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国对外战略发生重大调整,直指中国!

2021-09-03 10:52:40  来源: 戎评   作者:戎评说策
点击:    评论: (查看)

  北京时间8月31日,随着最后一架C17运输机的轮胎,从喀布尔国际机场地面脱离那一刻起,美军撤离行动全面结束,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终于在经过又一个帝国黄昏的轮回中正式落下帷幕

  阿富汗的历史也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同样翻开新篇章的还有后阿富汗战争时代,民主党美国的对外战略。

1.jpg

  美军运输机从喀布尔撤离

  在针对撤军行动的全国电视讲话上,美国总统拜登说了一段很意味深长的话。

  他表示:

  关于阿富汗的决定不仅仅涉及阿富汗,也是关于通过大型军事行动改造其他国家的时代结束了,这一决定是美国调整外交政策应对与中俄竞争的关键一步。

  划重点:武力改造其他国家的时代结束了!

  很多人不太相信,觉得拜登是在作秀,毕竟不发动战争还能叫帝国主义吗?

  其实,他还真不是作秀,战争与战争之间因为目标导向不同,在既成事实上存在着很大的区别。黄金峡谷行动和利比亚战争打的都是利比亚,前者的结果是对卡扎菲政权的军事警告,后者的结果则是直接推翻了卡扎菲政权,这就叫目标导向不同造成的既成事实不同。

  因此“武力改造其他国家的时代结束了”的意思是,阿富汗战争之后,美国或者说民主党美国,不会再谋求用军事战争的手段去颠覆其他国家政权

2.jpg

  拜登发表电视讲话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这个“不会发动战争”的适用性仅限于以颠覆他国政权为目标导向。在其他非此目标的行动选项中,美国发动战争的可能性仍然很高,甚至其军事冒险的想法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刻都要强烈!

  那么,美国对外战略究竟为何发生如此重大的改变呢?

  戎评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是美国再也承受不起第三个西贡时刻

  战争是一个国家对外彰显实力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但前提是能打赢,如果打输了很有可能引起其战略的系统性塌方。

  朝鲜战争是美国战后打输的第一场大规模战争,各种负面影响非常大。

  比如蚕食中国国际生存空间的包围圈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新中国成立后,华盛顿曾通过煽动他国不承认的方式,试图把中国排除在国际主流社会之外。但朝鲜战争的胜利不但让中国以独立于苏联的力量打开了多元化外交的大门,还使得我们在亚非拉地区的影响力大幅提高。

  依托中国大涨的国家声望,在毛主席三个世界理论的划分下,曾共同经历过被殖民血泪历史的第三世界国家从分散走向团结,而这又为70年代中期世界形成美苏中大三角较为稳定的战略格局奠定了基础

  再比如壮大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实力:中国以社会主义国家的身份打赢朝鲜战争后,中南半岛等亚洲多个地区的共产主义革命事业迎来了高潮,美国的势力从远东大陆败退至韩国、日本等弹丸之地,于是处于两极对峙格局里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由比较单一的东欧-苏联的欧洲集团,扩大到苏联-中国的欧亚社会主义联盟,这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了东西两大阵营的平衡!

  解决朝鲜问题和中南半岛问题的日内瓦会议,是新中国首次以战后五大国之一的地位和身份参加讨论国际问题的一次重要会议,这场会议意味着美英等西方国家正式承认我国在亚洲热点地区的影响力,是中国通过朝鲜战争走向世界性大国的重要标志!

  越南战争是美国输掉的第二场大规模战争,负面影响也很大。

  对外全球冷战形势节节败退苏联转守为攻,美国必须打压亲蒋集团主动修复对华关系,直接促成美苏中大三角成型;

  对内军工资本宰治白宫的地位被迫让位于金融资本集团,随后在金融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发展思路下,美国将一批低附加值、污染大、劳动密集但对国家基础设施、降低国防成本以及维持下层民众就业率有着重大作用的中低端制造业向亚洲地区转移

  阿富汗战争是美国输掉的第三场大规模战争!

