子弟们,这样似乎才更“均匀”一些。当然,我的希望并不能决定什么。但有人不是说,希望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红色卫士

  2021年9月5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