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胡锡进-司马南-李光满三方斗地主,王炸在谁手上?

2021-09-05 09:41:45  来源: 遥望黎明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自媒体博主李光满先生在公众号上写了篇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被“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等央媒及数十家省区市媒体”在网站上转发。

  这是一篇围绕针对当前饭圈乱象重拳治理的行动,特别是郑爽被处罚、赵薇、高晓松被封杀等事件撰写的评论,文章还联系到蚂蚁上市被叫停、反垄断、阿里被罚、滴滴被查等现象,认为“这是一次以资本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

  普通老百姓对这些现象当然是举双手赞成的,所以这篇文章才取得了如此广泛的响应;这些现象、这样的变化当然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要把变化上升到“深刻的变革”、“深刻的革命”的高度,笔者也是存疑的,确有“夸张”的嫌疑。

  通过以往的观察,舆论场上的“夸张”通常有几种用意:

  一种是用“夸张”来给“苦资本久矣”的老百姓鼓鼓劲儿,凝聚民意;此外可能也有“借坡下驴”的用意,就像鲁迅先生讲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一种是用“夸张”来给“苦资本久矣”的老百姓上眼药,这个就不多说了;

  还有一种就是用“夸张”来演双簧,如前些年金融人士自己炮制炒作“民营经济离场论”,很快老板们出来哭爹喊娘,然后就是被喂糖吃,提供店小二式的服务,“经商环境前所未有地好”……

  以笔者对李光满先生以往文章的观察,其人立场还是比较正的,所以文章大半属于第一种用意。

  至于有人会不会借来演绎第二种、第三种,其实无关李先生了;他们真要做,也能找出张先生、赵先生的文章发挥。不过,这一次还真就有人出来演绎了。

  环球总编胡锡进就针对李光满的文章发了篇评论,严厉地指责这是“误判和误导”。

  胡锡进质问道:

  “经常讲自我革命,但它的含义是自我鞭策,不断创造新的辉煌,而不是上述文章所说的充满摧毁的运动式革命。”“在这样的国家里,需要搞运动式‘革命’吗?革谁的命?”

  “这种耸动的全局性宣示与中国实际政策面严重脱离,属于少数人的狂想。老胡作为有一点经历的人,我很担心这样的语言会勾起人们的某些历史记忆,引发一定范围的思想混乱和恐慌。”

  笔者在以前的文章里就说过,胡锡进实为资本乏走狗。看,胡锡进这条评论文章下面,他的“铁粉”马上就跳出来配合了:

  是不是像极了“离场论”的舆论喧嚣前后发生的一幕?还没怎么样呢,老板们就叫上苦了,“你敢让我们离场,我们就离岸”;“你敢要我们带后富,我们就移民”……

  这下舆论大V司马南先生也坐不住了,一篇题为《李光满与胡锡进,我们听谁的?》的评论也赶着趟出炉了:

  司马南先生认为李光满和胡锡进是在唱“二人转”,“胡锡进是李光满的托儿”,“仅仅表述上不一致”。司马文认为李光满的文章属于自媒体文章惯用的“文学形容词儿”,所以老胡不必“脆弱和敏感”。

  说实话,笔者看了李光满的文章,明白了李光满的意思;又看了胡锡进的文章,也明白了胡锡进的意思;偏偏看了司马南先生文章,笔者糊涂了——李、胡真的是同一意思、两种表述吗?

  明明他们对于资本的立场是截然相对的,司马南先生怎么就给拧成一股了呢?此等“伟力”不得不服。

  不知道司马南先生是不是党员?没看到确切的介绍,或许不是吧。要不然也不会说出“你们是要消灭资本吗?不”之类的话。所谓消灭资本,其实意思是消灭私有制,《共产党宣言》明明白白写着:“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解概括为一句话: 消灭私有制!”所以,胡锡进肯定不是共产党人。

  不过司马南先生文章最后一句笔者倒颇为认同:“没所谓听谁的”,不过原因并非司马南先生所说的“他俩意见一致,表述不一致”,而是他们手上都没有王炸啊。

  说到这里,笔者还是得声援一下李光满先生,毕竟他是向着老百姓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