  不过与前两场不同的是,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失败,是发生在美国国力上升时期。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时,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储备国和工业生产国;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时,逐渐上位的金融资本基本构建起了石油美元霸权体系,ICT产业革命也在向民间即将普及孵化出惊人的经济效益。

  至于苏联,看似在大局上取得了上风,实际上由于科技滞后(特指面向民间能产出经济效益的科技而非国防科技)和被排除在国际贸易主流圈外,决定其国力上层建筑的经济基础并不牢固。

  所以这两场战争的失败尽管对美国全球战略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大,但没有对两极对峙的格局起到颠覆性作用,更没有动摇核心盟友对他取得胜利的信心。

3.jpg

  而阿富汗战争就很不同了,它的失败是发生在美国国力出现显著下降的时期。

  具体是个什么样子?

  科技进步停滞、经济增长乏力、产业链断带、内部斗争失控、社会矛盾激化、民粹主义盛行、贫富差距持续分化、政府债台不断高筑、美元霸权大范围塌方、剥削式压榨式国际秩序濒临崩溃...

  面对这么一个内忧外患的情况,任何一场战争的失败,都会犹如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引发更严重的系统性危机

  在内部,阿富汗战败责任已经掀起了新一轮的两党斗争,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批评拜登搞出了他有生之年见过的美国最大的军事失败,多名共和党议员要求总统为战败负责引咎辞职,甚至还有些人准备弹劾拜登。

  在外部,喀布尔国际机场的第二次西贡时刻引起了美国整个同盟体系的震动和战略界的集体反思。

  前国务卿基辛格说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上仍然没有改变老毛病,白宫没有将政治目标、战略目标、军事目标结合起来衡量优先序位,才有了如今这般难以收拾的局面。如政治目标是消灭塔利班、战略目标是依托阿富汗地缘优势牵制相关大国、军事目标是消耗军火商库存。

  在实际行动中,白宫把军事目标即消耗军火商库存摆在首位,出于这个目标导向美国需要在阿富汗保持长期的战争存在,那么塔利班就不能被消灭干净,否则他们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借口。

3.jpg

  结果呢?

  军事目标确实很成功!

  布朗大学沃森研究所报告显示,2001年~2021年间,美国为阿富汗战争总共投入了2.313万亿美元。其中,洛克希德马丁、雷神、通用动力、波音、格鲁门这五大防务商拿下了2.02万亿美元,占比87.3%。

  相应的,20年间他们的股价翻了近9倍,是美国股市平均收益的1.5倍。尤其是洛马和格鲁门,股价分别上涨了834%和880%。

  然而,正是因为要维持战争的借口,却导致了政治目标和战略目标的落空。在战略目标上,美军的长期存在令相关国家很是不爽,明里暗里下绊子;在政治目标上,没有被彻底消灭的塔利班,在民众对美军及傀儡政府愈发不满的情绪中得到了空前的支持,最终以势不可挡的卷土重来让美国从军事失败走向了更大的政治失败和战略失败

  美国外交分析师罗宾.莱特说得还要直接,8月22日,美国大使馆在喀布尔最后一次降下的星条旗,预示着阿富汗大崩盘将开启美国世纪的终结。

  而对于美国盟友和一些忠于白宫的弱小政权来说,第二次西贡时刻更是开了一个很坏的头,你今天能抛弃他,指不定哪天就会抛弃“我”。

  谁都清楚,如今的美国正处于国力下行和收缩的状态,很多复杂的战略账算成了简单的经济账,只要感觉到压力便提桶跑路,这意味着类似的阿富汗效应会不断上演,谁还敢横下心紧跟着你?所以,在某种意义上,阿富汗溃败等同于美国全球势力的一次大溃败。

5.jpg

  可以说,第二次西贡时刻,为美国对外战略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负担。用武力改造他国,不同于惩罚性的军事行动,它本质上是通过武装侵略的方式扶持所谓亲美的民主政权,这种目标导向的战争会付出巨大的人力、财力、物力,一旦再出现第三次西贡时刻,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从大国博弈的角度来讲,值得美国用战争去颠覆政权的国家,地缘政治价值肯定非同一般,其他大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必然会削弱其国力在动态释放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效率。

  再加上美国未来会长期处于国力下行的阶段,成功的可能性无限趋于为零!

  其次是美国的国防战略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战争是服务于国防战略的。

  而国防战略又是一个国家军事意志的最高体现!

