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跟Universal、Disney比起来,日本风情街就是小儿科了

2021-09-04 09:33:47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北京的好莱坞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 Beijing)即将开业。

  资料显示,北京环球影城是世界上第五个、亚洲地区第三个环球影城,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环球影城。影城内共有七大景区,分别为功夫熊猫盖世之地、变形金刚基地、小黄人乐园、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侏罗纪世界努布拉岛、好莱坞和未来水世界。

  为了修建这个娱乐园区,总计投资了上千亿,由美国环球影业电影公司和首旅集团共同出资;加上地方部门在地铁、高速公路、立交桥等配套基础设施上的投入,累计超过1000亿元!

  有人有疑问,1000亿元的成本能赚回来多少?按照环球影城财报通行利润率计算,北京环球影城的回本周期约在4年左右。堪称暴利了。

  据报道,北京环球影城将采用四级票价结构:

  乍一看这个价格似乎也不太离谱,山西证券在研报中分析,考虑到开业初期及防疫等因素,北京环球影城年均客流量中性估算在1500万人次。即便全部按照748元的最高票价计算,全年门票收入也才100亿出头。刨除运营成本,咋就能四年回本呢?

  这其实可以参照上海迪士尼,上海迪士尼总投资340亿,主要投资方是华特·迪士尼和上海申迪集团。然而,上海迪士尼自2016年6月开业,运营仅一年就回本盈利了。在过去 30年,全球其它迪士尼度假区无一能获得此成绩。当时消息传出,纽交所的迪士尼股价瞬间大涨。对于华特·迪士尼来说,除了最开始的一部分出资以及后面的品牌出租,并不需要其他投入就可以坐地数钱了。

  上海迪士尼采用的是与北京环球影城类似的门票价格机制,门票价格从399元到699元;到2022年9月还要涨到比环球影城略高的价格。

  而这并不是迪士尼盈利的主要来源。

  之前网上曾流传着一段视频:一对情侣去迪士尼玩,但是因为人太多一整天到了晚上只玩了三个项目,于是女孩情绪崩溃打骂男朋友发泄,还推开了男朋友自己走。

  女孩崩溃的原因,其实并不是“饿着肚子排一整天队只玩了三个项目”,而是男朋友没钱!

  网上有很多关于迪士尼穷玩、富玩的“攻略”:

  以前迪士尼是禁止自带零食和饮料的,但园区里面的商品价格太贵,此举遭到广泛抨击,大概是有“历史阴影”,19年“911”之后就准自带饮食了。

  (以下内容摘自知乎网友“孤星泪”整理的答题,原文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70164714/answer/1991535396)

  乞丐和小康玩法399的门票只能选择指定日期,区别只是要不要在里面买餐饮了,都需要慢慢排队:

  “不差钱”的人额外买了尊享卡就可以免除排队烦恼了:

  买了门票,又额外买了礼宾套装的富豪,除了不用排队,还能有其他“高级体验”:

  把“先挣它一百万”当作小目标的土豪还可以选择夜晚入住在迪士尼的主题套房:

  对于那些荷包紧张,渴望王子公主梦的“中产”,迪士尼也有价格相对低一些的贴心产品:

  就像迪士尼动画片可以把所有的阶级差别悬殊的“平民和皇帝”神奇地调和在一起一样,迪士尼乐园就活脱脱地把一个“等级分明却又无比祥和”的阶级社会呈现了出来,当然,与现实阶级社会不同的是,“平民和皇帝”在这里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消费者。

  笔者并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所以对于迪士尼是中国商品还是美国商品其实并没多大情绪。笔者感慨的只是迪士尼强大的盈利能力,以及迪士尼文化对阶级调和的“伟绩”,而今又加上了一个北京环球影城,中国人的钱果然是好赚。

  女儿曾经三番五次地表达过想去上海迪士尼的“梦想”,这也不能全怪她,班里很多小朋友都去过。在二三四线城市的小朋友们似乎都在以去过迪士尼为荣,不知道这算不算“崇洋媚外”,算不算“文化殖民”?

  其实,比“文化殖民”更严重的问题在于鼓动消费主义,营造一种流行潮流和主流价值观,逼着孩子的父母、女孩的“男朋友”、男孩的“女朋友”掏钱消费。看似市场经济、自由选择、“自愿消费”,在身边社会“众口铄金”的威逼下,哪里还有什么“自由”?

  那对争吵的小情侣即便按照每人399的乞丐玩法,加起来也要800了,对很多打工人而言并不是一笔小的开支。

  而比鼓动消费主义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迪士尼文化和好莱坞文化所传递的“阶级调和”、力量崇拜、金钱崇拜的价值观,很难想象迪士尼文化与共产主义接班人融合的后果。

  不是说不能看迪士尼的动画片,而是看完之后总得有个甄别;这类潮流文化已经完全不是让小孩子通过正反面观察去思考、去甄别,而是单方面强行灌输了。

  大连的日本风情街为什么会受到人民群众的强烈抵制?就在于大连曾经被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就在于日本鬼子曾经在离大连不远的旅顺进行过大屠杀,所谓“日本风情街”就颇有点“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意味;而很多群众更是担心,此等风情街多了起来,满大街洋溢着“中日亲善”的气味,自己的小孩子就忘记了中华民族被殖民被侵略的历史——在自由派看来,这是“极左”,是“小题大做”;但从前些年年轻人里“哈日”、“哈美”、“跪族”流行起来的趋势看,群众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

  然而,比起曾经被日本殖民的大连,上海租界“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就忘了吗?八国联军劫掠京城的屈辱就忘了吗?这其实都少不了美帝国主义为恶的历史,更不用说美帝国主义给今日中国带来的现实威胁和危害。何以美国迪士尼和美国环球影城就没有像日本风情街这样引起强烈的讨论呢?这不是“双标”吗?

  民族主义在反抗帝国主义方面是有其进步意义的,但在一个资本社会,单纯的民族主义已经无法解释现实。在鼓吹消费主义和传递“资本拜物教”腐朽价值观方面,迪士尼和环球影城难道不比中国资本家自己投资60亿搞的日本风情街更应该引起群众关注和讨论吗?

  就像这两天大家都在起劲批“娘炮”。所谓“娘炮”不过是资本在消费“男色”,并不比消费“女色”更卑劣,它们同样是资本对人的异化;“娘炮”不过是影视资本化、文化资本化的必然产物,换句话说,荧屏上“娘炮”形象与“猛男”形象的真正差别只在于商品的多样性,而它们本质上都只不过是资本牟利的商品。

  当人们都把怒火指向某种单一现象的时候,背后的资本其实又一次成功地制造了“共识”,转移了群众对资本的怒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