  民主党不再谋求以武力改造他国是为了集中精力对付中国和俄罗斯的背后,其实标志着美国国防战略由反恐战争和非对称实力作战,正式向大国对抗乃至有限度的大国战争全面调整的完成。

  还记得拜登七月底在弗吉尼亚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讲话吗?

  他表示:

  若美国同某个大国展开真正的热战,那一定是美国遭受了严重的网络攻击!

  当时戎评就指出,民主党执政的半年多以来,美国从军界到舆论界再到最大规模的海上演习,他们之所以三番五次的释放军事威胁的信号,是在给国内外和世界打一剂预防针,即美国放弃了大国对抗的上限,准备把热战争纳入可行选项的范围内,在他们不负责任不守规矩的对抗下,大国间爆发武装冲突的概率正急剧上升。

  这并非是空穴来风

  5月28日,拜登政府向国会提交了任上首份财年国防预算案,即2022国防财政预算法案,总金额高达7529亿美元。

  在这份国防预算案中,用于进行对外军事行动的“海外应急作战支出”只有497亿美元,比特朗普时期2021财年的768亿美元,足足少了35%,创下了自2017年以来最低记录。

  相比之下,用于武器装备换代、技术创新研发等基础性开支,却高达6653亿美元,增幅是2017年的22.5%。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法案还新增了针对中国的太平洋威慑计划项目,编列资金50亿美元,在现有基础上提高面向西太平洋地区的部队杀伤能力和区域兵力结构部署。

  很明显,拜登上任第一年便大砍海外行动支出,同时大幅提高用于正面大规模战争的基础性开支,是在为大国对抗做军事准备

  再来看一副数据图——

6.jpg

  上图是美国2021财年国防预算和2022年财年各部门所得份额的对比。

  可以清晰看出,在反恐战争能发挥重要作用的陆军配额遭到了削减,而作为在濒海地区同大国作战的主力部队空军和海军,得到了大幅提升,尤其是空军的份额增长了4.31%,这主要是空军在远征前进基地作战的新模式中,是保持美军前沿存在慑止对手既成事实的掩护性力量。

  美国国家安全政策核心智库CNAS在研究该法案时提到了一句话很重要:

  大国之间爆发大规模常规战争的可能性较小,而次常规战争则是必然,大国竞争的胜负取决于日常“灰色地带”行动。

  什么意思?

  CNAS通过对2022财年预算的研究认为,美国国防部判断大国间大规模常规战争可能性很小,但可控的局部冲突则是必然会发生的。

  还有一组更直观的数据能够有力证明美国在为大国对抗做军事准备。

  即弹药采购!

  自2017年美国确立回归大国竞争战略以来,美军弹药采购量急剧飙升。

  北京海鹰科技情报研究所数据显示,2001—2017年底,美军采购的骨干精确制导弹药数量达46万枚(精确制导炸弹是现代化战争使用频率最高的武器,因此具有广泛的代表性),2018—2020年新增采购20万枚,三年间的采购量相当于过去十七年的50%,平均年度增幅达到了37.5%。

  根据国防部2021财年预算文件,在2018—2020年新增采购20万枚基础上,2021—2025年初步安排再采购13.6万枚,总量高达33.6万枚。

  这个数据有多夸张?

  据统计,美国在1991年以来的历次空袭行动中,共消耗精确制导弹药5.4万枚,而2018—2025年采购的33.6万枚精确制导弹药中,空地弹药采购量达21.6万枚,相当于过去15场局部战争的消耗量

  须知,弹药储备是判断战争最关键的风向标之一,现代化战争使用频率最多的精确制导弹药采购量在短期内急剧攀升,表明美军正在为战争进行弹药准备的可能性非常大!

7.jpg

  美军在1991年以来四次局部战争消耗的弹药总量和精确制导弹药总量

  图源:北京海鹰科技情报研究所

  对于世界而言,阿富汗战争的失败既是单一霸权主义的落幕,但也是大国对抗激化的开始。

  至此之后,美国国防战略调整基本完成,中国将成为其全力围猎的目标。

  因此,可以预期的未来,印太地区紧张局势必然会进一步加剧,外部风险和挑战显著增多,针锋相对的斗争不可避免。我们必须要丢掉幻想,敢于亮剑,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